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國際舞台 > 正文
迷霧重重 全球經濟路在何方
Where is the way of global economy under looming uncertainty
本刊記者 彭玉潔 [第3460期 2020-01-20發表]
在剛剛過去的2019年裏,“黑天鵝”與“灰犀牛”在全球範圍內不斷湧現,特朗普的“彈劾門”;法國的黃背心、智利的街頭騷亂;英國換首相後又一次大選;日韓貿易戰;民粹主義進一步抬頭……各種意想不到的國際衝突如接力般地醞釀和爆發,全世界進入了多事之秋。維持現階段經濟增長已是不易,更難言數據亮眼。在保護主義和單邊主義的衝擊下,世界經濟持續下行並呈現出了各國同步放緩的趨勢。
 

2019年12月17日,法國反對政府改革退休制度的全國大罷工進入第13天,交通、教育等多個行業受到影響。圖為在法國北部城市里爾,一名記者在示威遊行現場。(新華社圖片)  
 

2019年全球經濟同步放緩

 
2019年10月,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在當月《世界經濟展望報告》開篇寫道,“全球經濟陷入了同步放緩的境地”。它預計,2019年世界經濟增速僅為3%,創下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以來最低水平。其中,發達經濟體增速將放緩至1.7%,新興市場和發展中經濟體增速將放緩至3.9%。製造業和全球貿易大幅放緩成為過去一年世界經濟最顯著特徵。
 
為應對全球經濟增長放緩的勢頭,主要央行紛紛掀起“降息潮”,儘管如此,聯合國貿發會仍在2019年9月發布的《2019年貿易和發展報告》中表達了悲觀的看法。“包括美國在內的所有主要發達經濟體的增長放緩證實,依靠寬鬆的貨幣政策和資產價格上漲來刺激需求最多只能產生短暫的增長,對企業和富人的減稅措施也根本無法驅動生產性領域的投資。”
 
美國2019年第三季度經濟按年利率計算增長2.1%,增速較第一季度明顯下滑。當季,佔美國經濟總量約70%的個人消費支出增幅為2.9%,低於前一季度4.6%的增幅;而反映企業投資狀況的非住宅類固定資產投資則出現連續兩個季度的下滑:第三季度下降3.0%,拖累經濟增長0.40個百分點。凈出口和私人庫存也分別拖累經濟增長0.08和0.05個百分點。
 
歐洲經濟進入“被抑制”模式,工業地產出、貨幣低通脹、低利率,再加上宏觀環境高度不確定性,歐洲經濟度過了艱難的2019年。“前路充滿挑戰。”歐盟委員會2019年11月發布的經濟預測認為,雖然歐盟地區生產總值(GDP)有望連續第7年保持正增長,但預計僅略高於1%的實際增長率,可能創下2014年以來最低水平。
 
日本第三季度GDP按年利率計算增長1.8%,低於第二季度的2.0%和一季度的2.6%。受消費稅上調、外部需求不振、日韓貿易戰的原因,日本經濟預計短期內難以扭轉趨緩的態勢。
 
新興經濟體中,印度三季度經濟增速降至4.5%,為6年多來最低。歐洲復興開發銀行預計,2019年俄羅斯經濟增速為1.1%,比此前預計下調0.4個百分點;南非三季度GDP萎縮0.6%,全年增速預計為0.5%。內憂外困的拉美經濟整體表現乏力,33個經濟體中有23個增速放緩,有些經濟體甚至陷入停滯或衰退。
 
不過,全球央行集體掀起的降息大潮,還是能夠在短期內對世界經濟下行壓力起到一定對沖作用。
 
從2019年初開始,美聯儲的寬鬆預期就推動着其他央行率先做出行動。2019年2月7日,印度央行打響“降息第一槍”,當時印度將利率下調25個基點至6.25%。而到去年7月份,市場越發篤信美聯儲將在當月底的會議上時隔十年啟動降息週期,使得全球央行凈降息次數驟增,降息幅度最大的央行包括土耳其(1000基點),烏克蘭(250基點),埃及(200基點),巴西和哈薩克斯坦(150基點),印度(135基點),並在同年8月達到峰值。
 
不過,經歷了一輪如火如荼的寬鬆舉措,無論是主要央行,抑或是新興市場央行,都進入了觀望期。美聯儲已經在12月明確停止加息;同時,歐洲央行管理層的變化也意味着9月降息之後會按兵不動;日本央行甚至沒有加入到這輪降息大潮;在2019年7月和10月兩度降息的韓國央行在11月底維持基準利率不變,不過卻調低了其經濟增長預期。而其他發展中國家的寬鬆步伐自8月份以來也顯著放寬。暫停降息的背後,是全球央行考慮到歷史性的低利率正在扭曲市場,他們擔心廉價資金湧入市場,刺激風險偏好,從而引發投資風險。摩根士丹利預測,2020年將有13家央行繼續放寬政策,降息將主要集中在新興國家,巴西、印度、印度尼西亞和土耳其在有必要的情況下都可能會在2020年繼續下調利率。
 
 

保護主義大行其道
不確定性增加風險

 
“不確定性”無疑是影響2019年經濟的關鍵詞,而造成不確定性上升的主因,是保護主義升溫導致的貿易摩擦加劇。
 
數據顯示,從2018年10月中旬至2019年5月中旬,世界貿易組織成員共實施38項新貿易限制措施,設計貿易額3,395億美元。“全球貿易預警”組織指出,各國2019年前10個月推出的促進貿易和投資政策措施出現7年來最大降幅。
 
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警告,持續的貿易緊張局勢是影響世界經濟的主要因素,貿易衝突正在損害製造業,破壞全球價值鏈,造成嚴重的不確定性。
 
在美國,與貿易有關的不確定性已經對投資產生負面效應。美國全國商業經濟協會認為,貿易政策將是美國經濟面臨的最大風險;英國國家經濟社會研究院首席經濟學家毛旭新認為,貿易摩擦是2019年影響全球經濟的最大因素,不僅對當事國經濟產生影響,也對全球經濟產生了極大的負面效果,給多國經濟帶來外溢效應;俄羅斯智庫瓦爾代俱樂部研究項目主任雅羅斯拉夫·利索沃里克說,當前世界經濟遇到的主要挑戰是部分國家貿易保護主義行為加劇,一些多邊經貿協議受到破壞,導致多邊經貿合作規模收縮,世界經濟發展面臨減速威脅。
 
局域方面,以德國為首的歐洲製造業的衰退亦對全球經濟造成了衝擊。2018年以來,德國製造業開始出現趨勢性下行,2019年德國製造業PMI更是始終處於50%的榮枯線下方,並且在加速下行。德國經濟在2019年第二季度時已出現了負增長,顯示其正在接近衰退,受此帶動歐洲製造業PMI已落至42%以下,為十年來的最低水平。如果德國陷入衰退,那對歐洲經濟必將使雙重打擊。歐洲央行的政策空間已十分有限,價值負利率政策的有效性至今尚有待確認。換而言之,歐洲央行應對衰退的空間幾乎殆盡,相應歐洲經濟政策將更依賴德國財政政策的刺激力度以及與其他國家的政策協調。
 
自2016年英國脫歐公投以來,隨着保守黨在脫歐問題上的軟化,英國的政治體系被推向了崩潰的邊緣。前首相特蕾莎·梅的脫歐方案不斷被議員否定。在這種情況下,特蕾莎·梅的繼任者鮑里斯·約翰遜下了一招險棋:提前舉行大選。大選的結果眾所周知,保守黨以壓倒性優勢獲得了多數席位,同時也意味着,英國在2020年1月脫歐幾乎已成定局,脫歐日程也將正式啟動。大選後,歐股一片火熱,英國富時指數漲4.4%,為2010年最大漲幅;歐洲斯托克50指數高開近1%,斯托克600指數突破記錄收盤水平,德國DAX30指數高開1.27%。英鎊匯率也在大選結果出爐前大漲,隨後有所回落。不過值得注意的是,已成定局的只是脫歐的開始,之後仍需面臨複雜漫長的談判進程,脫歐的談判能否順利完成,還尚待考驗。
 
另外,民粹主義蔓延衝擊了全球的社會秩序。經濟增長的內生動力衰減,加之全球化紅利的消失,之前掩藏在持續增長背後的社會福利分配不公平的矛盾相繼水落石出。以法國、意大利和西班牙的就業為例,目前三國低於25歲年輕人的失業率分別為19%、29%和22%。範圍快速擴大、頻率逐漸提高的民粹主義下的社會騷亂,借助互聯網傳播的速度越來越快,但目前各國政府的有效治理手段十分有限。在全球化逆潮的大背景下,各國市場和投資環境對於其經濟狀況又至關重要,而民粹主義的蔓延將會對此產生負面衝擊。
 

這是2019年11月8日,示威人群聚集在智利首都聖地亞哥市中心。公交系統票價上漲在智利引發了持續社會動盪。(新華社圖片)  
 

2020年:新興市場增長可期

 
展望2020年,多個金融機構表示,預測世界經濟仍將處於底部,但會略有好轉。不過,貿易和投資爭端以及英國“脫歐”、美國大選、中東亂局、日韓摩擦等地緣政治問題都會成為世界經濟的變量。世界銀行行長戴維·馬爾帕斯曾指出,對世界經濟來說,更明確的中美經貿前景和英國“脫歐”前景將對經濟增長有益。IMF首席經濟學家吉塔·戈皮納特也認為,政策制定者應達成持久協議消除貿易壁壘,控制地緣政治緊張局勢並減少政策的不確定性,以提振信心並重振投資、製造業和貿易。
 
目前,經過中美兩國經貿團隊的共同努力,雙方在平等和相互尊重原則的基礎上,已就中美第一階段經貿協議文本達成一致。這無疑有利於增強全球市場信心,穩定市場預期,為世界經濟注入動力。
 
據IMF預測,2020年世界經濟將增長3.4%,明顯高於2019年的3%;全球貿易增長也將在2020年恢復到3.2%。2019年11月,美國著名投資銀行摩根士丹利發表的研究報告稱,隨着貿易緊張局勢緩解和貨幣政策放鬆,全球經濟增長將在2020年恢復。世界銀行指出,大型新興市場和發展中經濟體的經濟疲軟可能正在消退,從而帶來全球經濟的微弱復甦。
 
分國別來看,IMF報告顯示,2020年,美國經濟預計將增長2.1%(2019年2.4%),歐元區經濟將增長1.4%(2019年1.2%),英國與日本經濟增速將與2019年持平,分別為1.4%與0.5%。新興經濟體增長相對較快,增速將有2019年的3.9%提高到4.6%,成為2020年世界經濟弱復甦的主要推動力量。其中,阿根廷、伊朗、利比亞、蘇丹、土耳其、委內瑞拉等近兩年遭遇經濟困境的六國將從2018年和2019年分別拖累全球經濟增長0.24、0.12個百分點轉為貢獻0.2個百分點。
 
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世界經濟研究所研究員張茂榮認為,2020年世界經濟略微好轉的支撐因素主要包括三個方面。
 
一是貿易摩擦有望緩解。2019年12月,中美達成第一階段貿易協議,並將於2020年1月正式簽署。隨着美國總統選舉臨近,基於競選考量,特朗普再度升高貿易摩擦的可能性不大,這給全球貿易和世界經濟以喘息之機。
 
二是全球服務業健康發展。與全球製造業和國際貿易季度疲軟形成鮮明對照,2019年全球服務業表現良好,從而使發達國家勞動力市場保持活躍,工資增長和消費支出保持健康態勢。2020年,全球服務的良性發展有望繼續維持。
 
三是貨幣政策和財政政策將對支援經濟增長發揮重要作用。由於不存在通脹壓力,面對經濟下行,主要經濟體央行近期都適當放鬆了貨幣政策,以對衝下行壓力並防止通脹預期“脫錨”。據統計,2019年有30多個經濟體先後實施降息,全球進入低利率時代。IMF評估顯示,如果不採取貨幣刺激政策,2019年和2020年的世界經濟增長率都下降0.5個百分點。可以肯定,貨幣寬鬆將是2020年全球貨幣政策的主旋律。此外,中國、日本等過也在積極採取財政政策措施為本國經濟“托底”,這也有利於穩定世界經濟。
 
不過,2020年世界經濟仍將面臨債務高企、地緣政治動盪、英國脫歐、民粹主義等諸多不利因素掣肘。尤其是,不排除特朗普在美國大選選情出現對其不利逆轉的形勢下在中美經貿關係上大做文章,重新點燃貿易戰烽火,那將給世界經濟、金融市場以沉重打擊。OECD預測,如果貿易爭端持續,將使全球經濟產出在2020年和2021年減少0.5%至0.7%。


經導全媒體矩陣
特區40年 深圳再出發
眾志成城戰疫情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蚩尤故里 神奇新化
閒話大灣區
共築中國夢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74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