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國際舞台 > 正文
美伊衝突升級對油價有何影響
Oil prices amid intensified conflict between Iran and U.S.
張介嶺 [第3460期 2020-01-20發表]
1月3日凌晨,伊拉克首都巴格達國際機場遭遇美軍無人機襲擊,火箭彈導致兩輛車輛被炸毀並至少造成8人死亡,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聖城軍”領袖蘇萊曼尼身亡。
 
事件發生後,伊朗最高領袖哈梅內伊近20年來首次親自主持國家安全會議,誓言要嚴厲報復美國。
 
1月4日凌晨,巴格達再次遭到美軍空襲,造成6人死亡,3人重傷。海灣局勢空前緊張。
 

遭美軍空襲身亡的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下屬“聖城旅”指揮官蘇萊曼尼的葬禮於1月6日在伊朗首都德黑蘭舉行。圖為在伊朗首都德黑蘭,伊朗民眾為蘇萊曼尼送行。(新華社圖片)  
 

導彈襲擊  伊朗開始報復

 
1月8日早晨,美軍駐伊拉克“阿薩德空軍基地”遭到伊朗數十枚導彈襲擊,全球股市應聲下跌,油價飆升,避險資產上漲。
 
五角大樓在一份聲明中說:“在我們評估局勢和應對措施時,我們將採取一切必要措施,保護和保衛美國在該地區的人員、夥伴和盟友。”
 
據伊朗媒體報道,伊斯蘭革命衛隊情報機構的一位知情人士稱,阿薩德基地內的20個重要目標被15枚導彈擊中,大量的無人機和直升機被摧毀,到目前為止,至少有80名美國軍人被殺、200人受傷。
 
革命衛隊警告,此次襲擊是為蘇萊曼尼報仇,敦促美國盡快從伊拉克撤軍,否則將發動更多襲擊。如果美國對導彈襲擊做出回應,伊朗將做出“更嚴厲的回應”,襲擊美國本土。
 
數日來,為了安撫民心,伊朗政府態度強硬,從為蘇萊曼尼隆重舉行國葬,到威脅襲擊特朗普家族產業,再到導彈射擊美軍基地,大有不達目的誓不罷休之勢。
 
不過,伊朗的反應看似隨心所欲,實則並未逾矩。北京時間1月9日凌晨,特朗普發表全國講話證實,在昨夜伊朗的空襲中,沒有美國人受傷,只有軍事基地設施受到“輕微”損傷,所有美國人都應對此感到高興。隨着特朗普的講話,一度飆漲的國際原油價格快速下跌。
 
據CNN報道,多位前美國官員認為,伊朗所發射的導彈其實有意避開了有美國人生活的地方,以他們的能力,可以打擊得更為精準,如埃爾比勒基地附近便是美國的領事館。此舉是在釋放一個信號,而不是進行挑釁,他們的意圖或許是尋求緩和局勢。
 
當然,這只是一種猜測。美伊交惡已久,難望盡棄前嫌。1月13日,伊朗總統魯哈尼在“嚴厲復仇”議案上簽字,指示相關組織執行議案,正式宣布五角大樓的所有成員,包括指揮官、特工和殺害蘇萊曼尼的人被視為恐怖分子。議長阿里·拉里賈尼在會上表示,所有伊朗人民都支持抵抗和報復行動。
 
烏克蘭墜機事件又平添變數。壓了整整三天之後,1月11日,伊朗宣布,由於“人為錯誤”,其軍方“無意”中擊落了烏克蘭的一架客機,導致機上176人全部遇難。魯哈尼總統隨後發表聲明,表示將賠償遇難者家屬,並解決伊朗國防系統的弱點。
 
這架由烏克蘭國際航空公司(UIA)運營的客機上載有168名乘客和9名機組人員,墜機事故造成147名伊朗人和32名外國人死亡。1月11日,伊朗發生大規模抗議,示威者認為,政府在應對時局方面做得很差,甚至喊出“蘇萊曼尼是謀殺者”“美國不是敵人”等口號,要求哈梅內伊下台。值此內憂外患之際,對執政者而言,挑起外患歷來是緩解國內危機的良藥。
 
在上述背景下,美伊雙方對抗加劇可能性很大,一旦緊張局勢升級,科威特、巴林、沙特阿拉伯、約旦和以色列等國的軍事、經濟和外交設施或將成為伊朗及其代理人的打擊目標。
 
早些時候,特朗普曾威脅說,若伊朗進行報復,美國將針對伊朗52個目標進行打擊,包括對伊朗及其文化具有重要意義的一些目標。
 
看來,特朗普還是背離了與中東保持距離的初心。今後很長一段時間,美國或別無他擇,只能在中東地區投入更多的軍事資源。
 

據伊朗媒體1月8日報道,烏克蘭國際航空公司一架搭載至少170人的客機當天在德黑蘭霍梅尼國際機場附近墜毀。有伊朗媒體報道說,機上人員已全部遇難。圖為1月8日,在伊朗德黑蘭霍梅尼國際機場附近,救援人員在墜機現場工作。(新華社圖片)  
 

箭在弦上
中東石油設施安全堪憂

 
獵殺行動發生當日,布倫特原油指數上升了3.5%,西德克薩斯中質油指數上升了3%。客觀而論,這種波幅還是相當溫和的,意味着市場反應仍相當克制。
 
對美國而言,最大的擔心不是伊朗會毫無顧忌地尋求直接軍事對抗。畢竟美伊軍事實力懸殊,一旦美伊爆發直接軍事對抗,伊朗幾無勝算,極端看,甚至會遭遇滅頂之災。當前最大的擔心是,伊朗會攻擊中東石油基礎設施。
 
近年來,伊朗建立了頗具威懾力的導彈武庫,包括巡航導彈和彈道導彈在內的數以千計的精銳裝備箭在弦上,足以重創中東地區的任何重要石油設施。無論是伊拉克、黎巴嫩,還是敘利亞、也門的目標,都在伊朗的導彈、火箭和無人機打擊範圍之內。
 
從理論上看,美國的愛國者或薩德導彈防禦系統可有效保護某個特定石油設施或更大區域免遭導彈襲擊。然而,一箭易防,萬箭難躲。伊朗完全可以從不同方位,使用各種手段攻擊重要石油設施,無人機和網絡攻擊防不勝防。要做到同時保護中東地區所有石油企業的所有能源設施談何容易。
 
沙特的石油設施分布廣,尤易受無人機攻擊,去年9月,承擔着沙特三分之二石油生產的Abqaiq原油加工中心和 Khurais油田遭襲擊,受影響的原油產量每天高達570萬桶,相當於全球石油供應的5%,影響可想而知。
 
伊拉克阿拉伯河西岸港口城市巴士拉,靠近烏姆卡斯爾港,係石化中心,佔伊拉克原油產量近85%。市場擔心,伊朗如果襲擊伊拉克南部的石油設施,亞洲的原有供應將受到影響,歐佩克很難一下子補足其產量下降帶來的短缺。
 
石油是大眾商品,價格由全球供需決定。沙特和伊朗石油供應減少,全球油價必然上漲。上述襲擊沙特能源設施事件發生後,國際油價一天之內就漲了20%。從目前油價看,市場尚未充分考慮美伊衝突可能帶來的衝擊。
 
此外,中東有世界最大的產油國,全球石油供應的五分之一借道霍爾木茲海峽運輸,一旦波斯灣航行受阻,沙特、伊拉克、科威特、伊朗、阿聯酋和卡塔爾等產油國將受到很大影響。在這種情況下,油價哪有不漲之理。       
 
                        
 

油價波動  美國難獨善其身

 
目前,美國每天生產1300萬桶原油,今年下半年或明年年初,可能增至每天1400萬桶,但仍是淨原油進口國。數據顯示,2019年7月,美國日均進口700萬桶,約佔國家石油消耗的20%,只是與1973年的32%相比,受原油市場波動的影響收窄。
 
過去十年,頁岩油革命減輕了美國對進口石油的依賴,美國石油生產也較以前分布更廣,石油強度明顯降低,許多產業轉向天燃氣和可再生能源,發電實際上已不使用石油。
 
值得注意的是,美國的頁岩油革命不僅在阿拉斯加、路易斯安那、俄克拉何馬和德克薩斯等傳統產油大州,而且也給科羅拉多、北達科他、俄亥俄、懷俄明等地帶來了就業和財富。事實上,許多地方受益於高油價。
 
專家分析,隨着美國頁岩油、巴西石油產量、挪威北海石油產量的上升,以及石油需求增長已從三年前的約3%放緩1.5%,眼下全球石油供應充裕,中東地區發生單一衝擊,甚至一系列小規模衝擊的影響遠不如五年或十年以前。
 
然而,美國的抗油價起落能力雖然今非昔比,但仍未完全擺脫石油訛詐。特朗普政府恐難高枕無憂。如果中東石油設施再遭襲擊,導致油價大幅上漲,美國將不得不增加國內原油產量。而持續的高油價終將抑制消費支出,引發製造業和出口也放緩,尤其是對中國和印度等受高油價衝擊嚴重的國家的出口將放緩,給美國經濟帶來不確定性。
 

石油減產  美或動用戰略儲備

 
1973年石油禁運之後,為了免遭石油短缺影響,確保國家安全,美國建立了戰略石油儲備(SPR),以期化解不期而來的石油危機,防止被石油國家訛詐。
 
美國的戰略石油儲備逾6億桶,每天可輸送石油440萬桶。迄今為止,美國總共動用過三次戰略石油儲備:1991年海灣戰爭、2005年卡特琳娜颶風,以及2011年利比亞卡扎菲下台。
 
此外,美國還加入了覆蓋西方發達經濟體在內的國際能源署應急儲備系統。
 
一旦美伊關係失控,原油生產遭衝擊,特朗普政府完全可以動用戰略石油儲備度過危機,但這也不是萬全之策。無論是美國自己的戰略石油儲備,還是國際能源署的應急儲備系統,都有其局限,只能幫助市場渡過90天難關。國際能源署應急系統當初創立時,着眼的正是國際社會足以在90天內通過外交化解石油危機。 
 
如果戰爭摧毀了中東多地的重要能源設施,要恢復正常石油供應恐遠超90天。還有,美國要擴大石油生產也會有個過程,招工和布建鑽井耗時費力,會制約原油短時間內有效增產。如果國際油價動盪持續一、兩個月,這種時間上的滯後必將對市場形成衝擊。
專家估計,一旦發生重大石油危機,原油產量長時間減少,美國原油增產至少需要數年時間才足以填補空缺,只能採取非常措施,包括節能和實施燃料配給。久而久之,必將影響經濟。
 

1月4日,2000餘人在舊金山集會譴責美國總統特朗普下令炸死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下屬“聖城旅”指揮官蘇萊曼尼,要求美國從中東撤軍,以外交方式解決爭端。圖為在美國舊金山,人們參加集會譴責美國總統特朗普下令炸死伊朗高級將領蘇萊曼尼。 (新華社圖片)  
 

經濟體量大
中印面臨嚴峻挑戰

 
全球能耗三分之一當屬石油,在交通運輸中佔主導地位,航空基本上都是用的汽油,大多數汽車使用的也是石油。油價大幅上漲後果不言而喻。
 
早在2005年,歐洲石油需求已經達到峰值,然而,仍高度依賴石油進口,約佔整個地區原油消耗的85%,其中三分之一來自俄羅斯。日本不產油,高度依賴中東進口。中國的石油進口近年來也在上升,2019年平均每天達到1060萬桶,佔整個石油消耗的80~85%。
 
中東局勢失控,中印等國受油價上漲的影響會更大,印度面臨的壓力可能更大。
 
歐亞集團能源分析師格洛伊施泰因認為,日、韓、中、印度等亞洲大國依賴中東石油。日韓已建立大規模戰略石油儲備,中國也正在建立。最大的問題可能是印度。印度的石油40%來自中東,20%來自伊拉克。美國制裁伊朗和委內瑞拉後,印度轉向從伊拉克進口,或將身不由己地陷入這場地緣政治危機和遊戲之中。
 
北京也不能掉以輕心。伊朗是“一帶一路”沿線的重要國家,其和平穩定符合中國的利益。中國是最大的伊朗原油進口國。一旦美伊衝突擴大化,殃及包括伊朗在內的中東重要設施,必將導致全球能源供應短缺、原油成本提高、政治風險加大,給中國發展實體經濟帶來更大壓力,必須未雨綢繆。


經導全媒體矩陣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閒話大灣區
共築中國夢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61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