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國際舞台 > 正文
安倍緣何成為任職時間最長首相
張介嶺 [第3457期 2019-12-02發表]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9月11日對內閣再次進行改組。19名內閣成員中,除副首相兼財務大臣麻生太郎和官房長官菅義偉留任外,另外的17名閣僚均有變動。圖為在日本東京首相官邸,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前排中)率閣僚走下樓梯,準備合影。(新華社圖片)  

11月20日,安倍晉三任職首相進入第2887日,事隔106年打破桂太郎任職時長,成為日本憲政史上總任期最長的首相。2006年,安倍任首相一年後因健康問題辭職,直至2012年12月26日再度當選至今。
 
日本首相多由執政黨魁擔任,在議會民主制的日本,要想坐穩首相寶座實屬不易。安倍治國有其獨到之處。在他治下,自民黨重返政治舞台的中心,外交上鞏固了日本的國際地位,夯實了日本的亞洲戰略。
 
2018年安倍連任成功,得益於成功修改黨章,自民黨總裁任期由“最長兩屆六年”延至“最長三屆九年”。到2020年,他將打破“連續任期最長”首相紀錄。
 
安倍出生於山口縣,亦即過去的長州藩。山口縣是日本首相搖籃,截止目前共出了9位首相,包括桂太郎,以及任期長達2798日的佐藤榮作,還有安倍的外祖父岸信介和外叔祖父伊藤博文。
 

一、參眾兩院選舉順風順水

 
在安倍領導下,日本自民黨團結向上,國會選舉表現不俗。在2014年12月第47屆眾議院選舉中,聯合執政的自民黨、公明黨共獲325個議席,超過議席2/3。其中自民黨獲290議席,公明黨獲35議席,系自民黨2012年眾院選舉奪回政權之後再次獲勝。
 
在2017年10月第48屆眾院選舉中,自民黨、公明黨共獲310個席位,確保了2/3議席。自民黨銳氣不減,單獨獲281席,日本議會"一強多弱"格局不變,“絕對穩定多數”足以主導國會。
 
在參議院選舉中,自民黨同樣可圈可點。在2016年7月第24屆參院選舉中,自民黨和公明黨分獲56和14席,日本執政黨獲得的席位高達146個,大獲全勝,安倍執政基礎進一步得到鞏固。
 
在今年7月下旬第25屆參議院選舉中,左派形成鬆散聯盟,但仍難以撼動自民黨和公明黨聯合政權。自民黨、公明黨組成的執政聯盟及其它修憲勢力雖未能獲得參議院2/3以上議席,但執政聯盟仍佔據了141席,超過參議院議席的半數。
 

二、醜聞頻出有驚無險

 
安倍執政雖然風光,但還是歷經過一些醜聞困擾。2017年2月,其妻安倍昭惠身陷以超低價格為大阪一家教育機構森友學園購置國有土地醜聞。日本國稅廳長官佐川宣壽因醜聞辭職;一名涉嫌參與篡改文件、直接負責森友學園購地案的地方政府官員自殺。外界懷疑政府及安倍本人參與了造假行為。
 
然而,安倍死不認賬。他在遭質詢時稱,森友學園企圖以“安倍晉三紀念小學”名義籌款,但他拒絕了使用安倍晉三名字請求,否認自己和妻子與該校低價購買國有土地事有瓜葛。
 
▲當地時間2018年3月25日,日本東京,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出席自民黨年會,再次為“地價門”鞠躬道歉。(視覺中國圖片)  
 
森友學園“購地門”風波未平,加計學園“辦學門”問題又起。2017年5月,安倍被爆干預加計學園增設獸醫系,助後者獲新增院系建設用地和辦學補貼。起先,安倍一直在國會表示,自己得知加計學園獸醫系構想是在2017年1月,並且不是從加計學園那裏聽說的。
 
不過,日本愛媛縣知事中村時廣向國會提交的文件顯示,2015年2月25日,安倍與加計學園理事長加計孝太郎聚餐時,後者介紹了新設獸醫系的設想,並得到安倍肯定。雖然安倍對文件真實性予以否認,但在野黨指責安倍之前的陳述是在撒謊。外界對安倍治下“行政扭曲”問題提出了更多疑問。
 
真是禍不單行。今年初,安倍政府又陷“數據門”醜聞。去年底,有日媒爆料,厚生勞動省每月就勞統計數據有造假嫌疑。調查發現,在56項基礎統計項目中,有22項存在延遲發布、漏查和統計不當現象,錯誤率達40%。這意味着近2000萬民眾福利受到影響,基於錯誤數據制定的國家經濟政策也受到質疑。
 
迫於壓力,安倍多次就此鞠躬道歉,並採取了補救措施,失業人員獲額外補助金,其餘群體的保險金及相關補償亦陸續發放。政府承諾要找到1000多萬受影響失聯民眾的聯絡方式。
 
然而,安倍畢竟是安倍,這些醜聞只是給其造成了暫時的干擾。在安倍治下,權力一步步向首相集中,內閣部長講話稿被要求送審,無論是自民黨内還是反對黨中均缺乏挑戰對手。
 
2014年,安倍效仿美國成立了國安會,打破各部門的垂直分割,由首相主導危機管理、外交、安全等政策,應對朝鮮緊急情況、釣魚島等問題,以及其他相關危機情況。
 
安倍的強勢給國內政治帶來了穩定,也再次證明了他有足夠能力經受政治風暴考驗。如此醜聞纏身,換成其他首相,恐怕早就辭職走人了。
 

三、外交政策進退有據

 
安倍上台伊始,日本面臨的國際挑戰很多,日美關係在民主黨領導下較為緊張;2010年中國取代日本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兩國還因釣魚島問題劍拔弩張;朝鮮發射火箭,朝核問題頻現危機等,不一而足。
 
安倍縱橫捭闔,合縱連橫,一定程度上打開了局面。2013年2月,他與時任美國總統奧巴馬會面後積極參與TPP談判,成為協議強有力的支持者。特朗普上台後退出TPP談判,安倍不為所動,繼續推進TPP談判,最終功德圓滿,完成了CPTPP談判,成為日本經濟外交領域的一大亮點。
 
經過5年多的談判,安倍政府還與歐盟正式簽署了“歐盟日本經濟夥伴關係協定”。根據協議,歐盟將取消約99%日本進口關稅,日本將取消約94%歐盟進口關稅。日本和歐盟可望形成一個擁有近6.4億人口、GDP逾21萬億美元(約佔世界GDP的28%)的全球最大自由貿易區,貿易額將佔世界貿易總額的近37%。得益於此,日本經濟將增長1%(5萬億日圓),並增加29萬個就業機會。
 
此外,安倍政府還利用日本的影響力,與澳洲、印度和東盟國家互動,提出“印太戰略”概念,突出“自由開放”的作用,強調相關國家應在地區和國際秩序、法治、民主主義、人權等方面擁有“共同的價值觀”,暗合安倍2006年提出的“自由與繁榮之弧”構想,有牽制中國之意。迄今為止,日本的“印太戰略”更多局限於安保領域,尚處於逐漸完善和向經濟領域拓展階段。
 
可喜的是,中日關係逐漸回暖,習近平主席應邀於明年春天對日本進行國事訪問。11月25日,習近平和安倍分別致信祝賀中日高級別人文交流磋商機制首次會議在東京召開。兩國領導人達成重要共識,着眼長遠大局,積極推動構建契合新時代要求的中日關係。
 
儘管如此,中日關係敏感複雜,仍需小心呵護。如何在中日四個政治檔基礎上,加強正向互動,把改善發展關係的意願盡快轉化為社會各界的行動,仍有許多工作要做。
 

四、美日自貿協定取得突破

 
美國對日本鋼鋁產品加徵關稅,並威脅要對日本汽車加稅。安倍長袖善無,與性格捉摸不定的特朗普建立了良好的工作關係。10月初,美日兩國僅用了6個月便正式簽署自貿協定。這要歸功於美日雙方將協議限制在了兩大領域,即取消或削減關稅和制定數字貿易規則。
 
根據協議,日本針對多數美國農產品的關稅稅率將降至“全面與進步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CPTPP)的水準,並將對價值72億美元的美國食品和農產品減免關稅,包括降低牛肉、豬肉和小麥等產品的稅率,免除杏仁和胡桃等產品的關稅。
 
另一方面,美國將對價值4,000萬美元的日本農產品削減關稅,同時放鬆進口日本牛肉的關稅配額限制,進一步開放相關市場。但這一協議未能解決雙方對汽車產品關稅問題的分歧,美國維持對日本汽車和零部件2.5%關稅稅率。
 
從日本的角度看,該協議至多只能算作“防禦性成功”,日本從協議中直接獲益很少。當然,從某種角度看,日本的收益不在協議本身,而是逃過了特朗普口口聲聲威脅要對日產汽車加稅。
 
美日自貿協議某些方面較TPP要退步,日本在脫脂牛奶、奶油、林產品、魚類產品和稻米方面沒有作出任何承諾。從美方的角度看,美國從該協議中獲得的利益比不上TPP。
 
美日還簽署了一份關聯電子貿易的協定,同意對影片、音樂和電子書等數碼產品徵稅,並掃除跨境資料傳輸方面的障礙,所涉電子產品貿易額約為400億美元。
 
專家認為,美日自貿協議一個重要方面是其漸進性,即只在完成談判的領域簽訂協議,同時其他領域繼續談判。對此,一些人表示贊成,因為這種模式加速了協定的簽訂。但另一些人擔心,後階段日本將不得不作出更多讓步。
 
例如,取消汽車和汽車部件關稅留待以後討論,意味着美國在接下來的談判中仍將佔上風。作為下階段汽車談判關稅協議的交換條件,美國可能會要求日本加入稻米配額,而如果在第一階段談判,日本不可能如此被動。
 
安倍要鬥過難纏的特朗普談何容易。日美關係仍面臨很大的挑戰。不久前,美國獅子大開口,要求日本在2019年20億美元的基礎上,將美國的“保護費”增至80億美元,用於5萬多名駐日美軍的支出。
 
特朗普一直認為,日美安保條約“不公平”,日本應該增加軍費負擔。至2021年3月末,規定日本負擔美軍駐留經費比例的“特別協議”將到期,雙方最快將於2020年春正式啟動談判。屆時,安倍如何説服美方兩國適當分擔相關費用恐難樂觀。
 
另據報道,美國計劃兩年內從沖繩開始,在日本部署大量新型中程導彈。沖繩縣知事玉城丹尼警告,中程導彈將招來毀滅性報復,在二戰時遭遇了原子彈打擊的日本人民已經夠慘了,請美國勿在日本部署導彈。
 
安倍任內,日本軍費開支增加,購買了大量新型戰鬥機,部署了導彈防禦系統。日美安保條約雖然在日本仍受到普遍支持,然而,安倍與特朗普的關係處理不好很可能成為日本的負資產。在增加美軍“保護費”和在日部署中程導彈問題上,安倍無疑將面臨巨大的國內阻力。
 

五、上調消費稅促經濟發展

 
日本從1989年4月開始徵收消費稅,最初稅率是3%,1997年上調至5%,2014年再次上調至8%。今年10月1日起,安倍內閣將消費稅從8%提高至10%。這是日本1989年來的第三次上調消費稅,也是安倍執政期間第二次上調消費稅率。
 
消費稅屬於增值稅,是一項富有效率的稅收制度,與引入消費稅之前的營業稅相比,對經濟活動的扭曲效應小,一直是20多年來日本供給側改革的重要內容。安倍經濟學一定程度上擺脫了全球金融危機對日本經濟的衝擊。然而,企業利潤上漲並未落入民眾錢袋,日本政府從消費和其他相關領域獲得的稅收有限。
 
消費稅有助於刺激政府財政支出增加,打破固有的經濟體系和模式,創造更有利於日本長遠發展的經濟體系。早在2012年,自民黨和公明黨就承諾要將消費稅增至10%,目的是削減製造業環節的上游稅負,改為從消費環節徵稅,為社會安全服務融資,助推財政重建。
 
然而,2014年,安倍内閣將消費稅上調至8%後,打擊了居民消費,導致日本經濟連續2個季度萎縮,陣痛一直延續到2015年。由於選舉因素和民眾害怕影響經濟的關切,2015年10月和2017年4月,安倍內閣分別兩次延遲提高消費稅。
 
目前,日本中央和地方政府債務疊加約為10萬億美元,超過了GDP的200%。隨着老齡化社會的到來,日本社保財政負擔越來越重。到2025財年,嬰兒潮一代將滿75歲,社會安全福利將從1.1萬億美元或GDP的21.5%增至1.3億美元或GDP的21.8%;到2040財年,第二代嬰兒潮將滿65歲,社會安全福利成本將增至1.75萬億美元。
 
社會安全成為日本最大的公共支出源頭,相當高比例的社會保險福利需要稅收支援。而消費稅每增加1%,政府財政收入將增加2.7萬億日元,對改善社保資金虧空、解決財政不平衡問題意義重大。
 
這次安倍内閣冒着經濟減速和民眾支持率下降的風險,堅持提高消費稅,期望在2025財年實現基本平衡盈餘及債務與國內生產總值的比例穩步降低。日本之所以選在10月份增加消費稅,有借2020年東京奧運會消費高潮抵消增稅負面影響的用心。
 
由於消費稅覆蓋了幾乎所有生活基本支出,日本政府採取了一些措施幫助中低收入群體,確保提稅平穩順利,包括維持食品、非酒精飲料、報紙等日用消費品8%消費稅率不變;餐飲業中“堂食”與“外賣”的稅率將有所區別,前者將上調至10%,後者仍保持在8%,以及向低收入家庭發放商品券等。
 
對無現金消費實行積分返還政策。日本是典型的“現金大國”,大量現金結算增加了現金管理負擔,也不利於政府對資金流動的監控管理。為此,日本政府借提稅契機,規定使用信用卡、電子貨幣、網銀結算,增加的2%消費稅率將以“返點”形式存進消費者的會員卡,既減輕了消費者負擔,又推動了電子結算的進一步普及。
 
10月8日,安倍在眾議院會議上指出:如果日本經濟穩定、財政政策完善,今後10年左右日本沒有必要再提高消費稅。但根據IMF預測,為了財政重建,尤其是減少債務可持續性風險,日本可能再次提高消費稅率,並建議逐漸穩步提高消費稅至15%。
 
顯然,安倍內閣無意於進一步提高消費稅,而是想將包袱留給繼任。有分析指,稅收制度創新有助於解決更多政策挑戰,日本的稅收改革仍有許多空間,不能就此停步。
 
專家認為,依靠所得稅增加稅收在全球化經濟中並不可取。與提高消費稅同步,日本還應實施所得稅改革。其中一大選項就是結合勞動激勵推出稅收抵免計劃,克服日本面臨的勞動力短缺及社會安全福利轉移系統複雜等難題。勞動所得稅抵稅之類的激勵計劃將給勞動管理和社會安全改革提供更富效率的解決方案。
 
毋庸置疑,作為日本任職時間最長的首相,安倍能否給後代留下值得稱道的資產,要看其政治智慧了。不管怎樣,在剩餘任期內,他在處理對美關係時會面臨許多艱難選擇,甚至還可能面臨與韓國和朝鮮兩頭對抗的危局,惟願中日關係乘風破浪,不斷向好。至於其念茲在茲的“修憲”理想,最終恐咫尺天涯,遙不可及。


經導全媒體矩陣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閒話大灣區
共築中國夢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57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