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國際舞台 > 正文
亞洲命運共同體勢頭壓倒“印太戰略”
劉瀾昌 香港中觀研究所所長、香港資深傳媒人 [第3455期 2019-11-04發表]
年中,筆者曾為文分析韓日關係的惡化,對中日韓三國自貿區的推進帶來負面影響。近期,局勢似乎有所轉機。“一衣帶水”,這是北京多年用來描繪中日的近鄰關係的用語,忽然也見諸於韓國總統文在寅給日本首相安倍的親筆信上。信中稱韓日兩國是一衣帶水的近鄰,需為維護東北亞的和平與穩定開展合作,為早日解決兩國之間懸而未決的問題而共同努力。國際觀察家都視這為三個月來緊張的日韓關係的一個轉折點。與此同時,中國高規格派出國家副主席王岐山參加日德仁天皇即位禮,與首相安倍晉三等日本高層會面,進一步推動中日關係升溫。可以預料,12月在北京召開的中日韓首腦會談會有好的環境氣氛,有好的收穫也是可以預期。
 

中日韓自貿區第十五輪談判首席談判代表會議今年4月12日在東京舉行。中國商務部部長助理李成鋼與日本外務省國際貿易和經濟特命全權大使香川剛廣、韓國產業通商資源部部長助理呂翰九分別率代表團與會。三方就貨物貿易、服務貿易、投資、規則等議題交換意見,並取得積極進展。圖為4月12日在日本東京拍攝的中日韓自貿區第十五輪談判首席談判代表會議現場。(新華社圖片)  
 

中日韓助力亞太命運共同體

 
由此,筆者不但想到中日韓FTA或有進一步推進的好條件,更加想到的是東北亞的新格局,亞洲的新格局,亞太的新格局,在中日韓緊密合作的經貿關係必然為亞太命運共同體發展注入新的動力,這將為亞太地區堅持和平合作多贏發展共同市場的理念,堅持多元多邊的經貿關係,反對單邊主義,帶來正能量,並越來越為亞太國家接受和踐行。而美國推行排他的“印太戰略”則越來越沒有市場。
 
10月24日,韓國總理李洛淵與安倍會晤21分鐘,這是自三個月前韓國最高法院對勞工索賠案作出判決後兩國舉行的最高級別對話。會晤前,韓方先轉交了文在寅的親筆信,祝賀日本開啟令和時代並希望雙邊關係得到進一步發展,顯示韓方不欲韓日雙邊關係繼續惡化。之前,文在寅就颱風“海貝思”襲擊日本向安倍晉三致慰問電,安倍回電感謝。據公開報道,在會晤中,就二戰韓籍勞工索賠案勝訴一事,安倍晉三重申現有立場稱“須履行國與國之間的承諾”,並提議為解決有關問題繼續保持外交部門之間的溝通。李洛淵對此表示,與日方一樣,韓國也向來遵守1965年簽署的《韓日基本關係條約》和《韓日關於請求權的協議》規定,未來也將一如既往地堅持下去,相信韓日兩國能夠發揮智慧共克時艱。安倍也同意不應使雙邊關係繼續惡化。
 
不過,日本共同社認為,會談能否有助於打破僵局尚難預料。之後,韓日還有不少舉行峰會的機會,例如10月底在泰國、11月中旬在智利將分別召開國際會議,還有就是12月下旬中日韓首腦會談預定在北京舉行,安倍與文在寅能否實現單獨會談成為當下焦點。日本政府的立場是,只要韓國在勞工問題上不主動打開局面,就不具備舉行首腦會談的環境。而在10月24日的會談中,李洛淵也沒有拿出有關今後舉行首腦會談的具體提案。
 
筆者相信,為了解除日本對韓國重要經濟命脈半導體業的制裁,韓方作出技巧的讓步可能性很大。第一,韓國不能承受日方的制裁。第二,惡化了與日本的關係,也不利於鞏固韓美日三國的軍事合作,不利於韓國的安全考慮。第三,韓方法院對韓二戰勞工賠償裁決,的確有違兩國之前的協議,日方固然對二戰侵略認罪不足,但是韓方違約似乎理虧。第四,韓方其實已經主動向日方示好,除了派總理登門拜訪,在《韓日軍事情報保護協定》問題上韓方雖然表示不再續約,但是這一段時間,雙方還是有交換軍事情報。韓國國防部長官鄭景斗在國會表示,這一期間兩國通過軍情協定共交換32條資訊,其中日方要求的資訊更多。國防部認為《韓日軍事情報保護協定》確實有助於維護國家安全,因此不排除重新考慮續簽的可能性。相信,當下文在寅政府的難題在於如何應對國內的輿情。由於持高漲的反日情緒的民眾,大多是文在寅的支持者,如何不得失支持者,又能使韓日關係轉圜,是需要政治技巧。不過,文在寅也沒有其他路好走,因為日本的制裁對韓國經濟傷害更不利他的政府執政及在往後的選舉中得分。因此,相信至少在北京中日韓三國峰會,日韓首腦會握手並使關係正常化。
 

亞太攜手合作共抗單邊主義逆流

 
自然,筆者更看重的是中日韓三國經貿關係更加密切合作,帶動亞太經貿合作,以抵制單邊主義的逆流。國務院總理李克強曾經說過,中日韓自貿區和RCEP哪一個先達成,我想那要看我們各方所做的努力了。不管是哪一個協議能夠先達成,中方都樂見其成。
 
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佔全球GDP和貿易總額的30%,中日韓自貿區佔全球貿易量20%多,這是亞太地區兩個重要自貿協定,筆者認為,這是確定世界未來格局的東西。特朗普退出了TPP,日本還在苦撐着沒有美國的TPP,但是沒有美國老大也沒有世界第二的中國的TPP難以吸引人,但是中日韓FTA和RCEP有中國和日本還有經濟處於活躍期的亞太各國,其地位顯然易見,美國也不會樂見的,也必定要使橫手。但是,這也只會更加顯示特朗普剛愎自用的戰略失誤。
 
原來,奧巴馬時代的美國亞太戰略有兩個戰略支柱,第一軍事重返亞太,百分之六十的兵力部署亞太;第二就是TPP。這一個是軍事保證,一個經濟上蠶食亞太市場。可是,特朗普一上來就退群,不要TPP,就算軍事上也要收縮,當然這也是美國力有不逮所致。但是,特朗普的“印太戰略”完全由五角大樓主導,是一個不合時宜的蹩腳的東西。實際上除了拉攏某些國家組成聯盟,搞一點自由航行,沒有什麼戰略可言。更為重要的是,由於中國軍事控制力已達到第一島鏈內的南海、台海及東海,亞洲多國不願選邊站,而美國本身的自由航行也每每第一時間被中國軍艦跟監及驅離,好沒有面子。所以,有國際專家評論,“印太戰略”很快也隨着美國不斷更替的國防部長而被扔掉。
 
有趣的是,特朗普發難對中國發動貿易戰,中國的朋友不是少了而是更多了。中韓關係原來還要為薩德問題而下降,而近期韓方的高級將領到北京參加香山論壇,與朝鮮的軍事代表共聚一堂。中日關係呢,相信明年國家主席習近平訪日,將推動中日關係邁上更高級的合作互利的階段。可以說,當下日韓需要中國,中國也需要日韓。在美國的單邊主義下,日韓更加需要中國的龐大市場,而且也需要中國已超前的技術反哺。自然,美國對中國產品設卡,中國也就要更加開闢多元市場。而事實上特朗普政府對韓日也是欺負,無論在駐軍軍費分擔,還是在貿易協定,特朗普也都不掩飾霸凌作風。那麼,一個新的中日韓合作機制,一個新的亞太合作機制,其形成是否都要多謝特朗普呢?無論如何,在那些霸凌主義的反面教育下,亞洲各國會更加明白平等互利的合作精神的可貴,也更加認識到“一帶一路”倡議的共贏原則,也更加體會到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倡導的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的崇高。展望未來的東北亞,展望未來的亞太,必然沿着合作共贏管控分歧的健康道路上闊步前行。


經導全媒體矩陣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閒話大灣區
共築中國夢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56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