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國際舞台 > 正文
特朗普打匯率戰難有勝算
張介嶺 [第3450期 2019-08-26發表]

8月5日,離岸人民幣上破7.1,創下新高點位。隨後,美國總統特朗普連發4條推文指責中國“操縱匯率”,美國財政部25年來首次宣布正式將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

美國所謂中國操縱匯率之說,完全是特氏邏輯,實在匪夷所思。面對美國貿易制裁,中國經濟放緩,出口走弱,客觀上加速了中國貨幣走弱,直至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十年來首次跌破7元心理關口。

出現這種局面並非北京刻意推動貨幣走弱。事實上,美國並未提供任何證據支撐這一指控,只能說特朗普宣布對華加徵關稅後中國央行向市場壓力作出了讓步。人民幣匯率走弱完全是市場力量所致。所謂中國操縱貨幣指控難以自圓其說。

一些經濟學家認為,2003至2013年期間,中國大規模干預匯市,通過購買美元壓低人民幣幣值,強化競爭優勢,或有操縱匯率之嫌,但這次情況完全不同,近年來,中國經常項目接近平衡,也未大量購買外幣,在這些事實面前,美國給中國添加操縱貨幣新罪名難以令人信服,目的無非是助威貿易戰。

難怪美國前財長薩默斯批評財政部長姆努欽將中國認定為“匯率操縱國”明顯是迎合上意,損害了美國財政部的公信力。他說,“過去幾年中國始終秉承支撐性的貨幣政策,近期人民幣匯率下跌是對新加徵的美國關稅的自然市場反應,全然不是人為的”。

美國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名譽所長弗雷德·伯格斯滕同樣認為,“沒有任何證據表明中國正在操縱貨幣”,“中國並未運用國家力量刻意干擾市場活動來控制人民幣匯率。”

特氏邏輯有其明顯特色 ,他總是將自己不喜歡的貨幣走勢稱之為“操縱”,只要與美國有貿易盈餘的國家的貨幣出現下跌,便會指責其操縱貨幣。這種做法明顯是在針對貿易對手橫加施壓,謀取利益最大化。實際上,特朗普的關稅大棒使美元相對於所有貨幣都在升值。

當然,人民幣貶值的實際幅度雖然很小,但心理衝擊很大。有分析認為,中國服從市場壓力是在提醒美國,在關稅問題上不要欺人太甚,中國手中還要許多牌可以打,包括進一步反制措施禁止稀土出口,或延長對美國農產品進口的封殺等。

 

IMF報告沒有給美國留面子


國際社會需要強化防止以鄰為壑匯率政策的機制,IMF無疑是個合適的平台。美國要將中國操縱匯率坐實,就必須贏得IMF的支持。然而,要獲得IMF支持,美國就必須說服成員相信中國確實是在操縱匯率。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8月9日發布中國年度第四條款磋商報告,重申2018年中國經常賬戶順差下降,人民幣匯率水平與經濟基本面基本相符。多位美國專家接受新華社記者採訪時表示,這份報告證實中國並未“操縱匯率”,美方相關指責毫無根據、站不住腳。圖為位於美國華盛頓的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總部。(新華社圖片) 

事實勝於雄辯。8月10日,IMF發布的中國年度第四條款磋商報告正當其時。在這份報告中,該組織重申2018年中國經常賬戶順差下降,人民幣匯率水平與經濟基本面基本相符。

IMF稱,2018年中國經常賬戶順差佔GDP的比例下降約1個百分點至0.4%,人民幣價值整體上與中期基本面聯動,遵循了可行的政策。雖然人民幣與美元相比貶值,但與整體貨幣流動相比,仍保持着穩定趨勢。

IMF的結論是,中國政府幾乎沒有介入貨幣市場,預計2019年中國經常賬戶順差在GDP中所佔比例將保持在0.5%,預估顯示中國並未干預外匯市場。該組織亞太部助理主任、中國事務主管詹姆斯·丹尼爾表示,2018年人民幣匯率水平與經濟基本面基本相符,並不存在明顯高估或低估。

顯然,在匯率操縱問題上,IMF的表態站在了中國一方。事實上,中國匯率市場化改革的成果有目共睹。國際清算銀行數據顯示,2005年初至2019年6月,人民幣名義有效匯率升值38%,實際有效匯率升值47%,是G20經濟體中最強勢的貨幣,也是全球升值幅度最大的貨幣之一。

 

值得注意的是,經濟學家給“貨幣操縱”所下的定義很狹窄:如果一個貿易盈餘很大的國家購買外匯壓制本幣升值,貨幣走弱提高了出口商的競爭優勢,這就是匯率操縱。

從這個定義上看,中國既無大規模經常項目盈餘,也未大規模購買外匯。相反,過去5年,為防止人民幣走弱,中國央行一直在拋售美元,這種操作如果說對誰有利,客觀上確實也是提高了美國的競爭力。中國與“貨幣操縱國”根本沾不上邊。

經濟學家還通過計算某國經濟特點、外貿量、在海外投資情況,以及其他國家前來投資情況等指數來衡量這個國家的匯率是否被低估,如果匯率低於基本面,這個國家就涉嫌貶值貨幣獲得競爭優勢。

中國完全不是這種情況。至少過去五年,IMF的結論都是人民幣匯率大致與基本面相符。之前,人民幣匯率也只是略微被低估。美國財政部本身得出的結論也大致相同。支撐這一結論的主要證據是中國經常項目盈餘已從2007年GDP的10%降至目前幾近於零的水平。

美國財政部將中國列為“貨幣操縱國”,政治因素遠大於經濟因素,不僅不符合經濟學常識,還給美中經貿關係發展增添了新的障礙。可惜的是,IMF權威有限,並無實權落實相關仲裁。要想特朗普服從一個沒有牙齒的多邊組織的仲裁談何容易。

 

“貨幣操縱論”法律上有失牽強


美國2015年《貿易便利化和貿易執行法》確定,匯率操縱必須符合三大標準:一是對美國雙邊貿易盈餘超過200億美元;二是經常性項目盈餘佔GDP的比例超過3%;三是單方面干預匯市壓抑本幣升值,通過購入外匯刺激本幣貶值,且購入量超過了GDP的2%。也就是說,只有當一個國家同時滿足上述三項標準時,美國才能將其認定為“匯率操縱國”。
 
美國現在對華發起貨幣戰。且不說美國財政部打匯率戰的彈藥不足,即使有條件為所欲為,投資者也會因為因為全球不確定性上升押注全球排名第一的貨幣安全港美元。特朗普直接干預匯市弄不好反會刺激美元升值,而非貶值。(新華社圖片)

對照美國財政部最近一次報告提供的結論,中國僅符合雙邊盈餘一項標準。將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是特朗普競選總統期間的承諾之一,但自特朗普上台以來,美國財政部發布的5份有關匯率政策的報告均認為,中國不符合美國法律規定的“匯率操縱國”標準。
不過,美國財政部保留了運用1988年《綜合貿易與競爭法》老版貨幣操縱標準的自由裁量權。該標準對貨幣操縱的定義不同,沒有數字指引,只是強調“阻礙有效的國際收支調整”或“在國際貿易中獲取不公平競爭優勢”的行動為貨幣操縱。

在特朗普的施壓下,美國財政部渲染中國最近人民幣貶值意在為出口提供優勢,強調中國的做法即使不符合2015年法案標準,仍可使用1988年貿易法案定性為貨幣操縱。

白宮貿易顧問納瓦羅強調,中國應當像抵禦人民幣升值一樣強有力地抵禦貶值,利用貨幣反制美國對其不公平貿易政策的制裁又增加了一項貿易不公平行為。

美國的邏輯十分荒唐。在美國對華加徵關稅損害中國出口之際,中國有什麼理由和義務逆人民幣貶值的市場壓力而動?

 

匯率戰不符合任何一方利益


特朗普政府十分關注美元匯率及其在美國貿易赤字中的作用。美國這次將中國列為貨幣操縱國是在美國財政部就主要貿易夥伴的宏觀經濟政策和匯率政策提交半年報告後的3個月發起的。該報告將馬來西亞、新加坡和越南加入了9個監測國名單之中,其他還包括中國、日本和韓國,符合匯率操縱國的部分標準。數週前,美國商務部也建議將反補貼稅覆蓋到來自受益於故意壓低匯率國家的進口產品。

美國將華列為貨幣操縱國雖標誌着兩國貿易戰進一步升級,但從某種角度看並沒有什麼實際意義,除現有制裁外,並未增加任何有實質意義的新制裁內容。反補貼稅通常要求貨幣操縱定性,但這只適合於中國進口品,而這些進口品已被美方加徵懲罰性關稅。

如果美元兌人民幣走弱,削減貿易赤字的效果好於貿易戰,但貨幣市場太大。與1985年廣場協議相比,現在的情況大為不同,美國干預匯市推高人民幣估值挑戰很大。當時若無G7協調發起糾正匯率錯置,美國很難推動美元貶值。

美國現在對華發起貨幣戰,一定會力不從心。且不説美國財政部打匯率戰的彈藥不足,即使有條件為所欲為,投資者也會因為全球不確定性上升押注全球排名第一的貨幣安全港美元。特朗普直接干預匯市弄不好反而會刺激美元升值,而非貶值。

特朗普一廂情願地認為,貨幣政策可以修復貿易政策失誤帶來的損害。大多數經濟模型顯示,貨幣戰將扭曲貿易和投資流,也將在投資者中引發恐慌。不可預測的匯率,加上貿易限制,會刺激投資者持幣觀望,不願投資,重創增長和就業。

有分析指,美國這次將中國列為貨幣操縱國沒有直接後果。1988年法案沒有制裁條款,只要求美國與當事國進行談判。如果中國將人民幣匯率控制在大致目前的水平,美國沒有理由採取重大行動,由此將中國列為貨幣操縱國的後果會最小化。

關鍵是,美國希望中國管理匯率防止進一步貶值,但如果美國繼續對華擴徵關稅,在華為等其他問題上相煎太急,中國沒有足夠理由一定要這樣做,這勢必導致人民幣繼續貶值,並招致美國包括加徵關稅在內的更多的升級舉動。貿易戰加劇一旦觸發中國貨幣管理政策在條件不成熟之際轉向可能導致人民幣進一步大幅貶值的浮動匯率制,美國經濟無疑將經歷震蕩。

當然,人民幣一路下跌也不符合中國的利益。中國許多大型企業美元債務很大,人民幣走弱會大幅提高償還外債的成本,何況,貶值預期還會觸發大規模資本外逃。數年前人民幣一度大貶後出現過這種情況。

 

談判是解決問題的唯一途徑


在匯率問題上,中國並非孤案。特朗普還經常指責歐盟和日本推低匯率與美國不公平競爭。德國、日本、韓國、墨西哥和歐元區的匯率近年來很可能一直被低估,但即使是這些國家,其實際情況也要比特朗普指責的要複雜。

美國財政部將中國列為貨幣操縱國,喪失了公平客觀對待夥伴國家這一基本原則。專家認為,要緩和貨幣緊張關係,一個更為現實的選擇是中美政府之間直接談判,必要的話,還應將歐洲央行或其他貨幣強國拉進來。這樣做有過先例。早在1936年,經過大蕭條數年貨幣競相貶值,當時的主要金融大國美國、英國、法國達成了一項非正式協議穩定匯率,要求三國匯率有任何變動必須在24小時內通知各方。

這項協議一定程度上恢復了匯率穩定,但當下要簽訂這樣的協議並不容易。上世紀30年代,美國、英國、法國相互之間的關係融洽,但如今中美關係正好相反,系戰略競爭對手,正在大打貿易戰,即使十分有限的匯率倡議也很可能難望達到。

然而,這並非遙不可及。目前,僅靠美國財政部的一點基金,很難使美元持續貶值,特朗普有無能力發動匯率戰,關鍵要看美聯儲能否堅守底線。毋庸置疑,止損匯率戰畢竟對中美都有利。相信美國負責任的決策者會攔一把特朗普的任性,找到一條中美共贏之路。   


經導全媒體矩陣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閒話大灣區
共築中國夢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51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