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國際舞台 > 正文
中菲共同開發南海石油必成南海穩定壓艙石
Exploitation of South China Sea Oil Jointly by China and the Philippines guarantees the stability in South China Sea
香港中觀研究所所長﹑香港資深傳媒人 劉瀾昌 [第3449期 2019-08-12發表]
第52屆東盟外長會及相關會議於7月29日至8月3日在今年輪值主席國泰國的首都曼谷舉行。中國國務委員兼外交部長王毅、美國國務卿蓬佩奧等都出席了此次會議。筆者認為,這是一次中國三敗美國的會議,尤其中菲共同開發南海石油的進展,將成為其他南海利益相關國妥善處理紛爭和合作發展的一個典範,使到“共同開發”這個南海局勢穩定的壓艙石基礎夯得更加紮實,更可以為地區各國繁榮穩定發揮作用。
 

8月2日,國務委員兼外交部長王毅出席在泰國曼谷舉行的第26屆東盟地區論壇外長會。(新華社圖片) 
 

三敗證美“印太戰略”不知所謂


早在這次會議召開之前,就有外媒分析稱,蓬佩奧此行要挑撥中國與東盟關係。果然,其一邊和中國外長會晤,稱美國希望與中國改善關係;一邊怪異的攛掇“盟友”發聲反抗中國在南海的“脅迫”,而且毫無道理地指責中國在湄公河上游修大壩。孰料,沒有什麼人買賬,會議發布主席國聲明再度確認維持及推動在南中國海和平、安全、穩定及自由航行或飛行的重要性,歡迎“南海行為準則”單一文本磋商草案完成第一輪審讀,對中國提出希望在3年內完成磋商感到鼓舞。中國外交部長王毅指出,一讀對案文進行了精簡及改善,使“準則”的總體架構和案文要素更加清晰,結構更加合理,標誌着“準則”磋商取得了新的重要進展。王毅表示,中國對達成這一多方共同遵守的地區規則,我的回答是毫無疑問。中國從一開始就持積極的態度,可以說始終是磋商進程的主要推進者。王毅還表示,相信這是一份更具效力、更符合地區實際需要、有更多實質內涵的高品質的地區規則。並且,這不會損害域外國家利益。南海和平穩定符合各方共同利益,某些域外國家不要刻意炒作個別具體問題,更不應藉此挑撥中國和東盟國家的關係。

可見,在“南海行為準則”問題上,蓬佩奧是吃癟的。同樣,在湄公河流域開發問題上,他也是自討沒趣。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耿爽指出,中方一直與下游國家保持着密切的溝通,致力於與相關國家開展水文資訊共享、防洪抗旱等方面的水資源合作,中方的真誠幫助得到了下游國家的高度評價。事實上,由泰國、老撾、柬埔寨、越南四國聯合成立的政府間合作組織“湄公河委員會”也發表過文章,為中國興建的水利設施正名,強調湄公河的乾旱並不是上游大壩電站造成,相反,在極端氣候條件下發生乾旱時候,上游大壩的蓄豐補枯有着重要作用,對下游是有益的。

蓬佩奧的三敗是,在此次東盟會議期間,菲律賓外交部長洛欽再次強調,他已經接受了由中國起草的兩國在南海進行聯合油氣勘探的“完美”諒解備忘錄的參考條款。洛欽強調,中國的版本比菲律賓的版本更可行,而菲方版本太冗長。任何重寫或重新修改該備忘錄都是在犧牲菲律賓的基本利益。這已經是一個月內菲律賓外長兩次作此表態。據菲《世界日報》7月9日報道,洛欽表示,菲中雙方各自就南海聯合勘探起草參考條款,中國擬定的版本比菲律賓的版本要“更好”,他更願意接受中方的方案。

不能不強調指出的是,蓬佩奧的三敗,正反映了本地區局勢的微妙變化:中國的朋友越來越多,中國的影響力越來越大,而美國特朗普政府的“印太戰略”不知所謂,影響力越來越走下坡路。應該承認,由於歷史的原因,中國在南海的主權和利益受到侵犯,北京方面以大局為重,謀求局勢穩定和各國共同發展,提出過擱置主權爭議共同開發的主張,並且和相關國家共同制定了南海行為宣言,南海局勢一度平緩,但是,一些國家在美國攛掇下,不斷興風作浪,既挑起國際仲裁的鬧劇,也不斷單方面開採南海石油資源。然而,始終邪不壓正,真理在北京一邊。重要的是,中國綜合國力不斷上升,不斷提高穩定南海局面的實力。首先,中國已連續10年保持為東盟第一大交易夥伴,東盟已超越美國成為中國第二大交易夥伴。其次,中國在南海島礁建設取得歷史性的大突破。中國在南沙群島的7個島礁填海造陸,並逐步部署軍事設備,其中,永暑礁、美濟礁和渚碧礁3000米的飛機跑道、戰機庫、彈藥庫以及供艦艇停靠的深水碼頭,成為三艘永不沉的航空母艦。有美媒稱中國在這三個島礁上部署了鷹擊12反艦導彈和紅旗9防空導彈等等。這三艘永不沉的航空母艦,互成掎角之勢,並與西沙群島,以至海南島南北呼應,徹底改變了過去對南沙鞭長莫及的困局。同時,解放軍海軍建設大飛躍,中國軍艦被稱之為“下餃子”般服役,包括新型導彈護衛艦、導彈驅逐艦和潛艇等部署到南海,遼寧號航母戰鬥群也常態遊弋南海;還有中國新型戰機巡弋,中國對南海控制力達到歷史新高,有效遏制了他國擅自侵犯我石油權益的現象。

 

早在這次會議召開之前,就有外媒分析稱,蓬佩奧此行要挑撥中國與東盟關係。果然,其一邊和中國外長會晤,稱美國希望與中國改善關係;一邊怪異的攛掇“盟友”發聲反抗中國在南海的“脅迫”,而且毫無道理地指責中國在湄公河上游修大壩。(新華社圖片)  
 

中美對比更顯中方共同發展誠意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美國及英日法等國在南海及台灣海峽的“自由航行”,都為我解放軍軍艦第一時間跟監,往往是他國來一艘軍艦,中方則數倍軍艦“伴行”。難怪有國際軍事評論家說,也不知這些“航行自由”是示強還是示弱?更為重要的是,特朗普政府的“印太戰略”只有不確定性,而沒有給東盟國家實惠。特朗普上場先是退出TPP,然後又向日本、印度等國掀起關稅攻勢;向韓國、台灣徵收反傾銷關稅;向越南等國發起針對“洗產地”行為的懲罰性關稅,今年6月更聲稱“越南在貿易上比中國更惡劣”;還向日韓等盟友索取承擔軍事開支,等等。另一方面,美國對亞太投入讓人覺得可憐。蓬佩奧去年曾在美國商會論壇上公布“將向印太投入1.13億美元”,中國外長王毅說“一開始聽到我還以為自己聽錯了,這數字應該至少有10倍以上吧”。

對比之下,中國單是在與巴基斯坦的“中巴經濟走廊”就投入了600億美元,而由中國牽頭的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初始資金就有1,000億美元。而且,中國“一帶一路”倡議與東南亞諸國的戰略對接,比如與菲律賓的“大建特建”、越南的“兩廊一圈”對接,中國的鐵路、港口、輕軌等基建正在落地,馬來西亞的中馬東鐵項目、馬六甲皇京港、菲律賓馬尼拉橋樑等都是例證。東南亞各國都在與中國的合作,得到實實在在的好處。與以往簡單的物物交換貿易相比,中國力推的“一帶一路”倡議是讓各國看到與中國合作未來的方向,它所謀求的不僅僅是短期的收益,更是保證發展的可持續性。這種合作的潛力、前景自然會對謀求發展的東盟形成強大的吸引力,中國與東盟構建經濟命運共同體正在冉冉上升。

再看回中菲南海共同開發石油,也是來之不易。據統計,南海的石油資源儲量約在200億到300億噸油當量之間,天然氣儲量約20萬億立方米,是世界上最大的待開發油氣藏之一。對於中菲兩國而言,雙方主要對禮樂灘盆地和西北巴拉望盆地的油氣資源開採存在管轄爭議。其中,禮樂灘盆地完全位於中國南海九段斷續線範圍內,近年來的勘探結果表明禮樂灘盆地的南部坳陷區域具有良好的油氣開發前景。2002年,菲律賓政府通過公開對外招標,在南海劃分出一個包含禮樂灘盆地在內的PCR-1區塊。2004年,時任菲律賓總統阿羅約訪華期間,中國海洋石油總公司(中海油)與菲律賓國家石油公司共同簽署了《南中國海部分海域聯合海洋地震工作協議》,同意在禮樂灘盆地附近開展油氣資源前期勘探合作。隨後,越南方面也加入該協議,三國石油公司於2005年3月在馬尼拉簽署了為期3年的《在南中國海協議區三方聯合海洋地震工作協議》,開展了一系列海上務實合作。2008年底,協議第一期合作到期,三方需要探討開展第二個為期3年的合作方案。然而,菲律賓議會卻以“禮樂灘盆地位於菲律賓專屬經濟區,該區域範圍內的海洋資源開發涉及菲律賓國家主權權利”為由,拒絕批准第二期方案。隨後,對外招標。

阿基諾三世執政期間,菲律賓政府基本排除與中國在南海的共同開發。杜特爾特執政後,菲律賓對華政策大幅調整,願與中國開展合作,共同開發有關海域資源。2017年9月,菲律賓能源部長亞芬索·古斯在第35屆東盟能源部長會議上表示,菲律賓與中國將在巴拉望灣西北高岸的SC57區塊聯合勘探油氣資源,合作方案業已確定。SC57區塊合同覆蓋面積達72萬公頃,位於南海斷續線之外。此外,對於存在管轄權爭議的SC72區塊,菲律賓總統府發言人表示,雙方在啟動共同開發之前需要在國際法原則指導下討論法律實體問題並訂立書面合作條款。去年8月,中菲就聯合勘探專門成立了技術工作組。

筆者研究有關談判的資料,當時有中方學者認為,靈活的商業合作模式是推動共同開發的必要選項。越南為了吸引其他國家參與“紅寶石氣田”開發,曾允許馬來西亞石油公司擁有該區塊高達85%的股權。因此,中國可以在公平互惠的基礎上適當考慮“讓利”,比如在合作前期同意中菲雙方“四六”分成的合作方案,共同開發“臨時安排”中的利潤分成並不影響各自主張和立場。不過,去年底菲方希望迅速與中國簽署南海開發協議,按照開發3:2的分成提議,即禮樂灘範圍的油氣資源聯合開發,中方佔60%,菲方佔40%。筆者相信,當下中方被菲方視為“完美”的方案,既維護中國的核心利益,也充分照顧了菲律賓的關切,表明了中國維護南海穩定、謀求地區各國共同發展的誠意。


經導全媒體矩陣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閒話大灣區
共築中國夢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57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