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國際舞台 > 正文
特朗普為何按下對伊動武“撤回鍵”
Why Trump halts a planned assault on Iran?
本刊記者 彭玉潔 [第3446期 2019-06-28發表]
2019年6月21日,伊朗德黑蘭,伊朗伊斯蘭共和國廣播局(IRIB)公布了一組被擊落美軍無人機殘骸的照片。據伊朗新聞電視台6月20日報道,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當天發表聲明稱,美國“全球鷹”無人機入侵該國南部,在庫默巴拉克上空被擊落。聲明稱,雖然伊朗無意與任何人開戰,但伊朗已經做好“開戰的準備”。對此,美國中央司令部發言人比爾·厄本第一時間回應稱,當天並沒有美國飛機飛越伊朗領空。(視覺中國圖片)
 
6月中旬,日本首相安倍晉三風塵僕僕前往德黑蘭,欲當美伊之間的“調停人”,緩解中東劍拔弩張的局勢。不過,樹欲靜而風不止,安倍到訪伊朗不久,就傳來了兩艘日本油輪在霍爾木茲海峽附近的阿曼灣遇襲的消息,美方指責伊朗發動襲擊,伊朗雖極力反駁,但不可否認的是,這又一次將本已因美伊衝突而持續吃緊的地區局勢越發推向戰爭的邊緣。
 

對伊動武箭在弦上

 
距離大戰觸發最近的時刻是6月20日。當日,美國軍方稱,美國海軍一架飛躍國際空域的MQ-4C無人機被伊朗擊落,地點距離伊朗約17哩。然而,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則說,這架無人機是在進入伊朗南部霍爾木茲甘省庫莫巴拉克地區附近的伊朗領空時被擊落的,雙方各執一詞。不過,伊朗22日公布擊落和打撈細節,顯示無人機部分殘骸是在伊朗境內水域中打撈的,稱會向聯合國提交證據,證明美方確實曾入侵伊朗領空。伊朗革命衛隊稱,伊朗在擊落無人機前,曾最少兩次警告美方。
 
確認美國被擊落一架無人機後,特朗普隨即發了一條推特,說“伊朗犯下了非常大的錯誤”;同時美國聯邦航空管理局(FAA)發布緊急命令,禁止該國航班在霍爾木茲海峽和阿曼灣伊朗控制區內飛行。在此之後,包括荷航、澳航、德國漢莎航空等多國航空公司都宣布避免飛越伊朗部分領空,令人暗暗緊張:美國是要打伊朗了?
 
的確,據美國《紐約時報》報道,在伊朗擊落美國無人機後,特朗普批准效仿之前的兩次對敘利亞的空襲,對伊朗雷達站和導彈陣地予以軍事打擊。 
 
戰機已升空、軍艦已就位,就在行動進入操作階段的千鈞一刻之際,前方將士一直等到7點多,就在原定空襲發起前10分鐘,等來的卻不是“開打”的一聲令下,而是“撤回”的命令,令外界一片嘩然。
 
為何轉變態度?特朗普在當晚會見到訪的加拿大總理特魯多時表示,伊朗擊落美國無人機事件可能是伊朗“無能人員的失誤”造成的。他說,“我猜是某個將軍或其他什麽人錯誤打下無人機,很難相信這是蓄意的,應該是一個愚蠢的人做的。”
 
他6月21日連發4篇推特談論伊朗局勢問題,對於前一晚突然決定撤回已出動襲擊伊朗的戰鬥機一事時表示,當他得知這一行動可能造成150人死亡,而這與美國損失一架戰鬥機“不對等”。
 
特朗普的推文是這樣說的,“他們(伊朗)在國際領空射落了一架無人機,我們昨晚已經鎖定目標、蓄勢待發,準備從3處實施打擊報復。就在這時我問道‘可能會死多少人?’‘150人’,一位將軍說道。於是在攻擊發起前10分鐘,我就發出取消命令,因為這與射落一架無人機不對等。我不着急,我們有着目前全世界最好的軍隊,我們對伊朗的制裁也正起到效果,而且昨晚還加重了制裁。伊朗永遠也不能擁有核武器,永遠不能對抗美國和全世界。”
 

“開戰是徹底的毀滅”

 
明眼人都看得出,這只是特朗普給自己的叫停找了個台階下,以顯示自己克制的態度和不傷害平民的情懷。他在接受美國全國廣播公司新聞網(NBC News)訪問時說,“我不想開戰,如果真要開打,那就是前所未有的徹底毀滅,我不想這樣做。”從特朗普當前的內政外交因素分析,特朗普臨時取消軍事打擊可能受以下幾個因素影響。
 
首先是他面臨着2020年的連任大選。曾擔任兩名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競選顧問的陳仁宜(Lanhee Chen)認為,特朗普2016年大選時的競選口號之一就是要結束戰爭,上任的目標應該是盡力結束中東戰事;特朗普6月18日在佛州宣布連任參選時,也曾強調會繼續兌現承諾,這一承諾有助於幫他爭取中間選民。如果此時向伊朗開戰,猶如違背競選承諾,成為民主黨勁敵拜登的攻擊目標。因此,特朗普要以反戰者的姿態示人,2020年大選才有勝算。5月底當有新聞爆出美國向中東增兵後,特朗普也曾表示無需增兵中東,其實也是為連任考慮。
 
 
另外,白宮內部的意見分歧也非常大,一方面鷹派的共和黨和國安顧問要求強硬反擊,另一方面民主黨陣營則警告戰爭有一觸即發的擔憂。據《紐約時報》,直到攻擊命令被取消之前,白宮的高級領導們還在進行激烈的爭辯:在國安會當中,國務卿蓬佩奧和國安顧問博爾頓以及中情局局長哈斯佩爾均支持特朗普的空襲伊朗計劃,卻遭到了美軍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鄧福德等美國軍方領導層的反對,稱草率的軍事行動可能導致美軍在該地區的風險升級。
 
以史為鑒,特朗普也不敢貿然發動對伊朗的戰爭。回顧兩次海灣戰爭,美國攻打伊拉克總共花費了將近2,000億美元,連盟軍一起上百萬人,向海灣地區共運送了10多個航母戰鬥群、4000輛坦克、2000多架飛機。結果呢,第一次海灣戰爭(又稱“沙漠風暴行動”)的確在一個多月的空襲後讓伊拉克一敗塗地,然而美國國內民生凋敝、經濟不景氣,老布什成了美國歷史上罕見的競選連任失敗總統的案例;第二次海灣戰爭(又稱“伊拉克戰爭”)中美軍除了付出近萬人陣亡、幾萬人受傷致殘的代價外,還留下了3萬億美元的軍費巨坑。當小布什當上美國總統時,美國國債大約為7萬億,而當他離任時,已超過了14萬億。目前,據美國財政部今年2月12日發布的數據,美國的國債已達到22萬億美元,創下美國建國以來的最高紀錄。此時如要發動戰爭,不僅會拖累美國國內的經濟民生,也會給中、俄等國另一個10年穩定快速發展的外部環境,更不必說中美兩國的貿易問題本身也在拖着美國的後腿。
 
更何況,這次所面臨的不是伊拉克,是伊朗。兩伊戰爭時期,一邊的伊拉克正處於強盛時期,還有阿拉伯國家的幫忙、美蘇的偏袒;另一邊的伊朗則剛剛經歷過伊斯蘭革命,國內形勢不穩定,內還沒安定好,又急着去攘外;但即使是在這樣背景對比下,伊拉克也並沒有取得明顯優勢。此外,伊朗地處高原、山嶺眾多的地理特徵也會極大限制美國的現代化軍隊的發揮,因此若美國現在想殺進伊朗,也得掂量掂量是否承擔得起2倍伊拉克戰爭的代價。
 
另一組歷史雖然看起來沒有明顯關係,但實際上對戰果成敗有非常大影響,即除非中美俄(蘇)三國同時發力,否則發動戰爭的一方很難取得勝利。這樣的例子如1950年的朝鮮戰爭(抗美援朝),中蘇合作把美國打回了三八線,帶上了談判桌;越南戰爭(抗美援越)期間,中蘇也聯手讓這場戰爭成為美國的恥辱,順便丟了南越;1979年的阿富汗戰爭,蘇聯預在阿富汗建立親蘇政權,這次則是由中美聯合,令到蘇聯打了9年最後還是得撤兵……相較於當年伊拉克並不牽扯到中蘇(俄)的核心利益,如今伊朗手握着包括中俄在內幾大石油進口國的利益,且大有合作的可能,美國一旦要打伊朗,必將面臨中俄的同時發力。
 
與此同時,美國萬一想開打,盟友在哪裏?從特朗普上台起,得益於他的“美國優先”政策,諸多國際協議都不見了美國蹤影,關稅大棒更是指哪打哪,得罪了一幫昔日的盟友。5月中旬,西班牙就明確召回了自己本來正在跟美軍航母編隊演習的護衛隊;第二次海灣戰爭中最大的盟友——持“英美特殊關係”的英國也沒表過態。美國債台高築,中東的盟友——除了以色列,還有誰會旗幟鮮明地給美國做這一“大善人”?
 
雖然話是這麽說,不過美國的實力還是頗為伊朗所忌憚的,畢竟世界第一大國的名號擺在那,一旦打起來,美國這非善茬的主肯定就不只是為了石油奔去的,所以威脅歸威脅,伊朗在霍爾木茲海峽也不會有大的實質性動作。
 

開戰暫停,制裁不會停

 
接下來發展如何?不少專家都估計,特朗普的施壓之路已無法回頭,預計伊朗的行動將漸趨激烈,此次美軍差一步就空襲伊朗,正是對特朗普“三軍統帥”身份的一個重大考驗。
 
智庫“美國保衛民主基金會”的高級研究員塔利布表示,伊朗相信美國只會通過制裁施壓,不會真的使出其他手段。所以除非有誘因促使伊朗放緩行動,否則德黑蘭的行動只會繼續升級,令華府付出越來越高的代價,迫使美國撤銷制裁。
 
也有CNN的分析稱,特朗普的表現引發了一系列質疑。特朗普為能夠對伊朗局勢升級做出適當的反應,會令人們愈發覺得,特朗普的“炮火與怒火”言論和鐵腕人物形象很少轉化為行動。
 
縱觀無人機事件後特朗普在推特上的言論,可以說是軟硬兼施。如他否認自己“撤回”了空襲,只是“暫緩”了這一次,又在周一發推文稱,“美國對伊朗的要求很簡單——沒有核武、以及不進一步支持恐怖活動”。
 
又如他在6月22日表示會向伊朗施加更多制裁,《紐約時報》同日又報道他已經允許對伊朗進行網絡攻擊,但該文指出這樣做的目的是不讓雙方關係升級至武裝衝突,“我希望有一天取消對伊朗的制裁後,他們會再次成為一個有生產力且繁榮的國家”特朗普在22日的推特中這樣寫道。
 
不過當地時間6月24日中午,特朗普簽署對伊朗新制裁,矛頭直指德黑蘭最高領袖哈梅內伊,限制其和伊朗出入世界金融市場的渠道,特朗普稱哈梅內伊對伊朗政權的“敵對行為”要負上最終責任,又表示制裁是回應無人機事件。
 
美國財長姆努欽說,這項這項行動“實際上”凍結了“幾百億、幾百億美元”的伊朗資產。
 


經導全媒體矩陣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閒話大灣區
共築中國夢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53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