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國際舞台 > 正文
日本首相40年首訪伊朗,意義何在
What does the Japanese PM’s first visit to Iran in four decades means?
本刊記者 彭玉潔 [第3445期 2019-06-17發表]
6月12日,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抵達德黑蘭對伊朗正式訪問,成為伊朗伊斯蘭革命後首位訪問伊朗的日本首相。安倍晉三12日在訪問伊朗時表示,日本願為緩解中東地區緊張局勢發揮作用。圖為當日在伊朗首都德黑蘭,伊朗總統魯哈尼(左)與到訪的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參加歡迎儀式。(新華社圖片)

東京時間6月11日,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在與美國總統特朗普打了一通20分鐘的電話後,日本政府隨後宣布首相安倍晉三會於次日訪問伊朗,一連三天分別與伊朗最高領袖哈梅內伊、總統魯哈尼會談,成為自1979年伊斯蘭革命、美伊斷交後首次訪問伊朗的日本在任首相。

正值美伊關係劍拔弩張、地區形勢一觸即發之際,安倍晉三這一舉動被外界視為充當美伊之間的調停人,但這個甚少登上伊斯蘭世界外交政治舞台的國家,憑何能擔此“重任”,此次伊朗之行的意義又在哪裏?
 

“調停人”角色不顯突兀

 
自美國去年5月退出伊朗核協議以來,伊朗就揚言報復稱,將恢復“提煉高純度濃縮鈾”行動,限期定為今年7月7日。與此同時,近日確有國際原子能機構發布報告稱,在伊朗一處地下核設施發現了純度為27%的濃縮鈾痕迹,令國際社會心惶惶。此外,美國今年5月對伊朗重啟全面制裁,令這個重度依賴石油出口的國家經濟也受到重挫,在伊斯蘭什葉派的領導性宗教地位也因財力不夠支撐宗教活動,而逐漸被伊拉克趕超。

伊朗雖硬着頭皮苦撐,但在美國的單邊主義下毫無退讓之理,只能以“逐步退出核協議”的象徵式威脅,希望國際社會履行協議的經濟承諾,化解波斯灣僵局。

另一邊廂,美國也忙得焦頭爛額:內要應付民主黨對他不斷的調查、2020年的大選;外有中美的貿易問題、美墨的邊境問題,就算他想對伊朗的態度有所緩和,身邊對伊的強硬派如白宮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也不答應;再加上如伊朗事件繼續僵持下去,世界各國將更有理由發展“去美元化”的國際交易體系,從而對美國賴其管控國際貿易媒介所有的權利造成重大打擊。

鑒於特朗普在內要維持與右翼強硬派的合作關係,在外又要對一致針對伊朗的以色列和沙特等盟友有所交代,還要防止戰線拖的太久不利於自己的政策布局,此時一個中間人就顯得有所必要了。

看回日本。據埃及《消息報》報道,安倍晉三的德黑蘭之行是不久前特朗普訪問日本時兩人商定的安排。上月底特朗普在訪日之際曾公開指出“日本與伊朗關係很好”,更表明願意與伊朗展開談判;而伊朗外長札里夫也在特朗普訪問日本前不到10天先到了日本。種種迹象似乎早就預示着美國和伊朗均認可了日本這個“中間人”。

對伊朗來說,日本雖然是美國的盟國,但從未與伊朗產生過較大的矛盾和激烈衝突。並且,今年是日本與伊朗建交90週年,期間除了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期外,兩國均維持着友好的關係。1979年伊朗爆發伊斯蘭革命、以及在之後的兩伊戰爭(1980~1988)中,雖然伊朗曾遭受國際社會的孤立,但是並未完全切斷與日本的聯繫,多名日本前首相在卸任後都有訪問過伊朗;而安倍晉三自2012年再度擔任日本首相至今,幾乎在每年秋季
的聯合國大會期間都會與伊朗的領導人進行交流,在一定程度上取得伊朗信任。

此外,兩國在意識形態、宗教歷史等等層面都不曾有過衝突的交往歷程,這對安倍直接接觸哈梅內伊非常有幫助。相比“西方化”的解決方案,日本提出的方案更可能令伊朗強硬派接受。

除了日伊兩國關係外,安倍本人也與伊朗頗有淵源。

1983年還在兩伊戰爭期間,安倍晉三的父親、時任日本外相安倍晉太郎就曾前往伊朗和伊拉克積極斡旋,扮演兩伊之間“中間人”的角色,而當時年輕的安倍則剛剛加入政府,以外相秘書官的身份與其父同行。

對於36年前的那次“調停之旅”,伊朗方面給予較好評價,稱“對於安倍晉太郎的中間調解人外交印象深刻”,並期待安倍晉三此次訪問中的“安倍品牌效應”依然奏效。

據伊朗伊斯蘭共和國通訊社(IRNA)10日消息,伊朗駐日本大使穆爾塔札·拉赫曼尼·穆瓦希德(Morteza Rahmani Movahed)對安倍伊朗之行期待頗高。他評論稱,安倍此行除了在兩國歷史友好關係的基礎上,加強日伊兩國的政治、經濟與文化層面的聯繫,還要討論地區乃至國際上的焦點問題,“將是日伊關係的轉折點”。
 

訪伊實為高風險外交

 
不過,雖然伊朗對安倍訪伊之行有着期待,日本官方卻似乎在做一些“期望管理”,降低期望預期。

據日本政府公布的信息,安倍此訪旨在發展日本與伊朗的傳統友好關係,緩解地區緊張局勢,促成美國和伊朗對話;而《日本時報》引述日本外務省高層官員,指日方並沒有要當特朗普的“信差”或“調解人”,有關官員更聲言日本“沒有計劃帶來驚喜”。
首先,安倍此訪並非日本首次為美國在中東地區充當“調停人”角色。除了兩伊戰爭期間安倍晉太郎的訪問伊朗外,日本前首相中曾根康弘也在1985年時應時任美國總統列根邀約前往黎巴嫩,試圖解決黎巴嫩真主黨綁架美國人質問題,不過最終灰頭土臉無果而返。

關鍵是,伊朗和美國之間存在對話上的“溫度差”。共同社10日援引伊朗政府消息人士的話稱,在日伊首腦會談中,伊朗會將“美國政府停止對伊朗原油的禁運”作為伊朗最主要的訴求,委托日本傳達給美國,並稱“這是邁向與美國對話的第一步”。

伊朗政府要求美國重新遵守伊朗核協議,停止制裁並賠償制裁給伊朗帶來的經濟損失;而美國要求的則是無條件對話。如何彌合雙方分歧、促成伊朗與美國在6月底日本大阪舉行的二十國集團領導人會議或9月聯合國大會期間實現首腦會晤?這將考驗安倍的斡旋能力。

而最為本質的是,伊朗和美國的敵對關係這麽多年來並沒有發生改變,而日本被夾在美伊之間的處境也未發生實質性的變化,這使得安倍的訪問成為一場“高風險外交”:“伊朗之行很可能是象徵性的,因為只有美伊這兩個主要國家才有真正的權力來實現任何突破。”路透社這樣分析。

《日本時報》則更直言,安倍必須能夠展示出影響美國決策的能力,這將考驗他與特朗普關係的強度。另一個挑戰是,戰後日本沒有調解國家間衝突的歷史,此次斡旋成功與否,將影響未來的外交接觸。如果失誤,不僅會影響這一努力,而且將影響未來的潛在機會。

該報道同樣指出,安倍此行雖然得到了俄羅斯和歐盟等國家和地區的支持,但他沒有任何影響力來吸引或迫使美國或伊朗進行談判。他還面臨以色列和沙特等國的強大阻力,這些政府更希望伊朗被孤立。儘管安倍在訪前分別同沙特阿拉伯王儲、阿聯酋王儲以及以色列總理等一些與伊朗關係比較緊張國家的領導人進行了電話會談,尋求對方對他訪問伊朗的理解,但也不能排除相關國家心存不滿,一旦日本被認為單方面偏袒伊朗,則可能進一步加劇緊張局勢。

6月13日,正值安倍訪問伊朗做“調停人”的第二天,兩艘日本遊輪在位於伊朗外海的阿曼灣遇襲,其中一艘還載有7.5萬噸石腦油。雖然伊朗極力反駁美方關於“遇襲與伊朗有關”的指控,但敏感時期的任何“意外”都有可能被賦予政治意義,令外界更擔心局勢再升級。
 

日伊關係對安倍更重要

 
山長水遠,日本難道僅是大發善心來做中東和平的使者?其實,他更有對本國利益的考慮,首要是要發展日伊的傳統友好關係。

從國家利益的角度,中東局勢震盪、石油價格突漲,對日本這樣一個能源緊缺型國家來說,顯然不符合日本的戰略意義。安倍在6月10日自民黨會議上就表示,中東的穩定直接關係到日本的穩定。據日本經濟產業省的統計數據顯示,2017年日本約有90%的石油來自中東地區,且近年來呈上升趨勢,當時從沙特進口的石油約佔32%,從阿聯酋進口的石油約佔27%,從伊朗進口的石油約佔15%。

日本從中東進口的石油有很大一部分是從伊朗與阿拉伯半島之間的霍爾木茲海峽運輸。一旦伊朗局勢不穩,或者霍爾木茲海峽被封鎖,那麽將對日本生命線造成重大影響。因此,安倍希望通過這次“斡旋”美伊對抗而贏得特朗普對日本繼續從伊朗進口石油的赦免和延時;而伊朗領導人也期望日本仿效歐盟三大國,繞開美國制裁向伊朗輸送利益,至少能在石油換食品、藥品方面有所突破。如果以後形勢緩和,安倍此行可以為進一步改善日伊關係做前期鋪墊,畢竟伊朗8000萬人口的巨大市場對日本極具誘惑力。
 
霍爾木茲海峽對石油戰略意義重大,全球1/5石油貿易都經此運輸。在美國決定不延長伊朗原油出口豁免之際,伊朗曾有官員威脅要關閉該海峽,以報復美國制裁。不過4月底伊朗武裝力量總參謀長巴蓋里表示,伊朗並不謀求封鎖霍爾木茲海峽,希望保持海峽暢通。圖為伊朗士兵在霍爾木茲海峽巡邏。(新華社圖片) 
 
從國際地位來看,如果日本能夠有效利用這次“調解人”的機會,日本可能會得到那些與美國產生矛盾的國家的信任,從而成為國際社會上有影響力的國家;而就算不能取得突破,也可能被國際社會視為一位“尋求和平的國際政治家”。《日本時報》表示,在G20大阪峰會召開之際,這一外交將努力增強他的“可信度和莊重感”。
 
“安倍想彰顯他在中東事務上的存在感,這是日本追求政治大國的訴求使然,”上海外國語大學中東研究所所長劉中民指出,這方面有過先例——在冷戰後,日本一心想朝“正常國家”邁進,扮演“政治大國”角色,海灣戰爭期間,日本曾突破憲法規定不能向國外派兵的限制,向波斯灣派出掃雷艇,後來又派軍隊參加聯合國維和部隊。“因此安倍在訪伊問題上有特殊考慮,是顯示存在、謀求政治大國的方式。”
 
以這樣一種謀存在感的方式也容易讓安倍在國內政治上獲得好評——向日本民眾傳遞出安倍政府努力參與國際問題解決的訊號,進而提升日本國民的幸福感。據新華社報道,有分析人士認為,此訪是安倍在今年7月日本國會參議院選舉前展示其外交成果的又一場“政治秀”。
 
時下,日俄還在“北方四島”領土問題上膠着;日朝的人質問題也止步不前;日韓關係更是在“經歷自兩國建交50年以來前所未有的嚴重裂痕”;美國的貿易關稅也始終是個無聲的炸彈。在此背景下,如果日本能在美伊關係上打開一道突破口的話,無疑有望為自民黨在參議院選舉中加分。 


經導全媒體矩陣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閒話大灣區
共築中國夢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47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