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國際舞台 > 正文
朝鮮半島無核化與多方對話平台
Denuclearization of Korean Peninsula and the platform for multilateral dialogue
香港中觀研究所所長、香港資深傳媒人 劉瀾昌 [第3444期 2019-06-03發表]
▲4月25日,俄羅斯總統普京在俄羅斯符拉迪沃斯托克與朝鮮最高領導人金正恩舉行會晤。普京在會晤後表示,俄羅斯將繼續致力於緩和朝鮮半島緊張局勢。圖為在俄羅斯符拉迪沃斯托克,俄羅斯總統普京(右)與朝鮮最高領導人金正恩握手。(新華社圖片) 
 
第二次“金特會”意外破局至今,朝鮮半島無核化進程已出現倒退,一方面美韓搞聯合軍演受到朝方譴責,雖然是小規模的但是也有違反原有的停止聯合軍演的承諾之嫌;而朝方也試射有制導能力的新武器,雖然美韓尚不認為這是違反聯合國決議發射導彈的行為,但是發射這種具有覆蓋韓國全境的武器,進一步推高了半島的緊張氣氛。固然,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此之後還表示“美方依然有意同朝鮮就無核化進行談判”,美國總統特朗普與韓國總統文在寅通電話稱就盡快重啟無核化談判的方案進行磋商,但似乎並沒有得到朝方的積極回應,朝鮮最高領導人金正恩更公開表示過不再和蓬佩奧打交道。故此,筆者認為,要實現朝鮮半島無核化不可避免須搭建新的多方對話平台,尤其是要有最涉及切身利益的韓國、中國及俄羅斯加入的對話機制。
 
值得一提的是,4月底在朝鮮領導人金正恩與俄羅斯總統普京會晤後,普京建議重啟朝核問題六方會談。對此,美國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表示過,重啟朝核問題六方會談不是華盛頓首選的方式。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耿爽則在4月29日例行記者會上表示,六方會談為推動實現朝鮮半島無核化、均衡解決各方合理關切作出了重要努力,也發揮了積極作用。新形勢下,這一多邊對話平台對推動半島問題的政治解決仍然具有積極意義。
 

二次“金特會”無功而還

 
到底是否在朝美一對一談判解決朝鮮棄核及半島永久和平問題機制之外,還需要其他多邊的對話機制呢?不妨先看看二次“金特會”為何無功而還。當時,特朗普第一時間企圖將責任推到朝方身上,聲稱是朝鮮要求全面撤銷制裁,美方不能接受,云云。當時,特朗普還遞給金正恩一張紙條要求其交代另一處沒有公開的核設施。但是後來逐步透漏的消息可見,特朗普會談時突然遞給金正恩的那一張紙條,其實是開出新條件,要求朝鮮一步到位、全面棄核,金正恩一看認為特朗普變卦,美方懷有惡意,即時提早離場,拂袖而去。本來,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多次穿梭華府平壤,連番磋商,朝方相信兩國已就“分階段逐步棄核換取逐步撤銷制裁,逐步獲得安全保證”達成共識,否則金正恩也不會坐幾十小時火車,穿越大半個中國,來到越南。因此,二次“金特會”破裂責任在特朗普。這一事件,也必然使到金正恩銘刻在心,不會再輕易相信特朗普和美國。
 
那麼,為何特朗普變卦?筆者認為,當下特朗普的第一任務是爭取連任,朝鮮棄核本來是為他頭戴歷史光環服務,之後更看重的是需要為其連任服務。國際社會看到,在二次特金會前,特朗普在2月15日的記者會上透露,自己已獲得來自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的諾貝爾和平獎提名推薦。很明顯,特朗普是很想要這個諾貝爾和平獎,這既可與民主黨人的總統奧巴馬比肩,奠定其個人的歷史地位;而在眼前看,這個獎對他爭取連任無疑是助力無窮。明眼人都知道,特朗普能不能拿到這個獎,最為關鍵的還是朝鮮半島無核化的進展。之前,他敢於突破美國前任多屆總統的“陳規”,與“邪惡之國”的領袖金正恩破冰會談,重新打開解決朝核問題的大門,獲得包括中國在內的亞洲國家以至世界多數國家的肯定。在二次峰會前朝美的會談看來很順利,筆者相信,這是朝方的“分階段及行動對行動”的原則,被美方接受,朝方最大的承諾是炸毀寧邊核設施,而美方的行動則是同意繼續停止韓美大型聯合軍演及解除部分涉及人道及民生的制裁。因此,二次金特會得以成行,不過特朗普依然受到反對黨以及美國的精英層批評,認為他推動的朝鮮棄核過程其實違背了美國的戰略利益。因此,他來河內不但需要一個使其頭戴光環的結果,而且同時不成為被美國內部反對力量攻擊的口實。
 
誰知,特朗普到了河內之後出現一個巨大的變數,那就是他過去的私人律師科恩在“通俄”問題上做出對他很不利的“證詞”,另外民主黨也在國會否決了他的緊急狀態令。媒體報道,他在河內的酒店,盯着電視屏幕,看着美國國內對他不利的消息。筆者相信,特朗普在這個惡劣的政治環境下,需要對原來與朝方談好的“河內宣言”做出對自己政治前途的新判斷。經過和他的智囊班子權衡利弊之後,特朗普團隊抉擇是要對朝加碼,如朝方不答應就拉倒。因為,原來的“河內宣言”將被他的反對派做文章,如果加碼的“極度施壓”成功使金正恩低頭,特朗普則可以全勝姿態返美,扭轉國內不利情勢。
 

特朗普持續加碼意欲何為?

 
那麼,加了什麼碼?有媒體說,特朗普遞紙條提出朝方一所秘密的核設施,金正恩一愣,想不到美國也知道了。顯然,這不是事實。因為,關於朝鮮還有核設施的消息,美國媒體早有報道。就在一次特金會之後,美國全國廣播公司(NBC)引述最新情報評估和官員消息,指朝鮮在多個秘密地點增加核武燃料生產。報道稱,“五名不具名的美國官員引述情報部門的報告說,美朝進行外交斡旋時,朝鮮秘密地增加了濃縮鈾的生產。最新的情報評估揭露,有別於之前外界所知,朝鮮擁有多於一個的秘密核設施”。對於這個報道,美國中情局拒絕評論,美國國務院則稱無法就情報事宜作評論,也沒法確認報道。白宮亦沒有回應報道。相信,金正恩也知道美方這些報道。
 
▲6月29日,駐韓美軍司令部位於京畿道平澤的新總部大樓舉行啟用儀式。據悉,駐韓美軍司令部平澤基地新址佔地面積約1467萬平方米,建有500多棟建築,耗資12萬億韓元(約合720億元人民幣),是美國海外單一軍事基地中規模最大的。圖為韓國國防部長官宋永武(右五)、韓美聯合司令部司令文森特·布魯克斯(右四)等在韓國京畿道平澤出席駐韓美軍司令部新總部大樓啟用儀式。(新華社圖片) 
 
據此可以判斷,在二次峰會前的美朝磋商也一定會提及朝方核設施的具體情況,而金正恩的路線圖和時間表的原則是“分階段、行動對行動”,因此可能朝方的方案是“先炸毀寧邊反應堆換解除部分制裁”,而特朗普為了“有進展”也同意了。事實上,特朗普的推特和公開言論表達過這個意思。所以,雙方才會草擬“河內宣言”,而金正恩則不懼舟車勞頓到河內,特朗普也不遠萬里來到越南。但是,科恩的作供,打亂了特朗普的如意算盤。他必須加大加碼,逼金正恩承諾炸毀所有反應堆才解除制裁,一步到位棄核,致使二次會談談崩。
 
事實上,筆者認為,特朗普突然加碼,還有更重要的原因是,美國的精英層對朝鮮半島無核化並不積極。因為,美國的精英層在這個問題上考慮的是美國的核心利益。達致半島無核化,將可能促使美軍撤出朝鮮半島以至在亞洲大幅收縮而引致美國原來的全球戰略坍塌。就在二次金特會前,2月12日,韓美聯軍司令部司令、駐韓美軍司令羅伯特·艾伯拉姆斯出席美國參議院軍委會聽證會被問及“若朝核威脅消除或削弱後常規軍事威脅仍不減,美軍是否有必要繼續駐紮韓國”時警告稱,朝美談判帶來變局,但並不意味着朝鮮的軍事態勢出現實質性變化,朝軍仍然強大且危險,朝鮮的常規軍力和非對稱作戰力量幾乎沒有變化。駐韓美軍除對朝鮮形成充分威懾外,還為韓日及該地區其他夥伴發揮阻擋中國影響力擴張的防護牆作用。這番話,即已顯示朝核問題已經和美軍駐韓甚至駐日駐亞洲掛上了鈎;而越往深入處談,越涉及美國在亞洲以至全球的重大戰略利益,也越暴露在處理朝核問題中的特朗普個人利益與美國戰略利益的矛盾,越顯示朝核問題終極解決的難點其實不在朝方而在於美方。表面上看,美軍外駐增加了負擔,但是,這是其全球戰略利益的支柱。實際上,美國戰略家們最擔心朝核多米諾骨牌效應就是這樣:朝鮮半島無核化了,和平機制實現了,美軍就沒有理由留下。接着,日本也會要求美軍離開。雖然安倍和文在寅都願給特朗普和平獎,但是韓國人和日本人始終認為美軍留駐,他們的國家就不是“正常國家”。在上世紀九十年代朝美曾達成棄核的框架協議,那時朝鮮還沒有核武也沒有核試,但是協議還是被美方以藉口撕毀。
 
不過,值得慶幸的是,金正恩和特朗普在不歡而散之後,都還能控制情緒,留下活口,說還可以談。為什麼?因為兩人都需要面子。而且,美韓春季大型聯合軍演“關鍵決斷”和“鷂鷹”還是暫停了,雖然更多的原因是特朗普認為花錢太多。
 

重構六方會談等對話機制具有積極意義

 
筆者認為,以美朝單對單模式解決朝鮮半島無核化及永久和平問題,實際又走到了一個“瓶頸”。因此,思考開闢多方的對話機制,是必須的。事實上,即使朝美以一對一模式商談也絕對離不開中國、俄羅斯以及韓國、日本所發揮的非間接作用。在朝美談判面臨僵局的形勢下,增加一個地區相關國家的對話平台,當然是有助於解決朝美一對一模式由於雙方信任度低而難以甚至無法解決的障礙。而且,更為重要的是,筆者認為,以根本利益為判斷標準,韓國、中國、俄羅斯和日本對於朝鮮半島無核化及永久和平的要求的迫切性更在美國之上。坦率說,美國固然感到朝鮮核武器對其的威脅,但同時也有引發撤軍半島及東亞地區的壓力,還有在美國牽制中國的戰略上朝核問題久拖不決及不能建立永久和平機制也是一張牌。故此,筆者相信,韓國、中國、俄羅斯,要在這一問題解決上扮演更積極角色是勢在必行。
 
雖然,美國當下不認為重啟朝核問題多邊談判為“首選”,甚至博爾頓也說過,“美國無意參與其他國家勸說朝鮮棄核的多邊努力”,他在接受《福克斯週日新聞》節目採訪時說,美國不是要把其他國家逐出與平壤的核談判,但“我認為這不是我們希望的方式”。但是,美國實際不能不靠其他國家的“幫忙”。對此,美國總統特朗普也多次公開讚揚中國政府“幫忙”。值得強調的是,即使金正恩來訪,普京在履行聯合國決議放鬆對朝鮮的制裁方面也不見有大的動作。應該說,東北亞地區相關國家較嚴格執行聯合國相關制裁決議的壓力,是促使朝鮮回到無核化道路的重要原因。
 
中國在促進朝鮮半島無核化實現永久和平,所發揮的作用更是不可替代。上個世紀九十年代,《朝美核框架協議》被撕毀,半島核危機再度激化。中國作為朝鮮半島近鄰,不但一貫持反對半島出現核武器立場,並在危機激化之際,主動發聲,主張通過對話協商,以和平方式實現半島無核化,並同時主張解決朝方在安全等方面的合理關切。為緩和形勢,維護半島和東北亞和平穩定,中方除積極在朝美間斡旋,做了大量“勸和促談”工作,更是創造性地促成了旨在通過對話解決朝鮮半島核問題的六方會談,並擔任了東道主的角色,一度緩和了半島局勢。之後,針對朝鮮多次核試,並退出六方會談,半島緊張局勢重新升級,並陷入“制裁-核試-再制裁-再核試”怪圈,北京又不失時機提出了“雙暫停”倡議和“雙軌並進”思路,即朝鮮暫停核導試驗和美韓暫停大規模聯合軍演,並行推進實現半島無核化和建立半島和平機制進程,繼續勸和促談。去年兩韓打破僵局,“文金”三度會晤,並促成了二次“金特會”,朝鮮半島無核化及和平穩定出現了新突破,事實上都離不開北京“雙暫停”和“雙軌並進”的思路。
 
目前,美朝無核化談判停滯,金正恩在俄羅斯強烈批評華盛頓在河內“單方面、非善意的態度”。而普京說,金正恩願意放棄核武器,但前提是他必須得到以一份多邊協議形式確認的絕對安全保證。雖然博爾頓說,特朗普仍在考慮與金正恩舉行第三次會晤的可能性。但是,二次“特金會”都沒能確定棄核的路線圖,關鍵問題是朝美還是缺乏互信,所以必然在“先棄核還是先給予安全保證”糾纏不清。為此,在朝美繼續一對一會談的模式之外,重啟多邊的會談平台,也不一定是六方,可能朝美,再加中俄韓三方也可以。事實上,中國和韓國六方會談代表團的機制還保留,去年朝核六方會談韓國團長李度勳與中方團長兼外交部部長助理孔鉉佑也進行過會晤。而博爾頓也承認,美方也不停和多國磋商,“總統在剛剛過去的26日還與日本首相安倍進行了非常密切的磋商。我們與俄羅斯、中國,當然還有韓國保持磋商。”
 
筆者相信,以中俄韓加入的多邊會談模式,作為朝核問題解決的另一軌道,最大的好處就是彌補美朝之間缺乏信任的問題,中俄韓不但成為勸和促談的魯仲連,也可以擔當給予朝鮮安全保障的某種角色及棄核協議執行的監督者。 


經導全媒體矩陣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一帶一路高峰論壇
粵港澳大灣區
閒話大灣區
共築中國夢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45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