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國際舞台 > 正文
印度大選鹿死誰手?
Who will win in Indian general election?
張介嶺 [第3442期 2019-05-06發表]

▲4月23日,在印度古吉拉特邦艾哈邁達巴德,印度總理莫迪(中)完成投票後展示投票標記。(新華社圖片)

4月11日,印度下議院人民院選舉拉開序幕,根據安排,投票將於5月19日截止,5月23日計票並公布選舉結果。
 
印度下議院共有543個席位,覆蓋全國29個邦和7個中央直轄區。目前,全印有7個國家級大黨,56個邦級層面的地方黨派,還有2349個形形色色的小黨,13億人口中,符合投票資格的高達9億。
 
為了照顧人口24%的文盲投票,印度選舉委員會還專門設置了電子投票機,在候選人姓名旁標上符號便於辨認。2014年選舉,印度的投票率創歷史記錄,達到了66%。今年的人民院選舉正值議會5年自然輪換期,專家預測,投票規模可望超過以往任何時期。
 
2014年,BJP(印度人民黨)競選時拿經濟增長、就業和善治問題向國大黨牽頭的聯合政府發難,大獲全勝。在經濟下滑、印巴關係緊張、宗教暴力發酵的背景下,這次莫迪競選策略出現了一些變化,沒有一味拿民生說事,而是大打國家安全牌,競選重心從經濟轉向了安全問題。
                                         

莫迪經濟成績單不乏亮點

 
過去五年,莫迪政府勵精圖治,推出了“印度製造”“數位印度”“智慧城市”“清潔印度”“季風計劃”“環印工業走廊”“廢鈔令”、統一商品服務稅等一系列經濟社會發展舉措,在諸如清潔衛生、基礎設施建設和普惠金融等事關民眾生活品質的領域取得了一些進展。
 
數據顯示,莫迪任内印度通脹率從兩位元數高位降至2~3%;腐敗被有效遏制,2014年以來,在透明國際腐敗感知指數(CPI)世界排行榜中的排位上升了七位。
 
莫迪政府還放鬆了外商直接投資規定,實施了新的《破產法》,制定了國家商品和服務稅取代雜亂的地方稅種,着力終結“稅收恐怖主義”,將印度打造成一個單一市場。
 
雖然稅改設計飽受詬病,但專家認為,從長期看,新稅法可望使國家GDP年增長2%,新破產法也有助於更為有效地利用國家資產。
 
目前,印度約有3億人擁有銀行帳號,超過10億人有手機和生物識別身份證,手機銀行方興未艾,政府由此得以從有漏洞的補貼制度逐漸轉向直接的貨幣性轉移支付,其他交易也開始通過網絡簽單。
 
此外,莫迪政府還推出了一些看似較小卻很重要的舉措,如以透明方式網上競賣自然資源,解除對能源價格的控制,允許法律文書自我證明等,給經濟注入了活力。
 
在莫迪領導下,印度成為全球主要經濟體中發展最快的國家。2015年,印度超越了巴西、意大利、俄羅斯從世界第十大經濟體一躍成為第七大經濟體,2017年又以微弱優勢超越法國成為第六大經濟體,2018年印度經濟總量穩穩地和法、英等國家處於同一水準,預計到2019年底將徹底超過法、英。
 
世界銀行《2019年營商環境報告:為改革而培訓》顯示,與2014年相比,印度在營商環境指數中的排名躍至77位,提升了53位。
 

決策失誤拖累發展

 
除去光鮮的一面,莫迪治國不乏敗筆。2014年他上位時承諾,要為印度創造百萬個就業機會並帶領印度經濟蓬勃發展。然而,莫迪政府執政五年,並未能提供足夠的就業機會吸納龐大的、日益增長的勞動力人口,實現雄心勃勃的經濟目標。
 
未公布的政府資料顯示,印度失業率衝至6.1%,創45年來最高。私營機構印度經濟監測中心更將近幾個月的失業率定位在超過7%。農村形勢同樣不好。近年來受雨水少影響,印度農業經濟步履維艱,全球農產品價格下滑又雪上加霜。
 
莫迪政府一些重要改革帶來的紅利也被決策失誤沖抵,其中最大的失誤是廢止500和1000盧比大額面值貨幣流通殃及近87%的流通貨幣,這一舉措與稅改一起,初心是打擊腐敗和地下經濟,但流動性危機摧毀了許多人,尤其是中小企業的生計,被經濟學家視為反腐和遏制逃稅最糟糕的方式。
 
在制定政策方面,莫迪一次宣布太多項目,且都由自己親力親為,將決策權都歸攏到了總理辦公室,過去擔任首席部長的時候這種做法頗為有效,但擴展至1個聯邦架構的國家,情況就不一樣了。首席部長在當地或可事必躬親,但作為大國總理,如果不能激勵並說服地方領導接受同心協力謀發展則很難成功。
 
有分析指,莫迪政府經濟改革未能取得成果的根源在於國家能力薄弱。這位印度教徒總理過分依賴公務員隊伍設計複雜的改革計劃,沒有邀請外部專家共同參與。而公務員往往缺乏改革熱情,傾向於維持現狀。
 
以莫迪的“印度製造計劃”為例,莫迪上台後提出了“印度製造”概念,試圖學習中國通過改革開放來招商引資,利用勞動力成本優勢來發展製造業,然而,印度文官系統缺乏監督這一提高本國產品競爭力計劃付諸實施的能力。自上世紀50年代尼赫魯擔任總理以來,職能部門總是對出口將信將疑,這也是中國的一些工作崗位並未轉移到印度,而是轉往了越南、孟加拉和印尼等國的重要原因。
 

宗教族群矛盾加劇

 
莫迪上台以來,雖然2002年古吉拉特血腥暴亂未再發生,但癡迷於印度教民族主義的 BJP對宗教少數族群越來越不能容忍,推動了講印地語的北方各邦禁止牛肉生產合法化,宗教衝突與私刑暴力大幅增加,穆斯林和賤民常慘遭迫害,少數派宗教不安全感增加,印度引以為豪的多元化社會凝集力受到威脅。
 
許多學者擔心印度教色彩濃鬱的BJP 黨會破壞憲法規定的世俗主義,印度價值觀受到挑戰。以國大黨為核心的反對黨圍繞印度教民族主義崛起危害少數族群,挑戰印度作為一個世俗國家的未來大做文章。
 
與此同時,宗教暴力加劇了這種關切。一些地方的聯防隊員以護牛為名,將矛頭指向從事牛貿易的穆斯林和低種姓族群。據《今日印度》報道,4月7日,阿薩姆邦一名68歲的穆斯林肖凱特·阿里因販賣牛肉被多名疑為印度教激進分子“聖牛保護者”毆打,還被強迫吃豬肉。此外,越來越多的基督徒成為印度教民族主義的攻擊對象。
 
面對強勢的印人黨莫迪政府,國大黨主席拉胡爾·甘地拉起了全印“大聯盟”(Mahagathbandhan)打擊社區暴力,並得到了20多個地方政黨的響應。今年1月,相關黨派在加爾各答集會,對社區暴力、經濟、農村問題,以及電子計票機的可靠性表達關切,有意團結其他黨派推翻莫迪政府。
 

借勢恐襲拉選票

 
2月24日,印度中央儲備員警部隊車輛在印控喀什米爾地區一高速公路上遭遇巴基斯坦恐怖組織“穆罕默德軍”恐怖襲擊,造成至少42名員警部隊人員死亡,數十人受傷。
 
2月26日,印度空軍飛越印巴實際控制線,對巴控喀什米爾“恐怖主義訓練營”進行了空襲,參加空襲的“幻影”-2000戰機投下1噸的炸彈,成功炸毀了整個武裝分子的訓練營地,印巴兩國戰機一度爆發激烈空戰。
 
莫迪政府對喀什米爾恐襲事件的強勢回應與莫迪鼓吹的民族主義論調對接得天衣無縫,成為BJP引以為豪的一大亮點,國家安全問題20年來首次成為競選的重大話題,目的是將選民的注意力從經濟問題上引開。
 
2004年,BJP選舉失利主要是源於太關注經濟改革。這次莫迪拿安全說事無疑是成功的。如今,印度任何批評政府的人,尤其是那些批評政府喀什米爾軍事反恐行動的人,都被指責為不愛國。
 
BJP已在全國發起了“Main Bhi Chowkidar (我也是守望者)”活動,將莫迪和其他黨魁歌頌為堅定地與貪腐、環境污染、社會罪惡作鬥爭的國家守望者。莫迪呼籲民眾投BJP一票,再給其5年時間兌現2014年大選時許下的經濟轉型承諾,在恐怖活動猖獗之際,確保國家安全。
 

地方政治生態作用關鍵

 
印度一個邦的規模往往比一個歐洲國家還要大,像北方邦和比哈爾邦甚至還要大,人口分別達到了2.04億和9900萬,西孟邦和卡納塔克邦也有9000萬和6400萬人口。印度區域發展不平衡,果阿邦的人均GDP達到4,903美元,全國最高,而北方邦的人均年收入只有793美元,比哈爾邦,曼尼普爾、阿薩姆、賈坎德邦、中央邦和奧里薩等邦則是最窮的地區。不了解這些,就很難讀懂印度。
 
地方政黨是國家級大黨能否組建聯合政府的關鍵。那些地處邊境地帶的邦更關心與鄰國的關係。例如,泰米爾納都邦對斯里蘭卡的發展,尤其是斯里蘭卡泰米爾人的命運十分關心,為保護領土和水域安全,西孟邦密切關注孟加拉的局勢,與尼泊爾接壤的邦則很關心尼泊爾的政治局勢,東北的所謂阿魯納恰爾邦很關注對華關係,查漠和克什米爾地區則關心對巴基斯坦關係,阿薩姆和其他一些東北邦則關心政策可能對孟加拉移民的影響。
 
還有一些其他政策因素可能影響地方選舉。一些邦,尤其是印度南方的一些邦從放開貿易和投資方面大獲其益。某些邦還特別關注海外印度僑民,例如,喀拉拉邦有許多人在中東地區打工,安德拉邦和泰侖迦納則有許多人在美國留學。此外,印度軍隊和準軍事部隊中,有相當比例的人來自於北方投票重鎮,所有這些都有可能影響選民的投票取向。
 
毫無疑問,印度邦與邦之間的福利和改善生活的機會差距太大,這不僅體現在識字率方面,還反映在其他方面,包括工業和投資政策,能源和再生能源政策,與教育衛生相關的福利和社會政策。中央和地方政府政策態勢相互影響,僅從國家或地方層面單一判斷印度選情是遠遠不夠的。
 

民眾盼分享經濟發展成果

 
時至今日,印度許多人認為,市場化改革使富者愈富,貧者愈貧。絕大多數選民希望分享經濟發展成果。經濟改革如果片面地理解為私有化或更大的市場開放,而普通民眾沒有受益的話,很難贏得民心。人們關注的是經濟改革的紅利能夠惠及每一個印度人,他們要求的不是經濟改革本身,而是增加收入,更加穩定和安全的生活,以及醫療教育、道路交通等基礎設施的改善,不會簡單地投票給自己所屬的種姓或族群。 
 
有研究顯示,2014年大選,北方邦低種姓貧困人群的一些人更在乎經濟流動性,而非種姓表述,因此,並未投代表其利益的印度大眾社會黨(BSP)的票。同樣,在這次選舉中,儘管社會上出現了針對賤民的暴力,然而,一些低種姓貧困人口出於經濟原因很可能不會投票支持印度社會黨 (SP)和印度大眾社會黨  (BSP)聯盟。
 

莫迪連任概率有多大

 
這次選舉是在兩大聯盟之間展開。BJP 牽頭的國家民主聯盟(NDA)着力渲染莫迪的果敢領導、反腐和國家安全。NDA以BJP為核心,總理候選人毫無懸疑,即為現任總理莫迪。
 
有報道稱,自2014年莫迪上台後,一味鼓吹“自力更生”的印度教民族主義組織RSS (國民志願服務團)及其右翼組織SJM(民族覺醒論壇)變得更加活躍。2018年8月,莫迪政府任命SJM(民族覺醒論壇)共同召集人古鲁穆里(S Gurumurthy)为印度央行董事会成員。莫迪熟諳競選之道,RSS和SJM無疑有助於BJP草根運作多拉選票。

▲4月11日,在印控克什米爾首府斯利那加附近的本迪博拉,選民在排隊等待投票。(新華社圖片)  
以國大黨牽頭的在野黨聯合進步聯盟(UPA)炒作的議題是就業和農民的痛苦。UPA過去一直圍繞國大黨組閣,但隨着其影響降低,以及一些地區性政黨在人口最為稠密地區的崛起,很難預料選舉後哪個政黨能夠組閣。對UPA而言, 每個地方領袖都有做總理的野心,總理候選人很難在投票前確定國大黨主席拉胡爾·甘地一直比較低迷,但近來表現超出預期,去年國大黨贏得了BJP 控制多年的中央邦、拉賈斯坦邦和昌迪加爾地區的選舉,極大地提振了士氣。
 
然而,與國大黨的拉胡爾·甘地相比,莫迪作為總理候選人受歡迎的程度仍然要高出許多倍。4月9日,路透社根據四項民調結果報道稱,印度現任總理莫迪所在的執政聯盟將以微弱的優勢贏得選舉。BJP所領導的執政聯盟預計將贏得543個議會席位中的273個,僅比執政所需的半數席位多出一個。
 
印度時報民調顯示,壓倒性人數認為莫迪領導的NDA會連任。Zee集團3月10 日發布的民調結果預測,人民院將出現懸浮議會,NDA 可望獲得264席(273席方能成為多數黨),UPA則可望獲得165席。 
 
不過,莫迪連任不是理所當然的。2014年選舉中,與其他政黨相比,BJP在年輕人中更受支持。這次選舉將有8100萬年輕人首次有資格投票,這對BJP無疑是好事。然而,今非昔比。眼下,印度反對黨指責莫迪和BJP沒有為每年進入就業市場的近2000萬年輕人創造足夠的就業機會。
 
事實亦如此。2018年民調顯示,70%的18~21歲的年輕人和65%的22~28歲的年輕人認為找工作“極其”或“相當”困難。那些年齡在21歲及以下尚未參加工作的年輕人期望月薪能拿到3萬盧比(約合434美元)以上,但22~28歲年輕人的實際月薪還不到2萬盧比(約合289美元 )。
 
令人關注的是,BJP的其他傳統支持者,如小商小販對政府廢止大面值盧比流通和稅改十分失望,城市中產階級也因沒有享受個人所得稅退稅而牢騷滿腹。
 
一些人甚至批評莫迪政府故意延遲發布政府就業調查報告,反復修改國民經濟核算數據,以及少報財政收入赤字等做法,均有悖於2014年BJP宣揚的“小政府,大治理”理念,明顯有政治上日益干預統計,在經濟上粉飾太平之嫌。
 
印度獨立後,國大黨統治印度近40年(1952–1989),後來經歷了25年聯合政府施政(1989–2014)時期,之後又迎來了BJP事實上的一黨執政時期(2014–2019)。
 
在西式民主在全球影響力下降之際,印度這次選舉備受關注。各主要政黨你方唱罷,我登場,紛紛利用社交媒體造勢,角逐日趨激烈。印度社會分化嚴重,各地情況千差萬別,選後最終將會出現怎樣的政治輪廓尚難預測,但不管怎樣,恐難再刮“莫迪旋風”。
 
雖然選舉不是衡量西式民主健康與否的唯一指標,但至少可以透露選民是如何評判政治系統和當權者的。印度這頭甦醒不久的巨象能否選出不負民望的新一屆政府,將這個與中國有瑜亮情結的南亞大國建設成世界第三大經濟體,讓我們拭目以待。  
 
 


經導全媒體矩陣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一帶一路高峰論壇
粵港澳大灣區
閒話大灣區
共築中國夢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43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