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國際舞台 > 正文
美國承認以色列對戈蘭高地主權為哪般?
Why does the United States recognize Israel’s sovereignty over Golan Heights?
張介嶺 [第3441期 2019-04-08發表]
3月27日,聯合國安理會召開緊急會議,除美國之外,其餘14個安理會成員國宣布,特朗普承認以色列對戈蘭高地“主權”無效,美國立場遭到安理會成員國孤立。
 

美國總統特朗普3月25日正式承認以色列對戈蘭高地的主權。敘利亞、俄羅斯、阿拉伯國家聯盟等國家和組織隨後表示反對,警告此舉或引發地區局勢新動蕩。圖為在美國首都華盛頓白宮,美國總統特朗普(左)與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展示特朗普簽署的正式承認以色列對戈蘭高地的主權的公告。(新華社圖片) 

眾所周知,1967年,以色列從敘利亞奪取並佔領了戈蘭高地。1973年,敘利亞在第四次中東戰爭中想奪回戈蘭高地,但未能成功。1974年,敘以兩國達成軍隊《脫離接觸協議》,即在該地東側設軍事隔離區,由聯合國部隊進駐。1981年,以色列宣布吞併該地區,但未獲國際社會承認,戈蘭高地仍被認定為非法佔領區。

以色列大多數民眾認為,無論從安全、經濟,還是從生存角度看,戈蘭高地理所當然地應該是以色列的一部分,事實上,迄今為止,並無人要將以色列人趕出戈蘭高地,也不存在任何國際壓力逼其撤離,或製造政治麻煩。

那麼,特朗普為何要冒天下之大不韙作出這一決定呢?

 

力挺內塔尼亞胡連任


以色列政治又進入關鍵期。4月9日,以色列將舉行立法會選舉。特朗普這次在內塔尼亞胡訪美期間,高調宣布承認以色列對戈蘭高地擁有主權,其中一大考量是左右以色列選情,在政治上力挺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連任。

上世紀90年代以來,內塔尼亞胡一直處在以色列政治權力的中心,分別於1996~1999年,以及2009年至今擔任以色列總理超過12年,任職時間僅次於以色列國創始人之一古里安。

以色列執政聯盟以利庫德集團為核心,被視為以色列歷史上最右翼的聯合政府。民調顯示,新議會選舉後,利庫德集團仍將是議會中最大的黨派。目前,在以色列議會120個席位中,利庫德集團僅佔據30席,內塔尼亞胡的目標是在新一任選舉中獲得35席,衝40席,並希望仍能以目前的聯盟為骨幹,組建下一屆右翼執政聯盟。

從目前情況看,以色列中左翼反對黨雖很難對內塔尼亞胡發起實質性挑戰,但一段時間以來,內塔尼亞胡深陷腐敗醜聞。今年2月和3月初,以色列警方分別兩次建議檢方以涉嫌賄賂罪、欺詐罪和背信罪起訴內塔尼亞胡及其妻子薩拉,所涉內容包括內塔尼亞胡曾試圖影響媒體對他及其家人的報導,以及接受兩位商界億萬富豪的厚禮為他們提供好處。在這種情況下,選情出現反轉亦未可知。

特朗普在以色列頗有民望,支持率高達70%,與內塔尼亞胡關係親密。在內塔尼亞胡政治生涯面臨重大變數之際,特朗普不惜摒棄美國數十年的中東政策,送內塔尼亞胡一片高地,公然赤裸裸地試圖影響以色列大選,讓以色列選民知道,正是因為內塔尼亞胡與特朗普的親密關係,在特朗普任內,美以關係才會如此富有成果。此舉可謂劍走偏鋒,用心良苦,完全是在玩政治遊戲。

在以色列政壇右轉,左派力量趨弱之際,面對腐敗指控,內塔尼亞胡無疑會拿與特朗普的親密關係做文章,想方設法通過各種機會向以色列選民釋放在國際舞台上很受歡迎的信息,以此積聚更多政治資本,確保勝選。

 
 
3月31日,第30屆阿拉伯國家聯盟(阿盟)首腦會議當日在突尼斯舉行。會議發表聲明,堅決反對美國有關耶路撒冷和敘利亞戈蘭高地問題的立場。圖為在突尼斯首都突尼斯市,沙特阿拉伯國王薩勒曼(左)與突尼斯總統埃塞卜西在阿盟首腦會議期間交談。(新華社圖片) 
 

美以關係兩黨分歧凸顯


奧巴馬政府當政時期,美國對以色列的安全和軍事支持很大,但兩國政府之間政治分歧明顯。 2015年3月,內塔尼亞胡在美國國會演講時對奧巴馬政府的外交政策表示不滿,批評美國對伊朗妥協。2016年12月,聯合國安理會就要求以色列停止在巴勒斯坦境內修建猶太人定居點決議進行表決時,以色列強烈要求奧巴馬當局否決該決議,但美國打破了對以長期政策基調,最後投了棄權票,內塔尼亞胡大為不滿。

現在,這種情況出現了改變。特朗普宣布承認以色列對戈蘭高地的主權後,美以兩國政府之間的關係日趨緊密,出現了親上加親現象,戰略結盟之上又多了政治結盟,過去不時困擾兩國領導人之間的一些分歧開始消弭。

不過,有分析指,從深層面上看,美以兩國關係問題更多,一方面,兩國領導人的關係更為緊密;另一方面,美國社會對涉及以色列問題看法已不一定像原先那樣正面,特朗普政府支持的以色列的一些政策慢慢地變得不那麼受歡迎,甚至還招致了美國猶太社區的不滿。

此外,美國在以色列問題上的兩黨分歧也開始凸顯。長期以來,美國對以政策源於兩黨共識,得到了政界領袖、國會和公眾的廣泛支援。然而,現在美國出現了一種“特朗普現象”,凡是特朗普支持的,都可能招致民主黨的反對。

例如,在同情以色列人還是巴勒斯坦人,以及怎麼看美國使館移址耶路撒冷等問題上,兩黨分歧的趨勢線已經很明顯。30年前,民主黨和共和黨同情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人數的比例較為平衡,45~50%的人更同情以色列,但2018年這一平衡被打破,有79%的共和黨人更同情以色列,而民主黨僅為27%。如果以色列再在美國的背書下吞併約旦河西岸地區,兩黨分歧還將加劇,弄不好將成為美以關係的深層次問題。
 

新生代對以態度不同以往


近年來,美國年輕一代對以色列的態度正在發生變化。2018年1月,皮尤研究中心民調顯示,在18~49年齡段的美國人當中,打破了較巴勒斯坦更同情以色列的傳統。專家分析,導致這種變化的因素是多方面的:

首先,與父輩相比經歷不同。對許多年輕美國人而言,數十年前爆發的阿以衝突可能危及以色列生存的記憶日漸淡漠,他們與親歷過希特勒大屠殺的老一輩也很少有直接聯繫。所有這些改變了他們對以色列作為一個民族國家生存危機的看法,相反,他們常常受以色列以強淩弱,借助軍事優勢重拳打擊巴勒斯坦暴亂新聞的衝擊,越來越覺得以色列應為巴以和平停止不前擔責。

第二,與老一代相比,年輕一代信教色彩趨淡,這也影響了許多人對以色列的態度。毫無疑問,宗教關係到民眾對以色列的態度。宗教觀濃厚的人,尤其是基督徒和猶太教徒更可能因意識形態原因同情以色列。

第三,年輕一代信穆斯林的比例越來越大,這些人已足以對美國政治進程施加影響,包括影響民主黨和共和黨的基色和參議員選舉,不會接受親以色列政策。

值得注意的是,民調資料顯示,尤其在非裔、西裔和亞裔美國人當中,以色列的一些政策已不如從前那樣受歡迎,而民主黨對以色列的態度正在加速這一趨勢。

 

3月30日,巴勒斯坦人在加沙地帶邊境舉行“回歸大遊行”一週年紀念活動,並與以色列軍隊發生衝突。衝突已致2名巴勒斯坦人死亡、112人受傷。(新華社圖片)  
 

承認以色列對戈蘭高地主權後果堪憂


有分析指,敘利亞內戰已持續多年,美國承認以色列對戈蘭高地的主權也好,不承認也罷,面對真主党的威脅,任何以色列政府都不可能拿戈蘭高地做交易,無論如何,戈蘭高地不會重回談判桌。以色列已牢牢控制戈蘭高地,美國的做法對戈蘭高地實際地位意義不大。

然而,承認現實並不是支持單邊主義或吞併戈蘭高地的理由。正如2017年特朗普政府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很少有國家會跟進一樣,戈蘭高地作為被佔領領土的國際共識不會被打破。歐盟、伊朗、俄羅斯、土耳其、沙特和其他海灣阿拉伯國家,以及阿薩德政權和敘利亞反對派,都已明確表態反對美國這樣做。

一些分析家擔心,美國公然採取單方面行動承認以色列對戈蘭高地的主權,無疑給普京吞併克里米亞提供了絕佳藉口。不僅於此,這還會縱容以色列右翼力量進一步尋求吞併約旦河西岸地區。目前,內塔尼亞胡內閣、利庫德,以及其他右翼黨派已經蠢蠢欲動。如果新一屆以色列政府日益右傾,中東或將出現更大動盪。

然而,“禍兮福之所倚,福兮禍之所伏”。美國猶太族群主流民意支持兩國解決方案,擔心以色列吞併約旦河西岸地區。他們清楚,一旦吞併,以色列將會處境尷尬,久而久之以色列猶太人將淪為少數地位,這是所有以色列人所不願看到的。

 

美新版中東和平計劃難以樂觀


目前,特朗普的女婿庫什納正在牽頭制定新的中東和平方案。不久前,庫什納在接受阿拉伯天空新聞採訪時,沒有具體提到建立巴勒斯坦國,但他表示,期待已久的和平建議將以包括奧斯陸協定在內的“過去的許多努力”為基礎,但是否能順利達成共識,還需要巴以雙方各自讓步。

根據庫什納透露的資訊,新版中東和平計劃的主要原則之一就是突出自由,包括機會和宗教自由。為了確保人和貨物的自由流動,新的和平計劃將取消現在的邊界劃分,從經濟上看,不僅以色列人和巴勒斯坦人會從中受益,還將惠及包括約旦、埃及和黎巴嫩在內的整個地區。除政治層面外,突出經濟將給改善因缺乏和平協議而受阻的巴勒斯坦經濟帶來機會。

專家分析,鑒於政治方面的內容十分敏感,特朗普政府很可能在4月9日以色列議會選舉之後,下一屆政府組閣之前公布和平計劃的經濟內容。至於政治內容會擱置多長時間再公布還很難說。美國將進入選舉季節,特朗普團隊會擔心和盤托出將使選舉基本盤美國基督教福音派離心離德。

從目前透露的有限信息看,庫什納的新版中東和平計劃很可能兩頭不討好,不僅巴勒斯坦不會歡迎新版中東和平協議,阿拉伯國家也不會支援或游說巴勒斯坦接受新版中東和平協定,更為難堪的是,特朗普助推內塔尼亞胡連任,其組閣的右翼政府也很可能不接受新版中東和平計劃,甚至會導致內塔尼亞胡邀請右翼黨派組閣複雜化。

以色列右翼政府態度強硬,根本不相信兩國解決方案,新版中東和平計劃很可能沒有採納兩國解決方案這一基本原則,僅給巴勒斯坦自治地位,而巴勒斯坦各派分裂,領導人又內外交困,即使他們接受和平方案,也很難說服民眾接受。

在這種情況下,不難判斷,巴勒斯坦很可能斷然拒絕新版中東和平計劃,美國和以色列也正好找到了擴大猶太人定居點和吞併約旦河西岸的理由,內塔尼亞胡組建的新一屆右翼政府會鋌而走險,吞併約旦河西岸部分地區,尤其是60%以色列控制下的西岸地區。

特朗普上台以來,對巴勒斯坦的態度相當激進,從單方面將使館遷往耶路撒冷,到砍掉對難民機構的所有援助,以及對學校、醫院和基礎設施的援助,到關閉巴勒斯坦代表處,到簽署反恐法案致使巴勒斯坦人難以獲得安全支持,再到承認以色列對戈蘭高地的主權,無不如此。

有理由擔心,在處理巴以衝突問題上,特朗普的做法很可能是造成既成事實,強迫巴勒斯坦人接受現實,但要实现中东和平,必須徹底從政治和戰略上解決巴以問題,别無他路。

巴以衝突不只是經濟問題。如果特朗普不能滿足巴勒斯坦人以東耶路撒冷為首都,按1967年劃定的邊界線獨立建國這一最低要求的話,巴勒斯坦各派不會善罷甘休。即使美以兩國能夠控制一時,但終將發生回火,中東地區隨時都可能重新陷入暴力怪圈之中,庫什納牽頭努力制定的新版中東和平計劃成功希望渺茫。


經導全媒體矩陣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一帶一路高峰論壇
粵港澳大灣區
閒話大灣區
共築中國夢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43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