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國際舞台 > 正文
馬克龍要對接“中國製造2025”的背後
Things behind Macron’s initiative with "Made in China 2025"
香港中觀研究所所長、香港資深傳媒人 劉瀾昌 [第3441期 2019-04-08發表]
“法國‘未來工業計劃’願和‘中國製造2025’對接。”這是法國總統馬克龍所言,也是在國家主席習近平訪問歐洲期間最令筆者驚訝的表態。固然,在美國波音公司遭遇737max危機之際,中國給了法國三百架、金額高達300億歐元空中巴士的訂單。要知道法國和中國的貿易逆差一年也就是300億歐元,全球都不會忽視這一強烈的反差;同時,意大利成為G7中首個加入“一帶一路”的國家,也使跨國公司不能不接受“一帶一路”倡議又邁上新台階的事實。不過,筆者還是感到馬克龍正面肯定“中國製造2025”最具新聞價值,事緣世界老大和老二的博弈還在進行當中,而特朗普似乎最為忌憚“中國製造2025”,馬克龍似乎有當年戴高樂將軍獨立外交的個性,並不認賬美國的單邊主義。
 

3月25日,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巴黎愛麗舍宮同法國總統馬克龍會談。(新華社圖片)  
 

與中合作符合法國及歐盟利益

 
不過,認真細緻分析當下法國和歐洲的政經形勢,也只能說馬克龍作了符合本國和歐洲利益的正確選擇。有國際媒體透露,早在去年中美討論經貿協定文本時,馬克龍曾向特朗普要求提前了解中美協定的內容,意思是希望與美國協調共同立場,不料遭到了特朗普的拒絕。似乎特朗普沒有把年輕的馬克龍放在眼裏,他的關稅大棒也沒有對歐盟留情。因此,馬克龍的天平不得不傾向了中國。
 
筆者認為,不管外界如何猜測,可以肯定的是,法國和歐盟也有矛盾的心理。第一,馬克龍和歐盟承認中國崛起的現實。第二,馬克龍和歐盟明白,採取和中國合作,符合法國和歐洲的最大利益。而排斥中國,作為美國的棋子,到頭來損失的是自己。這,不僅是中國購買空中巴士,而是全方位的。馬克龍說,法國祝賀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週年取得的巨大成就,致力於成為中國可靠和明確的戰略夥伴,願同中國一道建設一個平衡、穩定、安全、繁榮的世界。法方願同中方加強航空、航太、核能、農業、金融、科研、汽車製造、養老服務等領域合作,對接法國“未來工業計劃”和“中國製造2025”。法方願積極參加第二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主張加強歐盟互聯互通戰略同“一帶一路”倡議對接。
 
我們可以看到,在中法合作的航空、航太、核能、農業、金融、科研、汽車製造、養老服務等各個領域,法國可能在某些技術方面領先中國,例如空中巴士等大型客機製造,但是在航太方面則是中國優於法國。綜合而言,中國工業製造的門類是當今世界上最齊全的國家。尤其值得一提的是5G技術,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前段時間曾在歐洲四處游說“抵制華為”,但事實是如果不用華為,美國目前無法提供更好的替代產品。當下,中國的華為中興和歐洲的諾基亞和愛立信,都有5G的產品,只是如果只用諾基亞或者愛立信的產品成本會很高。而且,華為除了設備領先、價廉物美之外,還有遍布全球140多個國家的基站,這是歐洲所缺乏的。
 
平實而論,歐洲有些老態龍鐘,轉型也遇到困難。本來,歐洲是工業革命的發源地,享有規則制定權。後來的第二次、第三次工業革命,規則制定權逐漸來到美國手上。到了當下新興的工業革命4.0時代,歐洲被原來太發達的製造業拖累,以至不太重視數字革命。同時,歐洲過分重視對個人隱私的保護,搞網絡資料保護條例,實際阻礙了網絡為商品、勞動力、服務、貨幣等四大流通自由之外的第五大流通自由的發展,所以歐洲在電子商務、支付移動上就很難做起來,在創新能力顯得弱於中國。所以,法國的“未來工業計劃”願和“中國製造2025”對接,也不只是一般的技術層面的對接,也是創新精神的對接。可以說,馬克龍不似特朗普那樣打壓“中國製造2025”,而是以他山之石提振陷於保守的法國和歐洲,馬克龍是明智的。
 
馬克龍這次雖然沒有如同意大利一樣,與中國簽署加入“一帶一路”的文件,但表示法方願積極參加第二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並主張加強歐盟互聯互通戰略同“一帶一路”倡議對接。筆者認為,事實上法國和歐洲已經認同和接受“一帶一路”倡議,並且在中國開闢第三方市場方面實實在在地向前推進。重要的是,這符合歐洲的利益,又何樂而不為?
 

3月26日,在歐洲議會歐中友好小組主席德瓦的召集下,“‘一帶一路’政策溝通委員會”在法國斯特拉斯堡宣布成立。其成員主要是歐洲議會內響應支持“一帶一路”倡議的議員,旨在通過加強與中國溝通協調,推動“一帶一路”倡議及該倡議框架內的相關合作在歐洲地區拓展。圖為在法國斯特拉斯堡歐洲議會總部拍攝的“一帶一路政策溝通委員會”成立儀式現場。(新華社圖片)  
 

全球多極化趨勢不可逆轉

 
意大利曾是絲綢之路歐洲大陸的端口,意大利在促進中華文明與歐洲文明交流中起過重要作用。如今,意大利加入“一帶一路”是第一時間為自己帶來實利。首先,意大利有兩個重要港口,在地中海的熱內亞港和塔蘭托港。塔蘭托港在羅馬帝國時代就已經存在了,但是現在顯得落伍了。中國在希臘加入“一帶一路”幫助提升了其比雷埃夫斯港運力。歐債危機嚴重的時候,比雷埃夫斯港的碼頭私有化面臨困境,中國遠洋運輸集團公司通過獲得的特許經營權重振了比雷埃夫斯港的繁榮。更重要一點,在中遠集團的建設下,比雷埃夫斯港變成了全球物流的集散地,連接非洲、亞洲和歐洲。意大利也希望能夠吸引更多中國投資重振其現有港口。而中國的招商集團在24個國家的70多個港口改造升級上取得了不錯成績,2018年的世界十大港口排名資料中,中國佔據了8個。除了提高港口運力強之外,意大利還想通過加強港口經濟平衡其南北發展。其次,意大利當前國內經濟衰退,歐債危機後其國內銀行業危機並沒有根本解除,中國可給意大利提供援助,幫助渡過危機。再就是,意大利可與中國合作開發第三方市場,通過“一帶一路”平台,推動意大利產品出口,特別向北非、東非等地區出口。
 
意大利是七國集團成員,也是歐盟創始成員國,其加入“一帶一路”表明這一倡議不僅面向發展中國家,發達國家也可以參與共建。筆者認為,這實際是“一帶一路”發展到更高階段的標誌。目前,中國與中東歐簽署“16+1”“一帶一路”合作協定之後,英國除了加入亞投行之外,也和中國簽訂了共建“一帶一路”投資備忘錄。相信,歐洲還會有國家會和中國簽署“一帶一路”協議。筆者認為,事實上,歐洲國家目前加入“一帶一路”,是搭上了“一帶一路”的順風車,一定程度上收割前一階段“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基礎建設的成果。就如在一些原來法國殖民地國家,中國在這些國家提出“三網一化”(高速公路網、高速鐵路網、區域航空網和基礎設施工業化),這使到這些國家有了經濟發展提升的基石。法國和中國一起開發非洲法語區的第三方市場,自然有了好基礎。
 

這是希臘比雷埃夫斯港汽車碼頭。比雷埃夫斯港地理位置優越,它是“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進入歐洲後的大港。(新華社圖片)  
 
國家主席習近平訪歐時指出,中國和歐盟是當今世界兩大力量、兩大市場、兩大文明。中國重視歐洲戰略地位和作用,一直將深化對歐關係作為外交優先方向。習主席訪問最後一天,法國還非常有創意地邀請德國總理默克爾、歐盟主席容克共同與習近平主席會晤,把一場對法國的訪問提升到中歐層面。雖然法國的目的之一是要強調歐盟的團結和一致性,但如此安排則顯示了中國在全球的超強地位,整個歐盟和中國合作才有力量。事實上,在美國總統特朗普肆意通行單邊主義的當下,歐盟不能不和一向立場鮮明支持歐盟一體化的中國合作。固然,歐洲與中國也有分歧,但是歐洲始終與美國有很大不同,美國精英更多從霸權及意識形態定位中美關係,認為中國的崛起是對美國霸權的挑戰。而本身最大利益的追求,要求歐洲奉行多極化。馬克龍要對接“中國製造2025”,充分說明全球多極化的趨勢不可逆轉,單邊主義的市場越來越萎縮。


經導全媒體矩陣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閒話大灣區
共築中國夢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53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