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國際舞台 > 正文
河內峰會不歡而散 美朝破局路在何方
Hanoi Summit ends in discord Which is the way to solve the problem for US and North Korea
張介嶺 [第3439期 2019-03-11發表]
▲當地時間2019年2月28日,越南河內,朝鮮領導人金正恩和美國總統特朗普舉行雙邊擴大會議。(視覺中國圖片)

出乎意料之外,舉世關注的美朝河內峰會未能達成任何協議。2月28日中午,特金會工作午餐亦被取消,《河內宣言》千呼萬喚,終未面世。
當天,中國外交部發言人陸慷在例行記者會上表示,對這次河內會晤如何評價,很想聽一下朝美雙方是怎麼表述的,“我們非常希望朝美雙方繼續保持和開展對話,繼續互釋誠意”,“中方將繼續為此發揮自己建設性的作用”。
 

孰是孰非  美朝各執一詞

 
在隨後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特朗普表示,與朝鮮領導人金正恩的會談非常富有成效,但當天雙方不會簽署任何協定。“他(金正恩)是個了不起的人,是很出色的人。”特朗普說,“我們有一些選擇,但這次我們決定不去選這些選項。”當記者提問談判被擾亂是否因為朝鮮希望解除制裁,特朗普稱,“可以說他們希望取消全部制裁,但我們不能那樣做。”
 
在特朗普表態幾小時後,朝鮮外相李勇浩表示,朝方並未要求徹底解除制裁,而是部分解除制裁;朝方向美國提出了非常現實的提議,同意永久停止核子試驗和遠端導彈試驗等,但“美方在此基礎上提出了一項新要求,朝鮮無法予以滿足。”
 
簡言之,朝鮮認為,實質性放鬆制裁,換取朝鮮關閉最大、最為核心的核設施合情合理。朝方從未要求過美國取消所有制裁,而只是現實地提出取消11項制裁中事關民生的5項制裁。美國則認為,特朗普將峰會失敗原因歸咎於金正恩要求美國完全取消制裁,即使取消朝方提出的五項制裁,就意味着放棄了最有威力的施壓槓桿,現階段美國不可接受。
 
 有報道指,河內峰會無果而終,一大原因是後來露面的美國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John Bolton)直指要害,要求朝鮮公布生化武器和其他不為人知的核武項目。看來,美朝談判陷入了第22條軍規困境。
 
特金峰會草草收場,凸顯了朝核談判之艱難,說明美朝之間在對現實的認知和評估存在很大差異。不管特朗普與金正恩如何稱兄道弟,要化解長達70年之久的敵意談何容易。如果不能從機制上確保雙贏,或者雙方談判團隊不能合作,僅押寶特金會,難望改變雙邊關係的軌迹。
                          

越談越難 會址選擇用心良苦

 
中國從來不缺段子手。河內峰會結束後,有網友調侃說,美朝會談無果而終,想來還是會談選址上出了問題。選在越南,越談越難,原本說好要簽的協議,最終掉落到了河內。
 
▲2月26日,朝鮮最高領導人金正恩抵達越南,與美國總統特朗普會晤。外界曾期望特金會能取得朝核問題的談判成果,惟之後會談無果而終。(新華社圖片)  
 
其實,特朗普選擇越南作為峰會地點可謂用心良苦,具有象徵意義。美越長期交惡,惡戰一場後終歸和解。1994年,美國解除了對越貿易禁運,1995年實現了兩國關係正常化。自此以後,越南經濟成功轉型,成為世界上發展最快的經濟體之一。
 
不久前,美國一家機構選擇了朝鮮431公辦市場進行調研,這些市場獨立於政府運營,向政府納稅,民眾80%的生計都從這些市場獲得,而不是公共配給系統。金正恩比其父輩更加關注經濟發展,與十年前相比,朝鮮國內市場發生了很大的變化。金正恩清楚,如果不調整政策,政權很難牢固。
 
專家分析,隨着朝鮮市場改革步伐加快,金正恩面臨的國內壓力會增大。美朝敵對以及聯合國制裁限制了外資流入,阻礙了金正恩的經濟雄心,只有與美國緩和才能消除經濟發展的最大障礙。
 
對美國而言,以和平進程換取朝鮮去核化並非異想天開。特朗普想通過河內之行讓金正恩看到,改革開放能給貧窮落後國家帶來翻天覆地的變化,讓其意識到,核武器當不了飯吃。朝鮮啟動核項目後民生凋敝。金正恩還將統治數十年年,核武項目不是他啟動的,沒有必要死抓不放。只要改弦易轍,開放市場,朝鮮完全可以取得越南的經濟成就,與越南一樣欣欣向榮。
 

細節是魔鬼 瞻前顧後阻擾進展

 
在新加坡宣言中,特朗普和金正恩承諾致力於半島全面無核化,承認無核化進程取決於共同努力建立持久和平機制。應該說,這次峰會雙方在建立信任,展示談判誠意方面是成功的,但未觸及去核化、和平條約,以及向朝鮮提供安全保障方面的細節,也未採取具體行動或建立架構確保外交進程前行。
 
從長遠看,美朝簽訂任何協定都必須包括可證實地去核化,促朝回歸NPT體制,這是保護核加強核不擴散機制所必須的。然而,去核化與取消制裁雖為談判的核心詞,但美朝似乎都在自說自話,討論的不是一個概念。美國要求朝鮮核項目實現零武器、零設施,朝鮮則將重心放在凍結現有項目之上。
 
美朝在去核化應該包括哪些內容方面並未達成共識。國際社會一度希望,河內峰會將會產生比新加坡峰會更具體的結果。然而,“細節是魔鬼”。朝鮮雖然作出了一些姿態,同意拆除寧邊鈾濃縮設施,但拒絕了美國的關鍵要求,去核化戰略是“美國先行”,有待價而沽之嫌。
 
另一方面,美國建立和平機制的戰略則是“朝鮮先行”。 從特朗普長期以來的表態看,有一條脈絡非常清晰:朝鮮不去核化,美國不會解除制裁。這次峰會,特朗普強調,除了寧邊之外,朝鮮還有公眾並不知情的第二個鈾濃縮地點。在解除所有制裁之前,朝鮮必須拆除核項目的其他部分。
 
事實上,去核化是一個複雜的技術任務。至2007年9月,朝鮮已進行了6次核子試驗,2017年9月最近一次試驗估計超過200當量。專家估計,朝鮮核武庫有10至20枚核彈頭,已提煉足以生產30至60枚核武器的可裂變材料,核導項目涉及數十個試驗場、數百幢大樓、數千人。
 
去年7月,美朝平壤首次磋商在去核化範圍和次序上存在明顯差異,阻礙了雙方就下一次峰會確定目標展開直接、專家級水準談判。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堅持,作為第一步,朝鮮必須提供全部核武器項目清單,並強調在美國解除制裁前朝鮮必須完全去核化。
 
朝鮮雖然提出了進一步去核化步驟,包括可證實地關閉寧邊核設施,但堅持以行動對行動方式落實新加坡宣言確定的目標,強調寧邊核設施關閉與否取決於美國會採取“相應步驟”,而承諾停止核武器和遠端彈道導彈試驗,以及摧毀核子試驗場地的試驗隧道是朝鮮向無核化方向邁進的重要步驟,美國應該給予回報。
 
儘管美朝最高層不時釋放積極信號,朝鮮也一直在敦促美方解除制裁,以回應朝方在無核化方面所作的努力,但美國仍在繼續強化制裁,財政部仍在調研規劃制裁方案,以及是否需要增加目標,朝鮮並未獲得更多利益。
 
不容否認,自新加坡峰會以來,美朝關係更多的是陷入僵局,而不是進步。在2019年新年獻詞中,金正恩警告,如果美國繼續“制裁和施壓”,將其去核化概念強加在朝鮮頭上,朝鮮將尋求保護國家利益的“新方法”。
  

未簽協議 美國朝野長鬆一口氣

 
美朝兩國領導人都想評功擺好,凸顯個人成就,借第二次峰會展示實力。金正恩力求表現出以核實力為基礎與美國接觸,單刀赴會,給半島帶來和平。特朗普則將金正恩描繪成在美方的巨大壓力下開始絕望,最後通牒迫使朝鮮全面棄核。   
 
此外,特朗普與金正恩接觸,從某種角度看,也是為了轉移國內政治壓力。
 
就在特朗普準備與金正恩坐下來談判時,一直以來幫特朗普解決麻煩、他的律師科恩,向國會遞交了一份證詞,這份駭人聽聞的證詞指特朗普謊言連篇、犯罪成性。與此同時,“通俄門”調查也進入了關鍵階段。
 
在新加坡峰會上,特朗普出人意料地同意取消確保半島威懾力與和平的聯合軍演。許多分析家最大的關切是,由於特朗普的失誤,金正恩的地位得到鞏固,已不像過去那樣孤立。在此敏感時期,特朗普會求勝心切,以犧牲美韓聯盟為代價換取諾貝爾和平獎,在河內峰會上讓步太多,不計得失渲染外交成就。
 
許多人,尤其是韓國人,相信金正恩已改變態度,從挑釁轉向和平。然而,美國一些人認為,金正恩從政七年骨子裏我行我素,思維與外觀都沒有什麼變化。回看過去,金正恩說的最直接的是“六方會談已死”,朝鮮擁有了核武器,進入了新時代。金正恩最終的目標是讓國際社會承認朝鮮的核國家地位,這已在2013年寫入憲法。在2018年新年獻詞中,金正恩宣布朝鮮的核武庫已經完成,並宣布將集中力量大規模生產核彈頭。
 
他們擔心,金正恩無心完全棄核,只是為了發展經濟,擺脫孤立,增加對外談判籌碼,犧牲一些核武庫和導彈武庫。金正恩每次發表聲明,都是以美國需要做什麼為前提條件證明,其熱衷外交手段的主要原因是朝鮮已完成核武研製,其核心戰略並未改變。他真正需要是擺脫美韓聯盟羈絆,政權不受到威脅,能夠完全掌控朝鮮的方方面面。與美對話或許是謀求江山永固的一種手段。
 
在金正恩尚未拆除任何核設施,未能提供完整的核設施清單的情況下,特朗普不簽協議使美國朝野松了一口氣。有分析指,從某些方面,河內峰會的結果要好於新加坡峰會,扭轉了朝鮮認為特朗普好打交道、會單方面做出讓步、不糾纏細節的看法。 
 
美國著名國際政治學家,新功能主義和相互依存理論的重要代表約瑟夫·奈有評論指,在新加坡峰會上,特朗普被金正恩玩了一把,但在河內則避免了這樣的結局,現在應該在較低層面繼續談判,打好基礎。
 

破而不裂 美朝和解仍有轉機

 
去年6月,由於朝鮮的固執,特朗普也曾取消過新加坡峰會。他是一個精明的商人,在其許多外交和貿易政策決策中,懂得談判中途退場也是一種策略。有評論指,對美國而言,這次河內峰會,特朗普拂袖而去比簽訂一項糟糕協議更划算。
 
同樣,對朝鮮而言,也沒有什麼損失。金正恩也是高手,與美國總統分庭抗禮,過足了世界級政治家的癮,各大媒體爭先恐後報道他說的每一個字,為朝鮮國內宣傳添油加料,在國際社會樹立了嶄新形象。
 
雖然第二次金特會沒達成協議,但特朗普和金正恩沒有惡語相加,仍繼續釋放了善意,為重啟談判預留了空間。
 
平心而論,擱置談判不符合任何一方的利益。與其他國家安全危機相比,特朗普與朝對話有兩黨支援,即使不認同談判方式,沒有人認為應該重新打一仗。無論是對美國,還是對朝鮮,回到2017年崩盤邊緣對美朝兩國實在代價太大,不排除未來簽署協議的可能性。
 
當然,不能低估美朝談判的複雜性。河內峰會失敗後,朝鮮外長李永浩在記者會上警告:“即使美國將來再提議談判,我們的原則立場不會改變,我們的要求也絕不會改變。”另一位朝鮮高級外交官還暗示,金正恩可能已失去了與美國總統討價還價的胃口。
 
▲朝鮮外務相李勇浩3月1日在河內說,朝鮮在朝美領導人第二次會晤中僅要求解除部分制裁,如果美方同意,朝方將永久廢棄寧邊核物質生產設施。(新華社圖片)  
 
美朝只是在漫長艱難的去核化細節和半島和平機制談判的起始階段,取得進展需要雙方談判團隊坐到談判桌前敲定細節,彌合分歧。這次河內峰會前,美朝工作層面未能就重大問題達成協議,給特金會取得成果造成了障礙,兩國最高層亦未能打破工作層面談判出現的僵局。
 
鑒於去核化技術細節十分棘手,加之美朝深度互不信任,特金直接對話有助於擺脫惡性循環。無論如何,必須承認,朝鮮主動承諾中止遠端彈道導彈和核子試驗緩解了緊張局勢。美朝談判議題是一項長期的、需要付岀巨大努力、並分步驟實施的目標,職能部門談判團隊較低層級的對話同樣重要。
 
3月1日,美國兩位官員稱,美軍將停止與韓國代號為“關鍵決斷”和“鷂鷹”的一年一度的大規模聯合軍事演習,僅舉行旨在培訓美軍和盟軍的規模較小的軍演。這對推動美朝互動,保持對話勢頭無疑是有利的。無論美朝互相如何猜忌,談總比不談好,只要保持對話,就可能創造機會,孕育變化,推動半島和平進程。
 
“讀史使人明智”。1986年,列根和戈爾巴喬夫雷克雅未克峰會也被視為失敗,但直接導致了1987年美蘇《中程核武器條約(INF)》的簽訂,帶來了長達30年之久的國際安全。如果特朗普政府堅持扎實外交,群策群力,河內峰會不一定是嚴重挫折,或會因禍得福,柳暗花明。


經導全媒體矩陣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一帶一路高峰論壇
粵港澳大灣區
閒話大灣區
共築中國夢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43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