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國際舞台 > 正文
白宮停擺,建墻就能解決問題?
Can start constructing US-Mexico border solve the US government shutdown problem?
本刊記者 彭玉潔 [第3436期 2019-01-28發表]
▲美國總統特朗普4日在白宮表示,如果民主黨人不同意修建美國和墨西哥邊境隔離牆的撥款要求,他已做好讓聯邦政府部分機構“停擺”持續數月甚至數年的準備。(新華社圖片)  

美國聯邦政府自去年當地時間12月22日凌晨開始局部停擺,至目前已超過一個月,創下美國歷史上最長關門記錄,超過前總統卡特時期的19天,以及克林頓任期內的21天。
 

特朗普:白宮除了我快沒人了!

 
美國總統特朗普在1月12日發表推特,反駁《華盛頓郵報》記者所指“白宮裏一片混亂”的“假新聞”,稱“白宮根本不混亂”,又作可憐狀說“實際上,白宮裏除了我就快沒人了。”
 
特朗普此話不假。據統計,目前美國聯邦政府15個內閣級部門中的9個以及數十個附屬機構停擺,包括美國國土安全部、運輸部、內政部、農業部、國務院和司法部等,涉及僱員人數在80萬左右,其中聯邦執法部門和核心政府機構有42萬名僱員被迫無薪工作,非核心政府機構的38萬名僱員正處於無薪休假的狀態。
 
相較於政府公務員拿不到工資,本次停擺對美國的經濟、社會民生的影響範圍更大、程度更深,尤其是時至今日仍未見結束跡象。據《華爾街日報》報道,白宮內部正為停擺至2月底作準備,包括利用總統特朗普在1月底發表的國情諮文,博公眾關注。
 
目前,美國多處公共場所垃圾成堆,無人打掃;包括流浪人口、老年人、殘疾人等靠政府食品券計劃度日的3800萬民眾面臨生存壓力……
 
美國多個機構暫停運營,如美國聯邦通訊委員會(FCC)以及其他認證消費電子設備安全性的美國機構因政府停擺而暫停運作,致使需要獲得FCC認證的科技設備推出速度放緩,最終可能影響5G網絡方面的部署;監管着全美80%食物供應鏈的美國聯邦食品和藥品管理局(FDA)表示已經暫停了所有對美國本土食品生產和加工設施的常規檢查。

在經濟與金融上的問題則更加嚴重:由於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超過九成員工被迫放無薪假,包括執法部門。不僅原先提交IPO申請的公司如優步(Uber)、愛彼迎(Airbnb)遲遲收不到反饋,更有甚者擔心美國股市得不到監管,內幕交易會大幅增加。
 
由於多達80萬聯邦僱員的薪資受到直接影響,間接也拖低了消費支出和零售業的發展。投資銀行傑富瑞集團(Jefferies)調研了聯邦僱員集中的華盛頓特區、馬里蘭州及弗吉尼亞州,發現當地餐飲連鎖品牌Chuy’s及奢侈品百貨Nordstrom和The Container Store都門可羅雀。美國富國銀行(Wells Fargo)零售業分析師保守預計,零售業每週將虧損20億美元 。
 
實際上,美國民眾對歷史上已經發生過20餘次的政府關門並不陌生,但美聯儲主席鮑威爾在1月10日的講話中就指出,過去美國政府關門的時間甚短,對經濟影響較微,但如此次關門時間持續過長,將會對美國整體經濟的增長構成負面影響。
 
2013年,美國聯邦政府停擺16日,致使當年第四季度GDP下滑整整0.4個百分點,因此,摩根斯坦利已將美國今年第一季度的GDP增幅下調了0.25個百分點至2%,美銀美林則計劃將美國去年第四季度GDP增速下調0.1個百分點至2.8%。
 
據白宮最新估算,停擺每持續7日,GDP便會減少0.13個百分點,損害程度比原先估算的0.08個百分點嚴重。評級機構標準普爾本月初預計,截至11日,美國經濟已因為政府停擺損失了36億美元,若停擺截至月末,則造成的經濟損失就將超過興建美墨邊境圍牆的成本,即57億美元。
 
▲1月18日,數十名聯邦僱員和社會活動者聚集在芝加哥市中心的聯邦廣場,抗議美國聯邦政府“停擺”。(新華社圖片)  
 

成也建牆 敗也建牆

 
債務臨時上限步步緊逼,中美貿易摩擦尚不明朗,此時再往火裏澆上一碗油所為何事?其中最直接的“導火索”要屬特朗普早在2016年競選時就叫嚷的“要在美墨邊境建牆。”
 
“建牆”的想法並非由特朗普首創。由於作為超級大國的美國與周邊普遍屬發展中國家的墨西哥等拉丁美洲及加勒比海國家貧富差距懸殊,發展不平衡,大量非法移民湧入美國,其中以從墨西哥來的非法移民數量最多,自1990年代初期以來,美國政治人物不分黨派紛紛表示要加強邊境安全。如2005年時任美國總統喬治·布什在視察美墨邊境時就表示要興建更多的圍欄,至2006年9月《2006年安全圍欄法案》分別獲美國參眾兩院通過。同時通過的還有《國土安全撥款法案》,要求從2006年10月1日開始的財政年度中撥款338億美元用於國土安全,並要求將12億美元作為第一筆撥款,在3200公里長的美墨邊界上興建700英里(約1125公里)並列的兩排圍欄,在兩排圍欄之間建一條巡邏專用道,用以阻止非法移民自墨西哥進入美國。
 
但是由於地理險阻、破壞生態等爭議一直存在,錢雖然花了,圍欄卻還只是斷斷續續、零零散散地分佈在離邊境1公里左右的範圍內,中間缺口往往長達數公里,非法移民可以輕易從圍欄缺口處步行至美國,實則用處有限。
 
到特朗普這一任總統,他在競選時的主要承諾之一便是加強並升級美墨邊境的圍欄,在3200公里長的美墨邊界線興建約1600公里的人造圍欄,並用10到15米高的混凝土牆代替。此外,他還打破了之前的政界人士為避免向墨西哥及全世界傳遞錯誤信息的禁忌,首次稱其為“牆”,獲得了大批支持者的熱烈擁護。要知道,當年《2006年安全圍欄法案》通過時,就已經引起了墨西哥的強烈不滿,認為是將美墨邊境軍事化,其時任總統福克斯曾經就組織集會,反對美國興建圍欄,稱其為“可恥”,並將圍欄與柏林牆相提並論。
 
這一次,特朗普希望在預算案中撥款57億美元升級圍牆,惟美國民主黨拒絕接受提議,而特朗普也拒絕撤銷建牆撥款,導致國會2019年撥款的相關部分無法通過,需要利用這筆撥款運轉的聯邦部門和機構不得已只能停擺。
 

內憂外困 特朗普“攜華府以令參眾院”

 
當地時間1月19日,為解決史上最長的政府“關門”危機,特朗普在白宮發表講話,提出“妥協”方案,即如果國會民主黨人同意為美墨邊境牆撥款57億美元,他將為約70萬名通過“童年抵美者暫緩遣返(DACA)”計劃和“臨時保護身份(TPS)”項目的非法移民提供三年的保護。不過儘管特朗普自稱作出了“妥協”,卻遭到民主黨的強烈反對。眾議院院長佩洛西表示,特朗普的提議“沒有誠意”:民主黨人此前一直要求特朗普為非法入境兒童提供公民身份,而非暫時保護;參議院民主黨領袖舒默則稱,特朗普的提議時“單方面”且“無效的”。
 
另一方面,共和黨也並非“鐵板一塊”。在眾議院中,雖然共和黨人仍大體團結在強硬派的少數黨領袖麥卡錫(Kevin McCarthy)之下,民主黨的開支法案也獲得了近十位共和黨議員的支持。
 
而在共和黨操控的參議院中,至少有3為共和黨議員已經表態支持民主黨的開支法案,認為建牆爭議只涉及國土安全局,不應以其他政府部門的正常運作要挾。參議院共和黨領袖麥康奈爾(Mitch McConnell)指他不會通過任何特朗普不會簽的開支法案,有種隔岸觀火的意味。不過,似乎是為了讓外界減少參議院“置身事外”的感覺,麥康奈爾還是在19日特朗普提出“妥協方案”之際,表示這是讓“政府重新‘開門’、保衛邊境和以跨黨派姿態應對當前移民議題的大膽之舉。”
 
就連路透社及易索普(Ipsos)在1月8日至14日進行的民意調查也顯示,51%的受訪者認為特朗普最要為當今事態負責,而認為民主黨要為停擺負責的受訪者則上升兩個百分點,至34%。不過越來越多的人(43%)認為,國會應該撥款興建美墨邊境圍牆,較上次民調上升8個百分點。
 
特朗普的最後一張能打破僵持的牌,就是宣佈美國進入緊急狀態,繞過國會,調動國防預算來支付建牆費用。他表示,非法移民在邊境造成了人道與國家安全危機,導致了毒品及人口走私、犯罪猖獗等問題,每個星期有300名美國人死於吸食海洛因,“其中90%的海洛因來自南部邊境。”
 
“我完全可以因為安全問題宣佈國家進入緊急狀態,我們可以這麽做,但我還沒這樣做。”特朗普在當地時間1月4日時對記者說道。
 
《美國全國緊急狀態法》規定,在戰爭時期或國家緊急狀況下,美國總統有權越過國會頒佈法規、調度預算。在特朗普任內,已有三次緊急狀態,第一次是用於制裁13名涉嫌侵犯人權與貪污的外國高官;第二次用於制裁利用網絡攻擊和社交媒體來影響選舉的人;第三次則在兩個月前,特朗普政府宣佈緊急狀態,以制裁尼加拉瓜政府以暴力及鎮壓手段來迫害平民。
 
可想而知,如果特朗普是為了建牆而宣佈國家進入緊急狀態,預計會掀起關於他濫用執政權的巨大爭議。
 
特朗普自執政兩年以來,“建牆”的口號十分高調,惟效果不佳,兩年內僅建了數十公里,預算金額也從當初200億美元“縮水”到57億美元。且不必說華府關門的這一個月裏,GDP的損失已經超過了建牆的成本,更何況以如今的成本計,57億美元根本不能完成1600公里的“牆”。
 
但如今,特朗普不惜讓政府關門、累及整個國家經濟民生也要拿出這57美元的撥款出來,實際上是因為“留給他的時間不多了”,他要履行選舉承諾,鞏固支持者,為2020年的大選增加勝算—至於最後建牆是否真能阻擋非法移民湧入,已不是特朗普最在意的東西,畢竟他已經用行動告訴選民“我在這件事上有所作為,至於誰在拖我後腿,大家有目共睹。”


經導全媒體矩陣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一帶一路高峰論壇
粵港澳大灣區
閒話大灣區
共築中國夢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44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