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國際舞台 > 正文
“通俄門”調查對美國政局有何影響
What impact does the investigation into “Russia Scandal” have on US administration
張介嶺 [第3435期 2019-01-14發表]
2019年1月3日,美國新一屆國會開張,輿論普遍認為,民主黨掌控眾議院後,會不遺餘力地加大對“通俄門”調查力度,美國政壇將進入波瀾起伏的一年,特朗普政府面臨的政治壓力前所未有。
 

當地時間2018年11月8日,抗議者要求代理司法部長惠特克放棄監督“通俄門”特別檢察官穆勒的調查工作。(視覺中國圖片)  
 

 

利用傳喚權查清“通俄門”真相

 
特朗普執政兩年來,眾議院特別情報特別委員會被指高度政治化,共和黨領袖對特朗普百般庇護,被批為保駕不惜進行政治干預。
 
2018年4月,美國眾議院情報委員會共和黨人公佈了一份250頁“通俄門"調查報告的刪節版,稱在歷時一年的調查中,沒有發現任何有關總統“通俄"的證據,並對情報部門“普京幫助特朗普當選”之說提出異議。
 
不過,共和黨在報告中提到,特朗普的確在競選過程中對幾個重要事件作出了錯誤判斷。2016年6月,特朗普的兒子、女婿庫什納及前競選主席馬納福德(Paul Manafort)與俄羅斯律師會面“顯示出錯誤的判斷”。
 
專家認為,民主黨接棒眾議院特別情報特別委員會,擁有了調查特朗普與俄羅斯關係的完全傳喚權,“通俄門”事件會進一步發酵。民主黨的調查重點放在了特朗普家族及其商業活動之上,以及特朗普側近人士在2016年美國大選期間與俄羅斯之間有無關聯,尤其是特朗普本人是否事先知曉俄國人在大選期間對民主黨競爭對手希拉莉潑髒水。
 
2019年1月6日,美國眾議院情報委員會主席亞當·希夫(Adam Schiff)稱,他希望與特別檢察官穆勒合作,以確定將來可能在情報委員出席作證的人員是否有作偽證的可能,並表示,作為新一屆國會的眾院情報委員主席,首先要處理的事情就是公佈特別檢察官在國會聽證時的內容,“包括在必要時對任何證人提起作偽證指控,還要看到他們的證據”。
 
有分析指,眾議院必須做的是填補因共和黨阻擾導致民主黨在“通俄門”調查方面存在的資訊缺口,包括借助傳喚權查詢文件、涉案人員銀行賬單、手機通話記錄和旅行日誌等材料。
 
從更廣泛意義上看,民主黨希望借這次調查之威,確保本黨在2020年大選中能夠佔據主動,東山再起,提醒民眾警惕虛假信息,避免重蹈2016年大選覆轍。
 

據美國《華盛頓郵報》1月8日報道,當天曝光的一份法庭文件顯示,馬納福德曾向一名與俄羅斯情報機構有關聯的商業夥伴透露過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的民調數據。分析認為,這份文件是迄今為止“特朗普競選團隊曾經通俄”的最有力證據。(視覺中國圖片)  
 

做好預案防止特朗普解僱穆勒

 
不難判斷,民主黨把控的眾議院將全力保護特別檢察官穆勒的調查不受干擾。如果司法部高層決定停止調查“通俄門”事件,民主黨國會最為簡單的做法是先發制人,繞開司法部直接傳喚穆勒了解其掌握的第一手資料,防止特朗普政府查抄並隱匿特別檢察官辛苦搜集到的證據。
 
民主黨認為,一旦司法部解除穆勒的調查權,無異於觸發了憲法危機,屆時眾議院相關委員會會對特朗普作此決定窮追猛打,並渲染特朗普濫用權力,推動將穆勒調查結果全部公之於眾。眾議院情報委員會、司法委員會和監督委員會會在穆勒被解職之際傳喚穆勒,令其交出掌握的所有文件,然後責成國會相關委員會繼續調查,並組建一個特別委員會,由穆勒或另一欽定人員掛帥,利用完全傳喚權跟蹤監督案件調查情況。
 
特別檢察官穆勒或會以高度政治化的角色為民主黨服務,將證據單方面遞交給案發地方執法機構,如曼哈頓地區檢察官,或紐約州檢察長辦公室。
 
目前,特朗普對事態進展十分關注,威脅稱:“如果民主黨浪費納稅人的錢在眾議院層面調查我們,我們也會考慮在參議院層面調查他們洩露機密資訊。”
 
有分析指,一旦國會開始實施監督,政府就不可能控制結果。正如班加西事件調查初期,目標只是針對使館安全,誰也不會料到最終發現了希拉莉的“郵件門”事件。情勢所迫,即使特朗普核心圈不願合作,特朗普政府內部總會有告密者檢舉告發不檢點行為。
 

彈劾特朗普挑戰巨大

 
民主黨希望調查人員將矛頭指向特朗普競選班底與俄羅斯勾連左右大選走勢之上。如果眾議院民主黨人有確鑿證據證明特朗普危害法治,一定會尋求機會彈劾總統。然而,特別檢察官穆勒的調查結果要做到足以彈劾總統,首先必須對特朗普2016年競選調查有新增指控,但在不同意見幾乎旗鼓相當的情況下,要彈劾總統挑戰巨大。
 
彈劾特朗普,首先眾議院需要爭取足夠的票數支持。即便如此,還需要參議院三分之二多數的支持,但從共和黨和民主黨在參議院的實力分配看,現在顯然做不到這一點。
 
儘管民主黨內一些議員想要特朗普“下台”,但新年伊始佩洛西明確表示,至少目前這些努力還構不成彈劾。不過,與此前相比佩洛西話裏話外還是有了微妙的變化,幾個月前她曾說彈劾是“不可能討論的事情”。
 
事實上,一直有民主黨議員試圖尋求彈劾特朗普,但未能獲得多數票支持。當時的少數黨領袖佩羅西認為彈劾時機未到,很長一段時間不支持彈劾總統,主要基於以下考慮:
一是中期選舉前拿“彈劾”總統說事會嚇跑選民,刺激民眾投共和黨的票,這方面有前車之鑒。以前共和黨人曾堅持彈劾時任總統克林頓,但最終在投票時反受其傷,刺激大批民主黨人前來投票,為民主黨在眾議院贏得了5個席位,導致共和黨眾議長金里奇(Newt Gingrich)黯然下台。
 
二是程式障礙。2000年,美國司法部法律顧問辦公室公佈的一份指導原則指出,對現任總統提出起訴會破壞行政部門履行憲法賦予的職能的能力,涉及違憲。在“通俄門”調查過程中,美國司法部也一直如此表態。
 
三是靜觀事態發展,等“通俄門”調查結果完成後再行動。2018年11月20日,特朗普向特別檢察官提交了“通俄門”調查中相關問題的書面答覆,意味着調查已進入最後階段,對民主黨而言,沒有必要快一拍。
 
2019年1月3日,在NBC《今日秀》節目中被問到“是否會排除彈劾總統的選項”時新任眾議院議長佩洛西表示,這要等到“通俄門”特別檢察官穆勒的報告出爐才能決定:“我們不能出於政治原因開啟彈劾程式,也不能因此放棄彈劾。”
 
看來,民主黨內似已達成共識,不打無準備之仗。在穆勒調查報告沒有完成以前,不會啟動彈劾總統程式。
 

“通俄門”調查對美國政治有何影響

 
首先,為懲罰俄羅斯干預美國大選,美國國會成功推出新一輪對俄羅斯制裁法案概率增大。在對俄制裁問題上,特朗普政府與國會鷹派之間鬥爭激烈。上屆國會一些議員們試圖對特朗普政府施加更大壓力來制裁俄羅斯。2018年1月,民主黨參議員霍倫和共和黨參議員盧比奧提出了號稱“比核武器殺傷力更大”的《2018封鎖線保衛選舉不受威脅法案》,考慮動用《國際緊急經濟法》來遏制俄羅斯干涉美國大選的行為。該法案自動生效,試圖制定一個“得到絕對支援的”立法程式,使白宮想都不敢想否決法案這件事。一旦情報總監確認俄羅斯干涉大選,俄羅斯的主權債券、銀行、情報機構、能源巨頭的資產都將受到全面封鎖。
 
2018年8月初,共和黨鷹派議員琳賽·格雷厄姆等參議員向國會提交一項針對俄羅斯及其“網絡犯罪”的新制裁法案,以懲罰俄羅斯“干涉美國選舉”及在敘利亞和烏克蘭的活動。一些人將该法案稱為“地獄制裁法案”,主要內容包括:制裁俄羅斯石油等能源項目;制裁俄羅斯金融機構;完善美國對俄制裁機構與機制;禁止與俄方支援的“進行惡意網絡活動”的人或實體進行重大交易。
 
此外,新制裁法案還提出建立國家融合中心,聯合國務院、財政部、國防部、國土安全部、情報機構和軍事戰鬥指揮部等,協調美國政府的政策分析與實施,以應對俄政府對美及其盟國的威脅行為。
 
過去兩年,由於特朗普作梗,以及共和黨掌控的參眾兩院無所作為,對俄制裁遲遲未能落實到位,不如人意。2019年情況會有所改變,兩黨在這方面的角力會加大。不過,要成功引入新法兩黨支持十分關鍵。只有在部分共和黨議員也支持的時候,特朗普才可能作出讓步。在當今極端兩極化的氛圍下,要積聚政治壓力推動立法或迫使總統作出政策讓步困難重重。過去兩年,為了防止民主黨的攻擊,大多數共和黨人公開支持特朗普,即使其言行已超越長期建立起來的基本規範。
 
第二,“通俄門”調查會損害特朗普在公眾心目中的形象,並在政治上削弱總統,使其推行的政策獲得支持更為困難。一旦調查進一步導致輿論轉向反對特朗普,將重創特朗普的政治資本。
 
有學者通過對1953年至2014年期間國會調查分析後發現,即使由在野黨牽頭,國會調查也會降低總統的支持率,1987年伊朗門事件即為典型例子。當時列根政府向伊朗秘密出售武器,又偷偷將部分收入輸送給尼加拉瓜反政府武裝,列根本人雖免遭彈劾,但政治權力遭削弱,在國會上的影響力受到損害。
 
此外,“班加西事件”調查產生很大間接影響亦為典型例子。調查人員意外發現希拉莉用自己的私人郵箱處理涉及政府高度機密的公務郵件,觸發了FBI開展調查,以及媒體持續聚焦關注,成為希拉莉政治上的滑鐵盧。
 
第三,面對國會更為極端的行動,不能排除特朗普最終會作出一些政策讓步。歷史是面鏡子。上世紀七十年代中期,眾議院教會委員會曝光情報機構濫權,在國內監聽民權領袖,在海外顛覆不友好政權,引發輿論譁然。為了防止產生更為嚴重的後果,1976年,福特總統不得不頒佈行政命令禁止政治暗殺,重組情報機關。
 
對特朗普政府官員以及美國商務部、環保署的一些做法開展調查,也許不會產生希拉莉“郵件門”效應,但一旦刨出清晰的腐敗或濫權證據,也會導致媒體大幅報道。在這樣的情況下,即使沒有共和黨的支持,民主黨也將置特朗普於不利地位,迫使特朗普作出一定的政策讓步。
 
毫無疑問,眾議院制定適當的調查戰略,有助於削弱特朗普的支持基礎,幫助民主黨在政治上獲益。然而,如果操之過急的話,民主黨也有遭遇回火風險。至於針對特朗普納稅和錢色交易進行調查,雖會成為新聞熱點,但民主黨必須把握好平衡點。弄不好,選民會認為,所謂調查服務的是黨派利益,而非公共利益,從而傷及民主黨自身。


經導全媒體矩陣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2019全國兩會
老記讀會
粵港澳大灣區
閒話大灣區
共築中國夢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41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