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國際舞台 > 正文
韓向美軍收回戰時指揮權之背後博弈
The game behind South Korea taking back its command authority held by the U.S. Army during the wartime
香港中觀研究所所長、香港資深媒體人 劉瀾昌 [第3431期 2018-11-19發表]
美國時間10月31日,韓美第50次韓美安全協商會議决定,韓國明年起啟動向美軍收回戰時指揮權,不過承諾駐韓美軍仍可駐紥韓國。韓國防長鄭景鬥和美國防長馬蒂斯簽署的《韓美防衛合作指針》提出,從明年開始,韓國就要邁出收回戰權的第一步,即接受韓軍主導聯合作戰能力的評估。不過筆者認為,這和朝鮮棄核一樣,過去已有漫長的角力,未來也充滿不定的變數。不同的是,要求朝鮮棄核,韓美是一邊,美國是主導;韓方收回戰時指揮權,韓美則是博弈的雙方,朝鮮也許是站在韓國一邊。
 

當地時間2018年10月31日,美國華盛頓,韓美兩國防長將在美國華盛頓舉行第50次韓美安保會議(SCM),商討基於條件移交戰時作戰指揮權、韓美聯合軍演實施方案、實現半島無核化和建立永久和平機制合作方案等議題。(視覺中國圖片)
 
韓方有報道說,評估分三個階段進行,在完成定期評估和檢查執行情況後,再具體確定戰權移交時間。韓方有樂觀分析認為,最早能在2020年之前,即文在寅總統任期內完成戰時作戰指揮權收回工作。然而筆者認為,這或是文在寅方的主觀願望,事實上美國並不會配合。
 

美韓軍隊作戰指揮權

問題溯源

 
美韓軍隊作戰指揮權的問題要追溯至上世紀五十年代的朝鮮戰爭。在美軍介入之後,韓國李承晚政府便將韓軍指揮權交給美軍主導的“聯合國軍”。停戰後,美軍長期留駐韓國,韓國方面一直有聲音要求美國撤軍及交還作戰指揮權。直到1994年,美將作戰指揮權一分為二:戰時和平時兩種作戰指揮權,韓國收回了平時作戰指揮權。其中平時作戰指揮權由韓國聯合參謀本部議長行使,而戰時作戰指揮權則由韓美聯合司令部美軍司令行使。1996年之後,金泳三和盧武鉉兩任總統都曾提出收回戰時作戰指揮權,並定下明確日期,但在李明博和朴槿惠執政時期兩次被推遲。2007年2月,韓美兩國商定美方於2012年4月17日向韓方移交戰時作戰指揮權。2010年6月,時任韓國總統的李明博與美國總統奧巴馬舉行首腦會談,將移交時間推遲至2015年12月1日。等到韓國總統朴槿惠上台再會談,結果幾乎是無限期延期移交。
 
盧武鉉實際是左翼政府,一方面對北方實行陽光政策,緩和南北關係;另一方面強調民族主義,主張自主國防與韓美同盟平行發展的戰略,對自身的軍事和經濟實力抱有信心。2007年,盧泰愚推動韓美雙方達成協議,美軍於2012年4月17日歸還韓國戰時指揮權,而政治立場上與盧武鉉相對立的李明博政府上台後則選擇親美戰略,加之其在執政期間不僅感受到朝鮮核試驗的威脅,而且遭遇了“天安艦事件”和“延坪島炮擊事件”,因此認為韓國尚不具備保全自身的能力,2010年李明博主動推遲收回戰時指揮權。朴槿惠上台後,曾一度實行對美對華平行外交,在軍事上依靠美國,經濟上依賴中國,不過其執政後期倒向美國更是部署薩德反導彈系統,配合美國對中國的遏制戰略,損害中國利益。在此期間,朝鮮連續核試,使她更加依賴韓美軍事同盟,所以決定無限期推遲移交戰時作戰指揮權。
 
文在寅總統其實是盧武鉉派系的延續,收回戰時作戰指揮權,事實上也是他競選總統時的政綱。韓國的民族性歷來強悍,韓國人尤其新生知識分子階層也不滿美國長期駐軍自己的國家,並和日本人一樣認為主權不完整是國家的屈辱。不過又考慮到北方的威脅尚需美國的軍事保護傘,所以文在寅採取折中策略,美國可以繼續長期駐軍韓國,但是美韓聯軍的司令應為韓國人,戰時作戰指揮權也應交於韓軍。
 

文在寅上台後,經濟一直沒有起色,他最大的功績是南北關係有重大突破,並且推動特朗普與金正恩會面,敲定朝鮮棄核的意向性文件。圖為6月12日,朝鮮最高領導人金正恩(左)與美國總統特朗普在新加坡舉行會晤。(新華社圖片)
 
據悉,文在寅急於啟動收回作戰指揮權,除了延續所在派系的理念政綱,很重要的原因是制約美國不能輕易對北方動武。筆者向韓國的多個學者請教,他們說,韓國方面反對向北方動武的強烈性不會亞於北京,當然平壤更不會喜歡和允許別國武力侵犯自己。不過也有人誤以為與朝鮮長期對峙的韓國會喜歡美國對平壤動“外科手術”,實際上一打起來,平壤毀了,首爾隨後也毀了,因為首爾在北方的報復性火力覆蓋之下。據媒體披露,1994年6月,時任美國總統的克林頓決定轟炸朝鮮寧邊的核設施,但韓國總統金泳三極力反對,並積極協調美朝於1994年10月21日在日內瓦簽署了《關於解決朝鮮核問題的框架協議》。2017年8月15日光復節,針對美國特朗普政府可能對朝採取軍事行動的言論,文在寅在電視講話說:“在韓國沒有同意的情況下,沒人可以獲得允許,決定在朝鮮半島採取軍事行動。”隨後,文在寅21日會見了美國兩黨眾參議員團並表示,美國不排除一切選項促朝棄核的立場可以理解,但即使是十分有限的軍事選項也可能釀成朝韓軍事衝突,不僅危及韓國人,也將危及旅韓外籍人員及駐韓美軍官兵的生命。他強調,不能讓在廢墟中崛起的韓國重新淪為廢墟。因此不難理解,文在寅要作戰指揮權是為了制約美國對朝動武。
 

為何非恰當時機提出

交還戰時作戰指揮權

 
文在寅上台後,經濟一直沒有起色,他最大的功績是南北關係有重大突破,並且推動特朗普與金正恩會面,敲定朝鮮棄核的意向性文件。但是,國際社會都只會將金正恩棄核的功勞記在特朗普身上,文在寅需要政績歷史留名以及使自己派系在其退位後能勝出大選而接任,必須要落實他原來競選時開出的“期票”。所以,文在寅選擇在並非很恰當的時候向美國提出交還戰時作戰指揮權的要求。
 
為什麼這樣說呢?首先關於朝核問題,雖然金正恩和特朗普都同意棄核的大方向,但要落實還有漫長的路要走,隨時會有變數,隨時可能觸礁。除棄核過程中的“行動對行動”、“檢查及不可逆”、美朝建交等問題,美軍是否繼續留駐朝鮮半島也是頭痛棘手的難題。筆者留意到,圍繞朝鮮和美國元首關於朝鮮半島無核化的峰會,無論是美國、韓國,還是朝鮮,還有中國都有談及無核化實現之後美軍留駐朝鮮半島的問題,而且都說美軍繼續留駐不是問題。顯然,這也是朝鮮半島最終能否實現無核化的重要因素。雖然,各方都說沒有問題,但是每每都提到就說明這仍需商議。其中,主導的邏輯是,既然朝鮮半島實現無核化,實現永久和平,而且美國也因此和朝鮮建交,那麼,美軍有什麼理由留駐韓國?而且,隨後而來的是多米諾骨牌效應,美軍又還有什麼理由駐日?
 
數據顯示,韓國軍事基地,是當下美國在全球海外規模最大、軍事設施最完善的基地。每年美軍在韓國進行的軍事演習也是最多、最大的。代號為“關鍵決心(同時舉行代號為“禿鷲”的野外機動演習)”和“乙支自由衛士”,分別是年初和年中定期舉行的一年一度的演習,演習規模動輒數十萬人。而且,美軍在韓國的軍事基地,是美軍牽制中國最靠前的基地,其戰略地位不言而喻。雖然特朗普和其他美國官員多次威脅韓國說要減少駐美軍隊數目,減少駐韓軍事開支,並要求韓國更多承擔,但不過是要給韓方施壓,並非真的要走。如果,美軍被迫從此撤走,那麼美國的對華包圍圈,所謂的第一第二島鏈,亞太戰略以及全球戰略恐怕將要大改寫。筆者甚至認為,美國寧願朝鮮不棄核,也要保住韓國的軍事基地。或者說,因為要有充足的理由留駐韓國,美國寧願朝鮮棄核黃了。
 
那麼,對於文在寅緊緊相逼,美國可能會怎麼應對?
 
第一,拖字訣。固然,韓國軍隊已成為世界第七大軍事力量,據美國《國家利益》雜誌稱,韓國陸軍規模遠超美國的同行陸軍部隊,還裝備了超過 400 架作戰飛機、2600 多輛先進主戰坦克、3400 多輛裝甲車以及 5000 多門各式火炮,其中包括已成為機械化部隊骨幹裝備的國產K-9自行榴彈炮、K-2坦克以及K-21步兵戰車,訓練也較為嚴格。但是,韓軍尚未建立起獨立的指揮體系,當下,韓軍95%的戰略情報、70%至80%的戰術情報依賴美軍。在“關鍵決心”和“乙支自由衛士”這兩個大型演習中,韓軍暴露出指揮混亂、情報資訊管理差的致命缺陷,尚不能建立起獨立的指揮體系。因此,移交前的評估,肯定是問題多多,整改多多,時間可以拖得漫長又漫長。
 
第二,利用韓軍及在野黨反對。韓國的兩黨政治,親美勢力目前雖然在野但是實力還在,還有上台的機會。而韓軍也基本持保守立場。他們都是美國保有影響力及改變政局的基礎。
 
第三,設法保有實際作戰指揮權。雖交出作戰指揮權,但是實際美軍還是獨立行事,獨立訓練,獨立管理,獨立作戰,總之,韓軍也管不到。相反,韓軍的裝備和訓練還是要靠美國,一旦真的有戰爭,憑着美軍的實力,還是美軍指揮韓軍。
 
不過,站回到朝鮮半島,以及中國,全亞洲的利益看,當下唯此為大的事情還是無核化,美軍的問題是次要的。因此,韓國文在寅政府還是要顧全大局,不要讓其他事情干擾阻礙了半島無核化。
 


經導全媒體矩陣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閒話大灣區
共築中國夢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49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