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國際舞台 > 正文
中期選舉對美國外交政策有何影響?
What impact does the midterm election have on US foreign policy?
張介嶺 [第3431期 2018-11-19發表]
11月7日,美國中期選舉結果公佈,一如預期,民主黨拿下眾議院221個席位,超過218席的半數,重新奪回眾議院的控制權。在參議院,民主黨則丟失了幾個位置。共和黨拿下51個席位,穩住了多數優勢。
 
美國憲法規定,國會選舉兩年舉行一次,總統任期中間舉行的選舉稱為“中期選舉”。在聯邦層面,中期選舉決定參議院三分之一席位和眾議院全部席位的歸屬;在地方層面,州地還會選舉新一屆州長、市長,以及爭奪地方立法機構席位。此次中期選舉,參議院35個席位和眾議院全部435個席位改選。
 

11月6日,美國迎來2018年中期選舉投票日。本次中期選舉改選美國國會眾議院的全部435席、參議院100席中的35席。此外,面臨改選的還包括美國50個州的36個州長職位,3處海外領土的總督職位,華盛頓哥倫比亞特區、舊金山等重要城市市長職位,以及全美99個州立法機構中的87個。圖為在美國紐約曼哈頓,選民在一處投票站填寫選票。(新華社圖片)
 
這次中期選舉許多人希望民主黨能在眾議院,甚至參議院取得壓倒性勝利,從而迫使特朗普在剩餘兩年任期內收斂言行。然而,選舉結果出乎大多數人預期。民主黨雖時隔八年後再度執掌眾議院,但心心念念的“藍色浪潮”未能完全實現。共和黨不僅在參議院鞏固了多數黨地位,最終還在佛羅里達和俄亥俄贏得了州長競選。
 
與2016年大選一樣,特朗普這次依舊我行我素,不顧禮儀規範,無視專家意見,跟着感覺走,攬票手法可謂出奇制勝。過去兩年,美國經濟和失業率創20年來最好水準,但特朗普沒有聽從建議大談特談經濟亮點,而是將火力放在最能煽動恐懼的非法移民問題上,共和黨長達30秒的競選廣告渲染的竟是數千中美洲人坐着大篷車跨過墨西哥駛向美國,裏面坐滿了潛在的殺人犯。
 
有分析指,與2010年奧巴馬和1994年克林頓時期的中期選舉相比,特朗普在這次中期選舉中遭受的損失要溫和得多,期盼美國選民用選票迫使總統回歸傳統的希望落空。這次中期選舉釋放的信號十分複雜。不得不承認,特朗普有其獨到之處。
 
傳統上美國選民對中期選舉的參與度不如總統大選,過去60年投票率僅為40%,但中期選舉又十分重要,這次民主黨和共和黨不惜砸重金造勢,資金投入逾52億美元,成為美國歷史上總統大選之外花費最多的一次國會選舉。
 
不過,兩黨分掌參眾兩院意味着經濟政策反覆的可能性降低。選舉結果公佈當日,美股暴漲,道瓊斯工業指數大漲545點、標普500指數收漲2.12%、納斯達克指數收高2.64%,道瓊斯與標普創下1982年以來選後最高漲幅。
 

特朗普內外政策

難望改弦易轍

 
過去兩年,特朗普任性跋扈,容不得半點制肘。無論是執意退出TPP、伊朗核協議,還是借助推特調侃威脅對手和盟友,甚至棄美國外交政策的核心價值觀民主人權於不顧,這位年逾古稀的總統可謂“春風得意馬蹄疾”,幾乎沒有遭遇過國會的任何實質性阻攔。
 
統計顯示,2018年1至11月期間,參議院外事委員會僅舉行過14次無關提名的全體委員會聽證會,在朝鮮和伊朗這樣舉世關注的重大問題上,眾議院外事委員會竟未舉行過任何聽證會,實在匪夷所思。所有這些都為白宮輕而易舉地修改外交政策掃清了程式障礙。
 
不管怎樣,這次中期選舉,民主黨雖未取得壓倒性勝利,但共和黨畢竟丟失了眾議院。從歷史上看,面對中期選舉眾議院失勢,總統往往會往中間靠,尋找妥協點,確保政府在兩院分治的情況下有效行政。
 

11月6日,在美國紐約曼哈頓,選民在一處投票站註冊。(新華社圖片)
 
那麼,這次中期選舉結果對特朗普今後兩年施政意味着什麼呢?
 
從目前情況判斷,今後兩年,甚至更長時間,特朗普很可能仍然是特朗普,其行事風格將大同小異,會繼續無視外交慣例,會繼續對盟友頤指氣使,會繼續威脅要脅對手。不僅於此,他甚至可能還會加大馬力大打民族主義牌,故意挑起爭端,為2020年連任造勢。
 
尤其是對亞洲國家而言,特朗普奉為圭臬的“美國優先”政策不會弱化,美國的外交態勢不會改變,對全球貿易規則的蔑視、熱衷雙邊談判,以及不斷加劇的美中戰略競爭,都將依然如故。國際社會必須接受現實,設法對付特朗普的民族主義,而不能盲目樂觀,寄望於兩年後特朗普下台。美國外交政策能否回歸傳統仍存在很大不確定性。
 
第二,貿易爭執仍將持續發酵。美中貿易戰經過幾輪快速升級,已進入兩軍對峙局面。特朗普揚言會借助對華貿易戰彌合中期選舉之後美國內政的分裂。除非特朗普與習近平11月底在阿根廷舉行的G20峰會上會時達成妥協,否則,從明年1月1日開始,美國對華2,000億進口徵稅將從10%調至25%。
 
此外,針對進口汽車及零部件徵稅問題,美國商務部近日已向白宮提交建議草案,目前正處於跨部門審查流程之中。特朗普一直威脅,除非歐盟與日本在貿易方面作出讓步,包括調降歐盟對進口汽車的10%關稅與非關稅壁壘,否則他將對汽車與零部件開徵關稅。
 
今年10月,美國政府表示,在所需90天國會通知期結束後,將於2019年初與歐盟及日本展開正式貿易談判。一旦認定汽車進口威脅國家安全,最遲明年2月,美國將參照進口鋼鋁模式對進口汽車徵收進口稅。
 
毫無疑問,民主黨入主眾議院多多少少會影響美國的貿易政策。值得警惕的是,大多數民主黨人事實上一直在為特朗普加油,眾議長佩洛西(Nancy Pelosi )明確反對TPP,並支持特朗普對華徵收關稅,鼓吹要打擊中國“明目張膽的不公平貿易政策”;即將出任眾議院籌款委員會主席的麻省民主黨人尼爾(Richard Neal)對勞工組織十分友好,曾對包括TPP和老版北美自貿協議在內的一些貿易協定投了反對票,很可能會堅持執行更為嚴格的勞工和環保標準;執掌眾議院貿易委員會的新澤西民主黨人帕斯克羅(Bill Pascrell)也曾投票反對美韓、美國與哥倫比亞自貿協議。
 
有分析指,隨着利率上升和減稅刺激效果減弱,今後兩年美國經濟會放緩。特朗普會嫁禍於民主黨掌控眾議院,而非加徵關稅造成的破壞。因此,將貿易戰控制在一定程度符合特朗普的政治利益。從這點上看,美日汽車和農產品談判,以及美中貿易戰可望達成某種妥協,但特朗普會堅持自己的條件,這樣即使實質性成果很小,也不影響其誇大勝利果實。
 

國會可望加大對

行政部門制約力度

 
新一屆國會將於明年1月初宣誓就職,華盛頓一黨獨大的好日子已經到頭,特朗普將不得不面對臥榻之側有人酣睡這一現實。雖然在共和黨控制參議院的情況下,民主黨難以有效約束特朗普,但眾議院仍可在外交政策方面露出牙齒,至少可以更為有利地將民主黨看重的內容加入擬通過的立法當中。現在看,眾議長佩洛西的第一板斧很可能是恢復國會各類委員會的核心職能,借助聽證會和調查,迫使政府就有關政策進行公開解釋,決策時有所顧忌。
 
首先,外國勢力干預美國政治或被熱炒。來自紐約的眾議員恩格爾(Eliot Engel) 領銜眾議院外事委員會後,會重推法案加大對諸如俄羅斯之類的國家干預美國選舉的懲處力度,還可能採取其他手段對俄羅斯施壓,如組織對俄羅斯干預美國大選的聽證會等。
 
此外,近幾個月來,白宮一直在渲染所謂北京干涉美國內政和選舉事,在這一問題上,民主黨與白宮態度相同,不排除眾議院會捕風捉影,不斷炒作這一問題的可能。
第二,人權問題重要性上升。眾議院外事委員會會將宣導人權重新列為美國外交政策的核心部分,包括就穆斯林少數族裔羅興亞人遭迫害事推動立法,對緬甸實施更為嚴厲的經濟制裁。
 
第三,沙特日子不會好過。特朗普一直試圖在卡舒吉被殺案上和稀泥。民主黨掌權的眾議院會窮追不捨,一旦證實小莎勒曼涉案,會敦促白宮對沙特採取更強硬的措施,包括停止對沙特軍售,施壓白宮停止支持沙特在也門的軍事行動。
 
第四,氣候變化重上議事日程。2017年6月,美國正式宣佈退出《巴黎協定》,主要原因是特朗普認為該協議損害美國就業,氣候變化是“騙局”。決定公佈後,時任眾議院民主黨領導人佩洛西直批此舉是“美國領導人的驚人之舉,對地球的未來構成嚴重威脅。”如今佩洛西將再度出任眾議長,她揚言將恢復氣候變化特別委員會,喚醒人們對氣候變化可能帶來的嚴重後果給予關注。
 
第五,美國亞洲貿易戰略將會更為清晰。目前,特朗普政府在亞洲正在力推與日本、菲律賓和越南的雙邊談判。儘管河內和馬尼拉對探索性會談持開放態度,但只有日本對與美國達成某種形式的協定很感興趣。明年,眾議院外事委員會會敦促白宮更加清晰地闡明亞洲貿易戰略,以及新版北美自貿協定是否是其他雙邊貿易協定的樣板。
 
第六,眾議院監管及政府改革委員會可能會調查特朗普家族企業,摸清買有特朗普地產的中資和俄資情況,以及外國政府在華盛頓特區特朗普國際大廈的消費情況,讓媒體和國會議員審查特朗普的私人商業活動與公務行為是否存在關聯。
 
這次民主黨取得中期選舉部分勝利後,美國國會“分裂”或將引發更多政治僵局。11月14日,華爾街日報報道,特朗普正在考慮更換其政府內的高層人員,包括討論替換白宮辦公廳主任凱利(John Kelly)的潛在人選,這是白宮為特朗普開啟第一個任期的最後兩年做準備的部分舉措。
 
值得注意的是,面對特朗普的特立獨行,美國一些專家學者就如何更好地捍衛民主和法治展開了熱烈的討論。旅美荷蘭歷史學家、作家,曾擔任《紐約書評》編輯的布魯瑪(Ian Buruma)提醒民主黨應避開彈劾總統,將矛頭指向富豪統治這一美國的主要問題。諾貝爾經濟獎得主斯蒂格利茨(Joseph E. Stiglitz)認為,超級富豪過度的政治權力已侵蝕美國的民主機制。 
 
康奈爾大學經濟學教授巴舒(Kaushik Basu)提出,對21世紀政治經濟學的基本“反思”就是有必要制定一個親民主政治議程。哈佛大學國際政治經濟學教授丹羅德里克(Dani Rodrik) 強調,為達到這一目的,應給予基層社區及其居民更多關注,而不只是關注僅存在於經濟模型中的抽象消費者。
 
潮起潮落,美國這個經久不衰的超級大國能成功自我糾偏,實現再平衡嗎?
 
 


經導全媒體矩陣
共築中國夢
2018寶博會
不到武陵源 焉知張家界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35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