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國際舞台 > 正文
美國拿沙特開刀談何容易
It’s not easy for US to punish Saudi Arabia
張介嶺 [第3430期 2018-11-05發表]
10月2日,華盛頓郵報專欄作家、沙特公民卡舒吉進入沙特駐伊斯坦布爾市領事館,辦理結婚手續,隨後“失蹤”。沙特官方最初聲稱卡舒吉離開領館,20日改稱這名記者在領館內死於“鬥毆”,25日再度改口說他死於“有預謀的犯罪”,國際輿論譁然。
 
10月24日,沙特王儲小薩勒曼在利雅德“未來投資倡議”峰會上,就“沙特記者卡舒吉被殺”事件發表講話,形容卡舒吉被害是“令人髮指的罪行”,並表示沙特與土耳其政府正在合作調查案件,所有涉案人員將被繩之以法。這是沙特承認卡舒吉被殺後,王儲首次公開表態。
 

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10月17日在安卡拉與到訪的美國國務卿蓬佩奧舉行會談,就日前發生在伊斯坦布爾的沙特阿拉伯記者卡舒吉失蹤案交換看法。圖為土耳其外長恰武什奧盧(前左二)與到訪的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前左一)同行。(新華社圖片)
 
此前,沙特檢方在一份聲明中說,卡舒吉在領事館內與跟他會面的人之間爆發肢體衝突,最終導致了他的死亡,並通報稱已有18名沙特籍涉案人員被捕。
 
在小薩勒曼公開回應卡舒吉遇害案之前,特朗普接受《華爾街日報》訪問時稱,目前沙特的國家大事由王儲負責,如果有人必須對卡舒吉命案負起全責,那個人必定是。他還表示相信國王薩勒曼對此案毫不知情,“至於王儲,他告訴我他不知道此事,還說應歸咎於領事館的低階官員,但我認為應該是更高層的人必須負責”。

 

美沙擁有共同目標 

白宮利益大於原則

 
卡舒吉死於一個主要決策者釋放明確信號力推現代化和改革的政權之手,其遭遇難以言表,令人毛骨悚然,使美沙關係跌至“911恐襲”以來最低點。有評論指,人們忽視了小薩勒曼更為黑暗和更為專制的一面,需要重新定位與沙特的關係。不僅在道德方面,而且在戰略和實際層面。
 
美國制裁沙特的選項很多,包括對沙特個人和機構實施制裁、廢棄雙邊軍火協議、減少美國對沙特軍事干預也門的支持,等等。
 
然而,沙特對美國實在太重要,拿沙特開刀談何容易,即使所有證據都指向王儲涉案,特朗普政府不可能因一人之死置雙邊關係而不顧,更不用說斷交了。
 
特朗普上台前,常常抨擊沙特,威脅停止從沙特購買石油,將其與佔美國便宜的國家歸為一類。然而,他訪問沙特之後立馬改變了調子。毫無疑問,美沙關係利益攸關:
 
首先,美國需要沙特穩定石油市場。雖然美國因為有豐富的頁岩油儲量不再依賴沙特石油,但仍需要沙特調節石油產量,共同確保世界石油市場的安全和穩定。
 
第二,沙特是美國反制頭號敵人伊朗的重要戰略夥伴。美沙安全關係牢固,沙特通過支持黎巴嫩、敘利亞和也門代理人抗衡伊朗的地區擴張勢頭,利雅德在遏制伊朗擴張方面的作用對華盛頓十分珍貴。
 
第三,打擊恐怖主義。美國情報機構需要沙特合作甄別聖戰分子,挫敗恐襲陰謀。
 
第四,軍火生意。沙特是美國最大的武器出口國,佔美國軍售的18%。美國需要沙特龐大的軍火訂單,有強大的經濟動因避免雙邊軍售完全破裂。
 
所有這些都意味着任憑風吹雨打,利雅德和華盛頓之間的地緣政治關係依舊會十分緊密。當然,這並不意味着小薩勒曼可以高枕無憂。特朗普政府對卡舒吉案精心盤算的反應提醒人們,美國仍然以純交易的方式對待中東問題。如果特朗普政府權衡利弊堅持要求沙特廢除王儲,薩勒曼國王恐別無選擇,儘管目前尚無迹象顯示特朗普會這麼做。  
 

中期選舉臨近

國會之關難過

 
明眼人不難看出,特朗普不再將人權作為美國外交政策的基石,在卡舒吉之死問題上,白宮很可能採取拖字戰術,等風頭過後息事寧人。
 
雖然特朗普很可能對沙特重拿輕放,但美國國會這一關不好過。沙特之所以咄咄逼人主要是依仗與美國的特殊關係,其政策越富有爭議,國會和媒體越不會善罷甘休。隨着中期選舉的臨近,今後一段時間,在卡舒吉案上領頭發難的可能是國會,而不是白宮。
 
事實正是如此。過去幾週,國會民主黨和共和黨對沙特同聲討伐,威脅如果小薩勒曼真是幕後黑手,美國將終止軍售,啟動制裁,使其付出難以承受之代價。
 
國會制裁沙特的手段很多,包括通過針對沙特的立法,將矛頭對準雙邊軍火貿易。更為極端的可能是立法和行政機構對決,參眾兩院以三分之二絕對多數推翻總統對國會行動的否決。這種情況有先例可循,上世紀八十年代,國會曾阻延列根政府對沙特軍售。
再就是2016年5月,儘管沙特密集遊說,奧巴馬總統也以可能損害美國國家安全,危及美國與重要盟友的關係為由行使了否決權,但同年9月,參眾兩院先後仍以97比1、348比77的投票結果,推翻了奧巴馬總統對該法案的否決,通過了“對恐怖主義資助者實行法律制裁法案”( JASTA),賦權受害者家屬起訴任何可能和“9·11”恐襲有關的外國實體。
 
此外,反沙特情緒可能促使美國國會重推“反石油生產和出口卡特爾法案”(NOPEC), 該法案一旦通過將取消長期以來保護歐佩克成員國免受美國法律訴訟的豁免權。
 
專家認為,美沙固然有許多共同利益,美國也需要美沙聯盟發揮作用,但特朗普承擔得起與如此臭名昭著,並且難以洗刷其是否下令殺害記者嫌疑,其外交政策表現又與這次行動同樣魯莽並還將統治四分之一世紀的王儲合作的後果嗎?
 
不能排除,特朗普政府不堪國內外重壓不得不採取一些制裁措施,沙特也會反制報復。
 

石油市場供應趨緊

沙特手中仍有王牌

 
今年秋季,全球石油需求每天約為1.7億桶,而石油供應約為1.6億桶,大致相等。由於委內瑞拉產油問題,眼下全球油市吃緊,油價已達每桶80美元高位。美國經濟諮詢公司Cornerstone Macro 預測,9月至年底,全球石油儲備將減少50萬桶。一旦利比亞、尼日利亞、委內瑞拉或伊拉克南部出現任何新問題,都會加劇短缺。
 
一場風暴正在形成。11月4日,美國對伊朗石油制裁將正式生效。屆時,估計歐洲、日本和韓國的石油進口每天減少100萬至150萬桶。
 
擱往日這或許不算什麼問題。沙特通常會在艱難時期出手平穩油價,如“9·11事件”發生後增加出口,安撫全球經濟市場情緒,確保恐襲不會產生地緣政治後果。在美國入侵伊拉克期間,沙特也採取了類似措施。
 
然而,這次情況不同,卡舒吉案平添了變數。最近在印度舉行的一次石油高管會議上,沙特能源部長法利赫(Khalid Al-Falih)稱,沙特是石油市場確保供需平衡的“央行”,希望沙特的努力得到承認。他警告,石油供應中斷需要避震器,如果沒有沙特的努力,油價很容易衝至每桶100美元。
 
法利赫就沙特對油價影響的評估沒有錯,但在卡舒吉案尚未定論之時,這番言論顯然是在警告向小薩勒曼發難的國家。沙特官媒毫不掩飾地渲染,如果美國對沙特實施制裁,會招致報復,面臨撼動世界的經濟災難。如果油價每桶80美元惹惱了特朗普總統,沒人能夠排除油價還會跳至每桶100美元、200美元,甚至更多。
 
顯然,市場趨緊給沙特拿石油要脅創造了條件,當下面臨的風險是,如果沙特不願增產彌補對伊制裁帶來的市場短缺,油價將繼續攀升,對全球經濟構成挑戰,也會給伊朗偷賣石油帶來機會。
 
不過,有分析稱,打石油牌雖是沙特手中一大利器,但此舉只可能在短期內奏效。危急關頭,西方國家無疑會動用戰略儲備。隨着2019年上半年德州油管瓶頸的舒緩,更多的美國頁岩油將會流向市場。此外,油價升高也會導致石油需求下降,尤其是發展中國家。
 
專家認為,沙特很難像1973年石油禁運時期那樣將全世界作為人質。拿石油說事不見得符合沙特自身利益,弄不好還會重創沙特形象。畢竟一個老是威脅讓儲戶破產的人會破壞市場信心,怎麼能繼續留任央行行長?
 

借題發揮

土耳其欲置沙特於绝境



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10月23日在安卡拉表示,本月初在伊斯坦布爾遇害的沙特阿拉伯記者卡舒吉死於政治謀殺。(新華社圖片)
 
卡舒吉案已成為國際熱點,面對輿論壓力,10月20日,沙特方面宣佈逮捕18名沙特籍嫌疑人,解除5名官員職務,包括王室顧問薩烏德·卡赫塔尼和情報總局副局長艾哈邁德·阿西里。
 
誰是卡舒吉案主謀眼下還不能定論,但已有大量線索顯示受害者被失手致死說令人難以置信,在沙特這樣高度集權的君主制之下,這些嫌犯不可能自行決定實施如此重大的行動。國際社會十分關注,除了這18名嫌犯之外,是否還有其他人,尤其是王儲小薩勒曼是否為此擔責?
 
10月20日,土耳其正義與發展黨發言人表示,土耳其將查明沙特反對派記者卡舒吉遇害案的這起事件的所有細節,這是不容置疑的,並稱“我們在開展獨立調查,還原真相,這是榮譽所要求的。將為此盡到一切努力,不容許任何秘密存留。這也是土耳其政府的意志。
 
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正在密切關注調查進展,直指卡舒吉死於有預謀的“政治謀殺”。10月26日埃爾多安再次要求沙特將這18名涉嫌參與殺害卡舒吉的沙特人移交土耳其。土耳其司法部稱,已準備好引渡文件,擬向沙特方面交涉,尋求審理這些嫌疑人。
 
次日,沙特外交大臣朱拜爾在巴林舉行的一場阿拉伯國家安全論壇上說:“這些人是沙特公民,在沙特被拘留,在沙特接受調查,將在沙特受到起訴。”
 
土耳其官方態度在情理之中。長期以來,土耳其一直在爭奪在遜尼派穆斯林國家中的影響力,對利雅德而言,土耳其與卡塔爾走得過近。埃爾多安借題發揮的目的是提升相對於沙特而言作為溫和穆斯林國家的形象。
 
有分析指,沙特欲蓋彌彰,應該問責王儲,但這會非常微妙。小薩勒曼是世界上最富國家之一的王儲,國際社會達成共識以及擁有間接證據是一回事,但要將此與王儲聯繫起來還需要法律證據。
 
沙特實行君主專制,一直是世界上最保守、最壓制的國家之一,政治問責機制缺位。在美國總統,以及一些其他政要試圖淡化處理之際,不管動機如何,土耳其不斷曝光卡舒吉案並窮追不捨值得稱道。
 

劍走偏鋒

沙特吸引外資恐受挫

 
2015年1月阿卜杜拉國王逝世後,小薩勒曼年紀輕輕就獨攬大權,成功剷除了國內政敵,外交上也行事獨特,不計後果,從以卡塔爾“支持恐怖主義”和“破壞地區安全”為由,宣佈與卡塔爾斷交,對卡塔爾實施禁運和封鎖,到逼迫黎巴嫩總理哈里里(Saad Hariri)辭職,並以反腐為由圍捕二百餘名王室成員與高官巨賈,再到因德國前外長加布里爾批評沙特干涉黎巴嫩內政,在中東地區採取“冒險主義”外交政策而召回駐德大使,政策極其不穩定。
 
今年8月,針對加拿大外長推文支持沙特女權運動人士,小薩勒曼強烈反擊,不僅召回駐加大使,驅逐加駐利雅德大使,而且還叫停與加拿大的新貿易和投資交易,取消往返加拿大的所有航班,以此譴責加拿大干涉其內政。
 
所有這些說明,小薩勒曼自視甚高,觀點偏狹,極其敏感,容不得半點批評。問題是,沙特幾次恣意妄為不僅未帶來嚴重後果,而且還毫髮無損。例如,德國政府先前稱,不再向參與葉門軍事行動的國家出售軍火,但今年9月,德國政府還是同意向沙特交付一批武器。
 
國際社會的寬容助長了小薩勒曼的僥倖心理,加劇了他的傲慢,變得越來越為所欲為,不惜與朋友鬧翻,再慢慢修復關係。這次卡舒吉案顯然是誤判形勢,已重創沙特王室的聲譽。
 
當然,對沙特而言,卡舒吉之死造成的損失不會止於政治層面。值此小薩勒曼大張旗鼓吸引外資之際,卡舒吉案的最大的經濟後果是影響外國在沙特的投資。沙特如此對待本國公民和處理對外關係會損害市場情緒,外商在評估擴大在沙特投資的地緣政治風險時,會擔心投資安全。
 
有分析稱,令人悲哀的諷刺是,卡舒吉支援王儲實施的社會改革……他們實際上處於沙特應該往何處去同一個等式的兩邊。一大區別在於對沙特應往何處去的爭論權、批評權和建議權。
 
誠然,小薩勒曼權傾一國,集聚了自其祖父以來從未有過的權力,也勵精圖治,打破了利益集團的既得利益。卡舒吉案發生後,人們會質疑選擇這樣的年輕莽夫接班是否明智。
 
1984年,震驚世界的“江南”案,改變了台灣政治格局。卡舒吉之死是否能實現其生前努力尋求的給沙特帶來一定言論自由的目標尚待觀察。但至少有一點可以肯定,受案件拖累,這位自負的王儲恐今非昔比,很難像過去那樣衝破樊籬,大刀闊斧進行經濟社會改革。



經導全媒體矩陣
共築中國夢
2018寶博會
不到武陵源 焉知張家界
蚩尤故里 神奇新化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31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