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國際舞台 > 正文
北美新貿易協定牽動中美貿易關係
North America's new trade agreement affects China-US trade relations
本刊記者 劉翊楊 [第3429期 2018-10-22發表]
10月1日,美國與加拿大正式簽訂了新版的北美貿易協定(USMCA),它取代了1994年生效的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這份新的美加墨協定(USMCA)第32條規定,若三國中有一方需要與非市場經濟國家進行自由貿易談判,則要在談判前兩個月告知其他兩國並且提供充足信息供兩國進行評估影響程度。在進行評估後,若其餘兩國認定會對三方貿易造成負面影響則可以提前六個月終止三方貿易協議變成雙邊協議。
 
有學者認為貿易協定中的此條規定一方面意在阻斷中國與其他國家簽訂自由貿易協定的可能;另一方面是美國在建立新的經濟圈,將非市場經濟國家排除在外,使得世界貿易組織的地位被邊緣化。
 
美國對其他國家施壓使得中國目前面對着嚴峻的世界經濟形勢。首先從今年4月開始中國與加拿大就自由貿易進行了“探索性的討論”,美加墨自由貿易協定的簽訂(USMCA)對中加貿易關係來說無疑是沉重一擊。英國在退歐的同時,也在着手和中國商談自由貿易協定。但美國卻是英國最大的貿易出口國,據今年8月英國海關統計數據,美國佔英國出口總額20%;中國僅佔出口總額的3.2%。因此從貿易關係上來看,美國對英國的影響力遠大於中國,造成中英之間的貿易協商面對着巨大壓力。其次,美國在北美地區達成初步的目的后,勢必會在日本、歐洲複製這一協定。儘管中國與日本之間目前沒有簽署雙邊貿易協定的想法,但特朗普想要建立新的經濟秩序,打壓中國在世界經濟體系中地位的意圖是顯而易見的。
 
香港中文大學經濟學系副教授莊太量在接受BBC中文採訪時表示,特朗普在就任美國總統後希望將原先多邊的貿易協議轉變成雙邊協議,這一過程美國一直在推進中,中美之間的貿易在談判中難以達成一致目標,反令美國和其他國家的貿易談判更早完成。
 
他強調,中美之間的貿易談判之所以始終處於拉鋸狀態無法敲定,是由於涉及的金額和貨物種類遠超其他國家,且中國在美國發起的貿易糾紛中並沒有選擇妥協退讓而是採取反制措施。就美加墨貿易協定簽訂來看,儘管三國已經統一了北美對抗中國的立場,但是中國短期內對美國市場的依賴程度,比加墨兩國低很多,因此特朗普對中國談判的籌碼較少。要想緩解中美貿易糾紛矛盾,需兩國進行高級別談判,但美國仍擴大對中國進口貨物徵收高額關稅,談判事宜也就此告吹。
 
莊太量對中國在貿易糾紛中所處形勢持樂觀態度。從目前的股市來看,中國股市震蕩較大,但美國擴大徵收關稅的是消費品,造成美國本土消費品價格上揚,這些數據不是短時間會體現的,需要幾個月影響才會浮現。他說:“中國最好的策略就是拖,因為時間站在中國這邊,令美國的數據慢慢反映出來,特朗普就會慢慢讓步。” 


經導全媒體矩陣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2019全國兩會
老記讀會
粵港澳大灣區
閒話大灣區
共築中國夢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39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