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國際舞台 > 正文
美加自貿談判成功釋放了哪些信號?
Which signals were released by the success of free trade talk between US and Canada ?
張介嶺 [第3429期 2018-10-22發表]
經過一年多的談判和一個多月的密集討論,9月30日夜間規定時限前最後幾分鐘,加拿大和美國政府宣佈,兩國談判代表就取代NAFTA的新北美自由貿易協議(USMCA)達成一致。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和加拿大外長弗里蘭發表聯合聲明稱,修改後的協議論“將使我們地區的市場更加自由,貿易更加公平,經濟增長強勁”。
 
10月1日,特朗普總統表示,美國與加拿大和墨西哥的新貿易協定 “解決了”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中的“許多缺陷和錯誤”,“向我們的農民和製造商極大地開放了市場”,同時減少貿易壁壘,“並將使這三個偉大國家在與世界其他國家的競爭中靠得更近。”
 

新自貿協議有何新看點

 
新版北美自貿協定(USMCA)很大程度上是老版NAFTA的翻版,但在汽車、乳製品、環境和勞工標準等方面作了重大調整,解決了美國的一些最大關切問題。
 
當地時間2018年10月1日,加拿大渥太華,加拿大總理杜魯多宣佈美國與墨西哥、加拿大已達成新的貿易協定,取代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新的貿易協定名為“美國-墨西哥-加拿大協定(USMCA)”。(視覺中國圖片)  
 
第一,汽車部門。在整個談判過程中,美國堅持更為嚴格的原產地規則,要求北美自貿區享受免稅待遇的汽車提高使用北美貿易區自產部件的比例,包括至少40%的部件產自高工資地區。繼墨西哥之後,加拿大接受了這一要求。
 
作為回報,美國同意在對墨西哥和加拿大進口汽車加征關稅前會有60天協商期,在此之前不會動用232條款。同時,美國同意墨西哥和加拿大每年可向美免稅出口260萬輛乘用車,以及一定數量的汽車配件,這一配額比高出現在兩國對美汽車出口量。
 
第二,乳製品業。加拿大最終作出讓步,向美國開放了3.5% 的國內市場,並同意放棄保護乳製品競爭力的定價機制。此外,美國也說服加拿大接受了墨西哥已經簽署的日落條款,即除非三方同意繼續延長,USMCA生效 16年後將自動終止。此外,三方6年後會對協議進行聯合評估。
 
雖然美國在一些重大問題上如願以償,但在其他方面也做了一定的讓步。例如,根據加拿大的要求,NAFTA第19條款爭端解決機制的主要內容未動。該機制規定,處理反補貼稅和反傾銷案糾紛由兩國爭端解決小組處理,而不是由國內司法系統處理。長期以來,加拿大一直對美國在木材業動用反傾銷措施耿耿於懷,保持爭端解決機制不變對渥太華而言至關重要。
 
另一方面,新版協議對NAFTA的投資者國家爭端解決機制 (ISDS)作出調整。ISDS允許企業借助仲裁小組在國內司法體系之外起訴政府,今後美國和加拿大將逐漸淘汰這一機制,墨西哥則會在能源和電信等政府主導的部門繼續予以保留。
 
美加達成協議使墨西哥大松一口氣。一年多來,由於NAFTA前景未蔔,美國又不斷要脅,外國在墨西哥的直接投資額舉步不前,甚至下滑,經濟總投資也出現下降。USMCA修成正果結束了這種不確定性,企業心中總算有了底,至少清楚了基線是什麼。新版協定還包括了反腐敗內容,至少在協議層面承認了反腐敗的重要性。當然,墨西哥政府也對美國作出了重大讓步,其中最為突出的是爭端解決機制。這一特別機制雖未被完全廢除,但僅覆蓋墨西哥的少數部門,使其競爭力難以與美加等法治健全的國家相比。
 
值得注意的是,新協議並未解決美國對北美鄰國加徵鋼鋁關稅問題。
 

兩大條款或成

美國未來談判新指針  

 
值得注意的是,美國在新版北美自貿協議中加入了兩大條款:一是美加墨三國中任何一方與非市場經濟體,意即中國,進行貿易協議談判前必須發出特別告知。如果三國中有一國與某個“非市場經濟國家”簽署自貿協議,其他協定夥伴有權在6個月內退出;二是禁止匯率操縱,這也是特朗普經常大聲抨擊的重要議題。
 
長期以來,匯率操縱一直由跨國公司幕後監督,公眾並不瞭解詳情。USMCA制定了監測和報告匯率操縱的新制度,並將成立一個委員會對每年進行評估,應該說將貿易協議的透明度提高到了一個新的水準。
 
不過,專家認為,影響美國製造業和農業的核心問題是美元估值過高,其原因不是匯率操縱。數十年來,國際資本市場的市場力量一直使美元估值高於貿易平衡水準。USMCA只是重複了美國財政部和華爾街匯率由市場決定的論調,而資本市場高度不穩定,不可預測。美國需要做的是採取行動遏制市場力量使美元估值過高。USMCA 在這方面的一些表述反而可能會阻礙此類措施。
 
目前,美國正在努力與歐盟和日本進行貿易談判,華盛頓在與加墨談判中就匯率操縱、勞工標準以及汽車業所持立場可能會影響其未來談判態度。事實上,美方已經放言,將把上述兩大條款延伸到與其他國家的自貿談判中。不難判斷,這兩個條款將成為美國未來貿易談判的指針。

 

圍堵中國或成新常態

 
如上所述,美國要求USMCA成員國不得與非市場經濟體簽訂貿易協定雖然不至於是要組建反華聯盟,但針對中國意圖明顯,目的是阻止墨西哥和加拿大與中國達成自貿協議,封殺他國深化對華貿易關係陷美國於被動的可能。
 
然而,中國已經是墨西哥第2大進口國,眼下並不急於與墨西哥簽訂自貿協定,有無協定中國都完全能夠佔領墨西哥市場。不過,墨西哥候任總統López Obrador競選時對華友好,多次提及要尋求中方投資煉油廠,建造高鐵。USMCA協議簽訂後多少會束縛新政府的手腳。
 
但這一條款對加拿大的制約可能會更大。特魯多政府一直在研究簽訂中加貿易協定的可行性。美國一些人擔心中國欲借此從週邊迂回反制美國。WTO正在審核中國市場經濟體國家問題。如果裁決中國為市場經濟體國家,則這項條款對加拿大的制約不攻自破。
 
10月11日,中國商務部新聞發言人高峰在回答相關問題時表示,中方多次強調,在世貿組織多邊貿易規則中,沒有關於“非市場經濟國家”的條款,其僅存在於個別成員的國內法中。中方反對將一國國內法淩駕於國際法之上、將一國意願強加於人的做法。對於《美墨加協定》的有關內容,中方認為,一個國家應當在相互尊重、平等協商、互利共贏的原則基礎上,憑藉市場潛力、政策環境等要素,吸引交易夥伴。建立自貿區的目的是便利成員間的貿易,應該秉持開放包容的原則,不應該限制其他成員的對外關係能力,不應該搞排他主義。
 
早前一天,加拿大外長弗里蘭向國務委員兼外交部長王毅通報了加拿大同美國、墨西哥簽署USMCA情況,表示加方將根據自身決定推進與其他國家的自貿協議談判,希望與包括中國在內的各國繼續堅持基於規則的多邊貿易體制,反對貿易保護主義。他表示,USMCA應是開放和包容的,不應排斥其他夥伴,也不應損害其他國家的正當權益。
 
十月中旬,加拿大智庫“公共政策論壇”發表報告稱,中國經濟體量正在迅速增大,2000年,中國經濟僅佔全球總量的4%,美國佔31%。如今中國已佔15%,而美國則降至24%,加拿大無法承受忽視中國的代價。目前加拿大商品出口依賴美國,如果致力於實現貿易多樣化,渥太華就必須與中國加強交往。
 
大國博弈,無論如何,球是圓的。必須意識到,加拿大和墨西哥同意接受美國提出的限制性內容,意味着它們預設其處理對華貿易關係的方式一定程度上必須得到美國的認可。
 

利益集團嫌

協議修訂力度不大

 
美國國內一些利益集團對USMCA 並不滿意,批評其在保護就業、提高工資、保護人權和逆轉環境損害方面並未作出重大改變,主要反映在以下幾個方面:
 
首先,USMCA沒有包括勞工和環境標準執行機制,難以阻止企業將工作繼續轉移至忽視工人權利和環保的地方。如果針對基礎面不作出調整,缺乏強有力的勞工和環境規則,以及違法必究的雷厲風行的執法行動,新版貿易協議即使在一些領域取得了進展,仍會繼續助長工作外包、抑制工資和傾銷污染環境的毒素等行為,難望成功。
 
第二,在藥品問題上,USMCA比NAFTA還要糟糕。貿易政策應有助於降低救命藥價格,提高藥品可負擔性,而不是延續醫藥巨頭壟斷,增加民眾醫療成本。
 
第三,USMCA沒有提及氣候變化問題,甚至保留了一些大污染企業的特權。如果國會批準通過,NAFTA條約下油氣公司對空氣、水和氣候的威脅將得以延續。
 
還有學者批評協議沒有包括保護美國消費者知情權,幫助美國農民獲益的強制性原產地標識。2013年,根據WTO裁決,國會廢除了豬牛肉強制性原產地標識要求,導致美國進口增加,畜牧業農民收入減少,蒙受損失。
 
近日,美國“公民貿易運動”等組織呼籲國會要求特朗普政府將工人和地球福祉置於企業利益之上,尋求一個全面替代NAFTA的新版協議。
 
美加趕在9月30日前就自貿協定達成一致,使美加墨三國在12月1日墨西哥總統培尼亞離任前簽署協議成為可能。根據美國法律,白宮必須在協議簽署前60天向國會提交文本。
 
有分析指,即使美加墨簽訂了三邊自貿協定,它們之間的貿易關係也不會一帆風順。美國答應不輕易使用232條款的承諾十分脆弱,今後一段時間,其仍會以關稅為抓手要脅加墨兩國加速批準新版自貿協議。
 
然而,新版協議最大的障礙可能來自美國本身,美國國會能否批準USMCA 仍是一個未知數。如果民主黨候選人在11月中期選舉中獲得足夠的席位,特朗普可能會下令退出NAFTA ,迫使國會批准USMCA 。


經導全媒體矩陣
共築中國夢
2018寶博會
不到武陵源 焉知張家界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35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