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國際舞台 > 正文
從南海擠離美軍艦看中美角力相持形勢
US vessel expelled on South China Sea shows the wrestling situation between China and US
香港中觀研究所所長、香港資深媒體人 劉瀾昌 [第3429期 2018-10-22發表]
2017年8月11日,路透社引述匿名美國官員的話稱,美國海軍驅逐艦“麥凱恩”號周四(10日)在南海進行“自由航行行動”,進入美濟礁12海里,以挑戰中國對此的領土聲索。報道稱,這是特朗普政府上台後美國海軍在南海的第三次“自由航行行動”。外交部回應美國軍艦擅入南海:查證識別後警告驅離。(視覺中國圖片)

中美貿易戰的最新動向是兩國最高領導人將在G20峰會上會晤,尋求雙方都可接受的妥協方案。筆者認為,走到這一步,只能證明一個真理,美國“吃不動”中國,美國的領導人聰明的話只能回到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倡導的道路:建立新型的大國關係,避免陷入修昔底德陷阱,以兩個和平共處互惠互利的合作形態帶動建立21世紀的人類命運共同體。
 

美國南海“航行自由”行動

成中美角力場

 
事實上,今年9月底,中國解放軍軍艦第一時間驅離犯我南沙島嶼的美國軍艦,即顯示出這種態勢。許多國際觀察家都是從貿易戰看貿易戰,但事實上中美這場大角力是兩國綜合實力的比試。特朗普搞掂加拿大和墨西哥,就期望如法炮製中國,可是他自己內心清楚,加拿大沒有國防力量全靠美國保衛,而墨西哥實際就是美國的加工後院,都沒有力量與美國叫板。但是,中國呢?今天,筆者要強調的九月底的美國南海“航行自由”行動,這其實是在這場中美大角力中美國對中國的軍事行動。相信,特朗普的大算盤上,是藉南海問題對中國施加軍事壓力,誰想到美軍艦竟被中國軍艦“擠離”出領海之外,丟了大臉。特朗普近期傳出要“炒”國防部長馬蒂斯,譏諷他不是“瘋狗”而是“慫狗”,不知也是否與此有關。
 
9月30日,美軍艦迪凱特號導彈驅逐艦進入中國南海島嶼南熏島和赤瓜島12海里範圍內。中國國防部發言人吳謙表示,中國海軍170號導彈驅逐艦依法依規對美艦進行識別查證,並予以警告驅離。而美方則表示,當170艦發出警告要“迪凱特”號駛離該海域,並逼近到“迪凱特”號前方,迫使該艦不得不“採取技術動作以防撞擊”。美國國防部官員證實美國軍艦在中方軍艦靠近後離開中國領海。美國太平洋艦隊發言人查爾斯·布朗在聲明中稱,中美軍艦當時距離不足45碼(約41.1米),美國軍艦迪凱特號“為避免碰撞而進行機動”。
 
將這些訊息綜合,可組成中國軍艦當時驅離美軍艦的真實畫面,那就是當美艦進入我領海範圍內之時,我軍方不但第一時間進行識別,發出警告,要求離開,同時,以高於美艦的航速逼向美艦的前方,擋住其原來的航線,逼使其改變航線,向中國領海之外的水域駛離,實際上就是“擠壓”美艦駛出中國水域。顯然易見,這不只是口頭驅離,也不是開火開炮的武力驅離,而是“擠壓”式驅離,既充滿了膽識又具有高度智慧,有理有利有節。

 

挑釁舉動由來已久

 
美國藉“航行自由”的旗號犯我南海領海,不是第一回。2017年1月20日,美國海軍“霍珀”號導彈驅逐艦擅自進入中國黃岩島鄰近海域,中國海軍“黃山”號導彈護衛艦警告驅離。這是美國總統特朗普就任以來批准的對中國帶有挑釁性質的“航行自由”行動。
 
自2017年5月後,美艦繼續犯境,美國“杜威”號導彈驅逐艦擅自進入中國南沙群島有關島礁鄰近海域,中國海軍“柳州”號、“瀘州”號導彈護衛艦對美艦進行識別查證,並予以警告驅離。
 
7月,美國海軍“斯坦塞姆”號導彈驅逐艦未向中國政府申請,擅自進入中國西沙群島領海。中國海軍“洛陽”號、“宿遷”號導彈護衛艦,“台山”號掃雷艦和兩架殲-11B戰鬥機當即行動,對美艦予以警告驅離。 
8月,美國海軍“麥凱恩”號導彈驅逐艦擅自進入中國南沙群島有關島礁鄰近海域,中國海軍“淮北”號、“撫順”號導彈護衛艦當即行動,對美艦進行識別查證,並予以警告驅離。
 
10月,美國海軍“查菲”號驅逐艦擅自進入中國西沙群島領海。中國海軍“黃山”號導彈護衛艦和兩架殲-11B戰鬥機、1架直-8直升機緊急應對,對美艦予以警告驅離。
 
2018年,美軍在南海的動作頻率超過了2017年,而且挑釁程度也顯著加劇,往往不再採取“無害通過”方式,而是會在中國領海12海里內搞各類訓練、進行“之”字形機動等。

聯繫到特朗普在今年春天突然對中國發難,挑起貿易摩擦,可以認定,特朗普的南海“航行自由行動”的針對性有所改變。之前,主要是針對中國在南沙島礁的吹填造陸以及島礁建設,企圖壓迫中國後退,終止這些在主權範圍的工程。而到了今年,則明顯帶有配合貿易戰,以至多方面遏制中國的戰略企圖。

 
海軍南沙守備部隊官兵巡邏警戒(視覺中國圖片)
 
但是,實際上,美軍的南海行動起不到示強的作用,反而是“示弱”丟人,尤其這次被“擠離”。美軍艦犯境,我解放軍第一時間趕到;對比兩艘軍艦的裝備,我軍火力還略勝美軍一籌,艦載導彈多過對手;而且戰術動作優於對手,並取得不開槍不開砲“擠離”的最佳效果。尤其值得一提的是,中美貿易戰以來不少“不要刺激美方論”以及“投降論”充斥坊間,可是這回解放軍“兜頭攔截”的勇猛行動,令國人刮目相看,也向全世界展示了中國人維護主權和利益的堅強意志。  
 

南沙三島已建成

“21世紀的現代海上長城”

 
值得說明的是,南海面積約350萬平方公里,其中中國領海總面積約210萬平方公里。南海南北縱跨約2000公里,東西橫越約1000公里。可謂大海茫茫,波浪滔滔,在一般情況下,要發現美國軍艦活動情況不是易事,要及時趕到及時驅離更加困難。想當初,美軍美艦進入中國領空領海,如入無人之境,中國軍隊就算發現也無可奈何。可是,現在美軍艦每次犯境,解放軍軍艦都第一時間趕到,進行識別、搜證、驅離,這正正說明中國軍隊已經不再是落後挨打的弱旅,而是有十足十能力保衛國家領土完整和主權不受侵犯的強軍。
 
而且,解放軍能夠第一時間跟監和驅離美國軍艦,必定是充分發揮西沙和南沙的軍事基地的作用,因為最近的海南島的榆林基地也在千里之遙,若是從海南島的三亞航行到南沙群島,需要幾十個小時,那裏的解放軍軍艦難以第一時間趕及。這也反證中國在南沙的島礁建設何等重要!當下,在永暑礁、渚碧礁和美濟礁三島總造永陸面積超過10平方公里,成為3艘不沉的航空母艦。現在三島皆設有起落大型飛機的機場和停泊大型船隻的港口,至於島上生活和軍事設施應有則有並不斷完善中。相信,中國軍艦能夠第一時間驅離犯境美艦,是因為在此有解放軍軍艦日夜值班。由於這三島成犄角之勢,且與西沙南北呼應,徹底扭轉了南海的戰略格局,過去對南沙控制鞭長莫及的窘境一去不復返了。筆者認為,2014年開始的南沙島礁建設成果,堪稱為“21世紀維護國家主權和利益的現代海上長城”。
 
也正因為此,這也成為某些反華分子的眼中釘、肉中刺,非破壞不可。無奈,木已成舟。中國抓住了稍縱即逝的“時間視窗”,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完成這項海上長城作業。美軍艦的所謂航行自由,以及前不久的英國和日本軍艦也南海打轉的“湊熱鬧”,都不可能改變中國強化南海控制力的新現實格局。
 
有分析認為,美軍今後必定會繼續強化在南海軍事存在和挑釁動作。美軍今後很可能會改變單艦犯境的做法,而是派遣軍艦戰鬥群,以及海空聯合作戰群加大兩栖攻擊力量。但是,與我南沙三島的軍事力量相比,始終還是處於劣勢。在中國鷹擊反艦導彈和紅旗防空導彈部署至相關島礁後,而中國駐西沙群島和海南島的軍艦也可隨時增援。再加上,中國對付美軍犯境已經有一套成熟的招數,以逸待勞,美軍艦犯境其實撈不到什麼便宜。世人都清楚知道,中國在自己的領土上進行島礁建設,合法合理合情,無可反對,他們以南海有關國家的聲索理由來“說事”蒼白無力,而以軍艦的“航行自由”行動來幹擾,北京有理有利有節驅離,無可挑剔。總之,在南海這一戰場,美國難以得分。
 
再看回到經濟層面,儘管特朗普發難的確給中國經濟帶來新問題新挑戰,但中國沒有如特朗普所料垮了。今年中國經濟運行總體平穩、穩中向好的基本面並沒有發生根本性改變。國內外多個權威部門都預測全年經濟增長6.6%左右。國際社會總體潮流還是堅持經濟全球化,貿易自由化,特朗普要求加拿大、墨西哥以及其他國家對中國實施“毒丸”政策,排斥中國事實上也不受支持。而在美國本身“自傷八百”的弊處日益浮現,特朗普期望與中國重開談判,體面下台,也是客觀使然。故此,筆者對未來持樂觀態度,相信美國在搞不動中國之後也只能承認中國的崛起重新尋找互利共贏的相處之道。


經導全媒體矩陣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一帶一路高峰論壇
粵港澳大灣區
閒話大灣區
共築中國夢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44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