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國際舞台 > 正文
日本成為美國貿易施壓的下一個目標
Japan becomes the next target for US trade pressure
張介嶺 [第3428期 2018-10-08發表]
今年5月23日,美國商務部發表聲明稱,已對進口汽車、卡車及汽車零部件啟動232調查,以確定其是否對美國汽車行業造成損害並影響安全。按照美國《1962年貿易擴展法》這一條款,美國總統有權出於“國家安全”考慮,對進口產品徵收關稅或設定配額等措施。
 
5月24日,日本經濟產業大臣世耕弘成表示,“任何貿易措施都必須遵守世界貿易組織規則”,美方對進口車加稅,“將攪亂全球市場”。
 
5月30日,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說,日方“難以理解,不可接受”美國政府以國家安全受威脅為由啟動對汽車及零部件進口的調查。 
 
豐田公司也發表聲明:美方以國家安全為理由限制進口汽車令人難以置信,豐田在美國的生產和投資對美方就業和經濟增長貢獻巨大。
 

美國市場事關

日本汽車產業命運

 
日方作出強烈反應完全在情理之中。上世紀六十年代中期開始,日本汽車出口飛速增長,從1964年全球排名末位跳至1974年排名第一,汽車年產量達到260萬輛。美國很快成為日本汽車的最大進口國,1973年和1979年的石油危機加速了這一勢頭,節能車廣受青睞,日產車在美銷量大幅上升。
 
四十年來,汽車製造業一直是日本工業的支柱,汽車出口不僅是汽車業發展的動力,更關係到國家經濟的命脈。如今,日本已成為全球最大汽車出口國,年出口量多達460萬輛,比排名第二的美國高出一倍。一旦美國依據調查結果對進口汽車及其零部件徵收最高25%的關稅,日本汽車產業首當其衝。
 
數據顯示,美國在日本汽車出口市場中位置突出。2016年,美國從日本進口機動車173萬輛,佔日本汽車出口的近40%和出口總額量的5%,而同年日本對亞洲和歐洲汽車出口相加才141萬輛。日本機動車出口佔日本貨物出口的近22%,高於電子產品、機械和化工產品。
 
按價值計算,日本僅次於加拿大,是美國汽車和汽車零部件的第二大來源地,在美國的市場份額高達35%,超過了中國(8.4%)、歐盟(10.4%)和CPTPP成員國(12.2%)之和。另一方面,2016年,全球汽車需求上升了4.7%,達到9386萬輛,但受制於人口減少,國內市場收縮,日本國內汽車銷量卻下滑了1.5%,跌至500萬輛以下。
 
據測算,日本汽車及其關聯產業用工人數多達500萬,受美國加徵汽車關稅直接衝擊的員工人數差不多接近200萬,佔日本勞動年齡人口總數約3%。內憂外患,對日本政府而言,美國市場關係到日本汽車業的前途命運,日本龐大的汽車業或難以承受美國加徵關稅之重。
 

加徵汽車關稅是把雙刃劍

 
特朗普政府認為,進口汽車和汽車零部件威脅美國國家安全,但業界和智庫許多研究人員對此並不認同。美國汽車製造商聯盟認為,對進口汽車和汽車部件加徵關稅是一個“錯誤”,一旦實施“很可能會開一個危險的先例,其他國家會以此為由保護本國市場免受外國競爭,最終將損害美國經濟安全,削弱美國的國家安全。”
 
大量數據證明,對進口汽車徵收25%的關稅將丟失成千上萬個工作崗位、使美國最重要的經濟引擎之一出現收縮。主要表現在:
 
首先,消費者負擔加重。2017年汽車銷售數據分析顯示,加徵25%汽車關稅將導致美國汽車平均價格增長5,800美元,每年將使美國消費者增加近450億美元的成本。
 
▲特朗普政府威脅對進口汽車和汽車零部件加徵關稅的一個重要目的就是逼迫日本調整汽車非關稅壁壘、擴大汽車進口,開放牛肉市場,降低農業關稅,從而修正美日貿易不均衡局面。圖為6月7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右)與到訪的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在華盛頓白宮共同會見記者。(新華社圖片)  
 
第二,衝擊新車銷量,影響美國競爭力。目前,全球處在一場爭奪電氣化和自動化領先地位的全球激烈競爭之中,加徵關稅增加成本,意味着投向無人駕駛汽車和電動汽車的資金將減少,可能導致削弱美國開發這些先進技術的競爭力。
 
第三,影響就業。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研究顯示,進口關稅將使美國損失19.5萬個工作崗位, 如果其他國家進行報復,損失的工作崗位更可高達62.40萬個。阿拉巴馬州州長艾維(Kay Ivey)稱,加徵機車關稅對就業的影響可能是“毀滅性的”。
 

美國為何死咬日本不放

 
特朗普政府威脅對進口汽車和汽車零部件加徵關稅的一個重要目的就是逼迫日本調整汽車非關稅壁壘、擴大汽車進口,開放牛肉市場,降低農業關稅,從而修正美日貿易不均衡局面。
 
眾所周知,日本是僅次於中國與墨西的美國第三大貿易逆差國,2017年,美日貿易赤字為720億美元,其中,汽車和汽車部件達540億美元,佔整個雙邊貿易赤字的四分之三。 
早在擔任總統之前,特朗普就對美日貿易逆差甚為不滿。入主白宮後,他仍念念不忘。去年11月訪日會見工商界領袖時,特朗普指責日本不公平、不開放,雙方必須解決存在多年的巨額貿易逆差問題。
 
特朗普的批評並非無理可循。日本汽車市場確實十分封閉。早在1978年日本就取消了汽車關稅,但同時為保護本國汽車產業的發展,又針對其他國競爭設立了包括稅賦、複雜的汽車進口手續、苛刻的汽車排放標準和燃油經濟性要求,以及新車置換補貼在內的非關稅壁壘,最終使日本位於汽車強國之列。迄今日本汽車佔國內市場的比例仍高達96%。 
 
不過,特朗普政府不斷威脅對日本進口車加徵關稅還有更深的考量。近年來,美國一直試圖說服日本啟動美日雙邊貿易談判,對日本進口汽車築起保護主義壁壘只是達到目的的一種手段,而東京反對簽訂雙邊貿易協定,希望美國重新考慮回歸多邊“全面且先進的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CPTPP)”,目的是將亞太區域經濟更加緊密地納入美日軌道以應對中國的崛起。
 
8月9日,在華盛頓舉行的美日部長級貿易磋商首輪會議上,日本繼續敦促美國回歸CPTPP,美國則繼續施壓日本啟動雙邊會談。但日本沒有屈服美方壓力,而是用擴大投資、增購美國天然氣和大規模軍事採購取而代之,減少美日貿易逆差,安撫美國的情緒。
 
然而,美國對此並不買賬。特朗普政府圍繞NAFTA修改,與墨西哥達成了貿易協定,與加拿大的談判也已進入尾聲。7月下旬,特朗普與容克達成共識,美國暫不對歐盟進口汽車課徵關稅,並決定啟動貿易磋商,眼下主要國家只有日本仍未啟動正式談判。
 
9月7日,特朗普就美日貿易磋商對媒體表示,“日本已認識到如果不達成協議,將面臨嚴重問題”,並稱,“日本在奧巴馬前政府時期覺得美國‘不會報復’,現在卻‘正好相反’”,暗示在日本不能答應要求的情況下,可能採取某種報復措施。  
 
有分析指,特朗普在貿易問題上正在實行一種雙邊談判極限施壓,避開多邊機制各個擊破的策略。9月下旬,美日將舉行新一輪部長級貿易磋商和首腦會談,美國會逼迫日本作出讓步,包括在農業領域開放市場。
 
特朗普認為,啟動對汽車徵收關稅這一措施,其作用是破壞性的。必須承認,他對以限制汽車進口推動談判信心滿滿並非盲目樂觀。與早前鋼鋁稅不同的是,美國這一貿易保護主義措施矛頭直指關係日本經濟命脈的製造業部門,與之相比,似無更好手段迫使日本不再抵制簽訂美日雙邊貿易協定了。
 

日本仍並未喪失議價能力

 
種種迹象表明,日本正在成為美國貿易施壓的下一個目標。雖然安倍政府並非不可逆地反對簽訂雙邊貿易協定,但一定不願失去施壓美國回歸CPTPP的抓手。客觀而論,面對美國加稅威脅,日本並非只能逆來順受。
 
首先,長期以來,在與美國貿易交手過程中,日本練就了一定的抗壓能力。數十年來,在美國施壓之下,日本自願對汽車出口實施限制,將生產線轉移至美國海岸沿線,建立了一批合資企業。
 
據統計,1978年至1989年期間,日本七大車企均在美國建立了生產線,產量也從1986年的62萬輛增至1994年的215萬輛,且勢頭不減,又從2006年的330萬輛增至2016年的近400萬輛。美國市場銷售的輕型車,每20輛中就有5輛是日本車型。日本在美國大陸設有眾多分廠無疑有助於減少汽車關稅可能帶來的損害。
 
第二,雖然日本遠未擺脫對美國市場的嚴重依賴,但進入其他市場的關稅正在下降,這對日本汽車產業是重大利好。CPTPP規定,成員國必須在四年內將汽車關稅降至零,這無疑將將進一步開放墨西哥、加拿大、澳洲和其他太平洋國家市場,加上今後可能加入的潛在成員國,情況可能更為樂觀。此外,今年7月,日本與歐盟簽訂了經濟夥伴關係協定,今後七年汽車關稅將從10%降至零。
 
第三,中國市場潛力無限。對日本汽車業而言,中國市場日益重要。中國中產階級人數的擴大給日本汽車業帶來了巨大的商機。2016年,中國乘用車交易量達到2400萬輛,遠高於美國的1750萬輛,美國新車註冊處於平線,而中國上升了近14%。
 
2017年,豐田公司在美國銷售243萬輛車,在華銷售129萬輛車,尼桑在美銷售159萬輛,在華銷售152萬輛,本田車在中國的銷售量已經很接近在美國的銷量。
 
今年7月,中國決定將美國進口汽車的關稅提至40%,同時將其他國家進口車關稅從25%降至15%,為日本對華出口汽車提供了更大的空間。有分析指,美國保護主義最終可能會出現一個意想不到的結果,即將太平洋經濟體更為緊密地聯繫了起來,中國日益擴大的消費群體將是主力。日本三大車企均有計劃擴大在華生產能力和銷售規模。
 
退而言之,即使美日雙邊貿易已經開談,至少也要談一年時間,這將給日本很大的空間達成確保日本汽車進入美國市場的條款。


經導全媒體矩陣
共築中國夢
2018寶博會
不到武陵源 焉知張家界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33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