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國際舞台 > 正文
美墨貿易協定會倒逼加拿大入夥嗎
Will US-Mexico trade agreement force Canada to join?
張介嶺 [第3426期 2018-09-10發表]
 
8月27日,美國和墨西哥就修改北美自貿協定(NAFTA)達成一致,雙方在有關汽車貿易和爭議解決規則方面取得重大進展。消息宣佈後,美國汽車股大漲,標普500指數和納斯達克指數雙觸歷史紀錄。
 
當天,美國總統特朗普表示,“今天對於貿易來說是個大日子,對國家也是個大日子,由於談判十分艱難,許多人以為我們永遠不會走到這一步。”
 
他同時強調,“過去人們把它叫做‘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現在我們稱之為《美墨貿易協定》,去掉了帶有消極含義的NAFTA這個名字。美國被NAFTA嚴重禍害了很多年。”
 
針對美墨這方面取得的進展,美國貿易保護主義陣營一片叫好。8月27日,美國卡車司機工會總裁霍法發表聲明支持美墨就修訂NAFTA達成原則協議,同時強調仍有許多工作要做,加拿大作為一方必須成為協議的參與者,最終批准的任何貿易協定必須包括北美所有工人的利益。
 
NAFTA是加、墨、美三國之間簽訂的自貿協議,1994年1月生效,2008才完全貫徹到位。該協定免除了三國之間的大多數關稅,其關注重點是農業、紡織和汽車製造貿易自由化。圖為加拿大安大略省温莎市,一輛印有墨西哥、加拿大與美國國旗的長途貨車(左)通過大使橋開往美國。(新華社圖片)  
 
聲明進而指出,NAFTA是一個失敗,卡車汽車司機工會和其他工會必須了解最終文本在提高工資、保障工人權益和自由、解決執行問題、減少工作外包,並將三國工薪家庭的利益置於首要位置方面是怎麼做的。

 

特朗普緣何急修NAFTA協議 

 
NAFTA是加、墨、美三國之間簽訂的自貿協議,1994年1月生效,2008才完全貫徹到位。該協定免除了三國之間的大多數關稅,其關注重點是農業、紡織和汽車製造貿易自由化。此外,還包括保護智慧財產權、建立爭端解決機制,並通過附加協議保護勞工和環境。
 
NAFTA重塑了北美經濟關係。自此,美加墨經濟一體化達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初始談判目標是將墨西哥經濟與美加經濟體融為一體,寄望於自由貿易給墨西哥帶來強勁和穩步的經濟增長,為墨西哥勞動力提供新的就業崗位和機會,緩解墨西哥非法移民潮。
NAFTA簽訂以來,北美區域貿易大幅增長,美國與加墨貿易增加了三倍多,從1993年的2,900億美元增加到了2017年的1.2萬億美元,快於美國與世界其他國家的貿易增長。與此同時,跨境投資也大幅增長,美國在墨西哥的外國直接投資從150億美元增至逾1,000億美元。
 
對美加而言,墨西哥被視為前景看好的的出口市場,同時也是低成本投資地點,有助於提高美、加企業競爭力。事實上,加墨是美國兩個最大的出口目的地,佔美國出口總量的三分之一。NAFTA對美國GDP影響雖溫和,卻是正面的,約合近0.5%,完全實施後給美國經濟帶來了800億美元的總增量。換言之,每年有數十億美元的增量增長。
 
然而,長期以來,NAFTA對經濟增長和就業的影響成為貿易自由化輿論焦點。上世紀九十年代初,墨西哥人均收入只有美國的30%。1992年,美國總統競選人羅斯·佩羅(Ross Perot)認為,貿易自由化將導致一個“巨大的吸氣音”,美國就業崗位會逃離出境。這種擔心並非杞人憂天。隨着競爭加劇、市場丟失,一些工人和產業面臨痛苦的衝擊,另一些人則從新的市場機會中獲益。
 
數據顯示,1993年,美墨貿易順差為17億美元,到了2014年變成了540億美元的貿易逆差。一些經濟學家認為,墨西哥低工資競爭、美企為降低成本將生產線遷往墨西哥、貿易赤字擴大,導致了美國就業減少和工資停滯。20多年來,墨西哥進口增加致使美國損失了60萬個就業崗位,儘管這筆賬不能都算在NAFTA頭上。
 
在這種背景下,NAFTA已成為美國的一個政治目標。早在2008年,針對民主黨基本盤中彌漫的貿易懷疑主義,當時的總統競選人奧巴馬許諾重啟NAFTA談判,增加更為嚴格的勞工和環境標準,後不了了之。
 
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期間,特朗普和桑德斯均批評該協議導致失業人數增加。2017年5月,特朗普兌現競選承諾,重啟NAFTA談判,同年8月正式啟動談判,並聲明希望在2018年7月墨西哥總統大選前終結談判。
 
特朗普強調,NAFTA談判重點是減少美墨貿易赤字,收緊原產地原則要求,改革投資者國家爭端解決機制,更新協定內容,增加數位化服務和智慧財產權保護。談判期間,特朗普不斷威脅完全退出NAFTA。

 

美墨新協定有哪些看點

 
美墨談判展示了相當大的靈活性,最終就修訂NAFTA達成了基本諒解。其中,墨西哥同意改變汽車生產原產地規則,美國由此可望增加更多就業機會;美國則淡化了一些最為極端的要求,包括汽車製造中有關使用美產部件的規定,以及取消日落條款,標誌着美國至少與其一大鄰國的貿易緊張關係得以緩和。如果獲得國會批准,協議將於2020年生效,分五年落實到位。從目前披露的情況看,新協定以下內容值得關注:
 
一是取消“日落條款”。美國最初提出5年期“日落條款”。據此,如果不予更新,新自貿協定將於5年到期後自動終止。美國態度最終放軟,貿易代表萊特希澤稱,墨西哥同意每6年重審一次貿易協定,如果問題得不到解決,那麼該協議將在重審10年後終止。換言之,美墨新協議將有長達16年的期限,假如審查出現問題,各方還有10年時間進行談判,以解決彼此間的分歧。
 
二是汽車業制定新規。圍繞汽車部件的貿易條款一直是NAFTA談判中最重要、也是爭議最多的問題之一。美墨690億美元貿易逆差,很大一部分來自汽車業。
 
根據美墨新協定,北美地區生產的汽車,來自美國或墨西哥區域內汽車部件佔比從原先的62.5%提高至75%。此舉意在防止中國等其他國家借道墨西哥轉口美國。與此同時,還將加強原地產規則的認證和驗證,以防逃稅。
 
為了阻止車企將工廠遷往薪資更低的墨西哥,新協議還規定,必須有40%~45%的汽車零部件由時薪16美元或以上的工人生產,一旦實施可望增加汽車生產中美國零部件的比例。
 
三是勞工權益。墨西哥承諾採取“具體的立法行動”,有效承認集體談判權。雙方還同意在勞工和環境問題上單獨擬定章節,包括對國際公認勞工權利的深入要求:禁止進口強迫勞動生產的商品、不得向工人施暴和保護外勞,由此彌補NAFTA存在的缺陷。
 
四是農業。美墨同意維持農產品零關稅,不許對彼此市場銷售的商品提供出口補貼,更新現有規定,涵蓋農業使用的先進生物技術,包括在標籤和健康標準方面採取新的措施。
 
美國係墨西哥玉米和大豆的淨出口國,種植這些作物的農民可望受益。由於墨西哥進口水果和蔬菜便宜,美國果農和蔬菜種植戶將受到衝擊。
 
五是智慧財產權。新版協議將規定當局有權在各進出港口截查疑仿商品,並對非法盜錄電影的觀眾採取“有意義”的懲罰,以及對盜取衛星和有線電視信號者施以民事和刑事處罰。新規將加強版權、專利和執照保護。
 
六是刪除糾紛解決機制。墨西哥同意刪除原協定中的糾紛解決機制,包括投資者和國家糾紛解決機制。這可能會使與加拿大的談判變得更為複雜。加拿大總理杜魯多堅持予以保留以維持公平,過去加美在軟木材、紙張和相關產品的糾紛均通過這一機制解決。
 
七是酒類。美墨同意制定新的標籤和認證條款,以減少烈酒和葡萄酒的貿易壁壘,並承諾繼續承認波本和田納西威士卡為美國產品,龍舌蘭和梅斯卡爾酒則是墨西哥特色商品。
 
值得注意的是,美墨之間還簽訂了補充協議。根據協定,墨西哥對美汽車和SUVs年出口量超過240萬輛、汽車部件超過900億美元,美國即可以國家安全為由加徵高達25%的關稅。
 
美國和加拿大8月31日未能在美國政府設定的期限前就更新北美自由貿易協定達成協議,雙方同意下週繼續談判。圖為美國首都華盛頓,加拿大外長弗里蘭接受媒體採訪。(新華社圖片)  
 
為了將更多汽車產業崗位吸引回美國和墨西哥,補充協議規定,240萬限額以下的進口車輛,只要符合新的、更為嚴格的汽車零部件區域生產比例要求,即可免稅進入美國市場,否則,將被課以2.5%的關稅。
 
2017年,墨西哥對美出口汽車和SUVs近180萬輛,從短中期看,上述規定對墨西哥而言仍有相當大的增長空間。另一方面,美國對墨西哥進口車輛設限將使汽車製造商和供應商面臨挑戰。
 
首先,會刺激它們想方設法證明使用的零部件比例符合北美要求,即使其中包括了來自其他地方的零部件。據估算,今後十年這將給汽車企業增加數以億計的成本負擔。第二,為了畫地為牢,鎖定市場份額,汽車企業未來數月將不得不趕在協議生效前爭先恐後宣佈提高在墨西哥的生產能力。第三,汽車企業擔心,補充協議預示着美國同樣會以國家安全為由逼迫歐盟和日本讓步,導致成千上萬個人失業,並刺激車價大幅上漲。
 
未來數週,特朗普政府將公佈調查結果確定進口汽車和汽車部件是否會構成國家安全風險。一旦證明保護美國汽車產業對國家安全至關重要,那美國就完全有理由對來自北美、亞洲和歐洲的進口車徵收25%的關稅。倘如此,美國以國家安全為由加徵關稅可能會正常化,而不再被視為貿易戰。
 

加拿大態度仍有不確定性

 
加拿大係NAFTA三大創始成員國之一,毋庸置疑,沒有加拿大參加,美墨達成協議只能稱為部分成功。美墨宣佈達成初始協定當天,特朗普就忙不迭地與加拿大總理杜魯多進行了通話,互相承諾“繼續進行有建設性的對話”。
 
墨西哥新任總統奧布拉多爾也向加拿大喊話:“加拿大加入這個協定很重要……我們希望可以維持三方協定,就跟原本的一樣。”
 
毫無疑問,美墨達成協議成為美國同加拿大談判的“重啟鍵”。不過,加拿大似乎並不買賬。該國外長弗里蘭的發言人稱,美國和墨西哥體現出來的“樂觀”讓加拿大受到鼓舞,但他提醒,全面NAFTA協議並非板上釘釘之事。“只有新協議有利於加拿大,有利於本國中產階級,我們才會簽署。”
 
顯然,美加依舊分歧嚴重。據悉,加拿大忌諱美墨同意的一些條款,包括取消特別爭端解決條款,以及加拿大在TPP談判中一直拒絕的對品牌藥物的額外保護。
 
為了逼迫特魯多就範,特朗普甚至發出了將加拿大排除在外的威脅,並揚言,“對加拿大,坦白說,我們能夠做的最簡單的,便是對他們向美國出口的汽車加徵關稅。這是一大筆錢,非常簡單的談判。有可能一天內便可結束,然後第二天我們就能拿到許多錢。”
特朗普的威脅並非無的放矢。美墨自貿協議的一些要素,包括汽車貿易和進入美國市場的期許對加拿大確實很有誘惑力。如果一味置身事外,特魯多很可能難以承受美國對加拿大汽車大幅加稅,儘管美國這樣加稅是一把雙刃劍,也會給本國經濟帶來壓力,導致很多人失業。
 
布魯金斯協會研究員格茨(Geoffrey Gertz)早些時候指出:“美墨在汽車、投資規則和日落條框方面取得了重要進步,但仍有一些其他問題,包括政府採購、貿易爭端解決機制,以及加拿大乳製品貿易保護有待解決。沒有證據表明三方在其中任何一個問題上接近突破。”
 
8月31日,美加未能在特朗普設定的最後期限達成協議取代NAFTA,但雙方同意繼續進行談判而非終止磋商。看來,要真正解決NAFTA根深蒂固的缺陷,各方還有更多工作要做。看到過美墨部分協定秘密文本的美國勞工聯盟警告,在加拿大尚未簽署初始框架的情況下,最終談判還可能朝多個方向發展。有理由擔心,加拿大能否繼續留在三邊協議中依然存在不確定性。
 
不過,杜魯多不會輕易退出三邊協議。除上述原因之外,那麼多年來,加拿大從NAFTA跨境投資中大獲其益。1993年以來,美墨在加投資增長了三倍,美國投資佔加拿大外國直接投資存量的一半還要多,從1993年的700億美元增至2017年的4,000億美元左右。隨着貿易自由化,加美貿易總額迅速增加。加拿大對美出口從1,100億美元上升到了3,000億美元。
 
此外,NAFTA還促進了美加雙邊農業流動。1994年以來,加美農業貿易增長了三倍多,加拿大向NAFTA夥伴的農業出口差不多也增長了相同數量。
 
有分析指,既然美墨沒有加拿大參與也邁步向前取得共識,杜魯多必須承擔後果,接受一個更糟糕的NAFTA版本,否則,他應該清楚另一選項,即與美國展開全面貿易戰。一旦加拿大最終被排除在外,美墨貿易協定對貿易的衝擊將遠大於對貿易的支撐。例如,汽車貿易在北美已經深度融合,缺少加拿大將迫使供應鏈進行根本性重新配置。
 
目前,美國一些行業組織仍在全程督戰,它們要求任何NAFTA替代版本都必須刪除威脅就業、環境和公共健康的投資者國家爭端解決機制(ISDS),增加強有力的、新的勞工和環境標準,並做到違法必究,以阻止美國企業利用國外血汗工廠和滯後的環保標準繼續外包高收入工作。
 

美墨自貿協議命運如何尚需觀察

 
最近,特朗普已通知國會,不論加拿大加入與否,必須在90天內,即11月底之前批准美墨自貿協議,其意圖是敦促國會根據貿易促進授權法(TPA)不加修改地就此表決。
 
迄今為止,參眾兩院已有議員提出異議,他們認為2017年貿易代表萊特希澤第一次通知國會將重啟NAFTA談判時,包含了加拿大和墨西哥兩個國家。而TPA非常獨特,只是總統和國會之間的君子協定,未給私人訴訟權利提供空間,沒有企業可以未遵守法定時限或程式為由起訴國會,也沒有哪一個州有權提起訴訟左右國會的决定。簡言之,TPA快速通道最終話事的是眾議長和參議院多數黨領袖,法院不會就此釋法。
 
顯而易見,美墨自貿協議的另一大不確定因素就是美國國會。雖然特朗普忙不迭地將美墨新協議提交國會審核,但恐不得不等到11月中期選舉之後再由新一屆國會進行表決。這意味着屆時至少眾議院可能會被民主黨把控,這些人不會支持特朗普,尤其是新協議在民主黨關注的墨西哥勞工權力方面無所作為的情況下更是如此。同時,新協議的一些改變,包括削弱保護投資者國家爭端解決機制,業界並不滿意,這無疑也會丟失一些共和黨的票數。
 
美墨自貿協議可能產生的影響不能就事論事,不管最終能否修成正果,其最大意義在於,特朗普政府總算顯示出了通過談判達成新貿易協議的意願,而非一味揮舞大棒借助關稅保護美國市場。



經導全媒體矩陣
共築中國夢
2018寶博會
不到武陵源 焉知張家界
蚩尤故里 神奇新化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31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