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原創熱文 > 正文
香港英聯邦式公立醫療體系這回惹了眾怒
本刊記者 沈默 [ 2023-04-28發表]
 

新聞連接:婦人東區醫院急症室等到死 倒斃殘廁無人知

東區尤德夫人那打素醫院4月17日公佈一名患有長期病患的58歲女病人,因發燒和咳嗽昨晚(16日)11時到急症室求診。相隔12小時後,17日早11時,獲醫生診斷,並安排她等候作進一步檢查。不過到中午約12時半起,醫護人員透過廣播系統呼叫女病人名字,但未能找到她。至下午4時半,醫護人員在急症室等候區無障礙廁所內發現病人失去知覺,病人最終於下午5時6分不治。
——《香港01》 4月17日
 
今年4月中發生的一起“女患者急診室苦等12小時等到死”的新聞,似一記警鐘,引起全港輿論譁然之餘,也敲碎了內地市民對脫胎於英聯邦國家醫療服務體系的香港公立醫療制度的美好期待。
 

最長候診時間2年半

 
公立醫院醫院人手短缺顯然是民眾對今次事故的首要關注。數據顯示,在2020年底,香港正式註冊醫生的數量為15,298名,人均醫生比例僅為1,000:2(歐洲地區平均每1000人有3.2名醫生)。如果單計公營醫療系統,情況更加糟糕,據衛生署出版的《2018年醫療衛生服務人力統計調查》,在全港的專科醫生當中,約有45%在公立醫院服務,要照顧全港近九成的住院病人,而其餘約55%則為私人執業,僅照顧全港一成的私家醫院病人。
 
這就使公立醫院的輪候時間變得極長,據醫管局數字,2019-2020年度急症室服務平均輪候時間最高可達277分鐘;專科服務的輪候期則動輒以年計,其中眼科、耳鼻喉科、及內科的最長等候時間分別為134、148及149星期,相當於2年半以上。
 
在這樣極端的條件下,4月中發生的“女患者急診室苦等12小時等到死”一事甚至算得上“情理之中”。事實上,翻查資料,連同今次事件,醫管局由2020年起已發生過4宗急症室病人“等到死”事件。
 
此外,人口老齡化加劇與“醫療通脹”同樣促成了公立醫院災難事件的發生。
 
具體而言,目前香港人口正急劇老化,2022年中,本港65歲或以上人口達152萬,佔整體人口729萬的20.9%,即每5個港人便有1名長者。根據聯合國預測,到了2050年,香港會成為全球人口老化程度最高的城市,有40.6%的人口為65歲或以上,這會對香港醫療系統造成什麼樣的直接影響呢?舉例來說,65歲或以上人士平均所需的住院醫療服務時長,比65歲以下人士平均多出六倍。
 
二是“醫療通脹”,簡言之,例如醫院在採用新興醫療科技以圖保持醫療水準的同時,人均醫療成本也在飛漲,與此同時,醫院技術提高,人均壽命提高,醫療成本就會變得更高,形成一種螺旋式上升的發展方向。據香港大學的模型推算,到2033年,總醫療開支將佔本地生產總值的9.2%。而公共醫療開支則佔本地生產總值的5.5%。
 

政府長期努力 醫護人手卻長期短缺

 
但事在人為,香港政府近年來的人才政策可謂多管齊下,“開源節流”。
 
先增加醫療培訓課程學額、撥款提升和增加大學醫療教學設施,以及支持醫院管理局(醫管局)的人手政策,以培育本地人才。
 
再將已通過執業資格試,並於公營醫療機構擔任全職工作達三年的非本地培訓專科醫生的評核期由六個月縮短為兩日(2019年8月施行),放寬非本地培訓醫生在港行醫門檻。
 
今年4月,醫管局高層更罕有地親赴外國,延攬外地的香港醫科生和年輕醫生回流;與此同時,港府也將眼光放到內地,在4月引入首批83名大灣區醫護人員進駐公立醫院。
 
但培育與引才的速度,遠遠比不上人才流失的速度。
 
2022年中的數據顯示,在放寬非本地培訓醫生在港行醫門檻後,僅有41名非本地培訓醫生以有限度執業註冊的形式,在公立醫院人手短缺的部門工作。
 
相比之下,醫生的流失速度,尤其是香港醫療系統骨幹的流失速度比想像中還要嚴峻。受香港移民潮影響,在2020/21年度,有250多名公立醫生離職; 2021/22年度,流失人達509人(當中未計及實習醫生和牙醫)。截至今年1月底,公立醫生在過去一年流失7.2%,護士流失率則高達11.2%,更有公立醫院的部分專科,錄得超100%醫生流失率。
 
所以食衞局2021年發表的醫療人力推算顯示,2020年本港全職醫生短缺有約1,070人,至2040年將接近培增至1,949人;護士人手短缺亦由2020年的3,405人,增至2040年的5,060人,意味著人手緊缺的狀況,20年後都不會解決。
 

是時候向偏見說“不”

 
説句公道話,港府近30年來,確實為公立醫院投放了不少資源。舉例而言,1989-90年時,公共醫療衞生開支只佔整體醫療開支的40.5%,到了2019-20年,已升至53.5%,共1015.27億元,而公共醫療衛生開支佔GDP的比例,也從1989-90年的1.5%,上升至2020年的3.6%。
 

首批80餘名大灣區醫療人才交流計劃醫護人員抵港(香港政府新聞處圖片)
 
但究竟是什麼原因,讓政府為公立醫療系統花了大價錢,仍然留不住人才?這當然是一個很大的議題,例如香港公立醫院相比私立“錢少活多離家遠”、以及香港的移民潮的影響,都是公院人才流失的成因。
 
但記者在此想要探討的,是香港社會中長期存在的,對內地人才的“偏見”。讓我們看回一篇“舊聞”:4月17日,首批80餘名大灣區醫療人才交流計劃醫護人員抵港。但一些港媒的報導焦點,卻放在了醫管局護理部高級行政經理梁明的兩句話上:一是“首批護士不會在急症室工作。”二是“香港護士夥拍著那位護士,都是會陪著他或看著他。希望達到第一互動、第二安全。”
 
媒體的關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香港社會的整體關注,但將上述擔憂放在內地派來的首批醫護人員身上,更將諷刺意味拉滿。因為作為大灣區醫療人才交流計劃的先遣隊,這批醫護不論是在語言能力還是工作能力上,一定毫無意外地屬於優中選優。
 
試問,新加坡衛生部控股自2011年開始,每年都有計劃地從中國內地招聘在當地受教育的醫生,至今已從中國內地招聘超過180名醫生,為什麼新加坡民眾不曾質疑內地醫生會溝通不暢、學歷不足或質素低下呢?說到底,還是該勸部分港人,是時候對偏見說“不”了。
 


經導全媒體矩陣
海南瓊海
商聯通
經典時刻
總編輯話你知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544期
新時代新征程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