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原創熱文 > 正文
“童樂居”虐兒案|“主動申報”機制害慘香港防虐“安全網”
本刊記者 沈雨青 [ 2022-01-21發表]
近日,香港被揭發一起駭人聽聞的院舍虐兒案,截至目前,涉事院舍——香港保護兒童會轄下的“童樂居”中,有29名兒童受害,而“童樂居”一共只有70名兒童。

29名幼兒分別被扯頭髮、打頭、扇巴掌或者扇頭部,有的孩子甚至被拋落地上,身上遍布紅腫及淤青,行為殘忍及難以接受。

並且現在警方僅查看了20%左右的監控片段,已有16名職員被捕(早前警方檢取了約6萬小時的監控錄像),將來更多片段被翻閱後,不排除該院舍會有更多員工被捕,以及發現更多兒童受害。

 

香港“強有力”的防虐安全網?


2017年,北京紅黃藍幼兒園虐童案震驚內地,當時曾有本港傳媒採訪已在香港防止虐待兒童會服務14年的香港中文大學社工系講師陳倩嫻,陳指香港本地防虐“‘安全網’實際操作都很好,一旦啟動調查機制,社署、民間機構、醫院、警方,都會通力合作”。
 
港府致力提供幼兒照顧及康復支援服務(特區政府新聞處圖片)

她所言非虛,在處理虐兒事件時,香港既擁有強有力的法律保障和高效的管治團隊,同時又擁有對專業法律服務以及對法治的堅定尊重。

香港已於1994年成為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的締約方。其中寫明兒童享有最高標準的健康權(第24條)和保護兒童免受一切形式的性剝削和性侵犯的權利(第34條)。

香港有多項法例中都有專門條款保護兒童權利,比如:

《保護兒童及少年條例》、《侵害人身罪條例》、《防止兒童色情物品條例》、《擄拐和管養兒童條例》、《證據條例》《僱傭條例》、《刑事罪行條例》、《刑事訴訟程序條例》、《電視直播聯繫及錄影記錄證據規則》以及《教育條例》和《領養條例》。

 
行政長官探訪提供學前康復服務的幼兒園(特區政府新聞處圖片)

香港在某些法例中對兒童的保護幾近嚴苛,比如:

在《侵害人身罪條例》第27條中規定,任何人故意忽略、虐待、拋棄或遺棄所管養或照顧的16歲或以下兒童或少年,而導致其受到傷害,包括視力、聽覺的損害或喪失,肢體、身體器官的傷損殘缺,或精神錯亂,均屬刑事罪行,最高可判囚10年。

然而,陳倩嫻話音剛落,2018年1月,屯門五歲孩童臨臨在家中遭親父及繼母長期虐待至死。

警方當時在他身上發現133處新舊傷痕,遍布頭部和四肢,被形容為“香港開埠以來最嚴重的虐兒案”。

臨臨八歲的兄長陳瑞逸(逸仔),亦疑遭虐打至滿身傷痕。

近日發生的“童樂居”虐兒案更是駭人聽聞,震驚全港。

背景補充:

“童樂居”所屬的香港保護兒童會,是全港歷史最悠久的非牟利兒童慈善機構之一,現時轄下共有27個服務單位,每天服務約3000名兒童。

最令人難以接受的是,“童樂居”內發生的這種長時間、大規模、極易被察覺的虐待,機構上下偏偏無人出聲。

直至去年12月17日,一街坊目睹有職員在院舍的戶外遊樂場虐待兒童並告知院長,再由院長報警後,駭人聽聞的“童樂居”事件才逐漸浮出水面。

香港防虐“安全網”失察至此,所有藉口都不能被接受。

 

“上報”還是“不報”?


“童樂居”事件令全港震怒,網友們也開始反思:香港地,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有觀點認為,香港這個高度文明的小型社會一再發生虐兒慘案,可以歸因於“申報製度”或者說是:“監管不足”。

香港兒童或少年遭遇虐待時,大多需要社會福利署、社工,或警務人員去“上報”個案,“申請”調查,而非獨立機構或人士主動“監管”、巡查,主動“發現”罪案。

例如前文提到的被虐致死的5歲女童臨臨,如果她就讀的富泰幼稚園,或她哥哥就讀的興德學校的老師,能夠及時將個案上報社署,然後社署派社工全面家訪,那麼悲劇或許可以避免。

同樣的,這次震驚全港的“童樂居”虐童事件,如若院舍內部未施暴的員工,能夠及時將情況上報給社署,或者報警,很大程度上可以避免發生這種大規模且性質惡劣的虐兒案件。

此外,香港模糊的“上報”界限,也在一定程度上貽誤了虐兒案件的揭露時機。

有本港社工在接受媒體採訪時曾表示,在香港, “上報”與“不上報”之間,界線並不明確;而更關鍵是,何時需要“上報”,也存含糊地帶。

對於在家庭中被虐待的兒童,社工調查上報後,小朋友有可能會被帶離父母身邊,父母有機會被警察拘捕。

同時,孩子內心也會覺得自己做了“壞人”,所以在模糊的“上報”界限前,前線社工很可能選擇不“上報”。

對於在院舍等機構中被虐待的兒童,因為香港“沒有保護”罪(法改會小組委員會建議訂立的一項新罪行,該項條例建議,對罪案發生時沒有採取“合理步驟”保護受害人的旁觀者,施加刑事責任)尚未實施,所以虐兒行為是否能被機構內部職員制止或揭發,也全憑其他職員的良心,而非法律責任。

更細思極恐的是,在類似“童樂居”的院舍中,受害兒童均是棄嬰、孤兒、經政府轉介或來自有問題家庭的兒童,年齡又在初生至三歲之間。

這些孩子大多失去家庭的庇護,且弱小得毫無自我保護或尋求外界幫助的能力,所以只要院舍職員之間達成默契,職員虐兒的犯罪成本基本為零。

或許,對於香港而言,相比表達同情,現在更需深刻反思,以找到從源頭防止類似惡性事件再次發生的方法。


經導全媒體矩陣
經典時刻
總編輯話你知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蚩尤故里 神奇新化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517期
新時代新征程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