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原創熱文 > 正文
香港長者越做越窮 晚年幸福何在?
本刊記者 沈雨青 [ 2021-11-22發表]
香港連續七年蟬聯全球最長壽地區,在香港,長壽是福嗎?


香港長者的生活悲歌


據特區政府2021年11月發布的香港貧窮情況報告。2020年全港長者人口已達130萬,佔全港人口近五分之一,當中近九成沒有從事經濟活動。

 
貧窮長者人數逐年增加(圖片來源:香港貧窮情況報告)

在2020年被界定為政策介入前(純理論假設)貧窮長者有 58.3萬人,佔整體長者的45.0%。

全港超過22萬綜援個案中,年老個案佔整體個案的62.8%,反映長者貧窮問題仍然嚴重。

 
老人正在街頭收紙皮 (特區政府新聞處圖片)

不分晝夜駕駛小巴、的士的是老人,在餐廳裏當服務員的是老人,在高檔辦公樓裏負責打掃清潔的是老人,在街頭收紙皮的還是老人。

從司機、保安、清潔工到拾荒者,我們觀察到的香港長者的生活境遇,是疲憊的、艱難的、甚至是悲慘的。


“年逾70長者為生存,即使已過退休年齡多年,每日仍要打兩份工挨足13小時”

“老人等安老宿位‘等到死’”

“雙老家庭一方常年患病,另一方同樣患病後擔憂配偶無人照料選擇雙雙赴死”......

 


以上圖片來自媒體報道截圖

以上新聞報道,都是曾真實在香港上演過的老年生活悲歌。
 

強勢且完備的特區政府安老政策


所有對香港不了解的讀者,將這一切歸咎於港府的安老政策。

認為香港長者之所以無法如同內地長者一樣安享晚年,無非是因為香港沒有退休金,不工作即會“手停口停”。

但記者在翻閱資料後發現,特區政府安老政策極其強勢,幾乎涵蓋老人生活的所有環節。

 
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探訪院舍長者(特區政府新聞處圖片)

長者福利方面領先全球,特區政府每5元的公帑開支就有1元用在長者身上。

香港長者的社會福利包括:

高齡津貼:俗稱“生果金”,香港社會福利署為長者永久居民提供的福利金,無須任何資產審查,自2021年2月1日起,生果金每月為1475元。

長者生活津貼:簡稱長生津或長津。據最新一份施政報告,長生津讓約57萬名長者,包括部分擁有自住物業或與有收入家人同住的長者,每月領取3,815元的高額津貼,其受惠比例高達42.5%,為各社會保障計劃中最高。

綜援:有經濟困難的長者也可申請綜合社會保障援助(綜援)計劃,根據長者現狀,可為長者提供3815元至6485元不等的援助。

還有特區政府推出的廣東計劃、福建計劃,以及社會福利署資助的一系列社區照顧服務和院舍照顧服務(統稱為長期護理服務)。

 
特區政府津助安老院內景(特區政府網站圖片)

此外,貧窮長者除可受惠於以上社會保障外,有逾四成(41.4%)貧窮長者現正居於公屋,他們在住屋方面的基本需求已獲保障。

最後,香港公費醫療體系每日120元的住院費,為香港長者免除因病返貧的後顧之憂。

據香港貧窮情況報告,政策介入也確實很大程度上抵銷了人口高齡化對長者貧窮的負面影響。

2020年,共有39.6萬名長者(佔貧窮長者總數的三分之二以上)在政策介入後脫貧,貧窮率減幅極其顯著。

如考慮政府所有選定政策介入的全方位成效,2020年貧窮長者人數降低至18.75萬人,長者貧窮率降至14.5%,與2019年相比,更大跌5.2萬人。

 

是什麽造成了
香港積重難返的養老困局?


但以上資料與我們的日常觀感不符,更與我們的所見所聞不符。香港的長者完全不像擁有每月數千元生活用度,坐享優質晚年生活的人。

記者認為,香港長者養老難困境,既受主觀因素影響,也有客觀因素限制。

主觀:長者不願拿錢

從主觀因素出發,香港老一輩作為奮鬥的一代,或多或少受獅子山精神感召,不願在完全喪失勞動能力前,領取港府“綜援”,這也是造成香港高齡工作者屢見不鮮的主要原因之一。

 
高齡清潔工(特區政府新聞處圖片)

與此同時,要申請“綜援”,社會福利署首先會對綜援申請人作資產審查,當然,如果申請人有成年子女,子女的收入也是資產審查因素之一。

所以如果子女的收入較高,又想成功申請綜援的話,須讓社署作資產審查時,撇除子女的收入因素。

這就得讓子女簽署“不供養父母證明書”(俗稱“衰仔紙”,大家從這個名字中也不難看出香港人對這份“證明書”的鄙夷),以申報自己沒有能力或不願意照顧及供養父母。這樣,申請人才能通過資產審查並獲得綜援資助。

 


據香港樂施會數據,因綜援制度的負面標簽,在香港5個合資格的長者中,就有2人不會申請“綜援”。而高齡津貼與長者生活津貼,基本不足以支撐長者的日常生活開支。

加上港府並沒有推行類似內地的全面養老制度,讓香港長者能夠像內地長者一樣無需申請與審查,就能拿到滿足生活用度的退休金。

所以說,“年逾70歲仍然日打兩份工”,就成為一件發生在香港長者身上的尋常事。

 

客觀:老齡化速度太快


從客觀因素出發,香港節節攀升的老齡人口數量,是造成貧窮長者數目增加,安老院舍宿位等安老措施緊張的另一個主要原因。

特區政府曾作出預計,65歲及以上長者的比例,至2036年將增加至31%,至2066年將進一步上升到37%。

特區政府安排的支援服務在不斷增長的老年人口面前,逐漸顯現出力度不足等缺陷。


香港社區組織協會幹事吳衛東曾指,面對人口老化,政府安老政策是“樣樣都有啲,但樣樣都要等”。

輪候資助宿位平均等21個月。據本港媒體報道,截至去年12月底,有3.1萬名長者正輪候資助護理安老宿位,平均輪候21個月;另有約6000人則等候入住護養院,亦要平均輪候26個月。

共有7024人於輪候期間逝世,港媒直接使用“等到死”形容香港院舍資助宿位僧多粥少的現狀。


經導全媒體矩陣
經典時刻
總編輯話你知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506期
新時代新征程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