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原創熱文 > 正文
港鯨重生 香港對海洋保育有多重視
■ 本刊記者 莊紓 [第3501期 2021-09-13發表]
▲圖為2019年7月記者訪問時,受損的“港鯨”仍屹立在鶴咀海岸的場景。自2018年9月被超級颱風山竹肆虐後,鯨魚的骨骼已嚴重受損。(本刊記者胡倩怡攝)

來香港觀光過的各地遊客,無不對香港的海有着深刻的印象。香港依山傍海,因其獨特的地理位置,其城市建設和發展與海洋有着密不可分的關係,因此,港人也格外重視海洋保育。

其中,香港海洋保育的象徵是一隻1955年“登陸”香港水域而名聲大噪的長鬚鯨,又被稱為“港鯨”。近期,香港大學太古海洋科學研究所(SWIMS)發起一項“港鯨重生”籌款計劃,旨在修復受到損毀的“港鯨”骨架,同時光大香港海洋保育教育。

 

3D打印技術幫助港鯨重生


1955年4月12日,一條年幼的雄性長鬚鯨被發現漂浮在維多利亞港明山碼頭下的石樁中。長鬚鯨是地球上僅次於藍鯨的第二大動物,是海洋的一“大”主人。可悲的是,因在從南海向北遷移時與母親失散,幼鯨已經餓得奄奄一息。因解救近乎無望,海警對鯨魚實施安樂死後,其長達9米的骨架由香港大學的專家保存並展示在校園裏35年。後於1991年被搬遷到位於太古海洋科學研究所的現址。

1991年6月27日,“港鯨”由瑪麗·霍東·凱特勒夫人(香港世界基金會名譽執行董事)揭幕,坐在那裏看海浪衝上海岸,俯瞰南中國海。多年來一直是鶴咀海岸保護區的地標,也是一個鼓舞人心的香港海洋保育象徵。

可惜,2018年,“港鯨”在當年超強颱風“山竹”吹襲中遭嚴重損毀。連接骨頭的支撐結構因暴風雨侵蝕而彎曲,導致許多肋骨斷裂,右下頜骨移位,左髖骨被吹走。風暴過後,儘管採取了補救措施,但港鯨此後仍暴露在陽光下的阿吉拉爾角岩石上,狀態繼續惡化。

此前,為了幫助鯨魚返回海邊,港人已對這具骨架進行了長達一年的重建。今年,隨着研究所的擴建,這條著名的“香港鯨”將會進行20年來首次的修復。而後,原始骨骼將保存在SWIMS生物多樣性收藏中,而設計用於抵禦颱風、鹽霧和香港夏季炎熱多年的新骨骼將使用最先進的技術進行3D列印,繼續屹立海岸作為海洋的象徵,提醒港人重視海洋保護。 

 

非政府機構致力海洋生態保育


香港對海洋的保育工作的重視有其背後深厚的必要性根源。香港三面環海,海洋與香港的歷史及發展密不可分。然而,本港多樣及珍貴的海洋生態系統正面對各種威脅,包括填海、沿岸發展、過度捕撈、以及不容忽視的海洋垃圾問題,導致香港的生物多樣性大不如前。這些嚴峻威脅將為海洋生物多樣性帶來災難性的影響。

根據最近的統計,本港水域共記錄了接近6000種海洋物種。雖然香港僅佔全國百分之0.03的海洋面積,本港水域的海洋物種記錄卻佔全國約四分之一。以面積計算,香港的海洋物種數量較世界上很多地區多超過數百倍,反映香港擁有極豐富的海洋生物多樣性。然而,據2017年世界自然基金會香港分會《香港海洋健康報告》指出,至少有綠海龜、中華白海豚、石珊瑚、黃唇魚和馬蹄蟹等五種居住在本港海洋及近岸的海洋物種正在掙扎求存。

港人有多重視海洋保育呢?香港有許多重視海洋保育的機構,光非政府組織就有如世界自然基金會香港分會(WWF),Eco Marine,生態教育及資源中心(ERC),海洋公園保育基金會(OPCF)、Eco Vision、環保促進會等。

此前,於2020年1月,為數約50至100條的一群偽虎鯨進入維港水域,海洋公園保育基金聯合漁農自然護理署進行保護,而水警及海事處亦即時提供協助,呼籲市民需與該群海豚保持距離,同時保障市民和海洋生物的安全。

海洋公園保育基金會(OPCF,海洋公園鯨豚保護基金)是海洋公園公司於1993年10月成立的以喚起公眾對亞洲鯨類所面臨問題的認識為宗旨的註冊慈善組織。該組織一直與其他非政府组织(NGO)合作採取行動保護亞洲海洋。

作為香港記憶地標之一的海洋公園,除機動遊戲之外,也單劃區域作為海洋主題館,供遊人欣賞海豚游弋的美態或是憨態可掬的企鵝等。在官網上,多個與海洋生物相關的工作坊供小朋友學習體驗,如“智慧鯨訓練班”“微小生物班”“貝殼啟蒙班”等。

此外,還有免費的香港海洋生物救護及教育中心導賞團,參加者可以參觀香港海洋生物救護及教育中心內的設施及儀器,認識鯨豚、鯊魚及海龜等海洋生物的擱淺行動工作,認識水母的成長歷程、鯊魚與鯆魚的有趣習性,並獨家參觀組織病理學實驗室。

除了關注、教育和呼籲外,設立海洋保護區也是進行海洋保育的一種重要方式。目前,僅5%的香港水域已被劃為或擬議為海洋保護區,而禁止捕魚及船隻駛入的水域不足0.01%。科學家、保育學家和非政府組織呼籲於2030年前應將全球30%水域劃為海洋保護區(MPA)。 

2018年,WWF與香港本地學者和專家,挑選了西大嶼山、南丫島南、水口、橋咀洲及牛尾洲、果洲群島白泥、赤門海峽等七個香港生態最敏感的區域作進一步保護和建立可持續漁業,以便在一切為時已晚之前,採取有效的海洋保育措施。而早在1996年,香港現存第一個海洋保護區已經成立。

 

NGO與政府攜手育養海岸


非政府組織間更大規模的合作要數2014-2016年間的“育養海岸”計劃,致力於調查解決香港海洋垃圾問題。

海洋垃圾是香港一個長期存在的問題,主要原因是香港擁有263個島嶼以及733公里的海岸線,是世界上人口最稠密的地區之一,以及海洋洋流帶來的跨境海洋垃圾等。為此,香港政府每年平均收集約15000噸海洋垃圾,但仍然有成千上萬噸海洋垃圾未被清理,並持續污染香港的海灘和海岸線。

因為關注到香港缺乏對海洋垃圾的認識、法規和解決方案,香港從政府到民間組織聯合出動。在2012年的膠粒洩漏災難發生後,政府成立了“海岸清潔跨部門工作小組”,負責檢討和制訂措施,以進一步改善海岸的清潔。不同的政府部門分別負責不同範疇的海洋垃圾清理工作。

同時,兩年內,由世界自然基金會香港分會牽頭,聯合6家NGO組織,動員超過2000人進行了130次調查及清理活動,舉辦6場講座,並與網絡平台合作,發動民眾監察環境破壞的情況,大大引起香港市民對海洋垃圾問題的關注。

其實,海洋保護一直伴隨政府城建考量全程。

《保護海港條例》於1996年由香港立法局議員陸恭蕙以私人草案形式提交立法局,於1997年6月27日獲得通過。條例訂明維多利亞港為香港人的特別公有資產及天然財產,必須受到保護和保存,並且設定了不准許在維多利亞港進行填海工程的法定原則,所有公職人員和公共機構在行使任何歸屬權力時,都必須要考慮以上的法律原則。從此成為政府填海造地、進行城市規劃建設的重要法律參照。也因此,後來中環灣仔繞道工程、啟德發展計劃等城建項目,都在法例的規範下進行。

同樣地,政府早於2012《港島東海旁研究》中提出利用東區走廊底下的空間鋪設木板步道,讓市民可以享用海濱。可是行人板道會覆蓋海面,雖然這些結構不會影響海床或海港水面,但可能會限制使用東區走廊下的水域。由於建議行人板道將會影響海港面積,故此可能涉及《保護海港條例》,討論8年後終於去年才提出最終方案。

事涉海洋保護,今年7月9日,政府刊憲授權進行有關計劃,同時授權進行該處排污設備工程計劃,包括建造2000米無壓力污水管道及相關沙井等,由土木工程拓展署負責。根據早前文件提出,有關計劃料今年底展開工程,2024年底起分階段完成。這又是港府重視海洋保護的一個鮮明例子。

據報告《香港生態足印2019》發布,香港的人均“生態足印”,即因需求而對大自然形成的壓力,高踞全球第十位,在亞太地區排名第二。根據最新數字,若全球人類都套用香港人最習以為常的“用完即棄”的生活模式,我們便需要4.2個地球來滿足人類的消費習慣及吸收我們所產生的廢物。也就是說,若全球人類跟隨香港人舊有的生活模式,全球將在每年的3月19日就已耗盡全年的可再生自然資源。

從一個繁榮的漁村到亞洲人均海鮮消費第二高的地區,香港與海洋有着深厚的聯繫,但不受約束的發展正讓它遭受威脅。由此可見,港人繼續重視海洋保育,仍是再必要不過。不單海洋保育,環保事業本身值得每一個心懷關切的地球人持續投注努力。

 
▲香港東龍島海濱,一對孩童正在與波浪和泥沙嬉戲。香港公共海岸在養護之下十分潔淨,海水呈現出有層次的原始的藍色,在不同時段都能吸引大量遊客參觀玩賞。(本刊記者莊紓攝)


經導全媒體矩陣
經典時刻
總編輯話你知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501期
新時代新征程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