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原創熱文 > 正文
【記者直擊】跨境學童深圳開學堂
本刊記者 沈雨青 [ 2021-09-08發表]
新學年開學之際,上水鳳溪小學首次在深圳開辦實體學習中心,該校跨境生除了可以選擇繼續在家網上學習,也可以去學習中心重新感受實體課氣氛。

9月6日,上水鳳溪小學深圳學習中心正式開課,承接該校深圳學習中心業務的是位於福田口岸旁的“思源學坊”。為此,記者在開課當天,前往該機構進行實地采訪。

 
承接上水鳳溪小學深圳學習中心業務的“思源學坊” 沈雨青攝

在現場,有跨境生家長向記者表示,“我們(家長)可以說是很卑微了,現在孩子連基礎的教育都無法保障。”
 

老師缺位


“香港老師很多不會對網課學生進行提問的,一般只會問教室裏上課的學生。”“我小孩過去一年都沒交作業。”有跨境生家長告訴記者,孩子之前成績是年級第一,但在家上了一年多網課,現在成績已經排到班級的十幾名。
 

沉迷遊戲 視力受損


“孩子長期用電腦上網課,越來越離不開電子設備,一下課,就用iPad玩遊戲。”
 

學習習慣變差


“小孩上網課的時候,一下子吃零食,一下子上廁所。一堂課下來也不知道學到什麽。”
 

缺乏集體生活

 
新華社資料圖

“以前姥姥出去買菜,只有我一個人在家很害怕,總覺得後面有東西。”一名小三的跨境學童告訴記者,自己並不享受在家上網課的時間。
 

作業交不上 孩子不聽話


“我們是(孩子)奶奶嘛,小孩不怕我們的,他們只‘怕’老師。”記者發現,中午放學時,很多孩子是由奶奶接送。

記者在與她們閑聊時發現,奶奶帶娃最大的問題,一是有代溝,二是好糊弄。

奶奶們普遍反饋,表示自己既不懂輔導孩子的作業,也不懂怎麽使用網絡渠道幫孩子上傳作業:“他媽媽教過我很多回的,說很簡單的,但是我每次一打開(電腦)就找不到了。”

最讓人頭疼的,還是奶奶們太過和善,學生大多數不願意理會奶奶輩的指令,從而加劇孩子們自由散漫的學習態度。

 

目前最好的辦法也就是這裏了


不過有家長無奈表示,儘管在這個學習中心上網課,“從家趕來這裏路上要一個小時,不過目前最好的辦法就是這裏了。”

記者發現,與在家上網課相比,在線下集中學習,在一定程度上對孩子學習效率及學習態度均有積極意義,此外,線下集中學習還幫助一部分“雙職”父母解放了相當大比例的工作時間。

 

老師監督不缺位


“孩子在這裏可以長時間集中注意力,我們推出‘笑臉制度’,哪個小朋友表現好,我們會給他一個笑臉作為獎勵,每12個笑臉可以換取一份小禮物,這對孩子來說很有吸引力。” 該機構主管李小姐指,他們也在想各種方法,提高孩子上課積極性與專注度。
 
上水鳳溪小學深圳學習中心跨境生身穿校服集中學習畫面 沈雨青攝

讀小五的孫同學告訴記者,“這邊有老師監督,一切都按課程表來。”

其實記者在采訪間隙也觀察到,每幾個孩子會由一個固定的老師負責,每當孩子課間休息時間結束,就會有老師按照課程表的情況,催孩子重回課堂。

 

屏幕投影護視力


記者在采訪時發現,該機構作為上水鳳溪小學深圳學習中心的承辦方,來自鳳溪小學的跨境生可以在學校的統一安排下,與同年級學生在一個單獨課室內。

同時可以通過課室的屏幕投影上網課,還被要求穿著校服,並佩戴連麥設備,隨時準備回答老師提問,這可以說極大還原了香港課堂的上課情景。

 


上水鳳溪小學深圳學習中心跨境生身穿校服集中學習畫面 沈雨青攝

李小姐稱,“(除了上水鳳溪小學外)還有一些同班級的跨境生家長是組團來的,如果有幾個學生都上同一個網課,我們就可以安排屏幕投影,讓孩子擺脫小屏幕對眼睛的傷害。”
 

集體生活樂趣多


“我們這裏下課不讓玩電子遊戲,孩子下課玩的都是飛行棋、毽子之類的交互式的遊戲。”李小姐告訴記者,為了防止孩子視力繼續惡化,在課間該機構鼓勵孩子多與同學互動,找回在學校集體生活的感覺。
 


學生課間活動 沈雨青攝

記者在觀察中也發現,孩子與同齡人在一起,雖然偶爾出現小情緒,但更多的是互相陪伴的滿足與快樂。

“這裏有很多人跟我一起玩,不像在家裏,都是大人。”接受記者隨機采訪的學生們幾乎給出一致答案:在學習中心比在家裏更開心。

 

作息時間更規律


“我在家上課早上就是不想早起,因為總覺得是上網課,所以經常遲到。”

“但是這裏不能遲到,我家住龍崗現在每天6點多就要起床了,每天也就要更早睡覺了。”孫同學告訴記者,在線下的學習中心集中學習,作息習慣比之前好了很多。

 

飯菜還是別家香


在采訪中,幾個孩子對於這個學習中心飯菜的評價非常出乎記者意料。相比在家吃飯,孩子們似乎更願意在這個學習中心就餐。
 
孩子在機構中吃午餐 沈雨青攝

或許這就是孩子眼中的“別人家的飯菜香”,不過機構主管李小姐也告訴記者,很多家長反饋,孩子在這裏吃中飯,對“雙職”家庭來說,減輕了很大的負擔。
 

作業完成效率高


“我在家上課經常作業不交,然後老師就打電話給爸媽,而且有時候自己沒人教也寫不完作業。”

就在記者還在為這番如此誠實的 “自白”感到驚訝時,周圍幾個孩子爭先恐後告訴記者,自己在家時,作業完成度都不是很高。“我哥哥都不願意教我寫作業,每次我去問他,他就把我關在(臥室)門外。”

“不過現在我都在這裏(機構)寫完作業再回家,作業還有人幫忙教,幫忙改。”

 

家校溝通更積極

 
王女士向記者展示機構老師傳來的孩子上課的畫面 沈雨青攝

鳳溪小學四年級學生家長王女士告訴記者,儘管在深圳學習中心學習給自己帶來了通勤的負擔,但看到老師發來的視頻中,孩子學習態度、坐姿都有改善,而且在課堂裏一直有開心的笑臉,覺得還是很值得。

當然,儘管上水鳳溪小學在委托內地機構作為深圳學習中心的做法,已經是現時較為理想的安排,但還是有很多家長在采訪中,透露出了自己的擔心。

“教室網絡不太好,(網課)經常卡住。”

“教室裏學生和學生挨得太近了,會互相影響。”

“投屏的質量不是很好,我看得不是很清楚。”

“學生太多啦,不知道老師管不管得過來。”

“我超級期待回學校上課”

“好想回學校同朋友一起玩”……

其實不管是家長還是孩子,都認為重回香港課堂才是最優解。既然“早日通關”是解決困境的良藥,記者也衷心希望疫情早日完結,讓這群尤其“困難”的小朋友們早日回歸正常的學習生活。


經導全媒體矩陣
經典時刻
總編輯話你知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501期
新時代新征程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