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原創熱文 > 正文
“歐元之父”蒙代爾的遺憾
本刊記者 余莉 [ 2021-04-06發表]
【香港經濟導報網訊】
 
“歐元之父”,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
羅伯特·蒙代爾
 
北京時間4月4日,被稱為“歐元之父”的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羅伯特·蒙代爾在意大利逝世。這位經濟領域無人不知的傳奇人物,是名副其實的經濟學巨人。他憑藉一套“瘋子”般的“狂悖”理論預言了“最適當貨幣區”——歐元區的誕生,在上個世紀就已高瞻遠矚了全球經濟一體化的貨幣趨勢,他的“三元悖論”成為了當今世界貨幣領域的黃金定律。
 
然而在眾多成就光環下,歐元對蒙代爾有著不同的意義。在他獲得諾貝爾獎的同一年,歐元創立。蒙代爾對歐元抱有很大的期望,他曾經說過“歐元自1999年問世以來,在全球外匯儲備中所佔比例越來越高,這一趨勢不會改變。”
 
但在蒙代爾近百年的生命中,這終成了遺憾,歐元發展至今卻仍無法挑戰美元。為什麼歐元區集合多國之力仍無法挑戰美元的地位?
 

歐洲歷史問題成為美元發展墊腳石

 
歐元相對美元勢弱,不僅是歐元區面臨的發展問題,更是因為美國的霸道與蠻橫。
 
在1961年,蒙代爾在初步討論到“最適當貨幣區”時提出了他被人津津樂道的“瘋子”預言,主權與貨幣有關係嗎?一個主權國家有必要擁有自己的貨幣嗎?一個國家是否只應擁有自己的一套貨幣?幾個國家聯合適用一套共同貨幣是否可能?
 
在蒙代爾的猜想中,幾個國家擁有共同的貨幣,可以有效降低貿易交易成本,使得價格更加明朗。而歐洲的地緣因素及宗教背景為歐洲經濟一體化提供了有利條件,因此歐洲也被蒙代爾認為是“最適當貨幣區”。
 
這時的歐洲,為了復甦經濟,提出了歐洲復興計劃和歐洲全面開放的貿易政策。不過,二戰後西歐主要經濟國家元氣大傷,英鎊等無法支撐當時的國際貿易,導致貿易幾乎無法開展。而在一戰與二戰中大撈一筆的美元取代英鎊趁虛而入,成為了全球貿易貨幣,並建立了布雷頓森林體系。那時,“美元荒”成為了全球問題,也大大提升了美元的地位。
 
為了換取美元,西歐各國用美國在歐洲駐軍為條件換取大量美元來維持歐洲貿易的運轉,並直接拉動西方國家進入黃金30年。也從此為歐元發展埋下了巨大的隱患。
 
 
2020年7月2日 中國軍網 國防部網發布製圖
 

科索沃戰爭與美國的軍事威脅

 
在上個世界70年代,全球各國市場日漸崛起,歐洲政治經濟一體化的趨勢更加明顯,此時因使用不同國家貨幣作為結算貨幣造成的貨幣混亂與“蛇形”匯率浮動制度的崩潰,讓成立貨幣聯盟與穩定匯率浮動成為歐洲各國的主要訴求。於是出現了早期的歐洲貨幣制度,並逐步發展成為了貨幣聯盟。隨後在以德國為主的國家牽頭下,1999年1月1日,歐元誕生,並在2002年1月1日開始全面取代歐盟各國貨幣成為統一貨幣。
 
1999年1月1日,歐元在11個歐盟成員國正式啟動,標誌著歐元誕生。 (新華社圖片)
 
歐洲一體化正如火如荼地進行著,迫切需要解決一些地緣政治問題。以前南斯拉夫地區為例,只要將其納入為歐盟的勢力範圍,歐盟的能源管道在陸地上就能打通,直接對接到中東產油國,就能解決了歐盟能源輸入問題。
 
西歐一直想盡快拔掉南聯盟這顆釘子,多次要求美國出兵。於是1999年歐元誕生,北約介入,美國終於開始對南聯盟發動空襲,南聯盟對科索沃進行轟炸,科索沃戰爭爆發。但這場戰爭,得利的不是歐盟,而是美國。
 
戰爭期間法、德曾多次要求進行地面進攻,就是想盡快結束戰爭,減少資本流失,但是美國對南聯盟的轟炸就是空襲,並不緊不慢地持續了78天。而戰爭延續的風險,就導致新形成的歐元資本為了避險,又重新跑回美國去投資。到結束時,歐元兌美元匯率由最初的1.1:1一直跌到了0.9:1。據統計,截止2000年3月份,共有超過1萬億美元的歐洲資產湧向了美國。而歐元大多流入了美國股市,投資正在興起的互聯網行業,隨後2001年的互聯網泡沫,將大多數的資本徹徹底底留在了美國。
 
此外,對於科索沃這個兵家必爭之地,俄羅斯趁著停戰的空隙,派空降兵趕在北約部隊之前搶占了普里什蒂納機場。而美國為了遏制歐共體對美利益的威脅,在隨後的7月11日,把科索沃東部的部分防區交給了俄軍。
 
歐盟國家面臨了雙輸的局面,巴爾幹半島的能源管道沒有打通,歐元資本也撤出歐洲,留在了美國。駐守歐洲的美軍,隨時可以製造局部戰爭,令歐元動盪,給歐元超越美元這個目標製造了跨不過去的門檻!事到如今,科索沃戰爭的影響仍在持續。美國為首的一些國家支持導致科索沃獨立,歐共體的經濟發展壓著美國一座大山。
 

歐元區不斷面臨局部動盪危機

 
軍事戰爭的危機對經濟的影響十分巨大,而歐元區一直面臨著威脅。隨著1991年蘇聯解體,除巴爾幹半島擺脫了前蘇聯的管控並成為了軍事政治經濟爭奪的重地,一些分離出來的國家,如烏克蘭,因為地理位置與歐洲接近,也成為了歐元區經濟政治穩定的威脅之一。
 
烏克蘭這些年一邊公投想要回俄羅斯的懷抱,一邊又想著向西方學習加入歐盟,一直大吵小鬧不斷。 2013年,烏克蘭總統反復權衡後,決定停止簽署加入歐盟的手續,烏克蘭立刻引發巨變,無數的民眾走上街頭,要求要加入歐盟。這場巨變加速了烏克蘭國家的分裂,克里米亞老百姓支持“脫烏”的高達90%,投入俄羅斯懷抱。
 
 
國家內部的分裂衝突持續,烏克蘭各地區之間不同的文化觀念成功讓烏克蘭東部地區變成了衝突前線,一直在打仗。而烏東地區距離俄羅斯腹地非常近,從“車臣戰爭”到近日關於俄羅斯裝甲車進入烏克蘭邊境的消息,烏克蘭與俄羅斯軍事危機似乎一觸即發,烏克蘭臨近歐盟的地理位置也似乎讓歐盟無法置身事外,歐元區的發展理所當然地受到了不小的猜測與衝擊。然而,一直致力於給俄羅斯添堵,坐收漁利的美國也必然不會袖手旁觀。
 

歐債危機與英國脫歐重挫歐元

 
然而美國的軍事威脅,以及通過軍事騷擾對與歐元區來說還動不了其根基,經濟的衝擊才是美元霸權的重頭戲。 2008年一場由美國次貸危機造成的世界金融風暴讓歐元區面臨解體的威脅,而美國則通過不斷的印發鈔票轉移了經濟危機。
 
歐盟為救助銀行脫險,導致主權債務危機急劇擴大,之後,2010年歐洲爆發了歐債危機,以希臘、愛爾蘭、意大利、西班牙和葡萄牙為主要代表的“歐豬五國”借貸信用降低,而以德國為首的其他歐元區國家債券收益率和信貸違約掉期卻並未受到顯著影響。隨著收益方面的差異越來越大,“歐豬”國家的信用危機逐步擴大,不僅經濟增長持續停滯不前,失業率高,同時還面臨長期的財政赤字。
 
這場危機隨著歐洲一體化影響到英國,英國加入變成“歐豬六國”。儘管這場危機最終在歐元區國家與國際貨幣基金會的貸款資助下緩解,但少數歐元區國家的主權債務顯著增長,成為了長期困擾整個歐元區的伏筆。因為歐元區內,由於單一的貨幣和分散的財政之間存在財政政策“搭便車”的行為,財政赤字導致融資成本上升的風險要由整個歐元區來分擔。國際上討論歐元是否會解體的猜想也甚囂塵上。
 
在2011年5月,因為希臘再度在支付到期公債方面出現問題而讓債務危機重新湧現。在希臘的債務危機中,由於希臘是歐元區成員,沒有獨立的貨幣政策,出現財政赤字後,希臘發債券從市場融資,會帶來整個歐元區金融市場利率成本的上漲,這種融資成本的上漲由整個歐元區共同承擔。這場危機讓一些國家開始想要脫離歐元區,例如英國。
 
2020年,英國正式脫歐,反對“脫歐”的示威者手舉標語牌站在英國倫敦議會大廈外。 (新華社圖片)
 
在2016年,英國開始公投脫歐,2020年2月1日,英國正式脫離歐盟,有效延緩了歐盟及歐元區一體化的進程。早在英國退歐前夕,歐元已經開始下跌。隨著中國的崛起​​,新興市場的發展壯大和歐元區自身經濟問題的影響,歐元地位迅速下滑,英國脫歐更是讓這種情況雪上加霜。
 
英國脫歐的影響遠不止於此。工銀國際研究部聯席主管程實稱,歐元是統一貨幣區高級階段的產物,賴以存在的基礎和發展壯大的根基都是歐洲貨幣一體化,然而英國退歐鬧劇削弱了歐元的貨幣基礎以及貨幣信用。再加上英國和歐盟之間不穩定的政治因素,導緻美元兌英鎊與歐元都在增長。在市場影響下,歐洲央行行長通常會希望通過歐元貶值對抗低通貨膨脹,從而刺激歐元區經濟,這讓歐元有了巨大的利空空間。
 
大家都不看好歐元,通過買入其他貨幣轉移風險,再通過外幣買回更多的歐元,加上沽空等金融工具的使用,大量的資本往外流失。在這個國際貿易戰場上,顯而易見,得利的是被視為國際儲備貨幣的美元。
 

蒙代爾的遺憾與不變的光輝

 
因為歐元區經濟總量幾乎與美國相當,這場針對歐元的戰爭不可避免。在長達半個世紀的鬥爭中,從軍事政治戰爭到經濟戰爭,歐元區都被美元當成隨處可以打靶的目標。美元總是從中獲利,並且現在還時不時以各種藉口施壓歐元區,歐元區經濟前景難言樂觀。
 
美國的種種霸權行為,讓歐元始終被美元壓上一頭,讓蒙代爾對歐元的期望變成遺憾。但他的“最優貨幣區”,“三元悖論”,“供給側經濟學”等開放宏觀經濟管理中提出的創新性重要理論主導了經濟領域的研究,歐元成為世界第二或第三的儲備貨幣這項壯舉也成就了蒙代爾在全球的學術影響力。這些經典理論並不會隨著蒙代爾的逝世而逝去,經歷時光的打磨與完善,它們終將會在實踐中披沙剖璞。


經導全媒體矩陣
總編輯話你知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90期
新時代新征程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