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熱點追蹤 > 正文
香港只有港獨問題 沒有人權問題
本刊記者 彭玉潔 [ 2020-10-14發表]
【香港經濟導報網訊】

在10月6日的聯合國大會第三委員會一般性辯論中,德國代表美國、英國、澳大利亞、西班牙、法國等39個國家發表了涉港錯誤言論,要求中國尊重香港人權及自治自由、司法獨立;不過立刻遭到了以巴基斯坦為代表的近70國家的反對,要求支持和呼應中方立場,強調不幹涉主權國家內政是《聯合國憲章》重要原則,堅決反對將人權問題政治化和雙重標準做法,反對對中國進行無端指責和無理干涉。

這正正說明了公道自在人心。正如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回應所指出,中國制定和實施香港特區維護國家安全法有利於“一國兩制”行穩致遠,有利於維護香港的繁榮和穩定,香港廣大居民的合法權利和自由也可在安全環境下得到更好保障。

 

實際上,香港不存在人權問題。自香港回歸以來,人權保障沒有最好,只有更好。

眾所周知,香港自回歸後才享有了廣泛的人權,這從幾個對比可以看出:

比如第27任港督衛奕信在1987年4月9日舉行就職典禮時,面對聖經的誓詞是:我,戴維·克萊夫·衛奕信,宣誓效忠和敬仰伊麗莎白二世女王陛下,及其合法繼嗣人。願主佑我。”

而在香港回歸後行政長官的宣誓詞中寫道“定當擁護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盡忠職守,遵守法律,廉潔奉公,為香港特別行政區服務。”

 
2017年,林鄭月娥在慶祝香港回歸祖國20周年大會暨香港特別行政區第五屆政府就職典禮上致辭


兩者一對比可見,在港督就職誓詞中,香港和港人都沒有存在感,這塊殖民地不過是他們眼裏“會下蛋的鵝”罷了。

又如,英國雖頭頂“代議制民主之母”的光環,但在其殖民統治下的香港卻毫無民主可言。

1843年4月,英國先後向香港總督頒發了《英王制誥》和《王室訓令》,其中明確,總督分別擔任立法局主席和行政局主席,兩局委員由總督委任,但最終權力在倫敦。香港法律不能違反英國政府的訓令,英王對香港制定的法律有否決權。《英王制誥》是香港政治體制最早的重要法律文件,當時被英國人稱為“香港憲法”,可這裏頭沒有任何民主表述。

而回歸後,在《基本法》中,明確規定了香港實行高度自治,享有行政管理權、立法權、獨立的司法權和終審權;《基本法》還表明了,中央政府所屬各部門、各省、自治區、直轄市都不得幹預香港特區根據《基本法》自行管理的事務。


 
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

再看立法權。作為當時的立法機關,香港立法局沒有一個議員是香港百姓提名的,更沒有一個是通過民主程序當選的。直到1984年中英正式簽署中英“聯合聲明”以前,它都沒有發揮過獨立立法的作用,僅是一個給總督提供立法咨詢的機構。

但目前香港的立法會70個立法會議席中,除了35個通過功能界別產生,另外35席由分區直選產生。2016年立法會選舉時,近380萬登記選民中,有220萬選民前往投票站投下了自己信任的一票。

 
2016年立法會選舉,220萬選民前往票站,投下自己信任的一票。


就連其中最為反對派所津津樂道的“雙普選”(即行政長官與立法會全數席位均由“一人一票”產生),也是在反對派議員否決了特區政府根據全國人大常委會“8·31”決議提出的政改方案後,親自關上了雙普選的大門。

綜上所述,香港的人權問題、民主問題實際上在回歸後才得到了更切實、更廣泛的保障。

與此同時,那些嚷嚷著《香港國安法》有損香港法治、要求香港保障人權的西方“教師爺”們,在這一方面又做得如何?

先看美國“燈塔國”:

前段時間“黑人的命也是命”運動鬧得沸沸揚揚,黑人人權長期得不到保護,警察濫權且歧視性執法問題也存在許久;特朗普一直致力廢除DACA(“童年入境暫緩遣返”政策),有機會令數十萬移民家庭骨肉分離。

 
2020年5月,在美國長期的種族主義陰霾和警察暴力執法下,美國黑人喬治·弗洛伊德被“跪頸死”,該事件引發美國各州大規模抗議事件,甚至波及全球數個國家。

此外,美國本身有數十條法律關乎“國家安全”,其中最早的“叛國罪”可判處死刑、或五年以上至終身監禁,不得假釋;1978年的《外國情報偵查法》和2001年的《愛國者法案》擴大了美國警察的權限,認定其有權搜索電話、電郵、醫療、財務和其他種類的記錄;加強了警察和移民管理局對於拘留、驅逐涉嫌恐怖的相關人士權力。

新冠疫情下,由於特朗普的“滿口跑火車”,美國21萬條生命無辜逝去,這時“懂王”卻不講人權,殊不知,人的命才是最大的人權。

 
美國20萬人死於新冠肺炎疫情。當地時間10月4日,白宮外南側草坪上擺放了2萬把椅子,悼念美國超過20萬新冠逝者。網友評論:那剩下18萬呢?

除美國之外,日本在國安領域的立法措施也頗為突出。其《刑法》中“外患誘敵”、“外患援助”兩罪,分別為“聯絡外國勢力、對日本行使武力、危害安全及聯絡外國勢力、參加敵對國軍事組織”等,最高可判處死刑。

澳大利亞:澳大利亞在針對叛國和顛覆國家方面,最高可判處終身監禁,而即使是“精人出口”、促使他人以武力推翻澳大利亞政府或聯邦憲政,罪名一樣不輕;澳大利亞政府在打擊恐怖主義方面一樣不會手軟,即使是鼓吹恐怖主義、或提倡發動恐襲,就算是未有實質行動,也構成犯罪。澳大利亞議會還在2005年通過反恐修正案,擴大了警察的執法權力。

綜合來看,這39個國家大部分都有針對國家安全立法,卻對香港事務指手畫腳,如此雙標可還行?

其實,香港不存在人權問題,存在的反而是港獨問題。

近日,教育局才取消了一名小學教師的教師資格,理由是散播“港獨”,其在課堂上花了很多篇幅與學生談論“港獨”,對學生瘋狂“洗腦”,是一步一步帶領學生走向“思維獨化”。

 

而非法“占中”發起人戴耀廷在香港大學任職時,瘋狂鼓動學生參與“港獨”事宜,對涉世未深的大學生進行思想洗腦。這些青年都是香港的未來,在這種思想的摧殘下,勢必會對香港的未來產生影響。

除了教育,香港的某些媒體也是“港獨”宣傳的左右手。就如“禍港四人幫”之首、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在黑暴期間借助壹傳媒推波助瀾,其旗下的《蘋果日報》在去年修例風波期間不斷美化暴力、專訪示威者,又為示威者塗脂抹粉,刊登網上流傳的“抗爭手語”。這些“抗爭手語”後來在不同的示威場合都被廣泛地使用。在去年影響特首選舉和立法會選舉選情的11月區議會選舉前,黎智英在《蘋果日報》中撰文,自曝連月來極端暴力分子為非作歹的真正目的,是要令“泛暴派”在該選舉中取勝,借此“改變香港和中國”。全國政協副主席梁振英直言,黎智英一夥的真正目的是要奪權變天,恐令香港萬劫不復。

 
去年8月修例風波時期,大公報記者追擊到亂港派頭目黎智英等人與一個神秘外國男子搞“慶功宴”。

此外,香港的“黃法官”也令人對香港的司法制度憂心忡忡。如去年香港高等法院李瀚良法官公開參與“反修例”聯署,結果只是被勸告;三名匿名法官曾向外媒發表扭曲失實言論政見,未見司法機關懲處;公民黨明確支持所謂的“違法達意”,前成員余俊翔曾代表公民黨參選區議員並當選,後來還成為裁判官。

與此相對比的是,去年一名失業男導遊因“修例風波”失業,途經將軍澳見到還有人往連儂墻上貼“文宣”,認為正是這些人令香港經濟變差而感到憤怒,回家拿刀襲擊三名男女。有區域法官郭偉健在判詞上形容被告“毫無保留”的認罪態度表現出高尚情操,卻被反對派斷章取義,指責郭法官贊揚傷人行為。

同情“藍絲”的法官被禁止審案,撐“黃絲”的法官卻依舊可以審理政治案件,這樣的雙重標準,未免過於明顯,也讓人對香港司法的狀況更為擔憂。

好在,在《香港國安法》的威懾下,“黃師”被取消教師資格,特首林鄭月娥指“不會容許港獨或違法意識滲入校園”;非法“占中”搞手戴耀廷被港大開除。

 

國安處在香港國安法生效一個月後,就劍指黎智英,於今年8月10日拘捕黎智英及其兩名兒子、壹傳媒行政總裁張劍虹等4名公司高層,以及香港眾志前副秘書長周庭等10人,這些人涉嫌勾結外國勢力、串謀欺詐及煽動等罪。
 
壹傳媒創辦人、亂港頭目黎智英被捕

而曾在審理案件中將多宗“反修例示威”中的被告判以無罪或予以輕判何俊堯被調職,無須審理刑事案件。此前,他曾稱贊“港獨”分子為“社會棟梁”。

如今,《香港國安法》實施過百日,市面平靜,黑暴散去,還了香港一個天朗氣清。而有些西方國家在忙著為自己國家安全立法的同時,還在中國想為香港填補國家安全空白時跳出來指責,借助人權為借口,幹涉香港事務,中國人民都“決不答應!”

 


經導全媒體矩陣
特區40年 深圳再出發
眾志成城戰疫情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蚩尤故里 神奇新化
閒話大灣區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78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