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熱點追蹤 > 正文
美元霸權地位將長期存在
US dollar hegemony will exist for a long time
顏安生 [第3461期 2020-02-17發表]
2019年年底,美聯儲繼之前宣布計劃印鈔5,400億美元之後,再次對外公布了一個史上罕見的大規模“放水”計劃,美聯儲宣稱,自2019年12月13日起至2020年1月14日這一個月內,美聯儲將再放水近5,000億美元。毫無疑問,美國頻頻向美元“注水”意味着其他國家和國際投資者持有的美元資產將大幅縮水,全世界再一次看到,美國正在通過開動印鈔機來轉嫁危機,美國濫用美元霸權損害世界其他國家和國際投資者利益的惡行已經引發世界眾怒。
 
當今世界,是一個美元霸權通吃全世界的時代,在美元霸權的統治之下,不僅貧窮落後的發展中國家任由美元宰割,即便是美國的“同足”歐洲和日本也同樣不能倖免。對於美元特權,前歐盟委員會主席容克就曾抱怨說,歐洲每年進口價值3,000億歐元的能源,雖然其中只有2%來源於美國,但卻要用美元支付80%能源進口帳單,歐洲企業購買歐洲製造的飛機也須用美元結算,“這是荒唐的”。美國依靠自己的金融霸權地位從全世界其他國家和地區獲得了巨大的利益。全世界的財富都流向美國,全世界都為美國打工,全世界都唯美國馬首是瞻。美國也憑借自己的金融霸權在全世界貫徹自己的意志,左右全世界的經濟和金融走向。
 

特別自2008年美國爆發金融海嘯以來,為了挽救美國的金融與經濟體系,美國政府完全不考慮美元作為國際貨幣的特殊地位以及全球各美債投資者的感受,通過一輪又一輪的貨幣寬鬆措施大肆印製美鈔,向美國金融市場注入天量美元,導致美元氾濫,持續貶值,導致美債持有者的美元資産大幅縮水。(新華社圖片)
 

美元已成美國掠奪世界的工具

 
眾所周知,1944年,由美國一手創作的布雷頓森林體系確立了美元在國際上至高無上的地位,1971年,布雷頓森林體系雖然瓦解,但以美元為中心的國際貨幣體系一直未能發生根本改變,美國仍然控制着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國際貨幣體制的任何改變都必須最終得到美國的認可。也正是憑借對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世界銀行等國際金融組織的控制,有效地支持了美元及美國的金融霸權地位。
 
之所以稱美元為霸權,就是因為美國政府利用美元的特殊地位肆意妄為,譬如,由於美元是世界儲備貨幣,時下絕大多數跨境貿易都需要通過美元來結算,或者不得不通過美元結算系統進行資金往來,這就客觀上讓美國擁有了約束、制裁、管理全世界的能力,以美伊關係生變為例,自特朗普總統上台以來,美國不顧其他六個簽約國的反對,單方面撕毀和伊朗達成核協議,而且美國使出自己的強盜邏輯,要求所有國家和地區不得和伊朗做生意,否則將面臨被美國制裁的危險。
 
特別自2008年美國爆發金融海嘯以來,為了挽救美國的金融與經濟體系,美國政府完全不考慮美元作為國際貨幣的特殊地位以及全球各美債投資者的感受,通過一輪又一輪的貨幣寬鬆措施大肆印製美鈔,向美國金融市場注入天量美元,導致美元氾濫,持續貶值,導致美債持有者的美元資産大幅縮水。對於美國政府的這種不負責任態度,世界各國皆紛紛指責。2018年4月份以來,美國政府抓住新興市場國家金融市場不穩定的契機,美聯儲連續加息,推動美元升值,吸引大量美元從新興市場國家回流,從而引發部分新興市場國家出現金融危機,美國政府通過玩弄美元升值和貶值的把戲,隨意掠奪其他國家的財富。
 
美國前總統尼克松時代的美國財政部長約翰·康納利曾有一句名言:“美元是我們的貨幣,卻是你們的問題。”他的這一句話,把美國玩弄美元霸權、肆意掠奪和剝削全世界的責任推得一乾二淨。今天美國的政客們仍然承襲着尼克松時代的美元思維,在玩弄美元霸權的手法和惡劣程度方面較其前任可謂有過之而無不及。然而,對於美國政府通過利用美元特殊國際貨幣地位的這種公開掠奪方式,儘管各國多有怨言,但卻一時無法改變,幾乎是無可奈何任由美國政府和美元宰割。
 
由於美國把美元霸權當作剝削和制裁別國的工具,把美元當作轉移美國國內危機的手段,無限制地讓全世界為美元鑄幣稅買單,因此,遭到越來越多國家和地區的抗拒。近年來,隨着越來越多國家的覺醒,大家都在想方設法尋求避開美元掠奪的路逕,譬如,中國、俄羅斯、伊朗、安哥拉、委內瑞拉、阿爾及利亞、印尼、馬來西亞、泰國、巴基斯坦等國和地區都在想辦法,或在石油貿易中拋棄或減少使用石油美元體系;或在商品結算中叫停或減少美元的使用而改用其他貨幣;或降低對美元資本的依賴;或與其他國家簽訂雙邊貨幣互換協定,等等。有市場分析人士將各國和地區的這種市場避險行為稱之為“去美元化”,而由於“去美元化”的國家和地區越來越多,因而,又聲稱目前在國際上已經形成了一股“去美元化”浪潮。
 

規避美元風險已成世界共識

 
的確,全球範圍內的“去美元化”浪潮正在不斷擴大,有些國家和地區是被迫採取“去美元化”措施,譬如委內瑞拉、伊朗和俄羅斯等,這些國家是因為遭受到美國的制裁而不得不在國際石油交易過程中選擇其他國際貨幣替代美元進行結算。更多的國家和地區則是看到美元的險情不斷增加,於是展開互救措施,在國際貿易中避開美元改用本幣或者其他國際貨幣結算,甚至有國家和地區將黃金作為結算手段。
 
2019年1月31日,德國、法國、英國發表聯合聲明稱,為維護“聯合全面行動計劃”,三國宣布創建名叫“支持貿易往來工具”(Instrument for Supporting Trade Exchanges,簡稱INSTEX)的與伊朗商貿結算機制,以避開美國制裁。顯然,這個歐洲人創立的結算系統,目的就是另起爐灶,説明歐洲企業繞過美元結算,實現和伊朗的正常貿易。2019年11月30日,INSTEX繼續擴容,成員除了創始會員國德國、英國、法國,如今又加入了六個歐洲國家:比利時、丹麥、芬蘭、挪威、荷蘭和瑞典。據悉,INSTEX可能還會吸引更多的歐洲國家加入其中。必須強調,歐洲國家創建的這個INSTEX,這是一個以“去美元化”為目的的以物易物的交易系統,但這一系統絕不僅僅只限於貿易。可以肯定,隨着INSTEX的快速擴容將會在一定程度上削弱美元的金融霸權地位。
 
美國可能也已經認識到,自己濫用美元霸權的行為正在招致全世界的反擊制衡。除了歐洲建立了INSTEX,據悉,金磚國家也正在打造名為“金磚支付”的統一支付體系,今後消費者有望借助專門手機應用在金磚國家內實現跨國跨幣種支付,跟INSTEX類似,簡化跨國支付程式,減少對美元的依賴。這是一個全世界去美元化的趨勢,美國的霸凌更堅定和加快了其他國家的動作。
 
中國外貿曾經基本用美元結算,2009年中國順應世界“去美元化”潮流,為應對美元霸權並規避美元結算可能帶來的巨大損失,一直以來都在尋求“去美元化”的路子,也採取了許多新辦法。近年來,中國政府不斷擴大與各國簽訂貨幣互換協議的範圍,到2017年與中國達成貨幣互換的國家已有三十幾個,貨幣互換總額達3.33萬億人民幣,按當時匯率約合5,300億美元,而到2018年貨幣互換規模翻了一番,2019年的這個數字肯定會令美國吃驚;與此同時,中國不斷擴大人民幣在跨境貿易領域的結算範圍,2018年底中國對外貿易用人民幣進行跨境結算的規模已經達到了七萬億人民幣,2019年這一規模肯定有增無減。2019年前11個月中國進出口總額達到28.5萬億元人民幣,其中超過四分之一是用人民幣支付,而不是通過美元結算。2018年3月26日以人民幣計價的原油期貨在上海期貨交易所正式上市,更令中國的去美元化之路朝前邁出了一大步,要知道,“石油美元”是美元霸權最核心的市場之一,中國獨辟蹊逕建立“人民幣石油”交易市場,無疑向美元霸權發出了強有力的挑戰。
 

美元霸主地位依然穩固

 
有分析指,目前全球正在持續蔓延的這股“去美元化”浪潮正在動搖美元的霸權根基,甚至有可能會終結美元在國際金融市場上的統治地位。那麽,事實情況到底如何呢?首先,來看一下美元在國際儲備貨幣中的佔比變化情況,美元全球外匯儲備佔比超過六成,國際儲備貨幣中美元仍然一技獨秀。據IMF公布的資料,截至2018年6月,各國央行所持有的美債總額高達6.2萬億美元,2019年一季度美元在全球外匯儲備中所佔份額從2018年四季度的62.72%跌至62.48%,創下自2013年四季度以來的最低水準。雖然美元在全球外匯儲備中的佔比有些微的降低,但這種極小的變化屬正常的市場波動,不能說明美元地位下降已成趨勢。何況,超過62%以上的佔比表明美元作為國際儲備貨幣地位仍然不可動搖。
 
其次,據環球同業銀行金融電訊協會(SWIFT)發布的報告顯示,美元的交易使用率仍然大大超過其他貨幣,為全球第一大支付貨幣。從2017年10月來看,美元的交易使用率為39.47%,為第一大支付貨幣;歐元的使用量為33.98%,為第二大支付貨幣;英鎊、日圓、瑞郎和加元位列第三到第六位。進入2018年,人民幣在國際貿易結算中的地位變化不大,據環球同業銀行金融電訊協會(SWIFT)發布的最新報告顯示,2018年2月人民幣在國際支付中所佔比重為1.56%,貨幣排名仍然位列第七。

第三,必須看到,美元的霸主地位支撐還來自於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根據IMF測算,在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特別提款權籃子中,各貨幣的權重分別是:美元41.73%,歐元30.93%,中國人民幣10.92%,日圓8.33%,英鎊8.09%。僅從權重角度看,各種貨幣的權重與美元的差距仍然相當之大。目前,雖然中國與其他不少國家共同發起成立了亞投行等國際金融機構,而且人民幣也已經加入了IMF特別提款權一藍子貨幣,但不可否認,現有的國際貨幣體制仍然是美國主導下的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一統天下,而美國在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擁有一票否決權。要想改變美元的地位在既有的國際貨幣體制中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第四,更應該強調,美元的超強霸主地位還來自美國強大的軍事力量和科技力量的保護和支撐。一直以來,美國通過營造強大的軍事力量並在全世界建立了一百二十多個軍事基地,以向世界明示美國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也是國際投資者最安全的投資目的地;與此同時,美國通過吸引世界各地的頂尖人才以提升美國的科技實力,令美國的科技水平始終走在世界前列,領導着世界科技浪潮的興起,從而確保美國經濟始終能夠得到科技動力的驅動,從而為美元帶來安全的發展。
 
因此,時下所謂的“去美元化”浪潮只不過是多個國家和地區採取的匯率避險手段,雖然在同一時間出現這麽多避險者比較罕見,但對美元的霸權地位有多大影響還有待觀察,至少在目前乃至今後相當長一段時間內,這種所謂的“去美元化”浪潮不會也沒有能力對美元的霸主地位産生實質性的威脅。
 

2019年年底,美聯儲繼之前宣布計劃印鈔5,400億美元之後,再次對外公布了一個史上罕見的大規模“放水”計劃,美聯儲宣稱,自2019年12月13日起至2020年1月14日這一個月內,美聯儲將再放水近5,000億美元。圖為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主席鮑威爾。(新華社圖片)  
      

“去美元化”其路漫漫

 
從目前的情況來看,各國“去美元化”的主要考慮主要有兩點:一是為了避免因美元大量流入市場而導致的美元貶值損失,二是為了避開美國利用美元結算系統而對政治對手或者競爭對手實施制裁,可以說,當今世界,越來越多的國家正在成為美國的政治對手和競爭對手,遭遇美國通過美元結算系統進行制裁的風險也越來越高。因此,“去美元化”的終極目標應該是徹底改革現有的美元一權獨霸的國際貨幣體制,建立新的國際貨幣體系,打破美元獨家壟斷地位,形成兩種或多種國際硬通貨並存的局面。
 
然而,必須強調,要徹底改革現有的以美元一家獨霸的國際貨幣體制是十分艱難的,而要動搖美元在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和世界銀行中的地位幾乎是不可能的,因為按照現有的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有關規定,凡是涉及到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重大改革,美國都擁有一票否決權,顯然,美國不可能為有關動搖美元地位的改革方案投下贊成票,相反,只要威脅到美元的霸權地位,任何改革方案都會遭受到美國的否決。
 
還必須看到,目前,雖然美國濫用美元霸權已經成癮,並且損害其他持有美元資産的國家和國際投資者已經是明目張膽的行為,但必須面對的現實是,目前,還沒有一種其他的貨幣能夠與美元一較高下,美元無論在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特別提款權一籃子貨幣中的權重,還是作為國際結算貨幣的佔比,以及作為世界儲備貨幣的規模,都是任何其他貨幣無法比擬的。也就是說,儘管美國在玩弄美元霸權剝削全世界,但被剝削都只能乾瞪眼任由宰割,因為,美元仍然是唯一的選擇,這也是美國敢於大膽玩弄美國霸權的原因。
 
此外,即便像中國這樣的世界第二大經濟體有望在未來十年內在經濟總量上超越美國,人民幣的地位也肯定會隨之水漲船高,但美元除了有美國經濟作為支撐外,美國強大的科技實力以及層出不窮的創新能力也是美元通吃世界的重要法寶,與此同時,遍及世界每個角落的美國軍力也一直是美元的保護神。在科技實力和創新能力方面,經過漫長的努力中國有可能追趕上美國,但按照中國的和平外交宗旨以及從來不進行軍事擴張的政策主張,中國不可能像美國那樣通過軍事力量為人民幣在全球的流通保駕護航。這就注定了人民幣的崛起之路將更加艱難和漫長。
 
眼下,雖然越來越多的國家和地區對美國不滿,對美元霸權感到憤怒,但必須承認,美元目前所遭受到的挑戰都是局部性的,而非全面性的。何況,美國也絕對不會對美元地位受到挑戰坐視不理、束手待斃,以歐洲國家為例,眼下雖然有越來越多歐洲國家甚至世界其他國家加入INSTEX,但一旦觸及到美國的底線,美國肯定會作出反制,誰都不能保證美國會不會找一個藉口在歐洲製造一場局部戰爭,讓INSTEX徹底癱瘓。總之,“去美元化”的目標若是要動搖美元的霸主地位,讓其他貨幣取而代之,或者讓其他貨幣與美元平起平座,那決非易事,其路漫漫而修遠兮!


經導全媒體矩陣
眾志成城戰疫情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閒話大灣區
共築中國夢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66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