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熱點追蹤 > 正文
未來挑戰:通脹還是通縮?——2020年中國經濟展望
China Economic outlook for 2020: inflation or deflation?
本刊特邀主筆 張立 [第3459期 2019-12-30發表]
辭舊迎新,關於中國經濟展望開始重新升溫。
 
2019年全球經濟體系面臨新變局,年初以來,知名國際機構多次下調全球經濟增速預期,事實上世界各地經濟增速的確已經放緩到“爬行”速度。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對2019年全球經濟的增長預測下調至2008年至2009年經濟大衰退以來的最低水平。
 
2019年以來中國經濟也被兩大意外所籠罩。一是中美經貿摩擦局勢突變,美國對華關稅不斷升級,中國則強硬回擊,兩國經貿摩擦在“升級-復談-再升級-再復談”的波折中不斷加劇。二是面對嚴峻的內外部環境,防風險措施不鬆反緊,房地產融資和金融整治力度超出預期。
 
在此背景下,2019年中國經濟走勢前高後低,三季度GDP同比增長6%,觸及政府工作報告增速6~6.5%的下限並創了10年以來的新低。對此,兩種相反的觀點出現。海通證券姜超認為中國經濟是處於底部區域處於黎明前的最後黑暗之中。恆大的任澤平則認為中國的經濟是處於衰退的週期,還沒有看到好轉的迹象。由此也有兩種對2020年政策的預期,社科院余永定主張,GDP增速觸6之後應當“剎車”,“寧願財政狀況暫時惡化”也要穩住經濟增長。經濟學家陸挺等則認為,應珍惜已經不大的政策空間,慎用寬鬆政策。
 
越來越多國家採用量化寬鬆貨幣政策……在此背景下,2020年經濟增速是否觸底?需要關注和防範哪些問題和風險?寬鬆貨幣政策是否會捲土重來?
 

2019年10月15日,在美國首都華盛頓,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首席經濟學家吉塔·戈皮納特在新聞發布會上講話。當日,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發布最新一期《世界經濟展望報告》,將2019年世界經濟增速下調至3%,較7月份預測值下調0.2個百分點。這也是2008年金融危機爆發以來最低水平。(新華社圖片)  
 

挑戰:通脹還是通縮?


應該承認,通貨緊縮的狀況在中國似乎一直沒有出現過,因為一直以來政府和國有企業有着很強的逆週期運作空間和能力,存在一定的“投資飢渴症”。因此,中國應對通貨膨脹可能比應對通貨緊縮更加得心應手。
 
但現在這種狀況已經發生重大改變。原中行副行長、海王集團首席經濟學家王永利指出,在中國經濟總量中,現在政府和國有投放增長所佔比重已經比上世紀90年代大幅度降低,民營與外商投資企業佔比大幅度上升,個人消費和投資的影響力明顯增強。在這種情況下,一旦出現經濟增長下行,投資回報難以為正,企業和個人就可能加快去槓桿,主動減少負債。此時,如果政府和國企也同步推動去槓桿,就有可能使整個社會的資金需求大幅度萎縮,銀行想擴大貨幣投放都投不出去,進而可能出現通貨緊縮態勢。
 
實際上,當前貨幣政策寬鬆的態勢已經相對明確,9月降準的刺激下,近來企業中長期貸款持續回升,基建、製造業的中長期貸款增長較快,寬鬆政策效果已經有所體現。而11月5日,1年期MLF利率下調5個BP至3.25%。如果說此前LPR小幅下調僅僅是廣義上的市場化降息,本次MLF利率的下調則標誌着央行降息的正式落地。
 
王永利強調,現在特別需要認真剖析和準確把握投融資需求發展態勢,有必要做好應對可能的通貨緊縮之充分準備。在貨幣政策的把握上,不能只注重CPI的結果,更需要注重通貨膨脹的預期和貨幣需求的實際變化。要切實堅持穩中求進,不必急於去槓桿或運動式債轉股,可以先注重穩槓桿(控制槓桿率過快增長),處理好穩定增長與防範風險的關係,避免方向性失誤。
 

2020年中國經濟將如何走?

 
中國人民大學副校長劉元春在中國宏觀經濟論壇上,發布中國宏觀經濟報告(2019~2020),他指出,2020年是中國全面小康年,中國宏觀經濟將在延續2019年基本運行模式的基礎上出現重大的變化,不必過於悲觀。一方面,2019年下行的趨勢性力量和結構性力量將持續發力,導致2020年潛在GDP増速進一步回落;另一方面,2019年下行的很多週期性力量在2020年開始出現拐點性變化,隨着十大積極因素的鞏固和培育,宏觀經濟下行將有所緩和,下行幅度將較2019年明顯收窄。其中,部分週期性力量的反轉以及中國制度紅利的持續改善將是2020年最為值得關注和期待的新變化。
 
總體來看,劉元春表示,三大趨勢性回落以及部分週期性因素底部運行的作用下,2020年中國經濟增速在延續現有政策的前提下將跌破6%。此外,制度紅利的上揚、短期週期性力量的反轉、逆週期政策的加碼以及中國經濟彈性韌性的強化,決定了2020年中國經濟放緩的幅度將大幅度收窄,不必對2020年中國經濟過度悲觀,政府也不需要因為“保6”而失去戰略定力。
 
該報告做出兩大預測:

一是,預計2019年實際GDP增速為6.1%,較2018年回落0.5個百分點,實現政府預定的6%~6.5%的經濟增長目標。同時,由於GDP平減指數漲幅降至1.5%,名義GDP增速為7.6%,較2018年顯著回落2.1個百分點,短期下行壓力加大。
 
二是,在趨勢性因素與週期性因素疊加、國際與國內不利因素強化的作用下,預計2020年經濟增速將進一步放緩,但在“六穩”舉描進一步發力、改革紅利進一步顯化、系列短期週期性力量轉變的作用下,中國經濟的彈性和韌性將持續顯現,預計2020年實際GDP增速為5.9%,較2019年增速回落0.2個百分點。同時,由於GDP平減指數漲幅降至1.1%,2020年名義GDP增速為7%,較2020年回落0.6個百分點,下滑幅度明顯收窄。在內外需求週期性下行的作用下,2020年投資和消費增速觸底企穩,但仍難以有效回升,預計投資增長5.5%,消費增長8.0%;出口增速為-2.0%,進口增速為1.0%。
 

政策仍有完善空間

 
就目前的情況而言,任澤平認為,政策仍有進一步完善的空間。
 
一是可以考慮適當擴大中央財政赤字。從歐盟和其他主要國家的財政實踐看,3%並非絕對紅線,逆週期調節部分年份突破3%為正常現象。宏觀經濟下行期需加強逆週期調節,提高赤字率,支持大力度減稅降費“放水養魚”。 2018年中國企業總稅率(佔利潤比重)為64.9%,較2017年下降2.4個百分點,但與主要國家比仍嚴重偏高,較世界平均水平高24.5個百分點,較美國、越南分別高21.1和27.1個百分點,製造業面臨轉移壓力。此外,中國中央政府債務率較低,2017年底為16.3%,具備增加赤字和槓桿的空間。根據IMF數據,中國政府利息支出/財政收入2017年為3.3%,高於法國(3.2%)、德國(1.8%)和俄羅斯(1.5%),但低於印度(24%)、巴西(20.3% )和南非(12.6%)等新興經濟體和美國(5.4%)、英國(4.8%)等發達經濟體。要從全局和國家治理角度考慮風險問題,單純控制財政債務風險可能引發更大的風險:企業負擔加重、經濟快速下行、失業上升和社會不穩定等。
 
二是優化減稅稅種,降低社保繳費率和企業所得稅稅率,增值稅減稅對企業的獲得感不強、且對財政收入的衝擊較大。近年來中國對企業的減稅降費措施主要靠降低增值稅稅率展開,減稅力度也相對較大。但增值稅屬於流轉稅,無法影響企業利潤。同時,由於增值稅減稅過程中涉及減稅額度的分攤問題,通常在行業中話語權較大的企業能夠獲得的減稅收益較大,而大量中小企業由於行業話語權不高,獲得的減稅收益相對較小。因此產生了部分企業反映的減稅降費感受不明顯的問題。從國際經驗看,2017年底特朗普政府稅改時,宣布10年減稅規模1.45萬億美元,即平均每年減稅額度為1,450億美元,約合人民幣1.01萬億元。減稅規模小於我國的減稅降費政策,但特朗普減稅的主要稅種是企業所得稅,個人所得稅和對企業海外利潤的稅收減免。而這些稅種可以直接提升企業利潤,增加企業的資本支出,進而起到提振總需求,拉動經濟的效果。
 

未來仍有潛力和空間

 
2020年是改革的關鍵之年,短期穩增長和長期促改革之間存在取捨,核心仍然是通過對外開放、加大創新研發等途徑提升效率。特別是,借助顯著高於世界平均水平的經濟增長率和快速增長的國內市場需求,中國應當繼續以開放回應孤立主義,實現競爭中性原則,優化營商環境,並通過加強科技創新和治理能力,吸引更多的外國投資者。
 
經濟學家沈建光認為,現在應對外部壓力的重要選項是開放。為什麼開放這麼重要?最近中國的經濟數據短期內都有下行的壓力,但有一個數據是很樂觀的,就是外資流入數據。很難想像中國在面臨如此棘手的貿易衝突情況下,甚至是在全世界外資流入都在下降且下降劇烈的背景下,中國的引入外資量還在增長。目前美國外資引入量下降30~40%,歐洲下降程度也相當,只有中國逆勢增長,這個是很奇特的現象。
 
為什麼會出現這樣的情況呢?這與中國繼續擴大開放關係密切。近幾年,中國對外限制的數量大幅下降,規則也有極大改善。2018年到2019年,諸多行業都發生極大的變化,特別是石化領域,中國允許海外石化企業以100%的股份到中國設廠(以前是50%),允許外資在中國開加油站。在這樣的開放政策的驅動下,殼牌對華投資增加100億美元。另外,美國最大的Exxon Mobil也宣布了100億美元的對華投資,巴斯夫也是100億元,這都是去年宣布的,包括特斯拉去年也宣布了500億人民幣的投資計劃。從這個角度來看,中國只要繼續保持開放的大門,外資就還會大量湧入。因為中國有巨大的市場潛力和完備的產業鏈。展望未來,中國若能保持繼續開放並深化改革,還是有巨大的潛力和空間的。
 
2019年12月6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開會議總結了2019年的中國經濟形勢,也對2020年經濟工作做了一系列部署。
 
作為年底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的前哨,會議對做好2020年經濟工作提出一系列要求,要求緊扣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目標任務,堅持穩中求進工作總基調,堅持新發展理念,堅持以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為主線,堅持以改革開放為動力,推動高質量發展,加快建設現代化經濟體系,堅決打贏三大攻堅戰,全面做好“六穩”工作,統籌推進穩增長、促改革、調結構、惠民生、防風險、保穩定,保持經濟運行在合理區間,確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和“十三五”規劃圓滿收官。


經導全媒體矩陣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閒話大灣區
共築中國夢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60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