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熱點追蹤 > 正文
特朗普升級貿易戰影響幾何?
The impact of Donald Trump’s “trade war”
觀塘一工 [第3445期 2019-06-17發表]
2017年8月14日下午,美國總統特朗普在白宮簽署行政備忘錄,指示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針對所謂“中國不公平貿易行為”發起調查,以確保美國的智識財產權和技術得到保護。這意味着萊特希澤或將援引美國《1974年貿易法》第301條,對中國發起“301調查”。該條款授權美國貿易代表可對他國不合理或不公平貿易做法發起調查,並可在調查結束後建議美國總統實施加徵關稅等單邊制裁。
 
 
2018年7月6日美國正式對中國發起貿易戰,宣布對來自中國的約340億美元的進口産品加徴高達25%的關稅。而中國在第一時間宣布對同等規模的美國進口産品加徵同樣幅度的關稅。2018年9月18日,特朗普正式升級中美貿易戰,宣布自9月24日起對中國2,000億美元商品徵收10%關稅。中國同日晚間即刻宣布進行反擊,將於六天後對美國600億美元進口商品加徵關稅。同一天,中國還在世貿組織(WTO)追加起訴美國301調查項下對中國2,000億美元輸美產品實施的徵稅措施。2019年5月10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宣布向2,000億美元進口的中國商品從之前的10%關稅稅率加徵至25%。美國極限施壓的做法同樣遭到中國的堅決反制。
 

貿易戰升級對中國影響有限

 
從2017年特朗普叫囂要對中國實施貿易制裁,並於2018年7月正式對中國展開貿易戰且於2018年9月升級貿易戰以來,中國的整體外貿形勢不僅沒有受到大的影響,甚至中國與美國的貿易往來也沒有受到明顯的拖累。根據中國海關總署公布的數據,2018年中國外貿進出口總值同比增長9.7%,再創歷史新高。2018年中國對美國出口額上升11.3%,從美國的進口額增長0.7%。2018年,中國對美國貿易順差同比增長17.2%。為什麽會出現這種局面?這是因為中國出口的商品性價比最高,廣受國際市場的歡迎,更受到美國消費者的歡迎,因此,即便特朗普發動貿易戰企圖削弱中國商品的市場競爭力,但卻無法改變美國消費者選擇中國商品的意願。
 
其實,特朗普再次升級貿易戰的做法對中國的影響仍將是有限的,哪怕是特朗普宣布對剩餘的3,000億中國進口商品全部採取加徵關稅措施,也不會對中國經濟構成實質性傷害,這是一個基本判斷。根據中國海關總署的統計數據,2018年,中國外貿進出口總值4.62萬億美元,其中,出口2.48萬億美元;進口2.14萬億美元;貿易順差3,517.6億美元。從以上數據可見,中國對美國出口的商品額只佔中國對外出口總額的約25%,即便美國對全部的中國進口商品加徵關稅,最壞的打算是,因特朗普升高關稅壁壘使得中國商品出口美國完全受阻,那麽,充其量也只能對25%的中國出口商品産生影響。
 
應該看到,隨着“一帶一路”建設的不斷推進,中國對“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出口穩步增長,2018年中國對“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出口增長了約8%,加上中國與歐洲、非洲、南美等地區貿易往來的不斷加強,出口量正在穩步增加,這些有利因素將會大大抵銷因美國升級貿易戰而對中國帶來的負面影響。2018年10月,中國海關總署新聞發言人曾介紹2018年前三季度進出口情況,當時稱美國為中國第二大交易夥伴。據國家海關總署2019年6月10日最新發布的數據,2019年前5個月,美國降為中國第三大交易夥伴,中國第二大交易夥伴是東盟,第一大交易夥伴則是歐盟。前五個月中國對歐盟、東盟、日本等主要交易夥伴出口均穩步增加,其中對歐盟、東盟出口增速均超10%;同期,中國對“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合計進出口3.49萬億元,增長9%,高出全國整體增速4.9個百分點,佔中國外貿總值的28.8%,比重提升1.3個百分點。外界擔心會在貿易戰中遭殃的中國機電產品、勞動密集型產品出口也在繼續增長,1~5月,中國機電產品和勞動密集型產品出口額同比分別增長5.1%和7.2%。
 
根據6月10日中國國家海關總署發布2019年前5個月的外貿情況,今年前五個月中國外貿同比增長4.1%,好於之前的市場預期。尤其引人注目的是,中國對美貿易順差不僅沒有受到貿易戰的影響,反面意外不降反增。由於特朗普發動對華貿易戰的直接口號就是要縮小美國對中國的貿易逆差,減少中國在對美貿易中的順差,因此,在美國對中國2,500億美元輸美商品加徵關稅的背景下,市場一直十分關注中國對美貿易順差會否下降。但國家海關總署的資料顯示,2019年前五個月,中美貿易總值為1.42萬億元,下降9.6%,佔中國外貿總值的11.7%。其中,對美國出口1.09萬億元,下降3.2%;自美國進口3,352.7億元,下降25.7%;對美貿易順差7,506.2億元,擴大11.9%。
 
為什麽會出現這種局面呢?很早就有市場人士指出,特朗普發動對華貿易戰勝算機會不高,因為美國消費者和美國企業對中國産品的依賴性非常強,而中國對美國進口的産品依賴度則相對較低。許多美國製造商依賴中國的原材料和中間品,美國民眾也依賴性價比高的中國消費品,因此,美國對進口中國商品的需求不會因加徵關稅而明顯減少。因為加徵關稅而形成的負擔最終都要轉嫁到美國企業和美國消費者頭上。有專家分析指出,在中國2,000億美元輸美商品中,對美國出口額佔該商品整體出口額比重超過50%的只有124項,這意味着中國大部分出口商品對美國市場的依賴度都不高,可以轉而銷往其他市場;而美國對進口中國商品的依賴度卻相對較高。
 
從國家海關總署公布的數據還可以看出,中國外貿的韌性十足,競爭力十分強大,因而具有較強的市場開拓與創新能力。儘管中國與美國的貿易額有所下降,但中國與歐盟、東盟、日本以及“一帶一路”沿線國家貿易額都呈現增長,從而有力地抵銷和彌補了對美出口下降的影響。可以預期,隨着中歐、中日、中國與東盟經貿關係的不斷深化,特別是隨着“一帶一路”建設穩步推進,中國正在加快步伐開拓新興市場、商談自由貿易協定、探索自由貿易港,所有這些措施都將為今後中國出口穩定增長提供有力支撐,儘管在今後的發展變化中,中國的外貿仍然會出現不同程度的波動,但總體上仍會不斷向好,這個大趨勢不會改變。
 
回顧歷史,從新中國成立至今,美國乃至整個西方世界對中國的經濟封鎖和各種名目的貿易制裁從來就沒有間斷過,然而,各種經濟封鎖和貿易制裁只是在一定程度上和某個週期內對中國經濟産生有限拖累,卻不能夠阻止中國經濟不斷前進的發展步伐。改革開放之初,中國經濟總量只是美國的一個零頭,儘管美國不斷揮舞貿易制裁大棒,但什麽時候中國懼怕過美國和西方世界的貿易戰?今天,中國經濟的面貌已今非昔比,按匯率計算的中國經濟總量正直追美國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而按購買力平價來計算的中國經濟總量早在若干年前就已經超越美國成為世界第一大經濟體;更具說服力的數據是,近幾年來,中國的貨物貿易總額已經超過了美國一直保持貨物貿易第一大國的地位。在中國經濟尚且比較弱小的過去都未曾懼怕過美國和西方社會的貿易戰和經濟封鎖,那麽,今天的中國則更有底氣和實力應對美國的任何貿易挑釁。
 
最重要的是,無論美國如何胡作非為,中國已經實現了從站起來、富起來到強起來的重大飛躍,沒有什麽外部力量可以撼動中國的發展。從國際貿易角度來看,如今的中國不僅穩坐世界第一貨物貿易大國的寶座,而且中國已經走上了貿易強國的嶄新道路。今天,中國全面高質量發展的轉型昭示了中國經濟發展和中國國際貿易正在由經濟大國、貿易大量向經濟強國和貿易強國轉變;今天的中國對外貿易已經改天換地,再也不是衣帽鞋襪等低端貨物的出口大國,而是白色家電、通訊設備、安防産品、光伏發電、高鐵裝備、核電技術、電力設施、面板、無人機、輪船、汽車等高附加值産品的出口大國;可以預期,不需要多久,中國還將在大型飛機製造、醫療醫藥、生物技術、高端機床、神經芯片、人工智能、再生能源、環境保護等領域産生重大技術和生産突破,屆時中國貿易強國的地位將水到渠成,中國的貿易強國之路猶如滾滾洪流,勢不可擋。
 

美國或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貿易戰雖然會對中國經濟産生有限影響,但美國自身所受的損害可能更大。在今天世界經濟特別是中美經濟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背景下,美國採取的任何貿易制裁措施在攻擊別人的同時,其實也在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所以,包括美國在內的國際輿論普遍認為,特朗普對中國升級貿易戰的做法是“自殘”,既損害了中國和世界經濟,也對美國自身經濟帶來損失。特朗普政府眼裏只看到雙方貨物貿易數據上的差距,而忽視了服務貿易上美國實際上在大賺中國人的錢;特朗普政府把所有來自中國的商品都當作美國貿易逆差産生的根源,而完全看不到來自中國的商品貨物中還包括了大量從港澳台轉口到美國的産品;特朗普政府把來自中國的商品完全當作中國企業生産出來的,而完全沒有看到還有大量美國企業在中國生産産品。
 
4月10日,600台安凱客車出口沙特發車儀式在安徽合肥市包河經濟開發區安凱廠區舉行,成為安凱客車2019年出口第一大單。據介紹,目前安凱客車已出口近百個國家和地區,建立了覆蓋全球的銷售網絡。圖為出口沙特的客車停放在合肥市包河經濟開發區安凱廠區。(新華社圖片)  
 
顯然,特朗普政府對中美貿易格局的判斷存在嚴重的偏頗,也因此産生了某種錯覺,認為對中國實施貿易制裁或者升級貿易戰,美國的勝算更高,而中國的損失會更大,因此,正如美國官員洋洋得意所表示的那樣,貿易戰中國必輸。顯然,特朗普政府高興得太早,因為其錯誤的依據必然導致其決策錯誤,美國升級貿易戰的結果很可能是殺敵一千,自損一千甚至更多。
 
首先,特朗普的加徵關稅措施必然遭受中國的反制,時下,美國的有關行業正遭受寒冬。據悉,由於中國實施反制對進口的美國農産品加徵關稅,致使美國大豆等農産品無法出口到中國,美國農場主損失慘重;其次,由於美國國內的大量企業和消費者對中國産品的依賴性很強,暫時甚至永久都無法尋找到替代産品,因此,特朗普向中國進口商品加徵的關稅相當部分都要由美國企業和消費者自己承擔,特朗普實際上制裁的是美國自己的企業和美國的消費者;第三,特朗普一定忽視了,今天美國企業在中國擁有大量投資,許多從中國出口到美國的産品相當一部分都是美國企業在中國生産的,特朗普對來自中國的産品加稅其實也在制裁投資中國的這些美國企業。
 
特別需要強調,目前,美國經濟已經出現了明顯的不穩定因素,有分析指,由於美國股市長時間脫離美國經濟的實質面而虛高運行,已經累積了相當大的下行風險,在貿易戰的引爆之下,美國是否會爆發新一輪的金融危機很難預料。自2009年以來美國股市出現的長達十年的繁榮期可能已經走到盡頭,因為美國股市的繁榮是在缺乏美國經濟基本面支撐的背景下而出現的虛假繁榮,美國股市一旦出現持續性的大跌,那麽金融危機將不可避免。特朗普政府升級貿易戰的做法會否成為美國爆發新一輪金融危機的導火索?人們拭目以待。
 
摩根大通把美國2019年經濟增長大幅調低至1%,摩根士丹利的經濟師看得更悲觀,把今年第二季美國經濟增長預測由1%降至0.6%。現在美國經濟已進入放緩期,未來兩季的增長有可能為零,從近期美國的經濟數據來看,美國的經濟風險及企業盈利將比大部分投資者預期為差,美國債市正在反映這方面的風險,長短債息倒掛,預示美國經濟正在走下坡路。
 

全球金融市場首當其衝

 
特朗普不斷升級對華貿易戰,不僅中美兩大國之間的貿易往來受到衝擊,而且也直接和間接地拖累了全球經濟。由於貿易戰直接使中美兩國的相關企業、公司業務受到影響,營收下降,這一結果直接反映在金融市場上,就是股市的動盪與大起大落。所以,在美國不斷升級貿易戰的過程中,全世界的金融市場特別是股票市場反應最為強烈,受損失的投資者不在少數。而中美貿易戰對全球經濟的影響究間有多大現在還無法凖確評估,但有國際機構預測,受特朗普升級貿易戰的影響,2019年全球經濟增長將有可能被拖低0.3個百分點。
 
目前看來,特朗普升級貿易戰受影響最大的是國際金融市場。自5月10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宣布向2,000億美元進口的中國商品從之前的10%關稅稅率加徵至25%之後,全球金融市場首當其衝受到拖累,而美國股市受到的負面影響更是引人注目,因為,之前美股一直高歌猛進,屢創歷史新高,在貿易戰的打擊之下,美股不斷出現暴跌,有分析員用“巨泄”來形容美股的跌幅。
 
以5月13日為例,美股全線大跌,道瓊斯工業平均指數收跌617點,跌幅2.38%,報25324點;納斯達克綜合指數收跌269點,跌幅3.41%,報7647點,創年內單日最大跌幅;標普500指數收跌69點,跌幅2.41%,報2811點。衡量投資者恐慌情緒的芝加哥期權交易所波動指數(又稱“恐慌指數”)5月13日大漲28.12%,達到20.55,顯示出投資者信心遭受沉重打擊。5月底美國10年期國債孳息跌至2.2釐,為2017年9月以來低位。
 
何止美股如此,中國內地股市也表現差強人意。儘管5月14日MSCI宣布,將MSCI新興市場指數中的中國大盤A股納入因數從5%提高至10%,但仍然阻止不了A股跌跌不休的態勢,截至5月底,上證指數跌幅超過7%;深證成指跌幅逾8%;中小板指數跌幅超過8%,創業板指數跌幅逾9%。
 
受美對華升級貿易戰的影響,全球主要股市幾乎無一倖免受到衝擊和影響,無論是日本日經225指數,還是韓國首爾綜指,抑或是香港恒生指數以及歐洲主要股市,都紛紛受到承壓,出現不同幅度的下跌,不少股指更創出今年以來的新低。除了股市之外,全球主要債市、匯市、期貨市場都出現震盪行情,譬如,芝加哥商品交易所報價顯示,5月大豆期貨價格已經跌破每蒲式耳8美元,創下自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的最低點。而人民幣匯率在貿易戰的衝擊下應聲大貶,目前人民幣已經跌破6.9,不僅把年內的升值幅度全部打回原形,而且離破七只有咫尺之遙,人民幣破七的唱空之聲再次甚囂塵上。
 
對於投資者來說,金融市場波動的考驗可能還將持續,因為貿易戰並沒有停止的迹象,特朗普已經揚言,還有可能對剩餘的3,000億美元進口中國商品加徴關稅,如果美國繼續升級貿易戰,必然再次遭到中國的反制,貿易戰會升級到什麽程度,何時才會結束貿易戰?都不得而知。在這種背景之下,國際金融市場持續波動將不可避免,股市、匯市、樓市、金市、大宗商品、有色金屬、農産品市場的大起大落有可能成為常態。
 


經導全媒體矩陣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閒話大灣區
共築中國夢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55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