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閒話大灣區 > 正文
閒話大灣區系列二:科創大灣區的信心與底氣
Series II of talks on the Greater Bay Area: the faith and confidence on the scientific and technological Greater Bay Area
本刊記者 明宇 [第3442期 2019-05-06發表]
全球四大灣區中,舊金山灣區與粵港澳大灣區“科創灣區”的發展定位最為相近。舊金山灣區作為領先數十年之久的世界級“科技灣區”,其先發優勢十分明顯,單以人均GDP這個經濟密度指標來算,粵港澳大灣區就只有舊金山灣區的18%。那麽,在這種情況下,粵港澳大灣區依然將自己定位成世界級的國際科技創新中心信心與底氣何在?
 
我們先來看看舊金山灣區,舊金山灣區由9縣101個建制市構成,是世界上最重要的高科技研發中心之一,矽谷是它的標籤。隨着矽谷發展,舊金山灣區也一步步被推上世界“科技灣區”的寶座。
 
▲《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公布後,大灣區發展脈絡日益清晰。規劃綱要提出,緊密合作共同參與“一帶一路”建設,為“一帶一路”建設提供有力支撐。加速發展的大灣區,在“一帶一路”建設中承擔新使命,成為“一帶一路”建設中一顆靚麗的明珠。圖為深圳中國前海夢工廠。(新華社圖片)  
 
“矽谷”時代之前的舊金山灣區則以黃金聞名於世。早在19世紀中期,黃金曾是舊金山灣區炙手可熱的資源。19世紀中期,由加州蔓延開來的“淘金熱”讓世界各地的淘金者蜂擁至此,同時也推動了灣區的早期發展。但黃金並未讓舊金山灣區的光芒閃耀太久,最終讓灣區閃光的還是新技術革命。20世紀中後期,矽谷崛起,科技創新成為這一階段灣區發展的最大助推力。
 
進入21世紀後,“矽谷”雖然依然是全球毋庸置疑的科創中心,但其經濟影響力已在逐漸衰落,2017年,舊金山灣區的GDP規模為8,000億美元,經濟增速為2.7%。在四大灣區中,無論GDP規模還是經濟增速,舊金山灣區均處於末位。
 
而粵港澳大灣區作為灣區經濟的後起之秀,其發展的根本動力與優勢就來自於領先全球的科創優勢。
 
世界知識產權組織發布的《2018全球創新指數報告》顯示,深圳—香港地區作為創新產業集群,排名位列全球第二,僅次於東京—橫濱地區。同時,《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提出建設廣州—深圳—香港—澳門科技創新走廊,相比現時的深圳—香港地區創新產業集群,該措施將整個珠三角最核心區域相連,令珠三角創新、創業集群規模明顯擴大,四大城市科技創新走廊將成為孕育人工智能、大數據、生命科技等尖端科技的熱土。
 
中國科學院院士、香港大學城市規劃及設計系教授葉嘉安認為,創新與投資相關,由於國家加大投入力度,深圳GDP已超過香港,加之東莞的創新能力也在迅速崛起,未來必將成為尖端技術產品生產基地。大灣區創科產業已逐步形成以“9+2”城市為核心的完整產業鏈,擴大後的大灣區創新產業集群完全有望超越東京—橫濱地區。
 
中國(深圳)綜合開發研究院新經濟研究所執行所長,博士曹鐘雄撰文指出,粵港澳大灣區呈現出科技創新產業結構特徵。在產業基礎、國際知名高校數量、全球知識產權的密集度等方面,大灣區均初步具備建設“國際科技灣區”的基礎。大灣區相比舊金山、紐約、東京等灣區產業更為多元化,二產和三產佔比較為接近,分別為42.1%和56.3%。專利產出數量優勢明顯,2017年發明專利申請量超過17.6萬件,超過其他三大灣區的總和。
 
大灣區科技創新的基礎條件優越。大灣區全球大學100強中有5所在香港,科研實力雄厚。廣東正加速國家大科學裝置的投入和布局,目前已建設4個大科學裝置,分別是散裂中子源、中微子實驗二期、加速器驅動嬗變系統及強流離子加速器。截至2017年,廣東共有各類國家重點實驗室28家,位居全國第4;國家工程技術研究中心23家,國家臨床醫學研究中心2家。在內地與港澳合作方面,港澳國家重點實驗室夥伴實驗室共18家,其中,香港16家,澳門2家;科技部國際合作基地(粵港澳聯合實驗室)1家;教育部國際合作實驗室(與港澳共建)5家;廣東省教育廳粵港澳聯合實驗室5家。
 
不僅如此,粵港澳大灣區的科技創新後勁更加強勁。深圳是全國第一個以城市為基本單位的國家自主創新示範區;廣州等8個國家級高新區統稱珠三角國家示範區,這是全國第二個以城市群為單位的國家自主創新示範區。廣-深-港科技創新走廊定位於世界級創新中心主要承載區,創新資源不斷集聚。深圳-香港以“數字通信為主要創新領域在全球創新集群中排名前三。在本月初舉行的深港合作會議上,深圳市市長陳如桂介紹,深港兩地正合力推進位於落馬洲的深港科技創新合作區建設,致力於將其打造成融合“一國兩制”優勢的國際化開放創新平台。
 
粵港澳大灣區科創後勁的另一個因素就是制度創新空間巨大。“一國、兩制、三個關稅區、三種貨幣”的制度格局,是世界上其他灣區或經濟體所沒有或少有的。從短期來看,在這樣的制度格局下,人流、物流、信息流、資金流等等目前都不能完全順暢流動,因而大灣區的潛力還沒有充分發揮。從長遠來看,這種制度格局,讓大灣區既有“一國”之利,又有“兩制”之便,即:國家可以發揮頂層協調作用,大灣區內部多元主體又能充分溝通協調,找到不同制度之間優化創新的最佳路徑,因而雙重以至多重優勢明顯。
 
據悉,目前正在緊鑼密鼓推進的深港科技創新合作區將探索實施特殊的科技創新管理制度和國際科技合作機制,努力在科研人員出入境、科研物資通關、科研資金流動、新技術應用等方面先行先試。
 
作為粵港澳大灣區科創力量的重要支撐點——香港,更是對粵港澳大灣區的科創未來充滿信心。特區政府創新及科技局局長楊偉雄在本月舉行的“第二屆粵港澳大灣區高峰論壇”上指出,自2017年7月以來,本屆特區政府在科技創新領域的投入約為1,000億港元,着力打造香港的科創生態環境;還完成了成立“大灣區院士聯盟”、與國家科技部建立合作關係等關鍵工作。加上香港的大學和科研機構可向中央財政科技計劃直接申請項目經費,以及中國科學院轄下的研究機構落戶香港,香港在建設粵港澳大灣區國際科技創新中心的過程中,自身科創發展也迎來了難得的黃金時機。
 
對於香港在大灣區科技創新走廊中扮演的角色,普華永道香港審計合夥人方蘊萱表示,香港在學和研方面具有優勢,在創新走廊中應發揮基礎研究的帶頭作用,深圳可彌補香港所缺乏的知識及技術成果轉化和市場空間,大灣區其他核心城市則可在尖端產品生產上提供支援。
 
尤為值得關注的是,深圳證券信息有限公司聯合工信部下屬單位賽迪研究院9日在第七屆中國電子信息博覽會開幕式上,發布了粵港澳大灣區創新100指數(簡稱:灣創100,代碼:980001),灣創100是粵港澳大灣區系列指數的核心旗艦指數,篩選屬於先進製造業、戰略性新興產業、現代服務業和海洋經濟產業的公司,結合賽迪研究院對上市公司創新能力的評價結果,以及公司市值規模、行業代表性、行業覆蓋面等因素,選取100只股票作為指數樣本股,50只來自深交所,指數包括騰訊控股、中國平安、格力電器、美的集團等具有市場影響力的股票,信息技術類企業股票總數達38隻,權重超過25%。
 
自基準日2017年6月底至2019年3月底,灣創100實現累計收益17.4%,大灣區綜指實現累計收益10.4%,同期滬深300累計收益為5.6%,恒生指數累計收益為12.8%。大灣區的科創版塊已成亞洲最具投資價值的版塊,其未來發展潛力可見一斑。


經導全媒體矩陣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閒話大灣區
共築中國夢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47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