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台海觀瀾 > 正文
從“台美貿易倡議” 與禁台石斑魚銷陸 看蔡當局的大內宣
■ 文/潘錫堂 台灣淡江大學中國大陸研究所教授、海峽兩岸學術文化交流協會副理事長 [第3520期 2022-06-27發表]
台灣行政機構“政務委員”鄧振中日前和美國副貿易代表畢昂奇視訊會議後,蔡當局立即動員四位閣員召開記者會,宣布雙方達成“台美21世紀貿易倡議”重大成果,自稱是30年來歷史性突破,更解讀這是達成雙邊貿易協議(BTA)的“積木”,甚至還出現一些吹捧的評論如:有助台灣加入CPTPP和IPEF(印太經濟架構)等等。然而,台灣工商業的回應則是“牛肉在哪裏?”他們想要BTA或FTA,但蔡當局端出來的總是永遠堆不完的積木。尤其看到有些評論連“什麼是倡議”都搞不清楚就歡喜莫名,能不為台灣的未來感到憂心嗎?
 

“台美倡議”以美國利益優先


其實,在經貿領域,台灣常常過度迎合美國的政策,只求大內宣效果,實質進展卻淪為次要目標。由於美國顧忌中國大陸壓力及為了爭取東南亞國家參與,台灣被排除在美國主導的“印太經濟架構”之外,對台灣而言堪稱爭取參與區域經濟整合的重大挫敗,美台日前宣布的“21世紀貿易倡議”基本上是彌補台灣未能納入IPEF的“安慰獎”。對美國而言,沒有市場開放的經貿協定,不需國會審議通過,可以爭取時效;而且台美21世紀貿易倡議的11項議題,將採取先談好先簽署,逐步生效“堆積木”的方式,可以提早實現經貿利益。

為何稱為“倡議”?即是首先提出建議、發起做某件事,旨在跳脫傳統的貿易協定,使美方在新的框架下有更多的施展空間。“台美21世紀貿易倡議”堪稱“類IPEF”,在“倡議”的11項議題中,有許多是和IPEF重疊的,包括氣候變遷、供應鏈、勞工權益、反貪腐等。相較於IPEF,台美21世紀貿易倡議仍有相當多實質的貿易談判空間。同時也看到美國這一波來勢洶洶,蔡當局在欣喜之餘,實應嚴陣以待。尤其,雙邊談判向來都是不對等談判,強者如美國對弱者皆是予取予求;但在多邊架構下,則是眾怒難犯,強者常無法為所欲為。多年來在台美的“貿易暨投資架構協定”(TIFA)框架下,台方在雙邊經貿談判中吃盡了美國霸凌的苦頭,蔡當局經貿閣員竟還能喜不自勝?

值得注意的是,究竟台美21世紀貿易倡議對台灣是好還是不好?其實,所有的貿易談判都是互相讓利、有拿也有給。但是和美國這樣的大國談判,對方常常挾着龐大市場的獨買優勢,很容易被逼着處處買帳,但這不表示台灣就得要處處忍讓。尤其,“台美倡議”11項議題,一看便知那是美方提出的清單,完全基於美方利益,除了大多環繞在美國關切的項目,其他如反貪污、推動以勞動為中心貿易及協助中小企業貿易,則是具有美國特色的議題;而對抗非市場經濟政策及約束國營企業,則對中國大陸具有明顯的針對性。

儘管美國在這11項議題中的意圖十分明顯,就是“美國利益”優先:農業、供應鏈、貿易便捷、勞工權益、環境和氣候變遷……等等都是美國的諸多要求。台灣除了守住底線之外,更要有策略性的反守為攻,在美國弱點上進行突擊,例如美國面臨的通貨膨脹、勞動力短缺、晶片荒等方面,相信應該可以有更進一步對台灣有利的談判進展。此外,美國貿易代表署最近表示,“台美倡議”的談判進展,可能會超過IPEF。若真是如此,則與IPEF重疊性高的“台美倡議”,美方期盼能產生先行的示範效果。然而,台灣也應注意“台美倡議”一些“制中”成分高的議題,應先評估對台灣的利弊得失,避免成為美中對抗的籌碼與棋子。

要言之,“台美倡議”的11項議題,標榜達成“高標準承諾”及有意義的經濟成果,都是以美國關切的事項為出發點,目標在保護美國勞工及商業利益,但卻缺乏關稅減讓、市場准入等條款,就是刻意與BTA保持距離。台灣當務之急應是與美談判簽訂BTA。意外殺出的“台美倡議”打亂了台灣的布局與節奏,與自1994年即已設立的TIFA平台也可能扞格不入,疊床架屋只是創造出更多的幻想空間。有人以為“台美倡議”是台灣沒被納入IPEF後,美國賞賜的一顆糖,其實美國起初即沒打算讓台灣入IPEF,其所要的議題又難以被IPEF所有成員接受,因此美國先挑一個聽話的台灣要其照單全收,然後再以之作為範例,要求IPEF成員盡量接受其所提議題,此乃美國往昔慣用的手法,這樣一來,台灣就淪為美方設計謀略中的棋子與工具。

 

政治宣示性大 經濟效益小


緊接着,蔡當局與其到WTO作大內宣,不如多關心通脹下的庶民。被連續杯葛多年的第12屆世貿組織(WTO)部長級會議,日前順利於瑞士召開。台灣與會的“政務委員”鄧振中批評,大陸片面禁止台灣水果與水產的輸入,指大陸在欠缺合理事證和科學依據之下,突襲式禁止其他會員產品進口,已讓台灣受害。其實,當台灣民眾苦於物價上漲,蔡英文當局如鄧振中卻致力宣揚“美台貿易倡議”、誇稱“等了30年”才有的成果;但實際上,“美台貿易倡議”空泛、無助於台灣對外經貿,與民眾利益關聯也不大。但蔡當局卻樂於拿“美台貿易倡議”作大內宣,吝於也怯於着手解決更攸關民眾生活與利益的通脹問題。對於大陸禁止台灣石斑魚輸入,蔡當局卻繼續操作“抗中”伎倆,犧牲農漁民利益。
 
▲台灣民眾對物價上漲苦不堪言。圖為台灣民眾外出採購物資。(視覺中國圖片)

台灣被排除在“印太經濟架構”(IPEF)之外,為了平撫台灣的失落感,美方重申對美台經貿夥伴關係的重視。由於台灣加入多邊機制有難以迴避的政治阻礙,推動台美雙邊貿易協定(BTA)或較容易,但事實卻是台美雙方早已透過“貿易暨投資架構協定”(TIFA)為後續的BTA奠基“堆積木”已20多年,不知啟動“新倡議”後,多久才能等到BTA?尤有甚者,美國願與台灣協商“新倡議”,當然有其政經目的,而且會以美國的國家利益為最優先。就政治層面來看,拜登政府願與台灣協商此一倡議,主要還是為了滿足美國國內挺台的聲音。再者,迄今看到的此一倡議的內容多屬於制度性開放的相關事宜,並未真正討論到商品關稅降低與服務業開放的問題。換言之,此一倡議仍是政治宣示性較大,對台灣的實質經濟效益是很小的。
 

台石斑魚超標禁銷大陸 皆因蔡當局監管不嚴失能卸責


值得注意的是,大陸海關日前以多次從石斑魚檢出禁藥及土黴素超標為由,宣布暫停輸入所有台灣石斑魚。對此,台方農委會主委陳吉仲怒批,大陸片面作法違反全球規範,將向世貿組織申訴;“狀告WTO”這種台詞,陳吉仲已說過多次,完全沒用,農委會怠忽職責把關不力,怎能推卸失守之責?尤其,農委會不思提升產品競爭力,只是一味補貼炒短,終讓台灣農漁產品出口走入死胡同。經追查,這回石斑魚被禁,似是出口商將未納管業者的魚貨冒充為合格業者養殖,因而出包。農委會長期管理鬆散,坐視合格養殖業者“借牌”給非納管業者或“借殼”出口的亂象不管,才會使問題一再惡化。事實上,每次大陸發布禁令,蔡當局一概推給“大陸打壓”,陳吉仲的第一時間一定先用政治語言回擊,完全不檢討台方是否有該補的漏洞。
 

▲去年以來,大陸海關多次從台灣地區輸入大陸石斑魚中檢出孔雀石綠、結晶紫禁用藥物和土霉素超標。海關總署6月10日發布通知:依據大陸相關法律法規和標準,決定自2022年6月13日起暫停台灣地區石斑魚輸入大陸。圖為石斑魚。(視覺中國圖片)

再進一步言,蔡當局連日抨擊大陸禁止台灣石斑魚輸入是“養套殺”、“以農圍政”,但已執政6年多,一開始即選擇“抗中”路線,每當農漁產品遭禁時,蔡當局說詞總是千篇一律,尤其放任不管,堪稱另一種對農漁民的“養套殺”。蔡當局仗着ECFA“早收清單”要求大陸讓利,卻硬將不符安全規範的魚貨塞給大陸,再加上毫無解決問題的意圖,只想拉高兩岸的對立和仇恨。更糟的是,台外事部門負責人吳釗燮竟把台灣佔盡便宜的兩岸貿易,扭曲成不自由、不對等,完全反映出蔡當局的空泛虛無、不做實事。以石斑魚為例,陳吉仲不實事求是地探究源頭,敷衍了事的結果,是使業者共同慘賠。陳吉仲的失能卸責,在在說明農漁產品銷陸的癥結不在農漁民,也不在大陸的刁難,而在蔡當局錯亂且失衡的兩岸政策,既無力改變對大陸的經貿依賴,卻要高傲“抗中”,堪稱台灣民眾難以承受之重。

總之,通貨膨脹走高,最受苦的一定是台灣一般庶民,特別是民生物品上漲幅度遠高於平均時,所得低者受到的影響更大。此時蔡當局應該放出多點政策支持庶民度過通膨難關,而非執迷於缺乏實效、與庶民毫無關係的“台美貿易倡議”等空泛大內宣。尤其,鄧振中與其在WTO部長會議上喊冤,不如積極以具體作為,讓台灣的農業作示範,來促成世貿組織的大變革。蔡當局近年來補帖被大陸禁止進口的農產品經費已超過新台幣10億元,還不如利用WTO微小中型企業的跨境平台,撥出經費協助農民轉型為微型企業。一樣花錢,卻可以發展出不一樣的台灣農業新風貌。換言之,蔡當局忙着大內宣,官員大肆宣傳“台美貿易倡議”的好,拿虛幻的晚霞表功,到WTO告大陸封殺台灣的農漁產品,揮舞抗中大旗,消費農漁民的痛苦,還不如對民眾遭嚴重通脹肆虐,給多點關心和同理心。


經導全媒體矩陣
經典時刻
總編輯話你知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526期
新時代新征程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