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台海觀瀾 > 正文
論朱立倫勝選的意涵 及後續島內的變化
■ 文/潘錫堂 台灣淡江大學中國大陸研究所教授、海峽兩岸學術文化交流協會副理事長 [第3503期 2021-10-11發表]
國民黨主席選舉結果出爐,前主席朱立倫當選回鍋,朱陣營一開始就掌握這次主席選舉的選戰主軸,最後關頭對手張亞中崛起觸發“亡黨感”,催動居黨內多數的沉默中道選民“棄江保朱”,終於讓朱回歸基本盤勝選。這次黨主席的選舉過程,暴露國民黨的路線缺乏共識,黨的團結潛伏重大危機,黨的重振面臨嚴苛的挑戰。朱立倫接下的是一個孱弱、迷惘且分歧嚴重的政黨,擺在眼前的是重重的關卡,除了10月底的刪Q罷免案、年底的四項公投以及接下來的2022、2024的選舉外,如何團結黨內才是朱立倫真正的考驗。
 

▲朱立倫當選中國國民黨主席(視覺中國圖片)
 

投票“四低”現象敲響警訊


這次選舉出現激烈的交鋒,確實反映了國民黨內部幾個懸而未解的問題:一、國民黨的兩岸路線陷於退縮,無法因應民進黨的反中格局理出自己的方向,基層黨員對此深感不滿;二、江啟臣主席任內雖然保持適度的議題制衡,但對黨內的改造卻着墨不多;三、黨員結構與台灣社會結構脫節,導致不少深藍黨員受到張亞中亢進言論的召喚,但是年輕黨員卻覺得備受忽視。以上這些,都是朱立倫上台後必須積極補強和改革的事。

值得注意的是,這次選舉結果,出現黨員人數低、投票率低、得票率低與得票數低的“四低”現象,有投票權的黨員37萬人,比四年前縮水9萬人;投票率50.7 %,比四年前減少7%;朱立倫的得票率45.78%,不但是國民黨有史以來首位未過半的當選人,得票數只有85164票。比起張亞中一個政治素人,單靠論述與理念就得到32.59 %選票,朱立倫拉攏了地方派系,得到縣市長、民代的表態力挺,再以棄保效應邊緣化江啟臣,用盡全力卻只能得到“四低”的結果,堪稱沒有賦予國民黨再起與朱立倫共主的氣勢與聲望,這是國民黨與朱立倫的大危機。

尤有甚者,這次選舉打出的仇恨感與恐懼感,朱立倫陣營把張亞中打成“急統”“紅統”,營造對方可能導致國民黨分裂的恐懼感;張亞中陣營則把朱立倫打成“朱綠倫”“美國線民”,藉此操作討厭朱立倫的印象。這些負面手段,都可能使得未來黨內團結蒙上陰影。因此選後各陣營若不知節制,勝者以為可以贏者全拿,而不在人事、政策和路線上向敗選者展現包容與吸納,而敗選陣營若也不甘認輸,則朱立倫未來的黨務推動勢必處處受到掣肘,要談團結合作共創勝績將更不可能。

再進一步言,朱立倫當選黨主席後的第一戰就是“立委”陳柏惟罷免案,罷免案從來就不只是縣市的事情,而是應該從中央黨部到縣市,從正規軍到側翼的全面總動員,朱當選後能夠展現何種執行力與領導力,第一戰就要見真章。今年底四項公投結果,不但是蘇貞昌內閣是否改組的關鍵,也是國民黨能否由弱轉強、贏回民眾信賴的指標。再加上明年縣市選舉,依照縣市執政版圖以及施政表現,國民黨不但沒有失敗的理由,而且還要趁勢追擊擴大戰果。一言以蔽之,這次選舉朱立倫從一個人的選戰,打到全黨在恐懼中棄保投票,這對朱立倫是一個嚴重的警訊,張亞中支持者爭的與其說是路線,不如說是對朱立倫、江啟臣無力對抗民進黨的反彈,朱除了必須面對黨內基層、深藍對他的質疑,更要在深藍與社會中間選民的路線上找到平衡點,爭取社會多數民意的支持,否則再起之路恐怕仍然是困難重重。

妥善處理兩岸問題是關鍵

緊接着,來分析朱立倫的兩岸路線有助國共關係與兩岸和平融合。朱立倫當選國民黨主席,中共總書記習近平發賀電,國共兩黨重新確認“九二共識”與“反對台獨”。而朱立倫以“求同存異”回應習近平的“共謀統一”,堪稱也充滿創意與新思維。對此,國台辦發言人朱鳳蓮表示,對於兩岸之間的差異與政治分歧,大陸願與包括國民黨在內的台灣各黨派、團體,在堅持“九二共識”和“反對台獨”的共同政治基礎上平等協商、對話溝通,尋求解決之道。朱立倫並進而批評民進黨的蔡英文當局“反中去中”,國共兩黨同聲為民眾謀求和平福祉。

從宏觀角度看,習近平、朱立倫的電文往來本身就具有正面意義。首先,這意味着大陸並未對國民黨喪失信心,換言之,大陸並沒有放棄和平統一的路線。習近平在賀電中重申兩岸和平發展,為台海謀和平,展現戰略定力。觀察此次習、朱互動的內容,則可體會當下國共關係更深的奧妙。對比2013年以來迄今習近平對歷任新當選國民黨主席的賀電,此次首度向朱立倫提及“統一”字眼,此為2019年“習近平對台五點講話”後大陸對台加強“促統”訊號的延續。但近幾年來大陸對藍營“迴避統一”有所質疑,復以此次黨主席選舉辯論中朱立倫“反急統”的主張,習近平賀電提及“統一”就耐人尋味,應有嚴肅提醒之意。而朱立倫的回電雖正面回應,但提出“增進互信融合”的表述,以“融合”回應習近平的“統一”,希望“異中求同”。如何面對、處理相互之“異”,應是未來國共兩黨互動引領兩岸關係的新方向。

 

民進黨反酸朱立倫
背離“主流民意”毫無依據


再進一步言,朱立倫電文中的“九二共識”、“反對台獨”、“求同尊異”、“互信融合”等主張,對不少台灣民眾而言,堪稱合情合理、天經地義。台灣“陸委會”卻不實地批評朱“迎合大陸的主張”,蔡英文也暗指是“極端且試圖分化台灣社會的言論”。然而,朱的言論何“極端”之有?又如何“分化台灣社會”?誠如朱立倫回應“陸委會”指摘所羅列出自己的兩岸觀,如“台灣沒有空間與可能性去逃避一個中國”、“一中問題必須面對”、“未來一中是台灣民眾的唯一選擇”,等等,以上沒有一句話是蔡英文從未說過的,只是朱立倫拒絕對大陸說重話,反而很樂意以行動來緩和兩岸關係及促進台海和平。

值得注意的是,民進黨反酸朱立倫所說的“反對台獨”不是“台灣社會主流民意”。但是,台灣“消費者文教基金會”民調顯示,有超過九成表態的台灣民眾贊成台當局發放現金,而不是發放五倍券,民進黨當局為何不遵從“主流民意”?很多果農的利益因民進黨當局無法改善兩岸關係而受損,難道這就是民進黨堅持的“主流民意”嗎?可見民進黨對“主流民意”的態度是愛之則用之,不愛之則棄之如敝屣,民進黨更在乎的應該是政治利益吧!再檢視民進黨不放棄的“台獨黨綱”,又可印證民進黨此一“非台灣主流民意”是基於其政治利益。陳水扁曾說“宣布並尋求台灣獨立,做不到就是做不到”,亦即所謂“台獨”迄今只是一條走不通的道路,完全不具可操作性。

 

兩岸融合、心靈契合是努力目標


尤有甚者,朱立倫在黨主席的勝選演說中表示,將在國民黨的黨章、黨綱的規範下重啟兩岸交流。國民黨的黨章開篇就強調要追求中國的統一,這就說明國民黨不會迴避、也不會改變終極統一的目標。但不可否認的是,“統一”在台灣社會早已被民進黨污名化,連堅持兩岸和平發展的國民黨都屢屢陷入被動。如何破解台灣民眾“聞統色變”的難題,頗值國民黨今後更加努力。相對於“統一”,“融合”在台灣社會並未有負面的觀感,因此在兩岸和平發展的既有基礎上,尋求兩岸的融合與心靈契合,應是國共兩黨下一步的共同努力目標。也惟有兩岸進一步的融合,才能看到共同而清晰的統一願景。

總之,習近平在朱立倫勝選黨主席後發出賀電,不同於前任的江啟臣主席並未獲中共祝賀,顯示國共之間未來將有良性互動。朱立倫當選意味國民黨回歸“九二共識”的穩健路線,但朱的兩岸路線,不像江啟臣標榜本土取向,也與張亞中的親陸取向有所區隔。其實,本土路線與親陸路線,皆有朱可借鏡之處,若能兼容並蓄合成國民黨的更務實的兩岸路線,或可擴大國民黨的群眾基礎。

 
▲1993年4月27日,時任海峽兩岸關系協會會長的汪道涵和時任台灣海峽交流基金會董事長的辜振甫在新加坡海皇大廈進行會談,這場被稱為“汪辜會談”的會議,是在1992年達成的“九二共識”基礎上進行的,是1949年以來兩岸授權高層人士首次會談,建立了“一中原則”基礎上推進兩岸制度化協商的機制。(人民視覺圖片) 


經導全媒體矩陣
經典時刻
總編輯話你知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504期
新時代新征程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