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台海觀瀾 > 正文
民進黨當局五倍券政策脫離民意不接地氣
■ 文/潘錫堂 台灣淡江大學中國大陸研究所教授、海峽兩岸學術文化交流協會副理事長 [第3502期 2021-09-27發表]
台灣行政管理機構為刺激消費將推出振興五倍券,不受近期台灣本土疫情升溫的趨勢影響,負責人蘇貞昌日前宣布按既定時程啟動,並預估五倍券可創造2千億元新台幣的經濟效益。然而,國民黨“立委”批評,五倍券的行政成本高達20.85億元新台幣,若發放現金直接入帳戶,即可少花20.85億元,而行政管理機構卻執意發券,根本就是浪費;至於沒有小面額、使用不方便等問題依然存在。

蔡英文當局為了挽回在新冠疫苗政策失敗所嚴重下滑的民意,急着推出振興券,行政管理機構卻忘記去年的三倍券之亂,硬是複製失敗的經驗,強推振興五倍券。如今,台灣不但經歷了5月間疫情大爆發後長達73天的3級警戒,甚至連Delta變種病毒都已經在台灣的社區竄動,導致人心惶惶、民生經濟陷入困境。種種迹象顯示,此時台灣對紓困的需求實高於振興,因此之前各界一再要求行政管理機構應該改發現金,才符合民眾的需求,甚至連民進黨“立委”也頻頻做此呼籲,無奈蘇貞昌仍執意發放五倍券,除了要支付20.85億元的行政成本之外,繁複的兌領作業及可能的群聚風險,都令人感到憂心。

 

五倍券振興效果存疑


台灣行政管理機構堅持要發放五倍券,其中兩個最大的爭議,一是五倍券產生刺激經濟的效果有多大?二是發放振興券和發放現金對於刺激經濟會有多大的不同?簡言之,五倍券應發放振興券或現金的最大爭議,就是會存在多大的消費替代效果。台灣的中華經濟研究院和台灣經濟研究院均曾嚴謹地估算去年三倍券的效益,若把替代效果放入估計後,三倍券的效益遠低於蔡英文當局的估算,僅對台灣GDP的貢獻只有0.09%,主要原因即是三倍券大部分的支出都是原來就要支出的,所以淨增加的支出很少。

既然消費替代率如此高,那麼此次發放五倍券和發放現金的結果,二者應該不會差太多。可以推估,對所得較高的人而言,他們平常就會花一些錢,現在多得了振興券或現金,都會用來購買原本就要買的東西,因此替代效果比較大。反之,對於所得很低的人而言,本來就沒多餘的錢來購買想要的東西,現在無論是發給他們五倍券或現金,他們都會花光殆盡,所以替代效果很低,因此發放五倍券或現金所產生的替代效果並不會差多少,蔡當局何必多此一舉花20.85億元的行政經費去印製五倍券呢?

一言以蔽之,五倍券的缺失主要在於:一、印刷和行政作業成本高。蔡當局說和去年的三倍券成本差不多,但三倍券印刷成本7億元,行政成本超過20億元,此次五倍券的行政成本已估算達20.85億元,其實可用來提高補助金額或人數;二、發放票券還是會有極大的替代效果,不會產生更大的帶動消費所衍生的經濟效果。此項“帶動消費”的效果是蔡當局堅持發放五倍券、拒絕發放現金的主要考量。台經濟部門以粗略設算,推估三倍券的經濟效果達到1,349億元,使得行政管理機構誤以為效果良好。其實這個推估已遭學術研究機構與不少學者專家質疑,但行政管理機構不僅對其績效深信不疑,還要推廣來為五倍券擴大效果。

要言之,蔡當局仍決定要推出五倍券時,行政管理機構一直強調是為了增加消費、紓困、提振經濟等,卻完全未考慮民眾消費行為中的替代率問題。事實上,台灣總體經濟面表現尚稱良好,然而少數受重創的產業則需要蔡當局的幫助與紓困,但不應該用此種全民發券消費的方式,因為這種方式,那些受創的小商家幾乎難以受益。難怪有國民黨“立委”質疑,五倍券最小的面額仍是200元,這讓銅板經濟的夜市攤商如何消受?五倍券另有1,000元與500元兩種面額券,可能大多會被百貨公司和大賣場吸納去了,多數的小商家如何受益?

 

政治考量凌駕民意民生 


緊接着,來分析民進黨當局堅持發振興券而不發現金,應該是另有政治考量。台行政管理機構負責人蘇貞昌堅持要發振興“五倍券”,先前民進黨當局說不發放現金,是因為要針對受困產業“精準振興”,但現在各部會推出加碼券,卻未依照受困產業而區分;再加上各部會加碼券還要靠運氣抽籤,堪稱各部會為消化預算,推出“當局做莊、全民搶錢”的飢餓行銷。無怪乎,國民黨“立委”鄭麗文質疑,蔡英文當局既然認為加碼券會帶來數倍效益,為何不多加碼一點?且明明是民眾繳稅,竟還要憑運氣決定能否拿到加碼券?這不就是拿民眾的錢“政策買票”嗎?其實,民眾更關心的是救命疫苗,而不是抽獎、短暫的刺激感。

眾所周知,台灣5月間疫情急遽升高,蘇貞昌又無視要求普發現金的民意,執意推動民眾必須掏錢換領的五倍券,造成民怨沸騰,黨內派系串聯反制,蔡英文也出手干預,迫使蘇貞昌政策轉彎。其民調持續滑落,可能拖垮明年縣市長選情,使得蘇貞昌積極展開保衛戰。台行政管理機構日前宣布,要將8,400億元新台幣防疫紓困特別預算中僅剩的1,600億元全數提空,其中1,200億元用於五倍券,近70億元用於動滋券、台旅券、藝FUN券、農遊券,其餘則用於農漁、急難救助等補貼,蘇貞昌相信大撒幣即可拉攏民心。然而,蔡當局20個月來,花大把預算去紓困,又先後發放三倍券、五倍券、動滋券等不同名目的煙火去搞振興;但對於全民防疫“基本功”的疫苗,卻只肯花340億元預算(佔比4%)去購買。無怪乎,蔡當局對五倍券如何用力吹捧,紓困的錢撒得再多,民怨沸騰卻依然如故。

 

“買票式”五倍券政策究竟惠及了誰?


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日前公布的五倍券適用範圍,包括:餐飲、夜市、市場、學費、補習費、婚宴、百貨公司、書店、演唱會、體育賽事、旅遊住宿、島內電商網購等皆可,堪稱幾乎無設限;其中最讓人不解的是島內電商、外送也“有條件適用”。事實上,新冠疫情帶來的改變中,“宅經濟”爆發是一大重點,全球電商龍頭亞馬遜的營收、獲利、股價都大增,去年以來已增加10多萬名員工,島內電商表現也十分亮麗。可見那些因疫情反而大發利市的業者如電商,就不應該列入適用範圍;但最後蔡當局還是透過舉債、用納稅人的錢,發錢給每個人消費,皆大歡喜。

被質疑堪稱“買票式”的五倍券政策,實際犧牲了受創者可得到援助的機會,試觀5月間台灣疫情飆升進入3級警戒以來,餐飲、零售、台旅相關等產業受創嚴重,以族群而言則是自營商、做小生意的庶民;疫情嚴重時許多小商家、旅遊景點商家等幾乎只能歇業、收入直接歸零。蔡當局花了一千多億元大撒幣,照理說應該這些受創業者多受惠才對,然而遺憾的是,這些庶民即使受惠,也只是涓滴之惠。從馬英九時期發放的消費券與去年蔡當局發放的三倍券的經驗來檢視,受惠最多的是大賣場、量販店或較高檔的餐廳,經營小生意的庶民們“吞不下”這麼多消費,受惠很有限。更不幸的是,庶民難以受惠之外,反而可能受害。今年全球通脹之勢已顯見,島內消費者物價指數上漲已三度突破2%,代表生產的躉售物價已上漲達11%,庶民在收入減少之餘,還要承擔“錢變小”的損失。

總之,對於紓困振興,民意要求普發現金,但蘇貞昌卻堅持要發放既浪費行政成本、又不環保的五倍券。如今看到蔡當局很多部會搭配五倍券的各種加碼券將輪流上場,天天抽、週週抽,連續四週讓民眾懷抱中獎的小確幸。然而,各部會加碼券居然還要抽籤,能不能抽到要靠運氣,蔡當局把振興加碼券視為“威力彩”在發,受到疫情衝擊,現在還有桌遊業、KTV、網咖等行業不能開門營業,許多行業更已撐不下去而倒閉,民進黨當局卻在玩天天抽、週週送的煙火式自嗨把戲,對受困產業及民眾真是情何以堪?原來蘇貞昌的如意算盤,是要拿五倍券一路造勢到11月,挽救其跌落谷底的民調。但如果疫苗覆蓋率不足,民眾不敢出門消費,蘇貞昌機關算盡,也振興不了經濟。因為受到疫情衝擊,7月失業率4.5%,創10年同期新高,全台民眾已經“餓”了4個月,此種勞民傷財、事倍功半的撒錢方式,很難說是在乎民間疾苦。


經導全媒體矩陣
經典時刻
總編輯話你知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506期
新時代新征程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