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台海觀瀾 > 正文
國民黨日漸衰弱,台灣政局何去何從
As the KMT is weakening day by day, Where will Taiwan's political situation go
潘錫堂 台灣淡江大學中國大陸研究所教授、海峽兩岸學術文化交流協會副理事長 [第3470期 2020-07-20發表]
在綠營強力動員下,高雄市民以93萬多票通過罷免韓國瑜市長,體現兩點意涵:一、贊成罷免票超過罷免所需的57萬票門檻,說明了韓國瑜當選不久即轉戰2020大選,無法獲得市民諒解;二、投票率僅42%,可視為市民不滿民進黨政治操作的另類審判。韓國瑜遭罷免後,隨即傳出高雄市議長許崑源墜樓身亡。一天之內,國民黨在高雄折損兩員大將,這不僅是黨的挫敗,也是黨主席江啟臣領導威信的嚴重折損。值得探究的是,2018年風起雲湧的“韓流”是否已經消散,民進黨自此再無對手,台灣將進入民進黨一黨獨大的局面?
 

▲在綠營強力動員下,高雄市民以93萬多票通過罷免韓國瑜市長。(圖片來源:韓國瑜Facebook)  
 

罷韓的反思及台灣政局的困境

 
韓國瑜以非典型國民黨姿態崛起,跨越藍綠藩籬,喚醒所有生活日益艱困及對民進黨濫權反感的民眾。易言之,韓國瑜能激起民意狂潮,根本原因在於他“讓人民發大財”的“拼經濟”論述主軸,獲得眾多庶民共鳴,因而爭取到跨黨派、世代與省籍的支持。遺憾的是,韓國瑜於2020大選回到國民黨同溫層,蔡英文卻連續操弄“反中”及“反修例”兩訴求,搶回“韓流”的中間與淺綠兩大支持群,“韓流”只剩下深藍,因而潰敗。
 
尤有甚者,韓國瑜甫當選市長就轉向選2020,予人信任感的撕裂,在綠營鼓譟下,更加深高雄人對韓的不諒解,終於從2018年的“討厭民進黨”變成“討厭韓國瑜”,冒出93萬多的驚人罷免票數。然而,此次罷免案表面上由民間團體發起,卻處處可見蔡英文當局介入的斧鑿痕迹,最後雖罷免成功,但民進黨贏得一點也不光榮。例如,《選罷法》規定就職未滿一年不得罷免,但此次罷韓提案卻很早就發動;“中選會”一再介入並“放水”,罔顧行政中立及程序正義。此外,蔡當局很多部門從周邊發動助攻,尤其蔡英文在民進黨中常會下令發動罷韓,在在都讓“罷韓”的操作達到高峰。
 
若要說這場罷免是如民進黨所宣稱的“民主的勝利”,實則不然。平實而論,此次罷韓形同2020大選的“延長賽”,韓國瑜在2020大選敗選,使得罷韓成為民進黨的政治“紅利”。尤其,民進黨挾“完全執政”之威,赤裸裸地下達罷韓動員令,都讓這場罷免淪為政治對決,而非市長施政的滿意投票。曾是民進黨一員的民調專家游盈隆一針見血地指出,民進黨最無法容忍韓國瑜的,不是他參選2020,而是他“偷竊”了民進黨的起家厝——“民主聖地”高雄,“讓民進黨顏面無光”。換言之,讓民進黨忍無可忍的,無關政績,也無關韓國瑜是否中途落跑,而是他讓民進黨沒面子。
 
經過2020大選和罷韓兩次投票,庶民仍在,“韓流”卻已退潮,台灣社會重回藍綠對峙、朝大野小的威權體制狀態,只是換成綠大藍小。民進黨已達到權力巔峰,濫權也達到高峰,卻透過強勢大內宣,讓社會只能有一種聲音,這是最嚴重的民主危機。展望未來台灣的外部環境會更危險,經濟會更困難,現在最需要的不是權力遊戲,而是有效的監督制衡。換言之,展望未來,“韓流”雖散,但庶民的基礎將更擴大,其中關鍵,一方面在於貧富差距問題不斷擴大,當前台灣經濟飽受新冠疫情之苦,蔡當局卻紓困無方。另一方面蔡當局始終無法改善兩岸關係,讓相關行業走出困局。只要這個罩門一日不除,民眾對韓國瑜號召的想像與期盼必將長存。
 
至於國民黨的在野制衡的角色,日前似乎側重在對民進黨的日常施政批判,卻只有“狗吠火車”的作用,無力改變現實。國民黨若不能對民進黨作更深入的揭弊調查,或結合民間團體對社會不公現象作更有效的揭露,國民黨的在野監督制衡將僅止於“口頭批判”的層次,並無助於大眾察覺民進黨的自私與顢頇。因此,國民黨必須廣伸觸角與不同的公益社團接觸或結合,開發更有深度或具時代意義的議題,才能爭取更多的社會認同。再者,從韓國瑜2018年以89萬票當選,如今卻被93萬多票罷免,藍營若想在市長補選勝出,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國民黨不如改變心態,透過補選過程“練兵”,發掘及培養在地人才,提出好政見並長期深耕。國民黨現在需要的,正是置之死地而後生,應藉無可迴避的補選展現政黨的格局、氣度與理念,同時也給“躺着選”的民進黨一定壓力。
 
要言之,庶民一直都存在,只是長期被忽視,涵蓋淺藍、中間及部分淺綠,屬於經濟弱勢,他們的困苦與人數不因韓國瑜個人政治際遇起伏而有所消長,卻因蔡當局執政無方與路線偏差使人數日益增多。民進黨執政下,台灣會愈來愈窮,只要庶民生活困境無法有效排除,“新韓流”將可能隨時再起。
 

陳其邁在蔡當局一路護航下能在補選大贏嗎?

 
民進黨中常會通過徵召陳其邁投入高雄市長補選,這場“罷韓”加演場,不到兩個月就要投票,民進黨及陳其邁都展現了勢在必得的架式。尤其“罷韓”剛以超過韓當選的超高票數通過,等於是高雄市的最新民意給了韓國瑜和國民黨徹底的“不”。距離補選投票不到兩個月,高雄又是藍基本盤弱勢的“綠區”。試問在如此短的時間內,國民黨有何策略能突破逆境、險中求勝?可預見的是,這一局必然是陳其邁當選,差別只在贏多贏少而已。
 
台灣“中選會”日前公告高雄市長補選時程,大幅壓縮在野黨布局的時間與空間,12天內必須找到人選完成登記,壓縮的期程引發“狼性”與“補選當局隊”的爭議。此種做法不但凸顯民進黨為陳其邁量身打造的遊戲規則,也證明民進黨迫不及待,急於掌握高雄市的“狼性”。尤其,“中選會”指出考量到法律規定3個月內完成、選務量能、颱風及疫情狀況等,定於8月15日投票。但深入剖析,其考量不僅“欺人太甚”,也隱含“愚弄人民”的心機,甚至自甘為蔡當局的“馬前卒”,堪稱違反中立原則。
 
持平而論,若以選務量能來說,儘管往昔也有民意代表補選期程比這次補選更短,但直轄市長補選的範圍和複雜程度豈是民意代表補選可比擬?如果考量颱風因素,依據統計,出現颱風最多的月份就是8月,其次才是7月和9月,補選日期為何偏要挑颱風最多的8月?是否“中選會”已為陳其邁量身訂做,硬是提前到8月15日投票,此時各大學還在放暑假,研判那些“罷韓”的年輕選票大多會轉投給陳其邁。再說疫情狀況,難道8月一定會比9月好嗎?還是蔡當局已經算準9月會有第二波疫情高峰?凡此種種,充分可見這些理由都只不過是藉口而已。
 
尤有進者,此次補選對民進黨而言幾乎已立於不敗之地,在野黨則迫切需要時間協調整合,“中選會”卻只給12天時間,對在野黨而言等同是不可能的任務。由於高雄幅員廣闊,補選時程縮短,國民黨推出的提名人選,均無充分的時間宣揚市政藍圖,也很難跟選民“搏感情”。顯然這種遊戲規則對在野黨的參選人非常不公平,卻可以更加保障陳其邁的勝選。蔡當局的另一考量是,提前確定候選人登記,即可減少在野黨整合的空間,讓“藍白合作”破局。顯而易見,民進黨機關算盡,就是要確保陳其邁勝選,這些做法即使是“執政優勢”,卻顯然是小家子氣。
 
再進一步言,蔡英文徵召陳其邁補選市長時,陳哽咽了,陳說,就算用爬的,也要達到目的。這話略顯矯情,地毯都鋪好了,他坐着轎子就能入主高雄。陳其邁將成為首位同屆市長選兩次的人,憑恃“罷韓當局隊”,他的當選早就寫好劇本。當高雄市長是他此生的夢想,一次選不上,把勝選的人“做掉”再選,直到選上為止。尤其,怕代理市長期間出包,連代理市長都有勞他人,現在陳其邁只要專心選就好,只有兩個月的備戰,陳其邁稱得上是準備好的人,但票數怎麼開又是另一回事。換言之,陳其邁即使如願當選市長,如果票開得難看,也不會光彩。
 
陳其邁要上演“王子復仇記”,至少得票數要達低標74萬、中標89萬、高標則是94萬,如果連低標都達不到,即使當選市長也難以服眾,這樣的民意結果如何被解讀?亦即得票難看,不僅民意基礎被質疑,也坐實了除了韓國瑜,在綠大於藍的高雄市,民進黨“推個西瓜也能當選”,選民只是沒得選擇。
 
要言之,這已是陳其邁第三度問鼎高雄市長寶座。第一次是2005年代理高雄市長,順理成章準備參選2006年高雄市長時,發生官員涉貪“高捷泰勞事件”弊案,主要涉案人就是其父親陳哲男,陳其邁因而閃辭代理市長、無法參選市長。2018年,陳其邁打敗民進黨內同志取得挑戰高雄市長門票,本以為“頭過身就過”,卻遭滑鐵盧。這次陳其邁如果拿不到韓國瑜被罷免的94萬票,也可反證出,高雄市民討厭韓國瑜,並不等於支持陳其邁。換言之,陳其邁要贏,就要靠自己贏得漂亮,現在的他或可說已經篤定當選,唯一懸念的最大對手,就是他自己。對民進黨而言,幸好7月上旬發布的兩項民調都是陳其邁以過半的支持度大幅領先國民黨與民眾黨的市長候選人李眉蓁、吳益政,但補選選戰尚未到8月15日的補選投票日之最後關頭,選舉結果仍不宜太早下定論。
 

2015年兩岸領導人在新加坡會面的“習馬會”,奠基於“九二共識”政治基礎上。(新華社資料圖片)
 

國民黨兩岸新論述的罩門與困境

 
國民黨企盼掃除“親中賣台”標籤,走出敗選的陰影,日前其改革委員會端出兩岸新論述建議案,將“九二共識”視為“歷史事實”和以工具論述,不僅大陸不滿意,國民黨多位前黨主席也跳出來擁護“九二共識”。弔詭的是,國民黨兩岸論述小組在“九二共識”議題上繞了半天,就只差沒把它說成“階段性功能已經完成,應該走入歷史”。
 
國民黨日前召開改革委員會全體會議,提出各分組報告建言,其中最受關注的兩岸論述,提出所謂“堅持中華民國主權”等四大支柱,基本原則是拒絕“一國兩制”,正視“中華民國”、才有兩岸共識。至於“九二共識”,該報告肯定“九二共識”的歷史貢獻,但對於未來,沒有明確提到國民黨該留“九二共識”還是捨棄,僅提及“沒有‘中華民國’,就沒有‘九二共識’”。此外,該新論述所謂“統獨之外的第三條路”,類似陳水扁在2000年宣示的“新中間路線”;至於親美、加強對中共批判等,也大致和民進黨雷同。在在體現國民黨確已調整了傳統的兩岸關係論述,但如此一來,與民進黨的差異即變得不明顯,讓人質疑國民黨的兩岸政策主張已然“民進黨化”。
 
事實上,2020年敗選讓國民黨人開始用民進黨的思維來判斷兩岸關係,國民黨中央才會以如此堅定的態度來改變國民黨的發展方向。國民黨不是“小綠”,卻被綠營思想洗腦。嚴格來說,國民黨新論述並未提及要“拋棄‘九二共識’”,但把“九二共識”列在背景說明和國民黨推動兩岸交流的歷史陳述裏,不無將之當成“歷史”的味道。其中尤以所謂“沒有中華民國,就沒有‘九二共識’”,也幾乎等同“暫時凍結‘九二共識’”了。然而,平實而論,前述呼籲中共要“正視中華民國”、“沒有中華民國,就沒有‘九二共識’”,其實它不是在馬英九主政8年,簽署23項協議,尤其是兩岸領導人在新加坡會晤的“習馬會”,就已經具體實踐了嗎?
 
再進一步言,民進黨反對“九二共識”,只接受“九二歷史事實”,因為一旦接受“九二共識”,就表示接受隱含在其中的“一個中國”,而追“台獨”才是民進黨的長遠目標。國民黨把“九二共識”當成“歷史事實”,不啻拿香跟着民進黨拜。更何況,國民黨兩岸新論述的四大支柱“堅持主權、維護台海和平、堅守民主價值、創造兩岸雙贏”,看似蔡英文2020年連任演說“和平、對等、民主、對話”的翻版,再度體現國民黨只會拿香跟着拜,如此就能贏得選民的認同嗎?尤其,身為在野黨,國民黨無力揭發民進黨的矛盾謬誤,卻“認真”檢討“九二共識”,等同默認“九二共識”是選舉“票房毒藥”,間接為民進黨解套,堪稱嚴重的戰略錯誤。
 
尤有甚者,國民黨的改委會報告後,兩岸小組發言,指“九二共識”被冠上負面形象,兩岸應超越“九二共識”,尋找新互動基礎。其實,這樣就是落入“民進黨陷阱”,把原本自己手中好牌,只因對手“抹黑”、“抹紅”,就避之唯恐不及地拋棄,如此則國民黨還剩下什麼?而國民黨現在的兩岸新論述,主要是迎合本土派及所謂務實派的需求,認為“一中”、“九二共識”在台灣都沒有市場,為選舉的勝選考量,必須向本土傾斜。然而,國民黨兩岸新論述,少了“一中”和“反獨”,這就跟民進黨的路線沒什麼兩樣了。未來在選舉中,傾綠的票會跑到民進黨,正藍的未必票投得下去,這麼一來,國民黨到底還剩下什麼?
 
總之,國民黨的兩岸新論述建議案,為了擺脫“親中”紅帽,卻不顧兩岸現實,淪為本末倒置,堪稱把簡單的問題複雜化、瞻前顧後、猶豫不決,勢必無助於在藍綠之間取得市場區隔,也很難爭取到較多民眾的支持。無怪乎,國台辦聲明希望國民黨明辨是非,堅持積極的大陸政策,如果丟棄長期堅持的正確理念,不僅會損害互信基礎,且會給國共兩黨及兩岸交流合作造成障礙。國民黨大佬也憂心不已,接連出手“踩煞車”。例如:國民黨前主席連戰發聲明強調“九二共識”價值不容抹煞,馬英九、吳敦義也表達無法認同與不滿,國民黨前主席洪秀柱也強調,“九二共識”不僅沒有過時,還更應該深化。
 
最後,“九二共識”是兩岸共識,而且已被證明是有利於兩岸關係的穩定與和平,國民黨切勿在“九二共識”論述的調整上大做文章,否則會把原本是自己的優勢變弱勢,以致不斷弱化自己處理兩岸關係的能力。換言之,國民黨要先想清楚,國民黨切割“九二共識”會比較好嗎?國民黨若掉入“民進黨陷阱”,又得到了什麼?


經導全媒體矩陣
眾志成城戰疫情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蚩尤故里 神奇新化
閒話大灣區
共築中國夢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70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