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台海觀瀾 > 正文
從香港國安法看“一國兩制”台灣方案
View the plan of "One Country, Two Systems" in Taiwan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the National Security Law
文/劉瀾昌 香港中觀研究所所長、香港資深傳媒人 [第3470期 2020-07-20發表]
在香港回歸祖國23週年之際,香港國安法正式實施,為香港的“一國兩制”實踐揭開新的一頁。無論從“止暴制亂”恢復正常的社會秩序,還是到堵塞國安漏洞,結束“不設防”的日子,粉碎敵對勢力將香港變為“顏色革命”的基地來看,香港國安立法意義深遠。有趣的是,台灣當局迫不及待地跳出來反對,恰恰也證明了某些頭面人物做賊心虛,明白該法就是要切斷“台獨”與“港獨”勾結,清算“台獨”勢力在香港“黑暴猖獗活動”中的角色,更有甚者會特別敏感到北京正在加緊研制的“一國兩制”台灣方案中不會忽視台灣統一後的國安問題。
 

▲6月25日,香港市民在香港添馬公園展示巨幅國旗,支持香港維護國家安全法。(新華社圖片)  
 
 

國安法是對“一國兩制”的完善

 
不少人說,香港國安法是被“逼”出來的。的確,本來,國家是期望香港特區自行立法,在制定基本法時,便在第23條作了安排。但是,在2003年就23條立法觸礁,之後近20年也遭遇到極大阻力,直到去年發生肆無忌憚的“黑暴”大動盪,香港正常的生活秩序都受到嚴重破壞,中央才斷然出手由國家立香港國安法。時間不可謂不長,但是內裏是有其歷史必然性。首先,中央對於香港實行“一國兩制”自始至終都是誠心誠意。按照23條規定連國安事權也下放特區,中央放權給香港特區處理;在兩種制度有矛盾的時候政策向香港傾斜和照顧,中央的用心良苦,是照顧到香港長期受殖民統治的現實。另一方面,中央始終將香港問題放在國家改革開放的大局下處理,權衡利弊,謀取最大利益。相信,中央過早出手,國家改革開放的快車可能會受西方集團制裁而減速,中國可能錯失一個發展浪頭。不似如今經濟體量達至世界第二,離中華民族復興到了更近的時刻。無疑,就國際博弈和國家實力而言,今天國安立法時機遠遠有利於20年前。事實上,對“一國兩制”的認識逐步展開的過程,將“黑暴”對照一下香港國安法,相信不難發現,許多條文都是總結經驗教訓的“有的放矢”。從實踐決定認識的規律看,可以說沒有去年的“黑暴”就沒有今天的香港國安法。“一國兩制”作為人類社會史無前例的社會制度形態充滿着未知,香港國安法的制定恰恰在“一國兩制”的初心和框架的實踐尋求到新的完善的已知。引人失笑的是,蔡英文指香港國安法違反“一國兩制”,好像他們也變得支持“一國兩制”了。其實,島內一直抗拒“一國兩制”的勢力,本身拒統也就從未認真研究“一國兩制”,更加不明白以“一國兩制”統一,台灣其實獲得的利益最大。
 
於是,在香港國安法在以美英兩國為首的“五眼聯盟”圍堵下殺出重圍之後,“一國兩制”台灣方案在議事日程上必然擺上更顯著的地位。如果說,香港國安法在21世紀百年大變局中是一個里程碑事件,那麼“一國兩制”台灣方案對實現偉大的中華民族復興的中國夢意義更加重大。
 

▲6月30日,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二十次會議表決通過《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法》,並決定將該法列入香港基本法附件三,由香港特別行政區在當地公布實施。圖為香港市民在銅鑼灣街頭支持實施香港國安法。(新華社圖片)  
 

香港國安法對“一國兩制”
台灣方案有借鑒意義

 
由於民進黨的蔡英文藉“反中亂港”牌連任,國民黨對“九二共識”動搖,島內統一力量陷入歷史低潮;而“台獨”勢力亦以為可趁中美角力之機,一時間和平統一的可能性似乎在降低,“武統”的聲音在全球華人社區升高。總結香港回歸23年成功的經驗和受挫的教訓,筆者有一個強烈的認識,那就是不管未來是以何種方式統一台灣,包括“北平模式”還是“天津上海模式”,但是在社會制度安排上還是“一國兩制”為安邦定國持續發展的最佳選擇。
 
顯然,原來設想的台灣統一的“一國兩制”模式,是由兩岸的公權力進行談判協商。台灣方面一直強調,兩岸是對等的,不存在高低管轄之分,北京方面的回應則一直視國共兩黨是平等的,兩岸同胞是兄弟姐妹。故此,若然台灣方面當下願意上談判桌,即使不是談統一而是談簽訂結束內戰狀態的和平協議,談判的雙方應是對等的。所以,台灣的有識之士也明白現在兩岸談判,台灣的籌碼多一些,隨着時間的推移台灣的籌碼則越來越少。若然,在北京利用軍事、經濟、政治和外交的綜合實力壓迫下台灣簽城下之盟,甚至武力解放,那麼,台灣統一的制度安排就不是由兩岸的公權力談判而成,實際由中央政府單方面規劃。
 
不少人認為,既然中央單方面規劃,那麼,就一國一制簡單了事,不需要再經歷相關那麼多麻煩。不過,不要忘了,“一國兩制”還有澳門的經驗,澳門博彩業為主更是不一般的資本主義,若要實現一國一制必然要全面改造。但是,澳門的“一國兩制”證明是其回歸後揚利抑弊的上上策。事實上,香港的“一國兩制”儘管也有很多挫折,但是,總體上也是成功的。英國人經營了百多年的殖民地回歸祖國,至今未開一槍一炮,卻為國家改革開放作出重大貢獻。而出現的問題,是前進的問題,是可以解決的問題,香港國安法的制定,就是使到“一國兩制”的實施更加完善,也為台灣的“一國兩制”提供了經驗。筆者相信,無論以何種模式統一,台灣保留原來的社會制度,保留原來的生活模式,是回到祖國大家庭的台灣同胞最能接受的方式,也是不破壞台灣原來的生產力的上策,更是台灣長治久安的最佳選擇。
 
有台灣朋友問到,台灣“一國兩制”方案,是否也有一個台島國安法呢?從香港國安法可以看到,國家安全始終是一個實行“一國兩制”的特別行政區不可忽視和放鬆的大事。在特別行政區,那些分裂國家、顛覆國家政權、組織實施恐怖活動的行為,以及外國和境外勢力干預港區事務的活動,是絕對不允許的。但是,香港國安法不僅不會影響到香港居民依法所享有的各項權利和自由,包括新聞自由、言論自由、遊行集會自由等,而且有助於香港居民的合法權利和自由在安全環境下得到更好行使。在國家安全與港區穩定得到切實保障的情況下,香港的經濟發展與國際經貿中心地位才可能得以維持。
 
顯而易見,對於台灣統一,最敏感和最難的迴避就是“台獨”。筆者相信,即使兩岸統一之後,“台獨”的危險依然存在,“台獨”和反“台獨”的鬥爭是長期的。國家是絕對不允許“台獨”分裂行為,並盡一切力量打擊,防患於未然。但是,是否也要有一個台島國安法呢?恐怕會有多方面的選擇,需擇優而行。根據香港的經驗,或許在制定台灣基本法中就作出嚴格的規定反對“台獨”及視“台獨”是違反國安的罪行並作出罰則,而不需要台灣再自行立法。另外,台灣方面也已經有不少安全方面的法規,或許目前就可以着手研究那些可以改造適合台灣執行。不管怎麼說,反“台獨”必然仍是台灣統一之後維護國家安全的重要任務,也必然有相關的法律約束。
 

國安是中央事權

 
事實上,從香港國安法制定,要完善“一國兩制”,是要求得到國家統一與國家安全以及特區穩定繁榮的統一,台灣問題與港澳問題的差異性而會有所不同,但在事關國家統一後的長治久安方面,特別是在國家領土、國家主權、國家安全與國家統一的維護方面,以及在實行資本主義制度且高度自治地區的社會穩定的保障方面,確是有共同性的。香港國安法明確,國安是中央的事權,是不宜完全下放給特區處理,而實際上特區也受到多方面的制約,不具備完全獨立處理的能力。這說明,統一後的台灣的反“台獨”責任,中央依然要擔負起來,不能撒手不管。相反,中央的管理應該是具體有力的,例如,向香港特區派駐國安公署等舉措,也是必須的。
 
既然國安是中央的事權,那麼其他的多方面涉及“一國兩制”中“一國”的事權,也是不宜授權交由地方性的特區去處理。香港的有識之士現在明白,香港特區只有五星紅旗及駐軍,還是不能完全保證國家主權、安全與統一的無缺,也不能完全保證長治久安。實踐中,只能授權特區經濟層面的內部自治與對外經濟關係自治,中央政府得完全掌控整個國家包括特區的領土防衛、安全保障、外交關係,以及社會意識形態的合憲走向。特別是,得為特區教育制定遵守憲法有關國家領土、國家主權、國家安全、國家認同的基本規範的課程大綱,得為特區新聞自由、言論自由、遊行集會自由等制定遵守憲法有關國家領土、國家主權、國家安全、國家認同的基本規範的行為準則。
 
那麼,在這個深入認識下,對於台灣統一後軍隊及國防、外交的處理,需要更為周延的安排。


經導全媒體矩陣
眾志成城戰疫情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蚩尤故里 神奇新化
閒話大灣區
共築中國夢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70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