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台海觀瀾 > 正文
論民進黨在防疫期間的 紓困失策及“反中”政治操弄
Opinion on the DPP’s bailout misjudgment during the pandemic outbreak and its “anti-China” political maneuver
潘錫堂 台灣淡江大學中國大陸研究所教授、海峽兩岸學術文化交流協會副理事長 [第3464期 2020-04-27發表]
新冠肺炎疫情蔓延對全球經濟帶來重大衝擊,台灣無法倖免於難,股市狂跌、百業蕭條、民生艱困。疫情防控期間,大家都能夠忍受或理解暫時的經濟困難和生活不便,但受內外環境變化的影響,疫後的台灣經濟可能更為嚴峻,而且可能長期化。台行政管理機構原推出新台幣600億元紓困特別預算方案,稍後追加新台幣1,500億元。為了因應疫情日益嚴峻,產業衝擊加大,蔡英文於4月1日宣布“(新台幣)1兆500億元護台灣行動”,兩階段紓困方案規模1兆500億元,其中1,500億元將透過追加特別預算。國民黨立法機構黨團總召林為洲說,受創產業已哀鴻遍野,蔡當局紓困措施卻看得到、吃不到,成效非常差。
 

▲4月16日,在台北抗疫視訊交流會現場,兩岸專家通過視頻進行交流。(新華社圖片) 
 

蔡英文當局紓困方案難解百業受新冠疫情衝擊

 
由於近期疫情已蔓延到歐美,甚至全球大流行,日前國際機構IHS的數據預估,今年的全球經濟成長率會由原先估計的2.5%掉到只剩0.7%。雖然台灣疫情控制得相對良好,但是民眾仍戒慎恐懼,盡量減少外出外食,造成旅遊、餐飲、電影、會展及交通等內需產業都受到嚴重的衝擊。台“主計總處”在3月下旬再度下修今年的經濟成長率到2.2%,但只過了兩天,台“央行”即公布今年經濟成長率的預測,只有1.92%。
 
目前蔡當局計劃拿出的各種紓困補助方案合計約新台幣1兆500億元,相對於其他國家的規模仍嫌不足。台交通部門宣布將交通重大建設工程提早發包,搶先投資新台幣700億元。回應舉世的寬鬆貨幣政策,台“央行”日前理監事會議也宣告降息1碼,利率終結連14凍,調整後重貼現率降至1.125%,寫下歷史新低紀錄。房貸和信貸再分別降息1碼、2碼,並同時對中小企業注資新台幣2,000億元。顯然,擴張性的貨幣與財政政策已是當前蔡當局刺激疲軟經濟的普世特效藥。
 
台“央行”的刺激金融與行政管理機構的紓困經濟方式,着眼於解救廠商。蔡當局尚未體會到,此次新冠肺炎疫情造成的金融和經濟問題,不是資金成本過高、不是廠商產品或服務沒有吸引力,而是消費者實施需求或落實消費的渠道被疫情堵塞了。當消費渠道堵塞時,降息、降低資金成本已沒有作用,因為廠商成本降低的好處,無法透過適當渠道轉嫁給消費者。台“央行”昧於新冠肺炎疫情的本質,仍沿用降息的老招,當然無法促進經濟成長、抑制失業率的上升,當然也無法穩定金融。
 
台行政管理機構的紓困,若是直接支付金錢予中小企業、運輸業及旅遊業,則自然可以彌補企業因為消費渠道堵塞而蒙受的固定成本損失。如果是以銷售補貼方式為之,如發放酷碰券,即使搭車、用餐半價或住宿超低折扣,消費者還是不會上門,此種紓困企業們看得到,但吃不到。
 
要言之,台灣現在因鎖島面臨經濟蕭條、旅遊產業鏈全倒,很多企業都已搖搖欲墜;且越來越多人被裁員、減薪、放無薪假,疫情若無法趕快平復,會形成社會問題。近期疫情嚴重擴散,台灣有人主張讓兩岸長期斷絕往來。兩岸脫鈎,從政治開始,有向經濟蔓延之憂。若蔡當局真想走上這條不歸路,應先問台灣經濟是否準備好?由於台灣經濟依賴大陸過深,若想完全切割,台灣經濟就垮了。其實,蔡當局若此時此刻加大力度推動兩岸政治、經濟脫鈎,無異於對自身經濟補上一刀。從現實觀察,台灣經濟並未準備好兩岸脫鈎,也承受不起兩岸脫鈎。
 

從捐口罩及“類包機”看蔡當局操弄新冠疫情的面目

 
其次,分析從捐口罩及類包機,看蔡當局操弄新冠疫情的面目。新冠肺炎疫情蔓延,台灣防疫抗疫表現良好,蔡英文進而宣布,先後捐出千萬片與600萬片口罩支援疫情嚴重的國家。蔡當局發揮人飢己飢的精神,本無可厚非,但我們卻看到民進黨操弄新冠疫情的“政治面目”,此回防疫口罩印的浮水印卻是“仇中”。尤其,看在須從湖北千里奔赴上海,搭乘“類包機”才能返台的台灣民眾眼中,想必很不是滋味。
 
今年1月間,大陸武漢爆發新冠肺炎疫情,並迅速擴及好幾個省市,當時大陸措手不及,亟需外界的醫療資源援助。而在疫情爆發之初,台灣確診病例不多,卻不肯把台灣的口罩出口到大陸,提供其應急救人。蔡當局的理由是,台灣也欠缺口罩。如今,台灣民眾還在為購買口罩大排長龍,確診病例大增到300多例之時,蔡當局卻趁歐美各國疫情大爆發之時,大做“口罩外交”,每週供應美國10萬片,並承諾援助巴拉圭100萬片之外,蔡英文又宣布要捐贈1000萬片口罩給疫情嚴重的國家,第二波也再捐贈600萬片口罩。然而,任誰都心知肚明,蔡當局對外捐贈口罩,打的是什麼政治算盤,因為口罩上面都難掩民進黨的“政治印記”,意圖爭取更多國家支持來參與世衛大會,其結果仍將徒勞無功。
 
當蔡英文豪邁捐出大量口罩支援疫情嚴重國家,並宣揚台灣防疫多受全球社會肯定之際,當時還有700多名台胞仍滯留在湖北,企盼能早日返台,“註記”如緊箍咒般牢牢綁住他們。儘管大陸疫情大致已趨緩和,而歐美等國的疫情益形嚴峻,蔡當局仍讓這些台人自歐美自行返台,且居家隔離,並繼續以防疫最嚴格的標準,對待從大陸返台的台胞。蔡當局既稱防疫專業優先,何以處處是政治考量?充斥着“反中”的思維。防疫抗疫本應是公共衛生的範疇,返鄉更是相關法例保障的基本人權,但蔡當局把此一威脅全球的肺炎病毒視為“反中”議題來打,反而造成兩岸更多的嫌隙與互不信任。
 
自蔡英文勝選2020以來,原本的“反中”氛圍,再加上綠營一再挑起“仇中”激情而使得兩岸情勢更顯緊張。為了緩和兩岸對立氛圍,民進黨大佬許信良及洪奇昌均呼籲台灣應放棄民粹操作,希望蔡當局主動向大陸釋出善意,由兩岸共同對抗疫情做起。他們也指出,這幾次的包機或“類包機”順利成行,都可當成兩岸合作的開始,蔡當局應把握此契機,因為機會稍縱即逝。
 
問題是,這幾次包機或“類包機”執行得卻不算順利,若要視之為兩岸合作的開始,可謂十分勉強。第一次的武漢包機驗出了一位確診者,蔡當局遂順勢封了返鄉路,加上當時包機作業留下瑕疵,兩岸當局各有堅持,因此馬英九籲請兩岸當局各讓一步,讓華航與東航共同執飛,且陸方同意台方醫護人員同行。第二次包機成行後,卻在行政管理機構負責人蘇貞昌指稱大陸後續阻撓,大陸也指蘇貞昌“欺騙台灣民眾”,在不斷升高兩岸對立下,又拖了半個多月,才執飛華航3月29日、30日各執飛一班的“類包機”。換言之,兩岸當局並未因第二次的湖北包機的執飛,營造出真正合作的氛圍。第二批接返滯留湖北的台灣民眾400多人之“類包機”,也於3月20日、21日再各執飛一班華航的指定班機。
 
蔡當局改採上海“類包機”接運台胞,其實是兩岸磋商失利的結果。為凸顯“主權”,蔡當局把滯留湖北的台胞列入黑名單;磋商未遂,就要這些台胞自行涉險設法搭機,返台後還要接受集中隔離,難掩處處歧視的對待。可見湖北台胞返鄉路一再遭到刁難,堪稱蔡當局防疫充滿政治偏見,出現一個重要的處理分野,叫做“身分”。民進黨面對大陸,堅持以防疫彰顯“主權”,亦即對於大陸及港澳人士和滯留湖北的台胞,採取嚴防嚴禁措施;但對於從歐美及其他地區入境的民眾,卻採取寬鬆的標準對待,導致台灣確診人數暴增。換言之,“類包機”雖成行,卻難以遮掩蔡當局對台灣民眾的冷酷無情及兩岸政策的寸步難行。
 

從台灣與譚德塞的互批看台灣今年能否參與世衛大會

 
接着,從台灣與譚德賽的互批,看台灣今年能否參與世衛大會。美國總統特朗普批評世界衛生組織(WHO)“以中國為核心”,揚言將不再贊助經費。世衛組織秘書長譚德塞回應特朗普的批判,卻對台灣痛批3分鐘,自稱隱忍3個月台灣對他的攻訐,尤其是台灣網軍對他的人身攻擊,以及他對種族歧視的不再忍受。另一方面,蔡英文當局發動“口罩外交”,爭取各國支持台灣能再參與一年一度的世界衛生大會(WHA)。
 
當前全球疫情一發不可收拾,美國將特朗普防疫不力、甩鍋中國和譚德塞,與台灣無法參與世衛大會,相互勾聯在一起,對台灣不見得是好事。其實,蔡當局的涉外策略自相矛盾,一方面亟盼參與世衛大會,另一方面卻扈從美國責怪譚德塞,尤其始終不改採WHO定名的“新冠肺炎病毒”,仍堅採“武漢肺炎”一詞。其實,譚德塞與台灣的瓜葛,源自2016年蔡英文拒絕承認“九二共識”之時起。2017年7月譚德塞上台成為WHO秘書長後,台灣三番兩次游說一些“友邦”發言,要求邀請台灣參與世衛大會,這就注定要和譚德塞過不去。
 
當美、中在疫情高漲之際角力時,蔡英文當局與美國發表合作抗疫聯合聲明,繼而更與捷克發布抗疫合作聯合聲明,在在使得兩岸關係雪上加霜,難怪大陸指稱蔡當局是“以疫謀獨”。然而,蔡當局一連串的“防疫外交”與“口罩外交”,其中滿布政治意圖。企圖在全球塑造台灣抗疫成功,有能力協助世界抗疫的正面形象,其目的在於爭取各國支持台灣參與世衛大會。然而,蔡當局操作“口罩外交”,宜慎防“兩面作戰”的困境:一是大陸政府與民眾的強烈反感;二是受援國的貪腐。以上均可能造成“防疫外交”的破口,“外交”不成,反而牽動一系列“斷交”及兩岸關係惡化,就得不償失。
 
其實,台灣能否參與世衛大會,關鍵不在於譚德塞,不在於台灣捐贈多少口罩給疫情嚴重的國家,也不在於有多少國家政要發言讚美台灣的防疫策略,主因在於台灣不是聯合國的會員。馬英九主政的8年期間,台灣之所以能以觀察員的身分參與世衛大會,厥為通關密語是“九二共識”。2019年WHO發言人林德梅耶曾重申,先前是基於“兩岸諒解”才發給台灣邀請函,若這種諒解不存在,WHO就不會發出邀請函。換言之,WHO正式會員可建議邀請非會員以觀察員身分出席世衛大會,邀請與否則由大會決定,如果大會同意,則由秘書長發函邀請。
 
以目前的兩岸氛圍,大陸應該不會樂見或促成WHO發函邀請台灣參與世衛大會。由於沒有兩岸諒解,台灣對外捐贈再多的口罩也無法換來參與世衛大會的邀請函。可見如果蔡當局始終不能改善兩岸關係,並停止對譚德塞的抨擊,則台灣今年仍將無法應邀參與世衛大會,乃勢所必然。
 

蔡當局開罰張經義淪為“挺美反中”祭旗

 
最後,來談台當局開罰張經義之政治考量。在白宮記者會一句“我來自台灣”的上海東方衛視駐美記者張經義,卻成為蔡英文當局“反中”的祭旗。台方陸委會連要由哪個主管機關進行行政調查都搞不清楚的情況下,快速認定張經義已違反台方《兩岸人民關係條例》將開罰,且堅稱不論何種形式的聘僱關係都不影響此項認定。然而,陸委會“未審先判”可能流於暴衝,更讓人質疑是在迎合“挺美反中”的民粹,不僅侵害相關法例保障人民有自由選擇工作的權利,也凸顯現行法令定義模糊不清。更何況蔡當局此番作法不止政治操作明顯,還開了惡例,要藉此嚇阻台灣人才赴陸。
 
張經義出生於台灣雲林,9年前成為第一位獲白宮官方與白宮記者協會雙重認證的華人白宮記者,且任白宮外國記者團副會長。如此傑出的新聞資歷、也曾受台灣媒體追捧的張經義,卻因以上海東方衛視記者身分回應特朗普一句“我來自台灣”,讓特朗普無法再演出反詰華人記者“為中國工作”的政治秀,也為自己惹來不代表台灣、親中之批判。台灣網民看不到特朗普“教訓中國”脫口秀而失望,陸委會果然“順應民心”,以張任職媒體為大陸黨政直屬單位為由,認定他違反《兩岸人民關係條例》並擬開罰。
 
更離譜的是,特朗普稍後轉推一名右派人士關於張經義的推文,並說應該禁止他採訪白宮。面對特朗普的恫嚇及陸委會的揚言開罰,張經義後來自拍影片自清,表示自己專攻白宮、國際新聞將滿10年,記者身分從沒改變,甚至曾用生命去前線換第一手新聞,自認“問心無愧”。然而,陸委會表示會依《兩岸人民關係條例》第33條第2項開罰,使得張經義成為兩岸關係惡化下的另一個犧牲者。
 
多年來,兩岸關係一緊張,就有一些台灣民眾被台當局依《兩岸人民關係條例》處罰。一旦兩岸關係和緩時,此類案子就少很多,且不了了之。兩岸交流如此多年,大陸各地的行政、司法、立法、教育、經貿與公共團體機構,均會有一些台灣人參與並擔任管理職務,若依陸委會的認定,他們都會因這條法律遭處罰。《兩岸人民關係條例》堪稱“消極性”、“禁制性”的,因此一旦兩岸關係變壞,它就立刻搖身一變成為隨時可入人於罪的法律。
 
2004年陳水扁執政時公告了“台灣地區人民、法人、團體或其他機構,禁止擔任大陸地區黨務、軍事、行政或具政治性機關、團體之職務或為其成員之事項”。    
 
然而,此次陸委會認定張經義違反《兩岸人民關係條例》的過程,粗糙且有瑕疵,包括:一、張經義從來就不是東方衛視或上海廣播電視台“編制內”人員,是簽約的聘僱人員,一約3年,完全是市場化機制,不在中共黨政軍體制內,更何況,東方衛視也不在台方公告禁止任職的名單中;二、台灣所謂的國家認同在長期的統獨爭議下,本就沒有標準方案;而一個長期派駐美國,新聞報道面向大陸觀眾為主的記者,何來統戰台灣的機會?更何況張經義的言談舉止,也很難認定會影響台灣的安全與利益。
 
總之,相關法例保障人民選擇工作的自由,《兩岸條例》也僅禁止台灣人民在大陸的黨政軍機構任職,可見陸委會並無任何擴張限制範圍的空間。因此,陸委會此次逕自認定張經義違法,已淪為“未審先判”。由於張經義任職的是媒體,因此他的個案應該由陸委會協同“通傳會”等單位斷定,但在“通傳會”尚未了解並給當事人有陳述機會之前,陸委會即搶先開嗆要罰。在在充分體現,該事件在台灣“挺美反中”的民粹聲浪下,被蔡英文當局拿來祭旗。若陸委會最後真的要對張經義開罰,只會進一步限縮台灣年輕人赴大陸就業與發展的機會,也會使赴大陸發展的台灣人民將人人自危,勢必暴露其政治考量不言而喻,除了符合民進黨“反中”的政治意圖,也在嚇阻台灣人才到大陸工作發展。最後,該事件凸顯出《兩岸條例》之不明確性,除了難掩其“反中”氛圍,也將擴大台青赴陸就業的寒蟬效應,對兩岸氛圍更是雪上加霜。
▲4月16日,在台北抗疫視訊交流會現場,兩岸專家通過視頻進行交流。(新華社圖片)  


經導全媒體矩陣
眾志成城戰疫情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閒話大灣區
共築中國夢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66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