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台海觀瀾 > 正文
當前台灣的政經情勢評析
An analysis of the current political and economic situation in Taiwan
台灣淡江大學中國大陸研究所教授、海峽兩岸學術文化交流協會副理事長 潘錫堂 [第3463期 2020-03-23發表]
隨着新冠肺炎疫情的持續蔓延,台灣和全球一樣所受到的經濟影響也逐漸擴大。台當局“主計總處”發布2020年經濟預測,在新冠疫情衝擊下,將2020年台灣GDP成長率預測下修0.35%至2.37%,其中又以出口影響最大。台灣的立法機構也快速三讀通過《防治及紓困振興特別條例》,用來防治與因應新冠肺炎對台灣經濟的衝擊。究竟將收效如何?值得關注與探討。
 

針對此波疫情對台灣經濟的衝擊,蔡英文當局擬定《防治及紓困振興特別條例》經立法機構三讀通過,匡列新台幣600億元特別預算,向三大產業紓困。這些紓困措施中,一般民眾最感興趣的當然是“振興抵用券”,但僅僅新台幣20億元能發揮多大作用,頗令人質疑。蔡當局設計的是“折價券”而非“消費券”,這對夜市、商圈的小型消費而言,未必有激勵作用。圖為台北饒河街觀光夜市。(視覺中國圖片)  
 

砸600億元紓困會否效果不彰?

 
在新冠肺炎疫情衝擊下,台當局“主計總處”將2020年台灣GDP成長率預測下修0.35%至2.37%。其中,2020年第一季GDP成長率從3.02%下修至只有1.8%,為近15季新低。“主計長”朱澤民坦言,此次預測是根據非典(SARS)期間的狀況假設“疫情維持三個月”,下修經濟成長0.35%,亦即:疫情對台灣總體經濟的影響不止如此,尤其這取決於疫情期間的長短。在疫情仍不斷擴大之際,台灣民眾在島內外的消費均紛紛減少,包括避免出境到日、韓等外國旅遊,盡量減少外出飲食、娛樂等消費,使得台灣經濟的表現自然深受衝擊。
 
事實上,新冠肺炎疫情對台灣經濟的影響,包括以下各個層面:一、疫情擴大對民眾的消費信心衝擊較大的行業,如航空、旅館、旅遊、餐飲、零食、夜市、電影院等行業;二、大陸經濟的下行,將影響對台灣的需求,尤其是出口,如以大陸為主要市場的石化、機械、塑膠、金屬等產業;三、因疫情擴大,大陸開工、復工緩慢,所引起的“斷鏈危機”,如光學器材、資通訊、汽車零組件、醫藥產業等。
 
再進一步言,在台商部分,由於大陸很多城市或“封城”或“封閉式管理”,所以嚴重衝擊零售通路、連鎖產業、餐飲業、旅遊業和會展產業,台商在這些行業很多,均會遭遇困難。因大陸內需市場的萎縮,會讓很多以大陸市場為主的台商陷入困境。此外,還有製造業部分,一是汽車產業,二是“斷鏈”的問題。前者,大陸汽車產業將很糟,而大陸汽車用台灣的零組件很多,使得這些以大陸市場為主的台灣零組件,都會產生很大影響。後者,大陸因疫情逐漸復工,但仍有不少員工無法上班,所以在生產過程中就會產生“斷鏈”的問題,大陸的廠商與台商均會深受影響。
 
針對此波疫情對台灣經濟的衝擊,蔡英文當局擬定《防治及紓困振興特別條例》經立法機構三讀通過,匡列新台幣600億元特別預算,向三大產業紓困。這些紓困措施中,一般民眾最感興趣的當然是“振興抵用券”,但僅僅新台幣20億元能發揮多大作用,頗令人質疑。理由有三:一、蔡當局設計的是“折價券”而非“消費券”,這對夜市、商圈的小型消費而言,未必有激勵作用,意即民眾要先掏錢出來,蔡當局才會相對給予補貼折扣,誘因實在不大;二、最近一波結合經濟部門推出的“夜市抵用券”,甚至還有四成未被使用,顯示並不好用,這回又要推出“振興抵用券”;三、類似抵用券一發再發,除了效果遞減,只會使短期症狀掩蓋長期問題。
 
尤有甚者,該《防治及紓困振興特別條例》僅針對內需型產業、農業及交通旅遊業等三個範疇而發,着眼狹隘,而無法聚焦於衝擊經濟更大的產業。原因很明顯,這些紓困措施幾乎全集中在農業及餐旅為主的服務業,對於牽動經濟更巨大的資訊和傳產等製造業,則毫無着墨。其實,這波疫情導致大陸幾大城市“封城”,加上兩岸許多海空交通中斷,所引發的“產業斷鏈危機”,才是嚴重威脅台灣經濟的重中之重。對此,蔡當局卻不太關注。
 
要言之,蔡當局編列新台幣600億元紓困,但檢視目前運用在三大產業的項目,卻都只是為了救窮或杜庶民之怨,實在談不上任何“振興”的意義。若果真如此,600億元砸下去,只會石沉大海、效果不彰。吾人建議,在補助、紓困、融資的同時,也應同步植入升級轉型的思考。例如員工的訓練可以朝數位經濟的領域投入,兼顧救急與轉型。其次,供應鏈的紓困,應輔以全球布局的考量與融資。再者,“振興抵用券”的規模可以考慮擴大一點,限制少一點,以發揮更大的功能;尤其,“振興抵用券”的預算規模是新台幣20億元,金額似乎少了些,但建議使用地點、消費上限的金額,可以放寬一點,但有使用期限,才能發揮更大的效益。
 

在新冠肺炎疫情衝擊下,台當局“主計總處”將2020年台灣GDP成長率預測下修0.35%至2.37%。圖為台北街頭。(視覺中國圖片)  
 

綠營提案修《健保法》難掩敵視用心

 
民進黨民意代表林俊憲日前主張修改《健康保險法》,增訂“黃安條款”,以防止台灣的健保資源被濫用。所謂“黃安條款”,是指每年在台灣居住不滿半年,在海外有高所得、在島內卻未繳稅的人,應改列為健保的“第七類”,未來每月應繳保費將從新台幣749元增為12,000元。基進黨民意代表陳柏惟也將提案修法,包括嚴格限制資格及提高保費,尤其針對第六類保險對象(大陸配偶、依親等)。對此,行政機構負責人蘇貞昌呼應說,台灣健保受到世界誇讚,一定不能讓它倒。問題是,連林俊憲都坦承修法“就是針對黃安”,更凸顯此項修法主張形同兒戲、漏洞百出。
 
台方之《健保法》號稱“量能付費”,但因它是“社會保險”而不是“商業醫療保險”,實在不應該以任何似是而非的理由或藉口來調高成巨額的保費。林俊憲坦承他是針對黃安而來,顯然深具針對性,有意藉新冠肺炎疫情挑起“反中”“仇中”情緒,堪稱台灣2020選舉期間“反中”“仇中”民粹之延續。然而,蘇貞昌卻附和林俊憲之修法提案,起了很壞的帶頭呼應效果。更要不得的是,陳柏惟也將加碼提案修法,尤其針對陸配依親,限制不讓他們納健保,堪稱充滿針對性、歧視性、意識形態的掛帥,更是赤裸裸地體現“反中”“仇中”情緒,嚴重違反人道精神,更不符合綠營經常標榜的人權,可謂全然言行不一。
 
藝人黃安讓某些人反感,主因是他心懷統一之念而屢發議論,故引發部分人士的不滿。儘管台灣的全民健保財務也確須大力改革,但把黃安視為改革健保的切入點,將淪為立足意識形態,藉機發洩、滿足某種特殊情緒的成見,完全無助於解決健保的虧損問題。根據林俊憲所倡議的“第七類”標準,雖可納入他所仇恨的黃安,顯然僅憑民粹,卻波及更多的無辜者。公平客觀而論,既不能因黃安言論之不符期待就施予懲罰,更不能因人設事,為了懲罰他一個人,就讓其他人同遭池魚之殃。
 
顯然“項莊舞劍,意在沛公”,林俊憲主張提案修《健保法》,主要是藉着議題操作,滿足“反中”“仇中”之民粹,但端出來的卻是欠缺深思的限制條件,例如所謂在台沒有繳稅紀錄,要以回溯多少年為限?許多早年曾在台灣工作納稅,後因工作外移或退休後移居海外的民眾,他們多認同台灣為其家鄉,卻將遭到民進黨當局的懲罰。尤其,所謂“在台居住不滿半年”,條件太籠統,許多人是因為工作需要而派至海外,他們仍盡心盡力撫養在台家屬,也依規定繳納健保費。
 
再進一步言,依照林俊憲此一修法,無論原因為何,不僅是到大陸經商、工作、就學的台灣民眾,包括美國、加拿大、日本、歐洲、澳洲等國的海外台胞都可能適用,這些高達數十萬的人很多並不像黃安那麼有錢,如此公平嗎?台灣的健保虧損其來有自,若以靠重罰“黃安們”的這點錢,就想彌補健保黑洞,豈非以石補天。其實,林俊憲提案修法拋出“黃安條款”,說穿了根本就是“殺雞警猴”,任何人膽敢在海外發表“不當”言論,就可視同為黃安一流,至少要在經濟上施予制裁。可見林俊憲在疫情期間,針對黃安提案修法,真正的目的不排除是在限制言論自由,並強化目前已淪為民粹的“反中”“仇中”情緒罷了。
 
至於陳柏惟表示,“2300萬人繳的保費,給14億人用”,更是“反中”反至不知所云。大陸人士要享台灣健保,必先取得居留權,如果是依親也有名額限制,同時必須居留滿6個月才符合申請要件;這些能使用到健保的大陸人士,大多是已領有居留證、正等待領取台籍身分證的陸配。而大陸人士使用健保,一年約新台幣7.23億元,佔支出的千分之一,這些人也繳了7.19億元保費,可見收入與支出接近相互平衡,並不會增加台灣健保財務的負擔。
 
要言之,要改革台灣健保的缺失,應找到更合理的“醫療自費比例”,用以尋求民眾健康與健保財務之間的平衡點,而不應把一竿子人全部都打成“黃安們”或限縮陸配及其子女的健保權益,讓民眾向他們發洩“反中”“仇中”情緒。其實,用認同來限制健保權益,依法無據。林俊憲與陳柏惟兩位民意代表看似要提案修《健保法》,說穿了只是在談族群,操弄政治認同而已,讓人質疑是在拿健保當作族群清洗的藉口。
 

江啟臣就任國民黨主席後面臨的艱巨挑戰

 
中國國民黨主席補選日前由江啟臣勝選,並在2天後正式上台,開啟國民黨在2020敗選後的世代交替與改革。年僅48歲的江啟臣,是國民黨歷來最年輕、也是歷練較淺的黨主席,他在國民黨經歷敗選的重大挫折之下接任黨主席,將面臨哪些重大挑戰?如何振衰起敝讓國民黨再起?頗值關注。然而,由於江啟臣在黨主席補選勝選後發表的講話,未提及其兩岸政策論述,中共中央也未按往例發電道賀,加上江在就職黨主席的講話仍未提及“九二共識”,讓人質疑他的兩岸政策路線,在在均使人擔心國民黨在他領導下國共關係是否生變?
 
江啟臣在黨主席補選期間高倡諸多改革的政見,包括世代交替、拔擢青年、組織扁平化、改革黃復興黨部、或兩岸政策論述的調整等,不乏讓黨內企盼透過改革讓國民黨重新再起者感受到一些新意。然而,由於大環境使然及國民黨的結構性因素,江啟臣就職黨主席後仍將面臨以下諸多挑戰:一、江啟臣不能有私心,必須以國民黨“中興”“振興”為己任,好好落實改革,但因其年紀尚輕、歷練尚嫌不足,推動改革之落實度,仍讓人質疑;二、江在補選時力倡黨務現代化的5大訴求,如:組織扁平化、溝通網路化、服務數位化、經營在地化、視野國際化,看似很符合e世代的要求,但實施起來並不容易;尤其,國民黨之組織重整,如:黃復興黨部之調整,有助於黨員結構之正常化,但真要對此大刀闊斧改革,頗有難度,端視江之決心與魄力;三、如何有效重振2020敗選後的士氣,並凝聚內部向心力與團結,堪稱重中之重;四、如何扭轉年輕世代對國民黨之負面印象,有效爭取年輕世代之認同,以及有計劃培養年輕世代歷練各種職務,是國民黨可讓人耳目一新的關鍵;五、如何因應“黨產會”對國民黨的持續“追殺”與催討,在國民黨財務仍十分拮据下,如何向外界勸募籌措每個月新台幣3千萬元的財務缺口,用以讓國民黨能維繫日常的正常運作,對江而言有其難度;六、江聲稱要“集體領導”及強化國民黨之“內造化”,有助於國民黨貼近民意,但江身為黨主席又具民意代表身分,如何有效在立法機構監督民進黨施政(國民黨只有38席),發揮在野黨之制衡作用,實屬一大挑戰;江或許可從建構黨中央、立法機構黨團及縣市長的平台開始,針對社會關注的防疫、紓困、振興經濟等議題切入,規劃不同面向的攻防操作,讓黨中央、黨團及縣市長依職權來分進合擊,才能強化參與感,建構主流詮釋權。
 
尤有甚者,對江啟臣而言,有兩大當務之急,一是如何協助高雄市長韓國瑜挺過此場罷韓風波,另一是如何強化“九二共識”的論述而非擱置或調整“九二共識”,從而能爭取更多民意的認同。就前者而言,傾國民黨全黨之力打一場高雄市長保衛戰,堪稱迫在眉睫,但國民黨必須先思考如何安撫高雄市民的情緒。國民黨若不去分析高雄選民心態、當地氛圍,僅單純將問題推給罷韓團體,將適得其反。因高雄市民在2020大選教訓了國民黨,但不代表如今怒氣已消,國民黨在挺韓過程中,若有不慎,將反傷自己更重。換言之,國民黨務必要挺韓度過罷韓危機,但最好要說服各界挺韓有其正當性,體現國民黨是一個明是非而不是盲目護短的政黨。
 
另一則是如何使國民黨的兩岸政策論述,既能兼顧國民黨的立場,又能維繫國共關係,有助於兩岸關係的穩定。由於江啟臣曾表達“反共不反中”,主張親美、修改“九二共識”,認為“中華民國是兩岸關係的定海神針”,故而他在黨主席補選勝選後的講話未提兩岸論述,成為第一位未在當選時收到中共中央賀電的國民黨主席。2天後江在黨主席就職演說中也未提“九二共識”,然而黨內出現批評江的聲浪,江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乃連日來修正對“九二共識”的態度,並於就任黨主席後首次中常會強調他並沒有否決“九二共識”,他是在等黨內的“改革委員會”匯集黨內意見,重新賦予“九二共識”生命,但在這之前他不會發表兩岸論述。
 
平實而論,獲得藍軍青壯派支持的江啟臣意圖以“親美遠中”讓國民黨奮起,然而他面對的是,對內而言,能否爭取到民進黨支持者的選票?以及支持國民黨兩岸路線的選民是否會接受的問題;此外,若中共不接受,國民黨要自行更動兩岸路線,則等同要阻絕國共關係。看來,江啟臣的起手式是先擱置國民黨的兩岸路線,暫不談“九二共識”,可是將一個百年政黨的中心理念和兩岸路線先擱置不談,實有其盲點。國民黨在2020大選,韓國瑜獲552萬票,國民黨的政黨得票率與民進黨差不多、均為3成多。國民黨若想贏回多數民眾信任,應該是以這樣的基礎尋求擴大支持,若現在就打着改革旗號,意圖變更兩岸論述和路線,朝所謂“主流民意”貼近,可能會搞到連原本堅定的支持者都不挺,最後將落入兩頭空的局面。
 
總之,要維繫國共關係與兩黨交流,就不可拋棄“九二共識”,更不能要求中共承認“中華民國”之存在,後者會遭“事實台獨”勢力曲解與利用。江啟臣推動國民黨改革,絕不能人云亦云,向民進黨的兩岸論述靠攏,否則將加速被台灣民眾所唾棄。可見江啟臣要把國民黨的兩岸路線帶向何方,何其重要,目前中共似乎在等待江啟臣“未完成的答卷”。
 


經導全媒體矩陣
2020全國兩會
眾志成城戰疫情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閒話大灣區
共築中國夢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68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