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台海觀瀾 > 正文
論亞太政經格局變遷對台灣的影響
Influence of the change of political and economic structure in Asia Pacific on Taiwan
潘錫堂 台灣淡江大學中國大陸研究所教授、海峽兩岸學術文化交流協會副理事長 [第3460期 2020-01-20發表]
中美達成第一階段貿易協議,雙方持續了21個月的貿易戰暫時休兵。美方於2019年12月13日宣布,無限期暫停原定同年12月15日對1,560億美元中國貨加徵15%關稅的措施,而同年9月1日起對1,200億美元中國貨加徵的關稅則減半,但大部分已加徵的關稅仍予保留。2020年1月13日~15日,國務院副總理劉鶴率團訪問華府,與美方簽署第一階段貿易協議。
 

當地時間1月15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國務院副總理、中美全面經濟對話中方牽頭人劉鶴與美國總統特朗普在美國首都華盛頓白宮東廳舉行的中美第一階段經貿協議簽署儀式上握手。(新華社圖片)  
 

中美簽署第一階段貿易協議

 
一波三折的中美經貿磋商終於取得實質性成果,此份協議得來不易,及時停止了2019年12月15日中國銷美產品加徵關稅的原訂期限,應該是中美貿易戰打了一年半多以來,最終應該會有“好菜端上”氛圍最為正面的一次。儘管不排除後續執行仍有變數,但畢竟是中美貿易戰爆發以來首次達成並簽署白紙黑字的協議文本,充分體現了雙方貿易戰休兵的決心。同時也證明戰略競爭時代的中美關係仍有妥協與合作的空間。
 
一直以來,大多數專家均對中美貿易協商能在最後一刻達成協議並進而簽署,保持樂觀。主因在於中美雙方在貿易戰的過程中都體認到代價太高。中國出口貿易創下新低,牽動整體經濟。美國則因貿易戰首次體會到了農業州受創,跨國企業和金融投資也很難繞過快速增長的中國市場和與之緊密相連的全球價值鏈。也就是美國“殺敵一千”,絕對會“自損八百”。
 
換言之,如果中美貿易戰持續下去,則美國股市大跌,失去農業州和跨國企業及華爾街的支持,將嚴重損及特朗普的連任選情。而與中國實現貿易戰休兵,先拿到一張比較漂亮的成績單,堪稱是特朗普的當務之急。至於中國始終採取被動因應中美貿易戰,但又“守中有攻”的模式,中美雙方經過一年半多以來的角力,已充分了解彼此的底線。當前中方將香港問題與貿易戰問題予以“脫鈎”,北京聲明該協議符合中國深化改革開放的大方向,以及自身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的內在需要。在協議細節上,中國也有所收穫,並不像美方渲染的完全是中方委曲求全的結果,否則這樣的合作難以持續。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雙方達成第一階段的貿易協議並簽署,有幾項看點:一是若以協議內容而言,包括知識產權、技術移轉、農業等,都是美國要求中國改善的項目,可說是為美國量身定做;然而,此次貿易協議的到位,主要也是美國在考量對包括手機、筆電及其他民生品課徵額外關稅,將會影響到其國內消費者,所以同意無限期緩徵,甚至進一步讓步將已課徵部分產品的關稅減半。以“關稅踩煞車,協議先到位”的方式,完成第一階段的貿易協議並簽署。儘管美國在關稅上讓步,但特朗普也直言將以關稅作為後續美中貿易談判的籌碼,未來只要談判不如美方之意,美國隨時有可能再度加碼懲罰性關稅。
 
二是與2019年10月間美方開出的條件相比,中方不僅未讓購買500億美元的美國農產品成為文字協議內容,同時還爭取到美方懲罰性關稅調降,顯示這兩個月來,中方的貿易談判團隊是爭取到有面子、也更好內容的貿易條件。然而,對美方而言,沒有一筆取消2019年9月開始課徵的1,100億美元懲罰性關稅,顯示美國還是堅持懲罰,對於中方未履行2019年6月底在日本大阪G20習特會的決議(即:美方暫停加徵新的懲罰性關稅,但是中方要立刻購買大量美國的農產品)。
 
三是美方指出,此次協議納入改善美企於中國金融服務市場的准入,中方也允諾,避免以匯率貶值強化其貿易優勢。美方強調協議脗合其要求中國在經貿制度上推動的“結構性改革”,但中方的說明並未明確談及上述內容。儘管中美均有亟需貿易戰休兵的壓力,但其實雙方的核心爭議仍未解決。此項協議尚不符中方期待,美方並未承諾移除所有的加徵關稅手段。尤其,中方不樂見美方以逐步移除加徵關稅的方式變相形成監督落實協議的機制。儘管如此,在臨近協議簽署前夕,中方態度轉趨和緩,美方也略收鋒芒,終至雙方可以順利簽署協議。
 
要言之,特朗普利用中美第一階段貿易協議,累積其政治資本以爭取連任;中國也希望能早日脫離關稅束縛,以降低對已經呈現下滑經濟的衝擊。一言以蔽之,面對這一新關稅的到期日,特朗普唯有見好就收。一旦貿易談判崩盤,對特朗普競選連任更不利。此次中國並未做出過多的讓步,特朗普則仍可宣揚自己兑現了“重設中美經貿關係”的競選承諾,雙方都可算是第一階段貿易協議的贏家。只不過,諸如中國產業補貼及國有企業等棘手問題,仍猶待後續階段談判解決。但無論如何,中美競爭加劇不代表沒有合作空間,可見中美完全脫鈎是很難想像的。
 

中日韓高峰會,兼論台灣漸被邊緣化

 
緊接着,析論中日韓高峰會的意涵,並兼論台灣日益被邊緣化。中日韓三國領導人不久前在成都舉行的高峰會中,達成早日落實“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RCEP),並加速三國自由貿易協定(FTA)的談判共識。可見近兩年來,中日韓雖仍存在難以化解的分歧,但三國依然積極透過高層對話,試圖恢復彼此關係。換言之,中日韓均傾向在總體大局之下暫時放下難以在短期內化解的宿怨,以合作的方式求取各自的最大利益。反觀在東亞強化區域經濟合作的同時,唯獨民進黨蔡當局卻高舉“聯美反中”大旗,讓台灣在爭取最大利益的過程中自絕於東亞趨勢之外,只能坐視利益從眼前消失,使得台灣日益被“邊緣化”。
 
事實上,中日韓三國之間存在着看似難以化解的歷史恩怨、領土糾紛、薩德導彈部署爭議、貿易摩擦等嚴重問題,但三國仍能掌握中美達成第一階段貿易協定的契機,在成都舉行由國務院總理李克強、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及韓國總統文在寅出席的三國峰會,習近平則於會前在北京分別會晤了安倍與文在寅。
 
難能可貴的是,在一系列的會議中,無論在雙邊與三方層面,均達成多項重要共識。首先是,三方都同意共同努力推動朝鮮半島的無核化:若比起美國總統特朗普對朝核問題的態度游移不定,以及朝鮮日前再秀導彈試射,中日韓可望成為穩定東北亞局勢的重要力量;其次是,三方工商界呼籲三方政府促成RCEP、談妥三方FTA:在三方高峰會前二天舉行的中日韓經貿部長會議,共同表達早日簽署RCEP與三方FTA展開合作,並經三方高峰會的確認;中日韓的GDP總和佔全球的五分之一以上,RCEP成員的GDP總和佔全球約三分之一。
 
第三是,對中國而言,中日韓高峰會期間最大的收穫在於穩住對日、對韓的關係:文在寅在拜會習近平時,希望習近平對冷卻中的美朝對話與勸解金正恩重回棄核談判桌給予協助,同時習近平也明確表達香港、新疆事務是中國內政,文在寅表示“聽聞了”,雖文在寅未談及台灣問題,但其表述等同是說台灣問題也是中國的內政,韓國不會輕易介入;尤其文在寅也強調,“中國夢”與韓國提出的“新南方”政策與“新北方”政策結合,能發揮更大的經濟力量。習近平預定於2020年春天對日本“國事訪問”,此為中日關係自2012年“釣魚島國有化”造成的谷底回升,屆時中日將簽署“第五份文件”,成為兩國關係的新政治基礎;其實,中日關係自2018年下半年起逐漸回溫後,安倍政府的對台政策也就變得日益克制。
 
第四是,促成安倍與文在寅在成都高峰會舉行場邊會談,堪稱相當難得的焦點之一:自2018年日韓關係因“徵用工賠償問題”交惡以來,日韓領導人再次正式對話,備受關注,而日、韓雙方也大致對此正面評價。在“安文會”後,對於日方的半導體產品原料輸出限制,安倍未來可能逐步放寬,韓國則對《韓日情報交流保護協定》予以延長,不再“喊卡”了。
 
值得注意的是,中日韓高峰會達成推進RCEP 2020年正式簽署的共識,RCEP一旦簽署,台灣被排除在外,無法享受關稅優惠,台灣經濟將加速被邊緣化。從三國峰會的內容可看出:一、RCEP在2019年11月已就協定文本內容達成共識,為何仍未簽署?主因是當時日本堅持必須有印度的加入,但安倍在成都峰會強調,力爭使RCEP談判早日談妥,未再提印度的加入與否;二、文在寅強調,擁有巨大市場並扶持尖端技術的中國、傳統技術創新強國日本與資訊通信強國韓國攜手合作,將擁有最強大的創新力量。在此情況下,被視為韓國電子業最直接的競爭對手之台灣,未來要如何與韓國競爭?
 
要言之,日韓可以不受美國羈絆,周旋於中美之間,並與中國大陸在矛盾中求取合作。而台灣不僅被排除在RCEP之外,如果2020年兩岸關係繼續惡化下去,包括已簽署的服貿協議仍不能落實及貨貿協議等協商也將無法推進,台灣產品出口競爭力將更加薄弱,不僅經濟益加被邊緣化,台灣整體經濟將面臨更嚴峻的挑戰。
 

美國是否介入台灣2020選舉?

 
復次,再來分析到底有無境外勢力在介入台灣2020選舉?美國國會日前通過2020年《國防授權法案》,法案納入諸多與台灣有關的內容,諸如加強台美網絡安全合作,美艦應常態性穿越台灣海峽;還包括關注台灣2020年選舉的專節,要求國家情報總監於選後45天內向國會情報委員會、參眾議院外交委員會提出報告,說明大陸為干預台灣選舉所採行動,及美反介選的努力。這麼一來,使得台灣當局積極回應及大陸強烈抗議,兩岸關係更是雪上加霜。其實,美國逕自以大陸介入台灣選舉為藉口,合理化自己介入台灣選舉的行為,這恐怕是故弄玄虛、居心叵測。
 
事實上,美方此項舉動只是特朗普近來針對中國大陸的策略之一,除了美中貿易戰之外,若再加上2018年《亞洲再保證倡議法》、印太戰略、《香港民主與人權法案》,還有在國會討論並決議的《維吾爾人權政策法案》與《西藏政策和支持法案》,已儼然形成美國對於中國大陸的政策圍堵格局。更何況,在面臨台灣2020選舉之際,《國防授權法案》又特別關注大陸對台灣的影響,並讓美艦常態性穿越台海,更將惡化當前的兩岸關係。
 
回顧幾個月前,時任美國國防部印太事務助理部長薛瑞福坦言,預期大陸將透過社群媒體、入侵網絡等手段干預台灣2020選舉,因此美方將直接提供台灣幫助。對照此次參眾兩院通過的《國防授權法》涉及台灣2020選舉的內容,堪稱如出一轍。由此顯示,美國已單方認定大陸介選,而美國當然也會進行反介選。問題是,近期關於大陸介入台灣選舉的消息,幾乎都是蔡當局的片面之詞,或許是其針對施政失能、政績不彰的開脫之詞,根本拿不出具體事證。
 
尤有甚者,自2018年美國通過《台北法案》後,已有兩位美國副助卿訪台;在2019年9月索羅門群島和基里巴斯先後與台灣“斷交”後,美國更公開與台灣往來的力道,並已成為常態化互動,以此表達對台灣的支持。坦白說,美方近期這些舉動乃美台“斷交”以來所未見,其力道之強與牽涉之廣,堪稱已跨越美國“一中政策”的界線,給予大陸一定的壓力。
 
然而,在不可預測的特朗普執政下,大多亞洲國家都寧可採與中美保持等距的做法,力求左右逢源,唯獨台灣蔡英文當局卻對美國“一邊倒”,採“聯美抗中”策略,在中美結構性對抗下,與美國一拍即合。值得注意的是,特朗普日前與習近平通電話,確定將於2020年1月簽訂第一階段貿易協議,並已付諸實現,但美國同時也加大對華為的壓力,美國的兩手策略,台灣應特別注意。
 
特朗普為求勝選連任而將與中方簽署貿易協議,未繼續在關稅上加碼,但並未放過華為,華為繼續卡在實體清單中,甚至傳出美國可能更加深力道。看來即使關稅戰暫緩,但科技戰不會收手,即使中美“完全脫鈎”不易做到,但科技領域仍將邁向“一個世界、兩套系統”。此即美國的兩手策略,台灣要搞清楚,協議之簽署不代表貿易戰結束。對台灣而言,2020年是充滿不確定性的一年,台灣必然有表態與靠邊的壓力。然而,當前台灣已被綁在美國的戰車上,若兩岸關係再無法轉圜,台灣必將首當其衝。
 
尤其,美國指控大陸介入台灣選舉,宣稱大陸將不排除武力統一,這將激化台灣人民所謂的“亡國感”及強化對大陸之敵意,從而有利於民進黨在選舉時操作“主權牌”、“國安牌”並抹紅國民黨的和中路線。試觀從2019年初蔡英文批“一國兩制、台灣方案”,到炒作香港修例風波事件,頻頻操作台灣民眾的“恐共”危機意識,使得“大陸因素”成為蔡英文選情升溫甚至勝選連任的“超級助選員”。
 
總之,美國基於印太戰略需求而提升了台灣“民主同盟”的角色,卻將台灣推向“聯美抗中”的戰略前沿,此種“馬前卒”的角色極易使台灣陷入衝突的邊緣。殊不知,台灣若要趨吉避凶,絕對不可對美“一邊倒”。尤其,美國以“大陸介入台灣選舉”的名義及自我臆測,再利用台灣民眾的恐共心理,正當化美國自己介入台灣選舉的事實。問題是,大陸究竟有無介入台灣選舉,必須拿出實證來,絕不是美國空口無憑說有就有,也不能是民進黨蔡當局以炮製“假消息”的手法來信口開河片面之詞。美國更不可以先一步以立法的方式,擺明美國天經地義就是要介入台灣選舉。


經導全媒體矩陣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閒話大灣區
共築中國夢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61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