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台海觀瀾 > 正文
從柯文哲組黨到郭柯王結盟—2020“台灣大選”可能的發展及其影響
台灣淡江大學中國大陸研究所教授、海峽兩岸學術文化交流協會副理事長 潘錫堂 [第3450期 2019-08-26發表]

由台北市長柯文哲籌組的台灣民眾黨已舉行創黨成立大會,柯文哲當選為黨主席,而台灣民眾黨將投入2020年台灣地區民意代表選舉,並且推動與郭台銘、王金平的結盟來參與2020年台灣地區領導人選舉,而柯本人則放眼2024年台灣地區領導人選舉。大家關心的是,柯藉由組黨來推動柯、郭、王的結盟是否能成功?並且,打着“第三勢力”旗號的台灣民眾黨,能否走出康莊大道,攸關目前對立的兩黨競爭,是否會走向更多元的三黨競爭?
 

柯組黨拉攏結盟

盼撼動藍綠板塊

 
原先標榜白色力量要制衡藍綠的柯文哲,終究還是組織了台灣民眾黨,用以能在政壇上延續可長可久的續航力。溯自去年柯綠分手後,民進黨即不斷因他主張的“兩岸一家親”而將他“抹紅”,柯文哲可謂遭逐出了綠營。柯文哲在8月6日的成立大會中表示,台灣民眾黨的成立,其實是要進行一場“改變政治文化的社會運動”,他看出台灣民主停滯的癥結,在於台灣的“政治文化”貧瘠、偏差或扭曲,他認為需要用“社會運動”的方式來改變。這樣的思維,符合台灣民眾黨定位為“柔性政黨”的特質,也能凸顯它與國民黨、民進黨剛性結構的差異,也可能是某些社會大眾對所謂“第三勢力”的期待。
 
事實上,台灣民眾黨意在立法機構席次,也被外界視為2020年“台灣大選”的起手式,但政黨成立大會曝光的111位創黨黨員欠缺政治大咖,出席名單也沒亮點,加上不收黨費、黨章空泛,使得柯缺人、缺錢、缺組織、缺核心價值等“四缺”被暴露無遺。此次組黨,除了希望白色力量能在政壇延續,積極拉攏郭台銘,乃成為有效解決“四缺”問題的重要考量之一。
 
平心而論,柯文哲之所以匆忙組黨,主因在於他看到國民黨初選失利的郭台銘,正在結合同樣失落的前立法機構負責人王金平尋求出路,因此加緊推出一個平台,希望成為他們尋求奧援的及時雨。如果郭、王答應結盟,可以共同搭配並且組合來角逐2020年“二合一”選舉,進而拉抬台灣民眾黨。柯文哲的盤算是:郭有雄厚財力、王有基層實力、柯有個人品牌,3人若結盟參與2020年選舉,勢必可以撼動藍綠板塊。
 
再進一步言,柯文哲的如意算盤是:由郭台銘率領來打選戰,柯文哲本人則留守台北市長,再搭配王金平在中南部基層的實力。藉由結盟與網絡人氣,3人在全台各地廣結“第三勢力”,至少在立法機構可望攻下10席上下的席位;若此,爾後柯文哲便可在立法機構具有相當影響力。由於柯目前的民調仍游移在第二、三名之間,必須結盟像郭台銘這樣的強棒方能有加分作用,更何況也不能排除有反敗為勝的可能。
 
換言之,若郭願結盟並參選台灣地區領導人選舉,憑郭的財力與聲望,除可立即填補台灣民眾黨“四缺”中之缺人缺殘的困境,尚能代替柯扮演“母雞”帶領“小雞”搶攻民意代表席次。無論郭最後是否勝選,未來柯除了可免除“落跑市長”的罵名,避開被藍綠市議員追剿,還可坐穩黨主席的職位,徐圖2024年大選。如果郭台銘最終婉拒參選,柯文哲向郭釋出善意,除了可把原先即混沌不安的藍營,裂解得更加嚴重,尚有機會獲得郭台銘挹注經費,為貧瘠的台灣民眾黨添加衣食。更何況,郭台銘若願結盟參選,無論勝出與否,也將可為台灣民眾黨贏得數千萬乃至上億元的新台幣的政黨補助款供其運用,對柯文哲而言,堪稱穩賺不賠。
 
要言之,柯文哲的組黨宣言,會選擇七分打綠、三分批藍,即是精準掌握了“批綠比批藍更具殺傷力”的特色,所瓜分的票源將是綠大於藍,這也是民進黨急於圍剿他的原因。柯文哲堪稱已利用組黨搶下選戰的話語權,讓其聲量起死回生。柯文哲頻對郭台銘、王金平招手的“郭柯王結盟”一旦成立,不僅可為台灣民眾黨添加巨大動力,也將對選情投下震撼彈。近來民調顯示“郭柯王聯盟”可以打敗韓國瑜、蔡英文,即使最後仍無法勝選,也將能憑藉郭台銘的“母雞效應”拉抬台灣民眾黨的民意代表席次,穩住台灣第三大黨的基本盤勢。
 

三人結盟尚存變數

 
其次,論郭柯王結盟的可能性及其發展與影響。眾所矚目的鴻海集團創辦人郭台銘、台北市長柯文哲、前台灣立法機構負責人王金平之間的結盟,三人原訂18日在桃園宗教活動合體亮相,但由於郭、王陣營不滿柯陣營先前片面釋出三人會及幕僚會的訊息,再加上柯文哲16日在電台專訪時更進而坦承跟郭、王分別密會的細節,更令郭、王陣營認為嚴重破壞默契,故而讓18日的合體臨時喊卡,使得大家關注的三人結盟同框,還要再等等。
 
郭柯王結盟能否成形,牽動2020台灣選舉,在兩兩密會建立合作默契後,柯先是拋出三方會談的想法,幕僚即着手規劃,鎖定三人均受邀、18日在桃園舉辦的宗教活動,以公開形式讓三人自然而然碰面。三方幕僚並達成共識,對於相關安排要低調處理,避免引發不必要的揣測。經過15日幕僚會當面溝通,三方已有初步的共識,不料柯16日在電台專訪時竟明說與郭、王密會的秘辛,指出郭邀他當副手兼行政機構負責人,並承諾只會做一屆;柯也指出,王很想選正,也曾邀他當副手,但二人都被他婉拒。結果造成王的幕僚否認“副手說”,郭的幕僚也否認柯的“條件說”。郭、王陣營以“缺席”18日的行動表達不滿,但柯陣營期盼之後溝通清楚,繼續朝合作之路走下去。
 
儘管郭台銘16日晚間在臉書直言“政治不是分贓,也不是權位保衛戰”、“將台灣利益擺在政黨利益之前,才是‘大我’”、“不求名利,毋須被摸頭或安排”。郭也對國民黨副主席郝龍斌來訪將安排“郭、吳(敦義)會”,回應“無需過度解讀”、“他絕無預設立場,也沒做出任何承諾”、“會整合各種力量,為台富民強繼續努力”,在在顯示郭台銘仍不排除參選2020,郭柯王之結盟尚未破局。王金平17日在台南受訪時也表示,郭柯王會面不會因一些小事就破局。由此可見一斑。
 
其實,郭柯王結盟要能成功,必須過兩關。第一關是三人要能接受角色的分配,第二關是要說服各自支持者力挺這樣的組合。三人的盤算分別是,對郭而言,勢必挑戰大位,有二條途徑可走,最佳途徑是不脫黨而能達標,即是等“換韓(國瑜)”,但這個要等時機,完全沒把握,無法操之在己;郭的第二條途徑是脫黨與其他力量結合,即郭柯王結盟,三方雖都有意願,但要如何結盟?若三方均以己方為最高考量,無法兼顧另兩方的期待立場,則要完成三方組合的結盟,其難度頗高。
 
尤其,三人要如何組合?柯已表態對參選大位意願不高,柯創立台灣民眾黨盼承接三方結盟之力,爭取能獲更多民意代表席次,故須善用郭的人氣與資源,加上王的人脈。王金平的算盤是,由於年齡的考量,王此次參選大位將全力竭盡所能,來凝聚支持者力挺到底,在藍綠確定2020大位的參選人後,王想結合郭的優勢,再加上柯的存在,給王帶來機會,王可居中促成藍綠以外的第三勢力。
 
因此,總體看來,三人的盤算,對郭而言,新結盟目標即是要拼大位,柯則是意圖先在台灣政治板塊上站穩了,再徐圖進軍2024。對王而言,則是“最後一役”。
 
然而,郭柯王結盟醞釀多時,卻始終未敲定。較明朗的訊息是,柯暫不想選大位,反而希望以台灣民眾黨支持郭王競選;而郭參選意願很高,又傾向郭柯配,惟柯不接受郭柯配,使得郭一直在惦量着若不是郭柯配,郭能爭取到多少柯粉的轉移相挺?看來三人互信薄弱,使得原訂18日三人合體同框生變。這一切的變數,均源自於國民黨大位參選人韓國瑜的民調下滑,近期以來,黨內大老陳宏昌、楊秋興陸續批韓,重傷韓的形象,使得郭、王各自另有考量,並不急着做決定。
 
換言之,郭、王未必會急着在9月17日之前對柯做最後的決定,主要有三項考量:一是若917之期限前向“中選會”登記連署,使得三人結盟成形,郭、王即會遭國民黨開除黨籍;二是韓若被國民黨撤換,郭、王可能有機會取而代之;三是若等不到“換韓”,郭、王若想選,仍可透過親民黨,不必連署。易言之,若郭、王不想在917之前敲定,還要再等等看,則以親民黨提名人選來參選,就是最後的機會了。
 
目前在郭柯王之間,柯處於看似主動、實則被動的角色。台灣民眾黨參選2020,若無“母雞”帶領,很難壯大,柯原本期待“母雞”是郭,若郭未在917前登記,則柯本人勢必要去登記參選大位。即使柯917登記連署(因郭沒登記),若沒發生“換韓”,郭可透過親民黨推薦參選,柯也未必要在11月22日之前向“中選會”登記;若國民黨“換韓”,郭被補提名,藍綠若是郭蔡二人選,柯也未必選。王金平目前的態度猶豫,他應是想選正的,但他獨立參選的可能性不高。
 
總之,未來參選的可能趨勢應該是:一、“三腳督”之可能性應該是蔡、韓、郭或蔡、韓、柯;二、雙方對決的可能性,只存在於“換韓”,一旦“換韓”,郭若獲國民黨補提名,柯就不選,讓郭、蔡代表藍綠對決;三、“換韓”近來喊得很響,但衡酌現實情況與2015年“換柱”相當迥異,發生的可能性並不大。
 

【截稿消息】

 
台北市政府23日上午9時舉行音樂會,鴻海集團創始人郭台銘、前台灣地區立法機構負責人王金平應台北市長柯文哲邀請出席。台媒報道,三人在藍綠兩營初選後首度公開同場現身,被解讀為“郭柯王”結盟成功。
―編者


經導全媒體矩陣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閒話大灣區
共築中國夢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51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