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台海觀瀾 > 正文
從“自經區”與中美貿易戰看台灣的經濟困境  
Taiwan’s economic distress from perspectives of FEPZs and China-US trade war
台灣淡江大學中國大陸研究所教授、海峽兩岸學術文化交流協會副理事長 潘錫堂 [第3444期 2019-06-03發表]
台灣藍綠陣營近來針對是否應該成立“自由經濟示範區”爭辯不已。高雄市長韓國瑜為了高雄拼經濟而重提“自經區”,有助於將他目前偏重農業與旅遊的施政再升一級,推向多元產業轉型。然而,蔡英文與行政管理機構負責人蘇貞昌均反對“自經區”,說怕所謂的“中國貨”進來繞一圈就變成“台灣貨”。事實上,台灣經濟部門副首長王美花已說明“自經區”沒有“洗產地”的問題,但蔡英文還在以訛傳訛、誤導民眾,顯然是立足於“反中”思維下之選戰策略運用。
 

“自經區”是台灣參與區域經濟合作的重要基石

 
溯自1975年聯合國貿易發展大會即曾定義“自由經濟區”,係指在海關關境中,設在口岸或國際機場附近的一片地域,進入該地域的境外生產資料或原材料可以不辦理任何海關手續,進口產品可以在該地區內加工之後再出口,海關對此不加以任何干預。“自經區”可以不同形式與名稱存在,例如加工出口區、保稅區等。1990年代李登輝時期即有“境外特區”的構想,陳水扁時期也於2003年通過《自由貿易港區設置管理條例》,這些都屬於“自經區”的“境內關外”的概念。2006年時任行政管理機構副負責人的蔡英文表示,“自由貿易港區”是經濟政策很重要的一環。由於“自由貿易港區”的發展,的確對台灣的經濟做出貢獻,馬英九上台後乃於2014年提出“自由貿易港區”升級版,即“自由經濟示範區”。由此可見“自由經濟示範區”的政策構想,有其一貫的脈絡可循。
 
平心而論,“自經區”以“境內關外”為核心,大幅鬆綁對物流、人流、金流、資訊流及知識流等的各項限制,打造自由便利的經商環境;透過免稅優惠吸引外資進駐設廠,並落實市場開放,放寬投資限制;有助於企業進行合理與有效的資源分配,進而提升企業經營效率與獲利能力;再進而活絡台灣經濟,增進民眾就業機會並提高薪資水平。更何況,“自經區”也是台灣參與區域經濟合作的重要基石。
 
往昔馬英九時期推動的“自由經濟示範區”,其中有兩個重點,一是法規的鬆綁,另一是制度的創新,其實都是為了自由化與全球化的目的。前者如允許境外的農產品免稅進口到“自經區”內加工成為製成品,再出口到境外的國家或地區;後者的重點則在於制度的創新,如全球醫療與教育創新。
 
高雄市擁有台灣最好的港口與第二大的空港,而且有很大的腹地,若能將海空港與所謂的“前店後廠”的政策做好,高雄應有可能成為最具有吸引企業投資“自經區”的城市。然而,“自經區”近年來卻出現相當弔詭的變化與轉折:一、“自經區”在馬當局時既因不同主管官員的經手,又因縣市地方得寸進尺的需索,已變質到超過承載的地步,如起先是考量融入WTO,打算從鬆綁金融、全球醫療等關鍵服務業先着手,後來卻硬把製造業與農業都加入,更倍增法制鬆綁上的複雜度與難度;二、民進黨下台時期,高雄市長陳菊、台南市長賴清德等人均曾力爭加入“自經區”,才使得“自經區”衍生出“六海一空一農技區”的遍地開花景象;如今民進黨重返執政,卻驟變成短期政策的思維,硬把“自經區”全盤污名化;三、“自由經濟示範區”,亦即先在小區試行成功,再推廣至全島;但如今蔡當局卻揚言要做就要把全島都打造成自由島,問題是她的全盤計劃根本付之闕如。
 
更何況,蔡當局反對“自經區”的兩大理由,包括:會成為所謂的“中國貨”“洗產地”專區,及大陸農產品進口打擊台灣本地農業,其實完全都是不必要的多慮。除了WTO對於原產地證明已訂定詳細的規範,加上台灣的經濟部門對於產地證明也有台灣自己的規範,實務上大陸產品很難到台灣“洗產地”。此外,大陸農產品只要規範嚴謹,根本不可能損及台灣農業。
 
要言之,蔡當局若能正面看待“自經區”的開放政策,並訂定周全的政策及善加管理,“自經區”即能讓台灣可以務實地拼經濟並帶來諸多實際效益。換言之,台灣是該務實面對“自經區”的需求?抑或要在選舉考量下污名化“自經區”而坐視台灣競爭力的流失?
 

台灣難逃貿易戰衝擊

 
其次,分析蔡英文當局必須正視中美貿易戰對台灣的衝擊。當前中美貿易戰再度升級,美國日前宣布,對2,000億美元中國大陸商品的關稅調高為25%;次日再下達另一項通牒:一個月內若未達成協議,將再對另3,250億美元的中國大陸商品加徵25%關稅。對此,中國大陸也被迫採取反制措施,將自6月1日起對美國600億的美元商品加徵5~25%不等的關稅。美中貿易戰升級,不僅打擊全球貿易成長,甚至造成全球經濟衰退提前來臨。身處中美貿易夾縫的台灣,是站在衝擊的第一線,鴻海董事長郭台銘即認為影響非常大,蔡英文卻強調台灣有能力因應衝擊,部分綠營人士卻反而幸災樂禍地以為台灣可從中獲利,真是不知今夕是何夕。
 
台灣向來與大陸、美國之間的貿易關係都相當緊密,長年來大陸都是台灣第一大貿易夥伴,美國也經常名列第二或第三;因此,在中美貿易衝突之下,台灣難免受傷。尤其令人憂心的是,台灣在全球價值鏈參與率高達六成以上,電子產業更難以倖免。
 
從去年至今,特朗普政府已分三波對總計高達2,500億美元的大陸輸美產品徵收高關稅。準備上路的另3,250億美元則是第四波。相較於前三波以中間商品為主要課稅對象,因非台灣出口之主力,台灣尚能暫時高枕無憂。若第四波的3,250億美元的課高關稅最後落實,則所有大陸輸美的產品均會被課高關稅,將使得台灣透過大陸間接輸美的產品將無一倖免。屆時也將涵蓋手機、筆記型電腦、平板電腦。根據美國貿易委員會統計,去年美國自中國大陸進口值最高前兩名為手機與筆記型電腦,而中國製銷往美國的手機與筆電幾乎均由台灣“電子五哥”代工。
 
台灣經濟部門副首長王美花表示,若特朗普對中國大陸所有進口產品全面課高關稅,則以鴻海為首的台灣電子五哥所受的衝擊將非常巨大。更何況,還有依附在這些產業的供應鏈廠商及台積電、大立光等眾多蘋果供應鏈,均難以迴避。換言之,若特朗普真的宣布並落實第四波對大陸輸美產品課徵高關稅,因所波及的產業涵蓋了台灣資訊電子產業主要供應鏈,則對台灣的影響絕不亞於大陸。此外也會影響台灣中間財出口大陸,台灣對大陸出口將下滑。然而,出口是台灣重要的經濟引擎,佔比近65%,出口衰退,今年經濟增長恐難“保二”。
 
值得注意的是,中美貿易戰大幅減損大陸作為加工生產基地的功能,陸資及外資企業均已開始調整生產布局,將使得台商可能慎重考慮返台投資,台灣接單、海外生產之比重將可能下滑。對於貿易戰擴大,綠營人士除了對特朗普能對大陸“出重手”沾沾自喜,更認為台商因此會大幅回流台灣,島內投資會大增,因此號稱已吸引台商回台投資新台幣2,800億元的台灣經濟部門,在蔡英文要求加碼下,更把目標提高到新台幣5,000億元的投資。
 
尤有甚者,此次號稱台商回流投資的金額中有部分卻是“搭便車”,把原來就要在台灣的投資當成回流,以取得各種優惠措施。可見台商回流的現象,固然可能有助於今年台灣投資的成長;但是蔡當局必須思索如何讓“五缺”問題不再困擾台商,假如蔡當局的對策無法滿足台商的需求,台商“返台”未必意味着“留台”。正因如此,台灣“五缺”問題尚未解決,這些投資是否真能落實,仍有待觀察。由此顯示,蔡英文近來表示,台商回台投資大爆發,似乎輕忽中美貿易戰的影響,又誤判以為台灣在中美相爭是漁翁得利者。殊不知,當前要改變根深蒂固的“台灣接單、大陸製造、出口美國”的三角貿易模式,談何容易?又台商資金回流,利弊互見,其創造的效益恐低於相關產業在貿易戰中所減損的價值。
 
要言之,台灣要以危機處理的心態因應下一波貿易戰的到來,除了需事先籌劃因應危機的對策,尚可推動兩件事:一、透過管道向美方反映下一波貿易戰對台灣的衝擊,期望能豁免台灣廠商在大陸生產的3C產品的課稅;二、優先鼓勵下游組裝廠台商外移至其他國家,以避免整個供應鏈受到波及。
 

台灣經濟低迷不振

 
緊接着,分析蔡英文當局以偏頗數據來粉飾低迷不振的台灣經濟困境。蔡英文日前以“台灣今年經濟成長率預測,是亞洲四小龍之首”,強調自她上台3年來“台灣經濟非常強勁”。然而,以數據來檢視,這3年來台灣的經濟表現不但沒有蔡英文所說的那麼好,甚至今年還每下愈況。究其實際,蔡英文主要是以虛幻的口號,來美化她的經濟績效。
 
起先是,蔡英文在去年6月自信滿滿地表示“台灣經濟處在過去20年來最好的狀態”,然而,這個說法卻經不起數據的檢驗。若以單季台灣經濟成長率觀察,蔡英文上台以來的最佳表現是2017年第三季的3.36%,但此一數字卻遠不如2010年第一季的12.46%。若拉長到1998年之後,此一數字也遠不如1998年第一季、2004年第二季、2015年第一季等等。其實,2014年台灣GDP年成長率為4.02%,之後4年都低於此一數字,去年更僅2.27%,真不知蔡當局為何會對其經濟績效沾沾自喜。
 
再者,導致去年台灣GDP年成長率僅2.27%的一個相當關鍵的因素,是美國發動對中國大陸的貿易戰,目前此一衝擊不僅沒有趨緩的迹象,甚至還越演越烈。平心而論,今年蔡當局應以如臨深淵的心態來審慎因應才對,但蔡英文卻刻意忽略可能遭受的衝擊。
 
例如,對外貿易是台灣的重要經濟命脈,然而,今年一至四月外銷訂單金額較去年同期減少7.2%,對台灣的主要接單地區,例如美國、歐洲、日本等,全面下滑;而台灣對大陸減少幅度高達13%,對東盟減少幅度也達12.6%,在此種窘況之下,即使今年台灣重返亞洲四小龍之首,又何喜之有?
 
更何況,蔡英文提及國際經濟預測機構IHS Markit預測台灣今年的經濟成長率為2%,為昔日亞洲四小龍之首。然而,其實大部分的國際機構,如國際貨幣基金、亞銀、經濟學人智庫(EIU)等所做的預測,台灣的經濟成長率幾乎都在亞洲四小龍中敬陪末座。可見蔡當局欣喜於單一家機構的數據,卻刻意隱而不宣其他機構的預測,其虛假之心態可想而知。
 
另外一個警訊是,由於外銷訂單表現低迷,製造業產值也連帶受到衝擊,今年第一季不但較去年第一季減少4.95%,更結束了自2016年第四季的連九季正成長,若此一趨勢延續下去,恐將瀕臨嚴重倒退的險境。若就產業別來加以檢視,台灣外銷主力電子零組件、面板的減幅都接近兩位數,即使電腦電子產品及光學製品表現亮眼,也難以挽回整體衰頹的走勢。
 
至於蔡當局自詡的“擴大投資”、“產業升級”,特別是蔡英文認為是重大政績的投資大爆發,則不免令人擔憂,其實回台投資的資金一是從免稅天堂撤回,二是為了享受蔡當局所給予的空前超優惠的減稅福利,是否真的能夠投入先進產業,實在不無疑問。
 
又如,低薪問題一直是台灣經濟發展的痛處。近年蔡當局提出解決低薪問題的對策,將主要重心與思維放在提高基本工資。然而,將解決低薪與保障勞工最低生活水平的基本工資畫上等號,不能解決問題。若蔡當局始終將重點放在這方面,必然會對勞工就業與經濟成長產生負面衝擊。由於勞工長期低薪化,導致台灣消費市場日益萎縮,更因貧窮差距擴大,社會對立日益嚴重。
 
台灣是以外貿為主的小型開放經濟體,面對產業競合全球化,要解決台灣低薪困境,最根本的方法惟有打造台灣具有競爭力的投資環境,引導各界投資台灣,解決影響產業發展的關鍵問題如“五缺”困境,即能吸引內外資回流投資,為經濟注入活水。
 
總之,蔡英文以一個經濟機構的今年亞洲四小龍經濟成長率的預測值,而非實際成長率,就急着宣稱台灣可望“重回”亞洲四小龍之首,等同是無視台灣民眾對經濟成長“無感”,卻一再以偏頗的數據來粉飾與遮掩台灣每下愈況的低迷經濟困境,真是荒謬之至。


經導全媒體矩陣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閒話大灣區
共築中國夢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47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