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台海觀瀾 > 正文
論綠營南北尬場遊行的圖謀
On the plot of the Green Camp’s north & south awkward parade
台灣淡江大學中國大陸研究所教授、海峽兩岸學術文化交流協會副理事長 潘錫堂 [第3430期 2018-11-05發表]
民進黨與獨派團體“喜樂島聯盟”於10月20日一南一北的尬場,只凸顯綠營的故步自封。雙方均打着“反併吞”的口號,只不過後者多了“正名公投”的訴求,民進黨卻刻意迴避。喊獨卻不敢行動,卻又要爭奪獨派旗手的地位,堪稱民進黨的尷尬與困窘。它卡在自己的創黨理想與執政現實之間,已是進退失據。
 

雙方過招 值得玩味

 
“喜樂島聯盟”在台北市舉辦“全民公投反併吞”活動,民進黨中央原宣佈嚴禁黨公職與候選人參與或動員,卻臨時另在高雄市同步舉辦“反併吞、反介入”遊行。表面上看似南北呼應,其實是綠營兩派人馬為爭奪主導權而南北對打,甚至還噴出誰是正派、誰是山寨的口水。
 
雙方的過招,值得玩味。民進黨面對“喜樂島聯盟”嗆辣搶地盤,先禁止黨公職與候選人參與活動,再結合不同獨派以同一名義在高雄辦場;既拉抬陳其邁的選情,又兼宣示自己才是“主場”。但“喜樂島聯盟”也並非省油的燈,凱道路權被搶,乾脆選在民進黨中央黨部前舉辦。
 
溯自原先“喜樂島聯盟”要號召20萬人集結,呼籲民進黨蔡英文當局二度修改《公投法》,使“台獨公投”可以上路開始,即注定台獨陣營走向分裂。“喜樂島聯盟”煽動反中情緒,說要反併吞、反打壓、要獨立,但他們毫無辦法保證獨立對台灣經濟更好,更不能保證獨立不會有戰爭。他們說得好像台灣民眾決定要獨立,世界各國即會支持,馬上承認台灣國一樣,卻從不提歐、美、日等大國,甚至世界幾乎所有國家都支持“一個中國”。因此,“喜樂島聯盟”的“全民公投反併吞”大遊行,選在此次縣市地方選舉前的敏感時刻舉行,硬是高舉統獨議題,使得蔡當局原先選擇冷處理,除了不想擾亂民進黨選情,也不想“便宜了”小綠借用選舉平台造勢,更不樂見部分獨派及深綠藉此向民進黨進行政治勒索。換言之,統獨議題是選舉時最好用的“消費券”、也是最好操作的議題,卻也是執政的民進黨之燙手山芋,民進黨自然深知獨派的把戲。
 
蔡英文又兼執政的民進黨主席,原本有自己以“文教台獨”為基礎的“漸進式台獨路線圖”,不想依照“喜樂島聯盟”以“公投正名”為目標的“激進台獨路線圖”走,然而因“東奧台灣正名公投”對台獨者是所謂“政治正確”,因此,民進黨明知此項公投並無任何實質功能,仍然不敢反對,而只能以保守消極的態度面對;明知姚文智政治實力不足,卻在深綠堅決反對柯文哲“政治不正確”的“兩岸一家親”後,也不得不妥協,提名姚文智代表民進黨參選台北市長。這兩件事不但讓民進黨的選情墜入谷底,也使得蔡英文遭受美國極大的壓力。因為對美國而言,兩岸關係的走向全然取決於美國的戰略時程考量而非受制於台方。
 
正因如此,考量內部選情的壓力及外部美國的禁止等因素,使得蔡英文不得不做出黨公職及候選人不得參加“喜樂島聯盟”台北遊行的決定;然而,為了遮掩其真正意圖,乃改以分進合擊為藉口,於同一時間在高雄也舉辦一場“反併吞”活動。再進一步言,民進黨倉促決定在高雄自辦另一場“反併吞護台灣”遊行的目的有三:第一,“拼場”並牽制“喜樂島”活動,拒絕被獨派綁票;第二,化解民進黨公職人員對“喜樂島”遊行“是否參加”進退兩難的窘境;第三,拉抬民進黨高雄市長參選人陳其邁低迷的選情。
 
其實,民進黨在野時期,對於各獨派團體可謂極盡安撫與拉攏之能事,用以爭取支持;然而,等到完全執政後,卻全然拒絕獨派團體於門外,對獨派團體訴求的公投、正名制憲、或特赦陳水扁,一律以免談來回應。使得獨派團體對民進黨高層的冷漠與過河拆橋,在失望透頂之際乃毅然決定走自己的路。順利結合李登輝、陳水扁及台聯黨、時代力量黨、社會民主黨、基進黨等獨派政黨的“喜樂島聯盟”乃應運而生,透過“獨立公投、正名入聯”的明確目標,逕自挑戰蔡英文的執政地位。
 

“喜樂島”意圖搶佔“台獨”話語權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喜樂島”遊行的主旨是“公投”,而民進黨同日活動的訴求重點則是“反介入”而非“公投”。民進黨不參加“喜樂島”的活動,表面上看似乎是擔心影響民進黨的選情,但實際上卻是不樂見以“公投”手段去追求“台獨”,反而較能接受美國的期待而走“獨台”的路線。
 
“喜樂島”的台北遊行最多才來1萬多人,民進黨的高雄活動也只出現5000多人。雙方既有台獨的真假之爭,也有路線的激緩之辯,更有權力的分配之鬥,只是基於“台獨”是其共同“政治正確”的理念,二者並不願全然撕破臉。既然如此,其鬥爭結果不但會造成兩敗俱傷,尚且會使得所謂“政治正確”的台獨理念呈現裂解之勢。然而,有大陸涉台學者認為,民進黨與“喜樂島”的理念相近,只是“喜樂島”表現激烈,民進黨相對採較柔性且漸進的方式,雙方看似在方法策略上不一樣,惟其目標一致,在選前遊行一唱一和,反而是在幫民進黨“包裝”,用以營造出民進黨走“中間路線”的假象。也有其他學者認為,“喜樂島”與民進黨的關係相當微妙,如此尬場的遊行看似有矛盾,其實關係還算親密,僅屬於綠營內部的小打小鬧,不等同於泛綠分裂,最多算是“喜樂島”對民進黨的抗議而已,將來到了2020年台灣領導人選舉,雙方仍會相互團結。可見“喜樂島”只是意圖搶佔台獨的話語權,要“帶領”民進黨往前衝,而非一直聽命於民進黨。
 

南北尬場顯民進黨之矛盾

 
客觀而論,以目前台灣的現況看,獨派與民進黨是唇齒相依,民進黨既無法切割獨派,但獨派也不能沒有民進黨,因為目前理念相近的小黨,根本成不了氣候,對於獨派、深綠的節節進逼,蔡英文其實很清楚自己的底線在哪裏,亦即要執政就要面對國際現實,對於與獨派的關係,民進黨仍只願意“維持現狀”即可。
 
然而,弔詭的是,由於“喜樂島聯盟”訴求二度修改《公投法》,意圖藉此變更“國號”、領土,甚至催促民進黨啟動“修憲”。但隨着蔡當局聲勢漸弱,獨派的主張就更強烈,其實只要民進黨執政一天,這些問題就不會消失。
 
尤有甚者,前述兩場南北尬場的結果,已造成綠營內部路線衝突的枱面化,也對陳其邁的選情產生一定的影響。換言之,這兩場的尬場,彰顯了民進黨的矛盾,既想要獨派的選票、又怕刺激中間選民,在既愛又怕的心態交織下,可能會搞到兩邊都不討好。未來“喜樂島”將會質疑民進黨如何“護台灣”,勢必會鬆散掉民進黨的基本盤。試觀有綠營背景的“台灣世代智庫”民調交叉分析數據顯示,陳其邁逐漸失去20至39歲青壯族群的支持,意味着注重議題與經濟而非意識形態的族群,是陳其邁選情瀕臨崩盤的關鍵,充分暴露民進黨“執政不利、庶民生活不易”是選情艱困的重要因素。
 
平心而論,民進黨發動“反併吞”遊行,意圖削弱“喜樂島”的聲勢並且搶救陳其邁的選情。問題是,一個在高雄執政20年的政黨,怎麼會捨棄“政績牌”而改打“恐嚇牌”爭取認同?換言之,高雄這場遊行,堪稱是民進黨間接暴露內部治理失效、兩岸關係失控,才會只好訴諸統獨,鞏固其基本盤。其實,每逢台灣選舉,民進黨藉由此類遊行活動挑起深綠情緒並進行選舉動員,早已屢見不鮮,但在重返執政2年多之際又重施故伎,更彰顯民進黨蔡當局的施政無能。亦即,民進黨已“完全執政”2年多了,然而不論年金改革、前瞻建設、“卡管(中閔)”,在各方面內部治理議題均使民眾深感失望,導致11月下旬的縣市選舉,民進黨選情低迷,如今再度打出“反中牌”的悲情訴求,激出綠營動員投票,也就毫不意外了。一言以蔽之,民進黨只想訴求恐懼,而不願以“政策牌”號召認同與支持,等同宣告其自詡的“亮麗政績”根本無法接受檢驗,只好模糊焦點、轉移視聽。
 
 


經導全媒體矩陣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一帶一路高峰論壇
粵港澳大灣區
閒話大灣區
共築中國夢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44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