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香港財經 > 正文
香港警察曾竟是山東人的天下,面試要考威海方言?
■ 本刊記者 韓琪 [第3519期 2022-06-13發表]

▲圖為2021年12月香港警隊在香港警察學院舉辦“警察招募·體驗日”。一位警察機動部隊隊員向參加者介紹其工作。(香港特區政府新聞處圖片)

“對不起,我是警察。”這是港片《無間道》裏梁朝偉扮演的臥底警察陳永仁的一句經典台詞,也成為許多影迷心中香港警察的形象。《新警察故事》《陀槍師姐》《無間道》……受上世紀八九十年代香港警匪片的耳濡目染,穿着帥氣的製服、擁有挺拔的身材和英俊的顏值的“阿Sir”走入大眾心中。

一直以來香港警隊是以廣東人為主。可你肯定想不到,曾幾何時香港警察可是山東人的天下。他們曾被稱為“警隊裏的模範生”、“香港百年來最好的警察”等,如今的香港警察中仍然有很多祖籍威海的警察二代以及三代。他們還有一個特別響亮的名字——魯警!

 

英國人為何從山東選香港警察?


據百度百科介紹,香港威海衛警察〈亦稱魯警、俗稱山東差〉是香港警隊成立初期時從山東威海衛招募的警察人員。香港警隊一直以廣東人為主,當中以來自東莞、客家及潮州較多,相比之下,魯籍人員被視為另類華籍警員。遠在北方的山東為何能與香港產生這樣特殊的連結呢?

眾所周知,在1997年香港回歸之前一直是被英國政府所管控,而在1898年7月,中英訂立《租借威海衛專條》,規定山東威海衛及附近海面等地方租給英國,直至1930年才被收回。所以一段時間內,中國的南方與北方兩個地方均被英國人佔領過。

最早擔任香港警察的是歐洲籍和印度裔,但他們實在有點貴,而且“忠誠度不夠”。一戰結束後,港英政府急需擴充警隊編制,再加上期間爆發了兩次大罷工,一些廣東籍警察在事件裏被港英政府認為表現不佳,認為他們袒護同情工人,又容易抱團。而且當時印度和英國關係轉差,香港的印度裔警察也受到影響,港英政府不得不暫停從海外招募警察。於是,山東威海人進入了英國人的視線。

根據香港警務處《警聲雙周刊》記載,1922年港英政府開始首批魯警的招募。當時警隊會派遣一位外籍警官及兩三位本地訓練教官,加上一位同時會講山東話及英語的翻譯,到達山東威海衛進行招聘警員活動。選拔的要求比香港更嚴格,候選人的身高至少要有五呎七吋(約一米七以上),而體格要健碩。招聘的淘汰率很高,一百多人最終只選上了6個。

據一位祖藉山東的退役警察描述,他的外祖父當年在威海衛參加面試時,被命令把雙手伸出,然後讓那位外籍警官觸摸每隻手。據說,手粗的候選人多能獲得聘用,皮膚幼嫩的候選人反而落選,原來考官傾向挑選吃過苦頭的人當差。

當然,他們的待遇也不錯,工資之外還有津貼,服務滿3年可申請3個月長假,免費回鄉探親;服務滿10年可獲髮長俸(退休金),有家眷者可獲得免費住所或者租金補貼。

因為聽說去香港當警察待遇好,很多非威海人也想蒙混過關。為了保證招到的確實是“真·威海人”,英國政府在面試時,甚至把威海方言作為必考項目之一。據《香港威海衛警察紀事》裏寫,有一個叫呂殿卿的河南人自稱威海人,招聘人員就問他,“你來這湊么兒?”呂殿卿一下懵了,教官拍拍他的肩膀說,“老弟,你回去學學威海話再來吧。”

在集訓半年後,1923年3月20日,首批從威海衛招募的警察乘船抵達香港。這些威海警員被授予“威海衛警察”的番號,平時被叫做“山東差”“山東警察”或者“魯警”。

此後,不斷有威海衛人赴港從警。到了1924年底,威海籍的警員已經佔到整個香港警力的五分之一。也開啟了山東人成規模移居香港的歷史。

 

“港警”百年最優秀的代表是威海人


初來香港的“魯警”多不會英語和粵語,對香港社會了解有限,所以較少擔任接觸市面的巡邏任務,他們多被派駐新界、交通部、衝鋒隊或是香港島山頂警區以及保衛港督府。因為歷史原因,廣東籍警員和外國人士互不喜歡。外國人士反而對高大單純的魯警頗有好感,因此當時中西警區及山頂範圍常可看見魯警執勤。

這批魯警在公餘時間大都勤奮進修,尤其熱衷於學習英語,以博取晉升的機會,事實上他們當中有不少人在日後晉升至警長階級。

在吳傳忠的《我在香港當警察》一書中,曾寫道:“魯警”在其中絕不只是無足輕重的“小兵”,警隊里許多重要的部門,裏面的成員全部是威海衛警察。二戰之前,衝鋒隊與交通部是香港警隊的兩大骨幹部門,全是我們山東人的天下。

吳傳忠還在書中寫到:“我們山東威海人漂洋過海來到香港做警察,要說個個都優秀是不真實的,但是就整體而言,我們這個群體起碼能當得起‘稱職’兩字。不謙虛地以我為例,在三十五年服務香港的歲月裏,我先後六十三次獲得不同級別的褒獎,並獲頒香港警察最高榮譽——榮績勳章,所以說我們無愧於香港市民,也沒給老家丟臉。”

威海人保護了香港近百年,也獲得了香港人的尊重,他們對威海警察的評價是身體強壯、外貌好、穩重、誠信第一。甚至有後人稱其為百年最優秀的警隊。

 

“魯警”後人紮根香港


在1949年新中國成立後,魯警的招募便停止了,但魯警的不少後人由於受當差的長輩和親友影響或鼓勵,也加入了警隊,至今仍有祖籍山東的警察為香港市民服務。還有許多魯警的後人在香港結婚生子、紮根生長、延續了好幾代,香港藝人劉愷威的祖父以及香港前任特首梁振英的父親都曾經是“威海衛警察”。

梁振英在接受港媒採訪時曾透露,為了山東話的問題,自己小時候還經常被父母罵:香港的語言環境是廣東話環境,父母在家則只說山東話,但梁振英自己聽得懂山東話,他的父母卻聽不懂他的廣東話:“我父母就經常罵我:‘山東人不說山東話,將來回家(山東)怎麼辦﹖’”

對一代、二代的老警察來說,每年3月14號和9月7號在“太廟”舉行的聚餐,是一年中最重要的儀式。這兩天,是第一代山東人坐船從威海來到香港的日子。據說,知名的灣仔碼頭水餃就是因為當時的魯警們太愛吃水餃,經常光顧而發達的。

1997年,香港回歸之前,港英政府曾給這些魯警們提供了一個選擇——去英國或留在香港,但絕大多數的魯警,都選擇了香港。因為對於他們來說,英國才是異鄉,“這裏是祖國。”

可以說,香港的威海衛警察是特殊時代形成的一個特殊群體,其數量曾長期佔到香港警隊總人數的五分之一,被視為警隊中堅,最終以“魯警”留名於世,他們也成為一段特殊歷史的見證者。如果某天你來香港遊玩,碰到一位帥氣的阿sir,說不定他就是“魯警”後人!


經導全媒體矩陣
經典時刻
總編輯話你知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526期
新時代新征程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