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香港財經 > 正文
“平靚正”風靡香港的兩餸飯背後
■ 本刊記者 舒志勇 [第3519期 2022-06-13發表]

▲兩餸飯風靡香港。圖為位於調景嶺的一家酒樓也在售賣兩餸飯。(本刊記者舒志勇攝影)

“今日食乜餸啊?好想吃青椒肉絲和酸辣土豆絲。”一到飯點,在中環一家諮詢公司上班的Zooey就會和同事一起去他們經常光顧的一家餐廳挑選自己鍾意的食物。

餐廳外,不出所料的總是大排長龍,顧客們伸着脖子透過凝着水汽的櫥窗查看當日的菜品。

這不是新一道席捲香港的網紅美食,也不是一家新晉米其林的高檔餐廳。而是以經濟實惠作賣點的兩餸飯店舖。

“餸”是常見粵語用詞,意思是下飯的菜,“兩餸飯”也就是兩菜一飯。在內地,“兩餸飯”通常被稱作快餐,客人可以按需選擇幾菜幾肉。在台灣,人們大都稱之為碟頭飯。上世紀60年代開始,兩餸飯在香港工廠大廈飯堂及周邊地區流行開來,少部分還會以小攤的形式在學校附近販賣,光顧的群體主要是藍領、基層和學生,“平靚正”就是它的金字招牌。當然,也有人戲稱其為“頹飯”,以反映人們對它的低期望。

過去的兩年多時間裏,香港經歷了一波又一波新冠肺炎疫情,經濟增長明顯惡化,全球供應鏈紊亂導致物價騰飛,在住房和交通支出無法節省時,人們就開始在吃上面做足功夫,兩餸飯逐漸風靡全港,從油尖旺到中上環等商業區,遍布港九新界。甚至還有港人在Facebook發起成立“兩餸飯關注組”(截至記者發稿,該組已有8萬名成員),成員們熱心地分享各自在不同社區吃到的“兩餸飯”味道、價格、分量、品質等,一有新店開業就互相轉告,相繼品嘗,更有一些美食博主,慕名而去,爭先發表食評。

據“兩餸飯關注組”製作的“香港兩餸飯地圖”顯示,目前全港有374間兩餸飯店舖,其中在最平民化的鬧市油尖旺及深水埗最多,價格大都在30港元左右。

 

兩餸飯風靡折射香港經濟差


對於兩餸飯店如雨後春筍般愈來愈多,品嘗兩餸飯的港人日增不減,不少分析人士認為此事件折射出香港經濟差,港人的生活質量下降,只求物美價廉、填飽肚子就可。香港社區組織協會(社協)副主任施麗珊表示,疫情下,很多基層市民收入大減,只能節衣縮食。據該組織早前做的調查,逾20%的底層受訪者為省錢每日會少吃一餐,施麗珊認為兩餸飯店愈開愈多,正反映出香港基層打工仔的生活壓力。

另外,自疫情以來,特區政府多次實施禁晚市堂食措施,食客們不得不將眼光投向便宜又豐盛的兩餸飯。

“我以前比較喜歡和同事在茶餐廳吃飯。”在銀行做文員的Peter告訴記者,“不過第五波疫情開始,我經常一個人買兩餸飯回家吃,分量多又便宜,有肉有菜,真的很抵食!”。

Peter今年25歲,和一般打工仔一樣,他已經凍薪兩年了。

住在油麻地的家庭主婦林太透露,以前買兩餸飯的,大都是老人、地盤工,現在排隊的人群中,多了年輕人的身影,其實兩餸飯的食物水準不比茶餐廳差,價格不高種類多,都很划算。

 

“在這我能品嘗到家的味道”


“二十幾種做好的菜品就放在我面前,我只要挑選好想吃的菜再大聲告訴店員,他就會如行雲流水般,一手拿着菜勺,一手拿着飯盒,幾秒內就可以放妥飯菜,迅速放進塑膠袋轉一圈、繞個結,熱騰騰的飯盒就送到了我的手上,有點像大學食堂。”Zooey說。

3年前,來自四川的她選擇來港讀研究生,畢業後在香港找到了自己心儀的工作。

記者問及她為何選擇買兩餸飯時,她回答說:“我真的沒有時間做飯,平時的工作很忙,回到家實在是很難打起勁來走進廚房。最重要的是,我公司的附近的那家兩餸飯店有我最愛的青椒肉絲和酸辣土豆絲,在這我能品嘗到家的味道,我已經兩年多沒回家了。”

“雖然偶爾也會去一些川菜館解解饞,但香港的川菜館很多都很貴,還是有點捨不得。”Zooey表示,兩餸飯給了她許多慰藉,“我知道這家餐廳,還是本地同事介紹的呢。”

在地少人多的香港,一些房子可能沒有廚房,開爐做飯很不方便。另一方面,香港作為國際大都市,生活節奏快,許多人下班很晚,有時想節省時間,便選擇不做飯。

港人可以通過直接購買兩餸飯就能以經濟實惠的價錢吃到多種家常菜。

“同事告訴我,在這裏可以肯定的是,得到東西絕對不會出錯。茶餐廳、冰室,六七十元一餐,只能從菜單上看文字選A、B、C、D,還沒坐多久可能就要被店員催促點單。但選擇吃兩餸飯的話,你可以在櫥窗外慢慢看,起碼可以看了菜式的賣相才選擇。”Zooey向記者介紹說。

 

兩餸飯熱潮會結束嗎?


隨着香港疫情逐漸平穩,社交距離措施也漸漸放寬。4月21日晚6時起,晚市堂食再次放寬,不少人擔心兩餸飯店野蠻擴張後,會出現大規模倒閉潮。香港“兩餸飯關注組”創始人黃旭熙4月21日發帖稱“全香港兩餸飯感謝祭正式結束。”許多成員們不約而同地寫道,能再次和朋友們一起坐在餐廳裏堂食,他們非常激動。

儘管如此,還是有許多人表示,總會有人仍舊會選擇光顧兩餸飯,無論是早已長期選擇它們的人,還是中途加入的人。

“我還是會繼續光顧兩餸飯的!”Peter堅定地說,“畢竟兩餸飯讓我‘蔬菜自由’,你知道的,茶餐廳全是肉,加一小碟菜心還要花我將近20港元。”

與此同時,一些兩餸飯店老闆已經在為如何在“汰弱留強”的局勢中生存下來做打算,除了價錢,還在菜式上絞盡腦汁,蒸、炒、煎、炸樣樣都有,令客人有更多的新鮮感。一些飯店還推出了豪華商務套餐,只需花多5至20港元不等,就可享用龍蝦、松露雞、石斑魚、長腳蟹等“高級料理”。


經導全媒體矩陣
經典時刻
總編輯話你知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526期
新時代新征程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