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香港財經 > 正文
告别劏房大辯論 香港房屋問題出路何在?
■ 本刊記者 劉妍伶 [第3506期 2021-11-22發表]

▲2020年2月25日,香港特區政府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探訪香港基層住戶。(香港政府新聞處圖片)


香港高樓價問題,長期困擾社會穩定發展。近兩年來,基層市民的住房問題越來越受到特區政府的高度重視,過去十幾年來,特區政府一直視解決住房問題為“重中之重”,上屆政府重推《長遠房屋策略》以求建屋安民,紓解房屋問題衍生的社會矛盾,本屆政府更是在《施政報告》中多次提及香港住房問題,“下定決心較徹底地解決香港住房問題。”

除此之外,中央政府對於香港住房問題也是十分關注。2021年10月,中央人民政府駐香港特別行政區聯絡辦公室(香港中聯辦)啟動“落區聆聽  同心同行”活動,繼香港中聯辦主任駱惠寧走訪“籠屋”住戶後,香港中聯辦領導班子更是集中走訪多家住房困難的市民,聆聽民意。

香港社會各界包括立法會議員、律師、測量師、工程師、公屋聯會幹事等專業人士更是為解決香港住房問題,積極建言獻策,用自己的專業知識努力破解土地及房屋供應困局。鳳凰衛視香港台製作全新節目《告別劏房大辯論》由此而生,《告別劏房大辯論》每集邀請六位嘉賓,透過辯論方式,為解決港人的住屋問題建言献策,期望做到集思廣益。 

 

要環保還是要樓?


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擁有琳瑯滿目的高樓大廈,總共1108平方公里的土地,約四分之三仍是郊野。這塊彈丸之地有着無數怡人的風景——大海之濱,有淺灘偉岸;群山之巔,有草坡茂林;不論從海邊遠眺或由千米的山巔俯瞰,均可見山水相連,風光如畫。

要城市發展還是要生態環境,是亘古至今的辯題。《告別劏房大辯論》直面這一矛盾,邀請各界專業人士各抒己見。

有觀點提出可允許政府繼續填海造地,保護海港協會顧問徐嘉慎指,不可以再依靠填海,發展新界地才是首選,“林鄭施政報告說要4千公頃土地,填平整個維港也不夠。我們應該要火速進行發展新界有9萬6千公頃的空置地。”

而中原地產創辦人施永青則認為,面對現時香港土地供應不足,填海造地也是可供參考的選擇之一。

除了填海造地之外,釋放濕地緩衝區、郊野公園邊陲地、新界棕地也成了人人熱議的建屋方案首選。

環保組織綠色和平項目主任陳可淳表示,不反對先開發棕地,但不能忽視地皮周圍的保育工作,“香港不是無地可用,而是有地不用。如果當香港有一天已經沒有其他適合蓋房土地,我們可以到時再做討論可以在大自然區哪處找地方建屋!”

陸路客貨運輸業議會主席蔣志偉反駁,“我很支持環保,我也常常到郊野公園爬山,不想香港環境被破壞。但我們要面對現實,現實來看,河岸的另一邊是什麼景觀?是高樓大廈(深圳)。”

紀惠集團行政總裁湯文亮批評,本港不少團體對於生態過份重視,反而忽視了民生,“香港一講到郊野公園土地(建屋)就好像是不能觸碰的話題,郊野公園不能受影響,實際上郊野公園跟棕地是屬同一個概念,必須要釋放一些土地出來。”

究竟是保護香港的青山綠水重要,還是市民有一個蝸居安身更迫切?

測量師學會前會長何鉅業在節目中也給出了自己的答案,他認為之所以選擇保育價值較低的邊陲區、緩衝帶發展,是因為不會直接破壞自然生態,又貼近市區,有路網,也有基礎配套,可以在短期內推動得更快。

鄉議局當然執行委員李耀斌對收回濕地表示歡迎,“涉及公眾利益及政府行為,郊野公園是完全可以發展的。”

 

收回新界棕地
應有完善重置政策


特首林鄭月娥早前發表任內最後一份《施政報告》,在土地及房屋問題上重錘出擊,提出建設佔地300平方公里的北部都會區等多項發展大計,引發全城熱議。

發展北部都會區涉及大量棕地、祖堂地、農地等私人用地的收回問題。十八鄉鄉事委員會前主席梁福元直言,“香港七成土地仍未發展,郊野公園佔了四成多,兩成多是綠化地,單單是元朗便佔了大部分。私人土地凍結在原地,難怪這麼多人住劏房啦!香港不跟進發展,蘇州過後無艇搭。現在已推出北部都會區計劃,就要看如何釋放土地,合情合理補償不同的持份者。”

對於政府要強制收地的做法,現場一名來自新界的原居民觀眾表示,不是不歡迎政府來發展新界地區,只是希望政府來收地之前能與原居民做好溝通協商,原居民的土地都是祖上留下來的,如果政府真的有心發展,應成立專業小組落區諮詢,掌握民意,而不是坐在辦公室裏空談政策。

立法會議員麥美娟針對收回棕地的措施,認為政府應急市民所急,土地政策不能一成不變,“我們支持政府用不同方法,多管齊下加快速度找合適土地,興建房屋解決問題。最緊要當局要‘拆牆鬆綁’,所有的規矩,及很多繁複的程序,要壓縮加快處理。”

團結基金研究員許雅婷指出,經估算新界仍有約三千公頃可發展用地,建議要優先規劃周圍交通設施等基建,興建房屋便能事半功倍,“政府應考慮實施一個完善的棕地物流從業人員的重置政策,在交通位置比較便利的地方,比如新界西北或新界北靠近邊境地段,由政府或法定機構牽頭成立一個類似科學園、物流園或者物流樞紐,讓棕地作業者進去工作,才能空出棕地讓政府建樓。”


重建香港置業階梯
刻不容緩


香港樓價貴絕全球,年輕一代都慨嘆,沒有“父幹”,單靠自己,“上車”路漫漫。多位出席節目的嘉賓都認同,現時香港的“置業階梯”幾近消失,市民想買樓難上加難。香港測量師學會前會長余錦雄提出,“其實買樓現在沒有階梯了,以前你買了一間賣了它,就可以買第二間,但現在你由一個4百平方呎的單位,換成6百呎,6百呎再換8百呎,都是一件困難的事。”

面對香港的住房困境,不少學者專家在節目中都表示希望港府效仿國外政策,大量興建出售居屋,滿足市民置業的需求。時事評論員曾淵滄認為,只要政府政策改變,萬事皆可解決,他更力推香港可跟從新加坡的居屋、私樓“9比1”模式。他認為:“應該9成的土地建居屋,1成建私樓,公屋完全不用建。申請居屋要放寬,寬成怎樣呢?所有人都可以申請,沒有資產審查,沒有入息審查。第三個改革是價錢,香港的居屋價錢是市價的7成,7成是很貴的,市價兩萬元,7成也要1萬4千元,1萬4千元年輕人是買不起的。”

針對曾淵滄的建議,團結香港基金土地與房屋研究主管葉文祺在節目中有着不同角度的看法,他表示,“我覺得未必真的9成全部是建居屋,我覺得可以有一個選擇權,也就是公屋也好居屋也好,不需要一早就定好了,你可以等輪候到他的時候,同一座大廈讓他選擇,你可以租,你也可以買。”

 

劏房戶冀超短期計劃


其實無論是填海造地、收回棕地、亦或是大力興建房屋,市民最希望的還是政府做些市民能看到、感受到的實事。

《告別劏房大辯論》聚焦現時最熱門話題,在辯論中進行觀點思維的碰撞交鋒,不僅如此,節目更是邀請基層市民、劏房戶、籠屋戶作為現場嘉賓,與主持人互動,對嘉賓觀點表達看法,向公眾表達香港基層市民的最真實心聲。

 

對於市民而言,政府的中長期計劃是不足夠的。正身處於水生火熱中的基層市民需要的是超短期,甚至超超短期的過渡性房屋計劃。“現時政府承諾兩萬個過渡性房屋,這是確定的,但是我覺得可以大膽地將它增加一倍,現在興建四層樓,我就做八層樓,同一塊地已經增加一倍。這也是一種辦法。”測量師學會前會長何鉅業回應道。

“政府承諾的兩萬個過渡性房屋,真的能幫助到多少家庭呢?政府能不能推出一些短期,或超短期的計劃?可以提高這類住屋的數量,以及解決這些劏房戶的問題。”這不僅是一個觀眾的心聲,更是正居住在人均不足50平方呎的劏房戶、籠屋戶的迫切心聲。

從觀眾和嘉賓的反應來看,《告別劏房大辯論》不再僅僅是個電視辯論節目,更是搭建了一個連接政府與市民溝通橋樑的平台。正是因為肩負着傳媒的責任,才能將不同界別、不同領域的代表齊聚一堂,通過不同角度觀點地交鋒、辯論與辯證,才能凝聚共識,將民聲傳遞給政府,使議題落到實處。

正如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國務院副總理韓正在今年3月7日參加十三屆全國人大四次會議香港代表團的審議時說道,“解決香港住房問題,難度是很大,但總要有開始的時候。”


經導全媒體矩陣
經典時刻
總編輯話你知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506期
新時代新征程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