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香港財經 > 正文
香港人生活成本貴絕全球
The cost of living in Hong Kong is the most expensive globally
本刊記者 余莉 [第3486期 2021-02-01發表]
香港生活成本高企是眾所周知的事情。如此前經濟學人《全球生活成本調查2020》指,香港水電煤費用位居全球第7,牛奶價格全球排名第2,外出用餐平均2人3道菜的價格在400港幣,全球排名第22位。最為突出的還是房價,在香港市區,房價能達到244,732港幣一平方米,位列全球第一。這難道是因為香港人更富裕嗎?並不,香港的貧困人口正在經歷近年來的破紀錄高位,而不貧窮的人口也越過越窮。
 

消費物價連年上漲


香港的消費物價近年來不管是修例風波還是疫情大考,增長趨勢仍節節上升。自香港去年7月開始之後,香港消費者物價指數(CPI)其實已經開始連續6個月下跌。7月份後,香港疫情惡化,港府採取了很多紓緩措施,但在整體來看,下半年香港CPI按年跌0.2%,略遜於市場預期。2020年整體來計算,全年基本消費物價通脹率和整體消費物價通脹率的預測分別修訂至1.3%及0.3%。在疫情大考之下,人們消費的物品價格卻在無情上漲。

(一)疫情下,香港人房屋壓力不斷加大

在下半年,CPI下跌主要原因在於私人房屋租金跌幅的擴大,以及外出就餐升幅的收窄,而這些其實並沒有真正緩解香港人的生活壓力。

香港高昂的私人房租降價取決於市場上需求的減弱。因為是疫情高發地區,香港人口外流導致了價格的下降。對於大部分生活在香港的人來說,香港租期以年為周期的基本結算方式,並沒有讓他們感受到價格下跌帶來的紅利。相反,與樓市緊密相連的經濟的不景氣,失業率的上升,停薪留職的各種形式,讓房租等的負擔更加沉重,不僅沒有緩解壓力,反而讓樓市壓倒了香港部分人的最後神經。世邦魏理仕在往年的《全球生活報告(Global Living Report)》調查中發現香港樓房月租排在世界第三名。

而購買情況來看,本地樓市並沒有明顯動搖,因為政府放寬的高成數按揭,許多買家強行入市。香港2020年一手樓市成交量全年下跌22%,但二手成交量卻全年上升了近43%。有數據表明,香港2020全年樓市只下跌了0.3%,因為香港樓市大量的需求和各國持續“放水”及低息政策刺激經濟,資金的流入大量回報資產,香港樓市反而得以堅挺。

(二)食品等消費物價壓力持續上升

因為2019年受修例風波的影響,香港餐飲業跌幅明顯。華僑永亨銀行經濟師李若凡表示,受第四波疫情及限聚令影響,市民外出消費的機會減少,連帶相應的支出亦減少。而餐廳因為限聚令等的原因,外出用餐的價格也出現折扣和下調。

但外出用餐減少,食用食品的整體價格卻不斷上升。整體食品價格方面,12月按年仍升2.2%,但按月跌0.1%。因為全球多地的封關措施,新鮮蔬菜和牛肉等食品的供應情況不穩定,連帶着供應的價格上升,令部分產品價格上調。在第四波疫情影響下,在家工作和在家用膳情況增加,如油尖旺地區封鎖引起的食品囤積現象,正在帶動各項食品的需求,食品價格還有上調的壓力。

香港大部分食材依靠外地輸入,但與大部分食材同樣依靠外地輸入的新加坡相比,香港食物開銷升幅遠遠超過新加坡。由於港元與美元掛鈎,近年對人民幣不斷貶值,香港主要輸入食物來源地是內地,而人民幣總體來說一直在不停上揚。最近港元的貶值,人民幣的升值讓市民在短時間內更感受到物價轉貴。長期以往,在人民幣不斷升值的態勢下,港人只會感受到物價越來越貴。

(三)消費物價仍可穩步上升

政府稱,消費物價指數由於許多其他主要組成項目承受的價格壓力進一步減退,整體價格壓力在短期內應會維持非常輕微。封關導致貨櫃不時短缺,加上停工帶來船期延遲,使得海運貨品價格異常波動,而對於依賴外地食材的香港來說,運輸成本上升,未來一段時期食物價格難望回調。長期以往,這些價格上損失的利差還是會落在香港市民的頭上,帶來生活成本的進一步上升。

經濟學人智庫最新一期《全球生活成本調查報告》也表示,香港仍是全球生活成本最高的城市之一。在疫情之下,美洲、非洲及東歐等城市的生活成本從2019年起回落,但香港的物價與生活成本仍在穩步上升。

 
 

工資追不上通脹壓力


香港人工資的上漲根本追不上物價的上漲速度。香港大學經濟及管理學院上週發表《香港經濟政策綠皮書》等文章,經濟學教授、亞洲環球研究所副總監鄧希煒表示,以2000年為基準年,計算香港住戶月入中位數至今上升了63%,但同期四人家庭的住屋開支卻上升了超過三倍,食品價值的漲幅超過80%。

同時,與消費物價相對比,香港的勞工市場卻在一度惡化。受到接連4波疫情的衝擊,香港經季節調整的失業率在2020年第四季度創下了16年的高位,上升了0.3個百分點,高達6.6%。總體而言,香港整體的就業人數只有3647700人,失業人數也再創新高,高達245800人。

在2001年,1000名勞動人口只撫養172名非勞動人口。但現在,1000個勞動人口卻要撫養超過227名非勞動人口。

人們在承受更沉重的負擔壓力。根據香港政府2020年統計處《政府統計年報》公布的最新個人入息及家庭入息數字來看,現在全香港個人入息中位數為17,000元。按照家庭來計算,在2019年大部分家庭的月收入都低於35,500元。而疫情下,收入只會更低,家庭壓力只會更大。在2020年第三季,月入2萬以下的佔勞動人口超過了50%。晉峰青年商會調查針對18至50歲青年及中年人士,大部分受訪者均對本港經濟在未來5年不感樂觀。

 
▲疫情期間,香港物價略有上漲。圖為1月21日,戴着口罩的香港市民在街市購買蔬菜。(新華社圖片)
 

百萬人口仍在貧困線上掙扎


總體而言,物價上漲,香港的工資追不上物價上漲的速度。同時,香港的生活負擔更多的在中老年人的身上,撫養人口基數擴大,勞動人口減少,再加上房屋房貸像一座山壓在了香港人的身上。

香港特區政府政務司司長張建宗去年底指出:特區政府一籃子措施有助紓緩經濟衰退對基層家庭的衝擊,發揮了一定扶貧作用。儘管香港2019 年的整體貧窮情況大致維持平穩,貧窮率9.2%,貧窮人口64.2 萬人,僅微升三千人。但按照政府貧窮線主體分析框架,2019 年貧窮率則上升0.9 個百分點至15.8%,貧窮人口增加7.4萬人至109.8萬人,已經連續3年貧窮人口破百萬,創下2009年以來最高數字。在港府的政策介入後,香港七分之一人口仍在貧困線上掙扎。

香港目前的“貧窮線”以住戶收入作為量度貧窮的單一指標,即只計算收入,不計算資產。所以,一些“收入貧窮、但有一定價值的物業”的人士,例如退休老人較難被界定為貧窮。但香港獨身,兩人家庭或者一名在職成員的情況日漸普遍,大多數孤寡老人和單親家庭,收入少,不穩定。

香港大學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榮休教授周永新曾發文表示,在醫療服務上,政府的重點是醫治患病的市民,卻不是保障每一位市民的健康;在房屋上,政府是幫助那些無法在私人市場上滿足自己住屋需要的市民,並不是確保每一位市民有合理的住屋條件;在退休保障上,並不是為每一位退休人士設立健全的退休保障制度……總而言之,政府的社會安全網是以“補底”為目的,協助的對象必須首先證實自己的需要。

現在對貧窮的定義要求也在提高,昔日吃不飽,穿不暖的日子不再是貧窮的標準。在政府的干預下,確實有效的避免了資本主義極端貧富差距的出現,但根本問題仍然無法解決。香港貧窮的根本問題,追源溯始,還是香港整體社會的收入分布不平均,令不少市民無法過着合理的生活。收入如果扣減房屋費用,稅收和交通費,貧窮人數將會驚人。
金利通科技主席兼執行董事洪集懷表示,貧窮線應該和市民的可供消費金錢做一個比較。政府應該以這個為目標,制定政策,香港才會是一個樂土!


經導全媒體矩陣
2021全國兩會
眾志成城戰疫情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閒話大灣區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86期
新時代新征程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