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香港財經 > 正文
香港褪色 勞動力正嚴重流失
本刊記者 余莉 [第3484期 2021-01-01發表]
【香港經濟導報網訊】

近日,香港人口統計數據顯示,青壯勞動力的後繼不足問題日漸凸顯。香港的生育水平、性別比例、結婚、就業、養老等問題,隨着青壯年比例的減少,正衝擊香港的經濟,深化社會矛盾。

從2019年開始,受到反修例風波和新冠疫情的雙重影響,香港的勞動人口出現持續性的下滑趨勢。勞動人口佔總人口的比例近兩年跌破60%,勞動市場參與率基本維持在59.5%左右,即每一百人不及60人參與到勞動市場中。在最近幾個季度,香港平均每季減少4千多勞動力。以2020年第三季度最為嚴重,香港勞工市場人口按年下跌2.1%至388.46萬人。


港勞工老齡化
青壯勞動力流失


勞動人口下降的同時,香港還面臨就業人口的老齡化問題。在過去的12年間,香港長者參與勞動的比率飆升,65歲以上參與勞動的長者從2008年的4.26萬人左右上升至2019年的15.6萬人。這些銀齡老人近七成從事低回報的勞動力導向型工作,儘管受到疫情影響,服務業等低成本勞動力行業大量裁員,工作不穩定,薪資水平也受影響,但60歲以上老齡人工作人數卻仍穩步增長。

而與之相反,15歲至60歲區間的青壯勞動力中,卻有12.4萬人在2019年初到2019年中離開了香港的勞工市場。

離開最多的是20~24歲的青年,原本每年6月以後,都會有大量畢業生湧入勞動市場,但2019年不增反減。據香港政府統計數據顯示,2019年8月和9月份,20~24歲的勞動人口分別減少9100人和1.85萬人。青年勞動力的缺失,為香港長久的勞動市場埋下隱患。

另外,由於失業等原因,也有不少40至50歲,擁有較強社會工作能力的群組離開了勞動市場。總體來看,香港只有750萬左右的人口,幾十萬青壯勞動力的喪失,對於整個社會經濟的衝擊可想而知。

疫情的特殊情況可能造成了短時間香港勞動力市場紊亂​​現象。但值得注意的是,香港這種情況,正在因生育率,性別比例、結婚、退休保障以及生活成本等問題,發展成為未來可能存在的常態。從長期來看,香港勞動力市場將面臨更加嚴重的青壯力流失問題。

香港城市大學教授黃洪表示,香港正在出現的新隱患就是勞動人口下降,其中以中年青年人為主力,這或會導致撫養比上升。


年輕人無工作傾向
老年人無奈工作


首先是香港年輕畢業生市場正在走下坡路。香港求職招聘網站JobsDB稱,2019年香港約2萬名大學畢業生的起薪面臨5年來最大降幅,招聘職位也比2019年減少近四分之一。就業形勢的黯淡,已經促使超過三分之一的年輕人前往香港之外的地方尋找工作機會。在此之前,2018~2019年度也有千人處於就業不足和完全失業狀態,年輕人在香港就業市場並不吃香。

再加上來自內地的許多學生因為疫情與修例風波影響,不再考慮香港就業,香港的人才流動並不樂觀。根據香港特區政府公布的數據,2020年8至10月,20歲至24歲年輕人的失業率達到19.7%,遠高於整體失業率6.4%,為近16年來最嚴峻。

更嚴重的是年輕人不想工作。因為社交網絡的發達,社會普遍鼓吹一種攀比的價值觀,從名牌產品到國內外旅遊再到健康生活等等……看過許多光鮮亮麗的人如何做出自己的成績以及如何生活,許多學生在教育體制下,懷抱着理想進入工作行業。但是大部分在進入之後面臨收入不高,卻又要承擔生活窘境的境況,長久以往,很多年輕人發現工作只是在用時間換取金錢,上班工作的慾望降低。再加上低工資導致對生活的要求日漸降低,大多數人正在淪為社會的邊緣人,甚至脫離勞工市場。

另有相關研究顯示,發達經濟體中較年長在職人士的勞動參與率上升,可歸因於一系列社會、經濟和制度因素。除了健康狀況改善及教育水平得以提升外,對在職長者更加友善的職場文化、市場對體力勞動工作需求的減少,以及在職人士對退休金或退休儲蓄不足的擔憂,亦是相關因素。

香港對長者勞動力的需求,是盛行延遲退休文化的後果。工人被迫提早退休後重投勞工市場參與較低技術工作為未來到達退休年齡之後做準備,而家庭等小型化的的社會安全網絡以及家庭支援出現缺口,導致長者必須依靠工作來維持生計。社會勞動力的缺失,也在促使長者邁入勞工市場。但香港長者貧困人口卻並沒有因為勞動人數的增加而有所減少,老年人為了生存勉強工作的不知凡幾。

年輕人不想工作,而老年人因為無退休保障難以維持生計。少數能夠退休申領綜援、高齡津貼以及退休金的長者也無不面臨類似問題。這種畸形的贍養關係正在腐蝕香港社會的勞動結構。長久以往,新一代青黃不接,老一代卻必須退出勞動市場,社會將會遭受更加沉重的經濟衝擊。


香港生育缺乏
下一代青黃不接


此外,新一代真的已經青黃不接了。首先在生育率問題上。自2013年以來,香港的生育率連年下降,到2019年,香港最新的生育水平已跌到40年最低位,只有0.7%,即每一千人只有7名新生兒誕生。

香港政府統計處發布最新一期《1981年至2019年香港生育趨勢》分析認為,由於香港女性普遍遲婚,加上女性單身情況日漸嚴重,婦女孕期向後推遲,不願生二胎,生育率下跌,離婚率升高,還有內地在港產子數目下降等因素影響,香港生育率來到歷史低位。
不過,2019年香港生育率可能並不是最低點,在疫情及其不穩定的現在,市民因為動盪局面而推遲生子恐不在少數,未來人口實在不太樂觀。有分析認為,這不僅是女性個人的問題,香港高昂的本地生活成本才是市民不願生育的根本原因。

2020年經濟學人最新發布的《全球生活成本調查報告》中顯示,香港與瑞士蘇黎世及法國巴黎並列全球生活成本最貴城市,基本商品平均價格高於倫敦物價。另外,香港的住宅均價繼續位居全球之首,一套房子基本需要978萬港元左右,而租房所需的資金比例也基本佔據了薪水的30%至40%,幾乎是普通家庭一輩子的負擔。

這些對於許多需要負擔起家庭責任的男性來說,是一筆巨大的費用,剝奪了財務自由的空間,這正在推動男性外流,同時促使香港男女性別比例進一步失衡。

根據最新人口推算數據顯示,香港平均每1.46個女生才有1個男生。現在就算向中低收入家庭提供具有針對性的育兒津貼,設立子女教育免稅額,加強兒童學前教育的支援等,但在高昂的成本面前也只是治標不治本。很多香港市民表示,降低地價,市民擁有生存空間,之後才會有剩餘興趣生育。

香港的人口老齡化已讓撫養負擔加重,再加上子女,以及現在子女需要各種培養的費用,想要香港青年人撫養子女真的是難上加難。


吸引青年一代留駐是
香港當務之急


不過,真正讓港人不願生孩子的原因,還在於香港的日漸褪色。香港主要發展金融等服務型產業。而內地的發展速度太快,現在許多投資銀行也都轉而選擇聘請內地的金融專才,更何況內地憑藉物聯網的強勢崛起,在交通、通訊設備、科技等前沿方面發展迅速,內地沒有香港過高的生活成本以及勞工市場對有經驗人員的偏愛,許多在內地發展的年輕人擁有香港沒有的發展機會,香港未能留住和吸納人才幾乎大勢所趨。

在《2020世界人才競爭力報告》中,香港“吸引與留住人才”排名已降到第60位。而“輸入內地人才計劃”與“優秀人才入境計劃”每年只有百分之十幾的人申請成為香港永久居民,配額也不滿,顯示外來人才留港意欲不高。現如今受到疫情影響,香港在疫情中的表現也在推動人才外流。


從根本上來說,香港社會缺乏了對年輕一代的包容和推動。行政長官2020年施政報告中,提高了優才的配額。而前段時間有議員提出為緩解勞動力缺乏和養老負擔重的問題,讓長者重新返工。但事實上迫在眉睫的是,香港缺乏對年輕的一代的推動。再不改變恐無法再行太遠,如何吸引和留住年輕一代是當務之急。


經導全媒體矩陣
眾志成城戰疫情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閒話大灣區
光明科學城 閃耀高交會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85期
新時代新征程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